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7-06-22 | 《经济日报》

善用产能 减轻电费负担



盛夏炎热,很多人都会将冷气长开,令夏天成为香港的耗电高峰期,同时换来一张一张昂费的电费单。电力公司为了应付旺盛的用电需求,当然准备了足够的发电机组。但到夏去秋来,市民用电量便会逐步返回低谷,一些发电机组又会回到「随时候命」的状态。

充足的发电机组,无疑有助供电稳定,但发电机组的多少,同时会影响电费的高低。因此,假如有方法在减少发电机组的同时,又不犠牲供电稳定,肯定为市民大众乐见。另一方面,若有渠道释放闲置的电力产能,亦可收物尽其用,减少浪费之效。问题是,这些方法存在吗?

剩余发电能力从何而起?

用电量会随时间而变。在香港,夏季的用电量明显高于其他季节,其中7月和2月的用电量,差距便超过七成。[1]由于电力难以有效地大量储存,而是要「即叫即做」[2],因此电力公司一般都会参照高峰期的耗电量,决定装设发电机组的数量。[3]此外,电力公司还会预备额外产能,以便机组保养维修和不时之需。[4]

业界会以「备用电率」来衡量后备发电能力的充裕程度。[5]若备用电率太低,便会有供电不足的风险;但比率太高,又会造成浪费。如何取得平衡,要因时因地制宜,不同的电力公司亦各有盘算。例如在台湾,备用容量率规划目标现时为15%[6],而新加坡则将备用电率的下限订为30%。[7]

在香港,中电近年的备用电率约为三成,港灯则逾五成。[8]有环保人士认为这属过高[9],消费者委员会则认为即使备用电率降至25%,也不会对电力供应稳定产生明显影响。[10]另一方面,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而且不少人在大楼居住及上班[11],需要有稳定电力供应。中电亦指,「规模」和「可靠度要求」都会影响备用电率水平。其解释,一般而言,规模细小但可靠度要求愈高,愈需要高水平的备用电率。而据中电引述,国际能源署建议的备用电率范围,为20%至35%。[12]

而普罗大众对备用电率最关注的,或许是其对电费的影响。事关全港消费者亦有份为电力公司的机组「埋单」。以中电今年的电费调整为例,新燃气机组便对每度电的电费有0.2仙的影响。[13]

善用产能 内销转出口

回到上述的问题,在确保供电稳定的前提下,备用电可以降低吗?闲置的电力产力,又是否可以释放?这可从几个方向探讨。

首先是向外地出售多余的产能,如中电会在满足本地需求后,向内地出售备用发电容量[14],去年售予内地的电量,达到12.1亿度。[15]如将内地对中电电力的最高需求量也计算在内,中电在2012至2016年的「备用电率」均低于两成。[16]

错估耗电量要「受罚」 图减「多余」机组

除了输出产能,政府亦可增加电力公司建造多余发电设施的代价。根据两电的利润管制协议,两电获准赚取的利润,是按其固定资产平均净值总额,乘以其准许回报率计算,当中机组亦属于固定资产。[17]

换言之,当两电加添机组,其利润亦可能会增加。不过,在现行利润管制协议下,倘若新发电设施在启用时发现发电容量过剩,其一半资产净值会从固定资产平均净值中剔除。今年4月签订的新利润管制协议,进一步将剔除比率由一半增加至全部。这个安排将会令两电承担更多因错误预测需求而引起的财政后果。[18]

实践绿色生活 推动绿色建筑

在收紧对电力公司的要求外,降低用家在用电高峰期的需求,也有助控制发电设施的增长。[19]综观多年数据,香港的电力多用于冷气,在2014年的比率为31%。[20]由此可见,避免不必要地开冷气、将冷气调高至合适温度等老生常谈的方法,已经能切实地减少耗电量。[21]

另外,考虑到香港建筑物占用电量九成[22],让建筑物的设计、建造和使用更符合能源效益,亦有助降低高峰用电量。绿色和平在2013年发表的研究指出,达绿色建筑标准的建筑物,可让最高用电需求量减少8%至15%。[23]

动之以钱 多用者多付

悭电有法,但重点是人们愿意付诸实行。新的利润管制协议为两电减少客户的高峰用电量提供奖励,按成效发放固定资产平均净值0.005%至0.025%不等的奖金。[24]两电则会推行计划,奖赏在有需要时降低电力需求的用户,例如商业和工业用户可与电力公司议定,在电力需求极高时,因应电力公司要求关掉其电力设备,以减少电力需求,换取电力公司的财务奖赏。[25]

两电要获得最高奖励,每年需合共减少90兆瓦的高峰用电量[26],以在2016年两电最高需求量9,269兆瓦[27 ]计算,90兆瓦占其不足1%。绿色和平在2015年则提出,两电应在在五年内将电力最高需求量减少4%。[28]这个比率怎样才足够,或许见仁见智。怎样促使市民应悭则悭,更是重点。为不同时段订下不同电费,提升高峰期的价格成本,促使用户改变用电习惯,是可行的办法之一。中电近日便提出为2.6万名用户安装智能电表,并向他们分时段收费,其中周一至周六晚上十时至早上九时的电费较低,晚上六时至十时较高,其余时间则维持原价。另外,用户在非高峰时间节省电力,可享有回扣​​。[29]

