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7-06-19 | 《星岛日报》

纯属意外?预防溺水要注意的事



炎炎夏日,不少市民都会碧波畅泳一番,但在享受嬉水乐趣的同时,亦要特别注意水上安全。世界卫生组织(世卫)估计,每年全球约有36万人遇溺身故,其中逾半为年轻人,而5岁以下的儿童,遇溺风险最大。[1]

在香港,因遇溺而产生的悲剧,同样并不罕见,在山涧水潭耍玩,于海旁河边垂钓,也可能发生意外;于公众游泳池及泳滩发生的事故,每年亦达两千多宗。要减少不幸,一些水上救生服务的问题,例如救生员人手及培训不足,需要社会关注;参与水上活动的人,也该好好认识箇中风险。[2]

淹溺多致命 长者风险大

水上活动相当受本港市民欢迎,尤其是夏季,年轻人到泳滩「同阳光玩游戏」,家长带小朋友学游水,甚为普遍。目前,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康文署)辖下共有43个公众游泳池、41个公众泳滩及5个水上活动中心。在2015/16年度,到访公众游泳池和泳滩的市民,分别有1,347万和1,325万人次,较2013/14年度上升11.0%和6.5%。

水上活动大受欢迎,但相关意外也不少,2013/14至2015/16年间,于公众泳池及泳滩涉及拯溺或溺毙的人数达682人,即每年约有227人因严重遇溺而送院或死亡。[3]若计及力竭、抽筋等水中救援,以及不涉及游泳的受伤事件,于公众泳池及泳滩发生的事故,每年超过2,000宗。[4]

卫生署在2015年发表的《香港加强预防非故意损伤的行动计划书》中指,综合2004至2013年数据,在各种损伤事件中,淹溺的死亡率最高──每10个水上运输事故而住院的人中,有9人死亡。而意外淹溺和沉没的死亡率更加惊人,由于很多遇溺者在送院之时或之前已经身故,因而出现住院数字为10人,死亡人数达17人的情况。[5] 遇溺的死亡风险不容低估,非致命遇溺事故,亦往往会导致伤残,后果同样深远。[6]

世卫估计,全球的溺毙者中,半数以上都不足25岁。[7] 参考卫生署统计,2005至2015年间,香港因意外淹溺和沉没死亡人数共405人,其中65岁及以上和15至44岁人士,分别有134人( 33%)和129人(32%),14岁以下儿童则有17人,占约4%。[8]

救生员不足 泳客欠保障

一般而言,公共泳池或泳滩若有救生员在场,有助减少严重的溺水事故。但申诉专员公署(公署)去年9月发表的报告指,2011至2015年因救生员迟到、缺勤导致救生员不足而须关闭泳池或泳滩的情况,占所有个案的比例为36%至52%不等。而且有上升趋势。2015年公众泳池及泳滩因欠缺救生员而临时关闭,多达810次。[9]

尤其是泳滩,若救生员不足,康文署也会悬挂红旗,呼吁市民勿要下水,但现实中,即使泳滩没有救生员当值,市民执意下海的例子,仍然为数不少。不久前,西贡两个泳滩连续两天因救生员不足而暂停救生服务时,便有大批市民未加理会,如常畅泳,当中更包括小童。[10]

私人屋苑泳池增 救生员供不应求

康文署近年虽已增聘人手,但公署称,截至2016年8月仍有百多个相关空缺未能成功招聘。[11] 今年5月,据港九拯溺员工会统计,当时有18个泳池共尚欠122名救生员,由此推算全港泳池及泳滩共欠350人。[12]

人手不足原因众多,其中之一,是近年来新落成的私人屋苑,不少皆设有泳池;而按照法例,任何泳池的持牌人均须安排不少于2名救生员在场当值。[13] 救生员的需求上升,康文署在招聘季节性救生员时面对的市场竞争,亦自然更大。另外公署指,季节性救生员一年工作7个月,属短期性质并且流动性大,但工作量较私人泳池救生员多,亦没有晋升渠道,因此难以吸引人才。[14]

救生员培训不足 同样堪忧

没有救生员仍下水畅泳的市民,固然要承受较大风险。但部分救生员培训不足便「候命上阵」,同样令人担忧。按规定,新入职公务员体制的救生员须于首三年内完成三个阶段的必修在职培训,包括潜水课程,但公署调查发现,很多新入职的救生员未有完成全部培训便通过试用期,继续担任救生员工作。[15]

除了公务员编制的救生员[16],康文署每年亦会于游泳旺季聘请季节性救生员,加强服务[17],获聘资格是持有香港拯溺总会颁发的有效泳池救生章,或是沙滩救生章或以上级别的证书。[18]这项规定是否足以保障泳客安全,不同人或许有不同看法。举例说,泳滩救生章的技能标准是施救者能够潜入水深2米的海底[19],泳池救生章则要求须懂得下潜1.8米[20]一般标准泳池水深2米,但也有部分公众泳池(主要是跳水池)超过2米。 2015年曾有泳客在包玉刚泳池遇溺,沉到4.5米深的跳水池底,初时有两名救生员先后尝试救人,却无法潜到池底,至第三名资深救生员出动,才能完成拯救。[21]

