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7-06-12 | 《星岛日报》

流浪在城市边缘的牛



早前一只大公牛在西贡因车祸丧生,掀起一阵本地流浪牛何去何从的讨论。[1]这些在香港都市化过程遗下的流浪牛,过去一直未能获得与城市人互不干扰的生活方式。政府在2030+规划提出发展的东大屿都会和新界北[2],势将涉及流浪牛的栖息地。假如未来香港要在这些地方大兴土木,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终归要想办法处理。

流浪牛冲出马路 险象环生

流浪牛问题源自上世纪70年代香港迅速都市化和发展经济,当时农民逐渐弃置耕地,并放逐其饲养的牛只。这些牛只繁衍,数目日增,演变成现时四处游走的流浪牛。[3]根据政府在2013年的调查,这些流浪牛约有1,200头,主要分布在西贡、马鞍山、大屿山、新界东北部及中部。[4]换言之,如果将来大屿山和新界北按规划进一步城市化,现时困扰各区居民的流浪牛问题,或将继续延伸。

人类与流浪牛之间最常见的问题,是交通意外和互相滋扰。根据警方纪录,由2013年至2017年2月期间,于大屿山一共接获17宗涉及牛只的交通意外[5],其中较为严重的是2013年6月发生在屿南路长沙路段,最终导致八只流浪牛死亡的惨剧。当日警方迅速在塘福村拘捕疑犯,怀疑有人超速驾驶,撞倒在马路上休息的牛群后不顾而去。[6]近年大屿山发展加速,大屿山爱护水牛协会主席何来接受传媒访问时曾经指出,政府容许更多旅游巴及私家车进入大屿南,非当区司机因不熟悉屿南道而造成「牛车争路」,令「惊吓」场面时常出现。[7]

人与牛:相见好 同住难

除了狭路相逢,朝夕相对也可以引起争执。例如一些流浪牛只会冲进民居的花园,吃掉植物。[8]过往亦有梅窝及沙头角居民向立法会议员反映,指他们一直受到流浪牛滋扰。而流浪牛污染环境、堵塞交通、破坏农作物,甚至攻击居民和郊游人士的投诉,亦时有所闻。[9]

但另一方面,有保育团体提出流浪牛所具备的生态价值,例如只要水牛随意在泥地上行走,便能做到泥沼,储存水分,让更多生物及植物生长,而水牛的排泄物也可为湿地提供养分。至于黄牛吃草,亦能够控制植物过度生长,其牛粪既是肥料,也是天然杀菌剂。[10]

人牛分居:剪不断 理还乱

相见不太好,同住亦难,港府现时采取的策略,是尽量控制流浪牛的数量,同时用各项措施分隔人牛,让人归人,牛归牛,减少互相接触时所引发的种种问题。其中渔农自然护理署(下称「渔护署」)辖下的牛只管理队,有设置牛路坑的试验计划,用以控制牛只活动范围。牛路坑在海外牧场被广泛使用,能防止牛只跨越牛路坑以外的范围,同时无碍车辆通行,但牛路坑不适宜行人直接通过,故须附设闸门以便行人进出。在私人机构方面,现时西贡外展训练营便设有牛路坑,据称在2005年兴建后即减少了牛只于训练营内的滋扰。[11]

牛路坑示意图

图片来源:西贡区议会房屋及环境卫生委员会SKDC(HEHC)文件73 /16号

而为了控制流浪牛数量,渔护署自2011年起推行社区牛只「捕捉、绝育、搬迁」试验计划。 [12]简单来说,即渔护署人员主动捕捉流浪牛,为其绝育并钉上耳牌作记认,再把牛只迁移到同区较偏远的地方。在绝育部分,自2015起亦展开避孕疫苗试验计划,在野外为雌性黄牛及水牛注射,减低繁殖率。[13]

但上述这些措施都有其限制,例如自2011年年底至2014年9月间,渔护署虽成功捕捉了509头次流浪牛[14],但当中部分牛只在绝育及迁移后已被重复捕捉达4至5次,这意味不少牛只在迁移后可能会在数日至数周内即自行返回市中心及公路上。[15]至于牛路坑固然有效,但通常只能在特定地区与围栏或天然屏障一并使用[16],并不适宜大范围的设置,例如在绵延以公里计的行车道路上,断无法以此全面分隔人牛。

无主孤牛 死路一条?

渔护署亦有程序处理对市民构成滋扰的流浪牛。在无法确认该牛只的拥有人身分,而牛只又看似迷途或对公众造成损伤或危险,渔护署人员会到涉事地点巡捕并带走牛只,然后刊登拟售卖该动物的公告。该牛只可能会通过拍卖售予农民,或由合适的休闲农场领养。如最终无人领养,有关牛只就会被人道毁灭。[17]根据政府提供的数字,在2011年11月至2014年10月期间,只有5头流浪牛被安排让农场及世界自然基金会领养,被人道毁灭的则有122头。[18]

民间也有组织自发收容流浪牛,例如流浪牛之家。[19]其功能除了可让牛只免遭人道毁灭,同时避免其滋扰到居民。但是这类组织的限制也相当明显,例如曾有流浪牛之家的义工向传媒投诉,指创办人管理不善、粮水供应不足,造成大批牛只冻死或屙血死亡;不过渔护署其后派员巡查,未有发现牛只异​​常死亡。[20]除了担心管理不善,经费不足是另一难题。现时这类自发组织的经费,主要靠善心人士捐赠[21],但对于大部分城市人来说,流浪牛本就远离日常生活圈子,平日就谈不上关注,要他们慷慨解囊,并不容易。

讲钱增感情:产业化能重建人牛关系吗?

