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7-06-14 | 《经济日报》

夏天,为大地善用雨水



夏天,为大地带来雨水,而雨水有时会为人们带来不幸。香港在上月下旬迎来今年首个黑色暴雨警告,多个地区录得逾300毫米雨量,个别地区出现水浸。[1]疏导雨水,需要畅通的渠道,但除了将天降甘霖「倒入咸水海」,香港也开始摸索如何将降雨收集,并在处理后加以运用。在极端天气日益频密的未来,这更将是城市建设的重要部分。

与其「奔流到海不复回」 不如善用

在香港,部分雨水会透过占香港近三成土地面积的集水区流入水塘,成为食水。在2007至2016年,本港水塘每年收集的雨水,便达到1.03亿至3.85亿立方米。[2]至于其他雨水,则会经雨水渠和雨水排放隧道等,辗转排出大海或河流,例如来自九龙湾、牛头角及飞鹅山等地的雨水,便会经九龙湾箱形雨水暗渠排进启德水道,排出九龙湾沿岸。[3]

雨水「奔流到海不复回」,甚为可惜,特别是随着气候变化,香港未来会有更多年份极端多雨。天文台估算,在高温室气体浓度情景下,年雨量多于3,168毫米的极端多雨年份,会由1885至2005年期间的三年,增加到2006至2100年期间的12年。[4]当大地迎来更多雨水,更有效的收集、储存、利用,减轻排洪系统负担,显得尤为重要。[5]

潜在用途广泛 但先要净化除菌

事实上,香港已推行类似的工作。其中今年3月全面运作的跑马地地下蓄洪池,集多项功能于一身,包括暂存暴雨期间收集的雨水,减低下游排水管道压力,纾缓水浸风险[6];还会收集地下水、运动场灌溉用水,以及集水区的雨水,处理后存于另一水缸,用作灌溉运动场及冲厕。[7]这套再生水系统的建设成本不低,达1,307万元,但日后每年运作费用仅约48万元,较过往每年用作灌溉和冲厕的145万元水费,低三分之二,长远具成本效益。[8]另外,政府现时亦有从荔枝角雨水排放隧道截取从山上流下的雨水,经过滤、消毒,再用来冲厕、灌溉宠物公园及清洗街道。[9]除了上述两个较大型项目,政府的园境也会尽量利用收集所得的雨水去灌溉,节约用水。[10]

回用雨水,过程绝不简单,因为雨水不一定都是山涧清泉,会受空气污染,且可能流经污秽地面。因此回用雨水一个先决条件,是解决水质问题。在香港,政府已就再造水的大肠杆菌、总残余氯、溶解氧、总悬浮物及色度等五个主要参数订下标准[11],让雨水处理有准则可循。以跑马地地下蓄洪池项目为例,当局指暴雨时的雨水水质变化较大,而坚拿道地底暗渠的雨水,亦被验出有大肠杆菌[12],故当局采用了微孔过滤及超滤技术,过滤水中细菌和悬浮物等大分子物质。[13]

工程巨大 化石屎森林为「海绵」

在收集雨水规模更大的新加坡,集水区现时占国土三分之二。[14]当地政府长远希望能将集水的面积增加至九成[15],又推动以可持续方式处理雨水,包括在雨水第一落点,例如大厦、广场、道路等地收集处理,再送到水塘或排放出海,或在同一地点加以利用。[16]以大厦为例,当局指落下的雨水可以借天台花园的植物净化,然后慢慢输送到水塘或河流,亦可就地灌溉和用作洗地水。[17]

香港的部分新楼宇,虽然也设有绿化天台,但香港大学土木工程系助理教授徐婷芳指多为美观之用,厚度及吸水能力不足,效用未如理想。[18]根据新加坡当局的资料,能够净化雨水的天台花园底部厚度为0.8米至1.1米,有砂壤土作过滤层,所种植的植物则要属须根系,以让土壤保持多孔,并且干或湿的环境皆能适应,吸取养份能力强的植物就更佳。[19]

新加坡政府又订立了雨水在处理后需要达到的水质要求[20],并在2010年建立认证制度,鼓励建筑物加入雨水收集等设计元素。通过审核的公共机构和私人发展商,可以使用相关标示宣传自己的物业「亲水」。[21]当局也在2011年推出课程,培训以可持续方式处理雨水的专才。[22]

内地近年也关注如何更好地处理和利用雨水,包括为30个被列入「海绵城市」试点的内地城市[23],订下将七成降雨就地消纳和利用的目标,希望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域中有八成以上面积能够达标。[24]项目除了由政府投入资金,亦鼓励金融机构提供信贷,政府又要求在建设建筑物及小区时,将雨水收集利用、可渗透面积等作为城市规划许可及项目条件之一。[25]