没有救生员 市民更应自我警惕

设有救生员的海滩和泳池,尚且有遇溺风险,没有救生员当值的海滩、水库、山涧,风险或更大。死因裁判官于2014年报告称,2012至2013年有四名市民在龙鼓滩、大埔汀角路和东涌因摸蚬捉蟹而溺毙,其中三人死于意外,另一名死者则因落水救人后心脏病发自然死亡。陪审团认为当局应加强宣传摸蚬捉蟹的危险性,提高市民对活动的危机意识,康文署及民政事务署亦需研究在活动热点竖立警告牌,以及安排救生员于热门地点当值。[22]

说到底,不论是否有救生人员当值,市民要避免悲剧发生,必须自我警惕,当身边有儿童时,成人亦应妥善照顾。美国2011年发表的一项调查发现,1999年至2003年间华盛顿州发生的5岁以下儿童遇溺死亡个案中,68%与疏忽照顾或看管不足有关。[23]而据当地另一项调查,多数育有14岁及以下儿童的受访父母(94%)表示「总会」看管正在游泳的孩子,但不少人会在看管孩子游泳时与人交谈(38%)、阅读(18%)、进食(17%)或讲电话(11%)[24],反映家长危机意识并非完全足够。

孩子学游泳 成人要留神

在香港,虽然法例要求「泳池在向泳客开放的所有时间,有不少于2名救生员在场当值」,但有家长称好多私人屋苑泳池面积不大,只有1名救生员,质疑是否违法。[25]可见部分家长已有一定意识,明白子女参与水上活动时的风险。

虽则如此,曾有本地家长于网上讨论区反映,其小朋友所参加的屋苑泳班,刚好是救生员吃饭时间,安排不到救生员,甚至不允许家长进入。2012年时亦曾有一名5岁男童在公共泳池参加泳班时,于独自上厕所期间,在附近的嬉水池溺毙。事发时,男童家长并不在场,而泳班教练则被质疑没有陪同男童前往,酿成悲剧。[26]某些不幸,总是发生在我们稍一不慎之时。要尽情享受水中畅泳,也得保持适当的安全意识。

1 “Preventing drowning: an implementation guid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7, p. iv.
2 「统计数字报告」。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站:http://www.lcsd.gov.hk/tc/aboutlcsd/ppr/statistics/leisure.html#pool,查询日期2017年5月23日。
3 同2。
4 「特别事故数字」。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站:http://www.lcsd.gov.hk/tc/beach/atten-general/atten-sta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1日;「立法会二十一题:公众游泳池及泳滩救生服务」。取自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11/20/P20131120044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2月20日。
5 《香港加强预防非故意损伤的行动计划书》,卫生署,2015年2月9日。
6 「非故意遇溺的流行病学与预防」,《非传染病直击》,卫生署,2012年7月。
7 同1。
8 「有关健康状况和健康服务的统计表」。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www.dh.gov.hk/tc_chi/pub_rec/pub_rec_lpoi/pub_rec_lpoi_thsh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9日。
9 「主动调查报告 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公众泳池/泳滩因救生员不足而须临时关闭的问题」,申诉专员公署,2016年9月13日,第12至13页。
10 〈泳客无视红旗带小孩下水〉,《明报》,2017年6月12日,A12页。
11 同9,第31页。
12 〈救生员不足 多个泳池局部暂停〉,《东方日报》,2017年5月4日,A14页。
13 第132CA章《泳池规例》第12条,最后更新日期2006年4月1日。
14 同11。
15 同9,第35页。
16 据申诉专员公署调查,于2015年8月1日,康文署聘用的救生人员共2,118名,包括166名高级救生员、1,000,名救生员、69名前市政局和区域市政局合约救生员及883名全职季节性救生员。资料来源:「主动调查报告 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公众泳池/泳滩因救生员不足而须临时关闭的问题」,申诉专员公署,2016年9月13日,第3页。
17 「立法会二十一题:公众游泳池及泳滩救生服务」。取自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11/20/P20131120044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1月20日。
18 「职位空缺 季节性救生员(二O一七年泳季)」。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站:http://www.lcsd.gov.hk/tc/aboutlcsd/jobs/jobs_det.php?jp=20170428_20170525&ja=lls&js=41,查询日期2017年5月24日。
19 「考试规程_沙滩救生系列」。取自香港拯溺总会网站:http://www.hklss.org.hk/public/modules/Lse/Lse_type.asp,查询日期2017年5月24日。
20 「考试规程_泳池救生系列」。取自香港拯溺总会网站:http://www.hklss.org.hk/public/modules/Lse/Lse_type.asp,查询日期2017年5月24日。
21 「主动调查报告 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公众泳池/泳滩因救生员不足而须临时关闭的问题」,申诉专员公署,2016年9月13日,第7页;「工会斥无强制救生员参与课程荒谬」。取自有线宽频网站: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492020/,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6日。
22 “Coroner Report 2014,” The Coroner's Court, July 2015, pp. 12-13.
23 Quan L, Pilkey D, Gomez A, et al. “Analysis of paediatric drowning deaths in Washington State using the child death review (CDR) for surveillance: what CDR does and does not tell us about lethal drowning injury,” Injury Prevention 17 Supplement I (2011): i28-i33. doi:10.1136/ip.2010.026849.
24 “A National Study of Childood Drowning and Related Attitudes and Behaviors,” National Safe Kids Campaign, 2004, p.6.
25 「请教---私人屋苑泳池是否一定要有救生员??」,取自Baby Kingdom 亲子王国网站:http://www.baby-kingdo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955514,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0月14日。
26 “Coroner Report 2014,” The Coroner's Court, July 2015, p. 8;〈男童习泳溺毙裁意外〉,《明报》,2014年1月30日,A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