不论是官方或是民间,本地现时似乎也没有安顿流浪牛的「万灵药」。在欧洲,有人作出迥然不同的尝试,让安置牛只成为产业,透过为城市人与牛只之间搭建桥梁,发掘牛只的「经济价值」。例如在瑞士,有人向城市居民提供租用牛只的计划,让有需要的市民可在闲时探望「牛朋友」纾解压力。 [22]在奥地利,任职记者的Ewald Wurzinger则提出一项更具创意的方案,名为「Kuh4you」,只要有人愿意支付150欧元,就能租用牛只一年,其间牛只的大部分产出,例如芝士、乳酪、牛奶和牛油,归于租用者所有。农场还在牛棚安装了网络摄影机,让人随时观察所租牛只的一举一动。[23]

香港流浪牛的品种以黄牛和水牛为主,产出不及欧洲乳牛,但以牛只品种与香港类似的台湾为例,在清末已有人利用黄牛、水牛榨乳贩售,宜兰地区更有以温酒混入水牛乳汁制成的「牛乳菜」作为滋补食品,供营养不良者或缺乏母乳的初生儿饮用。[24]

当然,把饲养牛只转化为产业,所需的管理能力和资源不容小觑。上文提到的Ewald Wurzinger承认,其出租牛只未必能让其获得大笔利润,而且在营运的第一年,当农场拥有95只牛、50名租户的时候,他已发现有太多工作,难以进一步扩张。[25]而且放诸寸土寸金的香港,租地者要自负盈亏,相信也要克服更为巨大的挑战。无论如何,当乡郊地区有更多大型发展,在人道毁灭以及分隔管理的办法之外,是否可以开拓另一条「城乡共融」的道路,值得更多的讨论。

1 「逼迁引激辩 渔护牛路坑困新居 反对者指死路一条」。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92449/,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20日。
2 「公众参与书册」。取自香港2030+网站:http://www.hk2030plus.hk/tc/your_engagement.asp?form=4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12日。
3 「政府就处理流浪牛事宜所采取的策略」,食物及卫生局渔农自然护理署,立法会CB(2)384/14-15(03)号文件,2014年12月,第1页。
4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答复编号:FHB(FE)070)」。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询日期2017年4月20日,第127页。
5 「立法会十八题:流浪牛」。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3/22/P201703220079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2日。
6 「有关关注流浪牛的提问」,离岛区议会秘书处,离岛区议会文件TAFEHC 36/2013号,2013年6月10日;「大屿山群牛被撞警方拘捕一名外籍车主」。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69833,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6月5日。
7 「屿南道车辆势增多 黄牛无路可逃?」。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731/19717163,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7月31日。
8 「西贡区议会二○一二年第六次会议记录」,西贡区议会秘书处,档案编号:SKDC 10/1/01,2012年11月,第42页。
9 同5。
10 「绿色生活:少了水牛黄牛,生态混乱」。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1404061396720120346,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4月6日。
11 「渔农自然护理署动物管理(行动)科牛只管理队」,西贡区议会房屋及环境卫生委员会,SKDC(HEHC)文件73/16号,2016年7月14日。
12 同4,第125页。
13 「流浪牛只管理措施」,渔农自然护理署动物管理(行动)科牛只管理队,立法会CB(2)1266/16-17(02)号文件,2017年4月,第8页。
14 同3,第3页。
15 同3,第4页。
16 同11。
17 同3,第2页至3页。
18 「立法会二十二题:流浪牛的管理」。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1/07/P20150107057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月7日。
19 「我们的理念」。取自世界动物权益(慈善)协会有限公司网站:http://www.cowshomehk.org/ourmission.html,查询日期2017年4月20日。
20 「义工创办人互轰 流浪牛之家爆内讧」。取自东周网网站:http://eastweek.my-magazine.me/main/11083,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3月4日。
21 「助养牛启示」。取自世界动物权益(慈善)协会有限公司网站:http://www.cowshomehk.org/,查询日期2017年4月20日。
22 "Rent-a-cow scheme to help Swiss city dwellers relax," Youtube, https://youtu.be/JfYtXPZIuso,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8, 2010.
23 "Rent-a-cow program bridges divide between farmers and the city," ABC, http://www.abc.net.au/news/2015-10-28/austrian-rent-a-cow/6892386, last modified October 31, 2015.
24 陈玉箴,〈营养论述与殖民统治:日治时期台湾的乳品生产与消费〉,《台湾师大历史学报》,第54期,2015年12月,第96页。
25 同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