「海棉」有价 但物有所值

回到香港,当局表示会考虑在政府新发展项目收集雨水。[26]未来东九龙安达臣道石矿场发展项目,亦会首度引入「渗水路砖」,改善雨水渗透,既补给地下水,又可减轻雨水渠负荷。[27]近年也有学者研究香港怎样可以更善用雨水。其中徐婷芳的团队曾测试可持续发展雨水排放设施在本地的适用情况,发现路面渗水物料可处理附近一至两倍范围的雨水,而特别设计的花槽可比传统的收集多十倍雨水,作灌溉或循环再用。[28]

成本方面,徐婷芳的研究估算,在以两年一遇的暴雨情况下,每花1,000美元,绿色天台、特别设计的花槽,以及渗透式路面,分别能减少0.02%、0.15%及0.91%的高峰雨水流量。[29]处理雨水,代价难免。但如能避免暴雨成灾,又可开拓更多的雨水用途,相信也是值得考虑的投资。

1 〈前日黑雨雨量达年均1/8〉,《明报》,2017年5月26日,A10页。
2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DEVB(W)088」。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devb-w-c.pdf,查询日期2017年4月27日,第159页;「其他数据」。取自水务署网站:http://www.wsd.gov.hk/tc/publications_and_statistics/statistics/key_facts/miscellaneous_data/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8日;《水务署年报2015/16:稳健供水 应对气候变化》。取自水务署网站:http://www.wsd.gov.hk/filemanager/common/annual_report/2015_16/common/pdf/wsd_annual_report2015-2016.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7日,第29页。
3 廖迪生、卢展红、胡诗铭编,《渠成千里》(香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渠务署,2014),第40页;「防洪:各类长远改善措施」。取自渠务署网站:http://www.dsd.gov.hk/TC/Flood_Prevention/Long_Term_Improvement_Measures/Categories_of_Long-Term_Improvement_Measures/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17日。
4 「香港气候推算:雨量」。取自香港天文台网站:http://www.hko.gov.hk/climate_change/proj_hk_rainfall_uc.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日。
5 "ABC Waters Design Guidelines," Public Utilities Board, Singapore, June 4, 2014, p. 11.
6「跑马地地下蓄洪池全面启用」。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infrastructure/html/2017/03/20170316_172307.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16日。
7 陆伟雄、刘毅辉,「可持续发展的水资源:跑马地地下蓄洪计划水资源采集及回收再用系统」。取自渠务署网站:http://www.dsd.gov.hk/EN/Files/Technical_Manual/technical_papers/DP1301.pdf,查询日期2017年4月27日,第1至3页。
8 同7,第10页。
9 廖迪生、卢展红、胡诗铭编,《渠成千里》(香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渠务署,2014),第81、145页。
10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DEVB(W)050」。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devb-w-c.pdf,查询日期2017年4月27日,第85页;「二零一七至一八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 总目25—建筑署」,财经事务及库务局,2017年2月22日,第47页。
11「立法会六题附件:本港再造水水质标准的主要参数(非饮用用途包括冲厕) 」。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504/29/P201504290308_0308_145634.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29日。
12 同7,第5页。
13 同7,第6、7、9页。
14 "Water from Local Catchment," Public Utilities Board, Singapore, https://www.pub.gov.sg/watersupply/fournationaltaps/localcatchmentwater, last modified April 25, 2017.
15 同14。
16 "ABC Waters Design Guidelines," Public Utilities Board, Singapore, June 4, 2014, pp. 11, 12, 21, 22 and 36.
17 同16,第22、23页。
18 〈集雨善用 港逊星美澳〉,《东方日报》,2016年3月29日,A04页。
19 同16,第38页。
20 同16,第15、16页。.
21 "Certification," Public Utilities Board, Singapore, https://www.pub.gov.sg/abcwaters/certification, last modified April 20, 2017.
22 同16,第6页。
23 「上海:临港地区将建成全国最大的海绵城市」。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xinwen/2017-04/22/content_518815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2日。
24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10/16/content_1022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6日。
25 同24。
26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DEVB(W)094」。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devb-w-c.pdf,查询日期2017年4月27日,第169、170页。
27 〈设渗水路磗雨水洼地 安达臣建海绵城市〉,《明报》,2017年6月5日,A10页。
28 「防洪和绿化两者兼备 港大工程学院提倡可持续发展雨水排放系统」。取自香港大学网站:http://www.hku.hk/press/c_news_detail_1434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3月29日。
29 Ting Fong May Chui, "Developing Sustainable Hong Kong through Low Impact Development: from Science to Innovation Policy," Central Policy Unit, December 7, 2015, pp. 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