除了动之以「钱」,善用科技也能帮助用户将用电量转移到高峰期以外的时段。例如工商用户可以利用热蓄能系统在晚间造冰,然后在日间制冷。[30]办公室和商场也可使用智能电网,按不同时段的优惠和电价「择时用电」,例如在高峰时段把非必要的灯光关掉。[31]中电两年前开始便为部分住宅及工商用户安装智能电表,试验技术的潜在效益,在检视成效后,今年推出第二期扩展试验计划,并待收集到更多数据后,决定未来路向;港灯亦计划在今年推行智能电表试验计划。[32]

展望未来,科技的更大潜力,是将本来难以大量储存电力,变得切实可行。今年1月,著名电动汽车生产商Tesla便为美国加州设立一个大型的电力储存系统,在非用电高峰时期从电网引入电力,为「电池」充电,宣称能够在用电高峰时期满足2,500户家庭一日的电力需要。[33]当大量储存电力的科技成熟,善用闲置发电机组便不再是梦,长远甚至可以减少机组的数目。当然,大型电池储电方案起步未久,是否比多置机组更具效益,需时证明,也要思考是否切合本地需要。无论如何,节约用电,少交一些电费,终归是王道。

1 「表127:用电量」。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showtableexcel2.jsp?tableID=127&charsetID=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8日。
2 「政府当局对两电的备用发电容量及维持备用发电容量水平的理据的响应(跟进文件)」,经济发展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290/12-13(01)号文件,2012年12月10日,第1页;「能源背后的根本问题」。取自香港教科文之友网站:http://friends.unesco.hk/en/2017Apr/zh/A8.html,查询日期2017年5月5日。
3 「政府当局对两电的备用发电容量及维持备用发电容量水平的理据的响应(跟进文件)」,经济发展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290/12-13(01)号文件,2012年12月10日,第1、2页。
4 同3,第2页。
5 计算方式是将发电容量减去最高需求量,再除最高需求量,并转为百分比。数据源:「背景数据(2)发电容量及备用电率」,中华电力有限公司,2013年12月10日,第2页。
6 「Bilingual Policy Guide: Electricity reserve rate 备用容量率」。取自中华民国行政院网站:http://www.ey.gov.tw/pda_en/Dictionary_Content.aspx?n=A240F8389D824425&sms=D8F3EB15472D7847&s=D89BC312F9A5ECEE,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月28日。
7 "Singapore Electricity Market Outlook(SEMO)2016," Energy Market Authority, October 24, 2016, p. 9.
8 《2016年报:新世代‧新动力》,中华电力有限公司,2017年3月13日,第245页;《港灯电力投资2016年年报:携手绘出绿色未来》,港灯电力投资、港灯电力投资有限公司,2017年3月21日,第140页。
9 潘柏林、郭晓琳,〈中电赚尽 备用电量直逼四成〉,《苹果日报》,2015年5月8日,A06页。
10 "Searching for New Directions: A Study of Hong Kong Electricity Market," Hong Kong Consumer Council, December 2014, p. 111.
11 「背景数据(2)发电容量及备用电率」,中华电力有限公司,2013年12月10日,第1页。
12 同11,第1、2页。
13 「电力公司周年电费检讨的补充数据有关机密数据注释的阐释」,经济发展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253/16-17(11)号文件,2016年12月13日,附件第7页。
14 同11,第2页。
15 《2016年报:新世代‧新动力》,中华电力有限公司,2017年3月13日,第37页。
16 同15,第245页。
17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下列公司达成的管制计划协议:香港电灯有限公司 港灯电力投资有限公司》。取自环境局网页: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HKE_SCA_chi.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第4页、附表一第2页;《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下列公司达成的管制计划协议:中华电力有限公司 青山发电有限公司》。取自环境局网页: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CLP_SCA_chi.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第5页、附表一第2页。
18 「两家电力公司的新《管制计划协议》」,经济发展事务委员会、环境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925/16-17(01)号文件,2017年4月25日,第1、9页。
19 同18,第6页。
20 「香港能源最终用途数据2016」,机电工程署,2016年9月,第67页。
21 「悭电锦囊:空调系统」。取自港灯电力投资有限公司网站:https://www.hkelectric.com/zh/customer-services/energy-efficiency-safety/electricity-@-office/smart-tips/air-conditioning,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8日。
22 《香港气候行动蓝图2030+》,环境局,2017年1月,第34页。
23 《绿色建筑:改革电力市场的出路 摘要》,绿色和平,2013年4月3日,第8页。
24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下列公司达成的管制计划协议:香港电灯有限公司 港灯电力投资有限公司》。取自环境局网页: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HKE_SCA_chi.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附表五第6、10页;《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下列公司达成的管制计划协议:中华电力有限公司 青山发电有限公司》。取自环境局网页: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CLP_SCA_chi.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附表五第7、11页。
25 同18,第6页。
26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下列公司达成的管制计划协议:香港电灯有限公司 港灯电力投资有限公司》。取自环境局网页: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HKE_SCA_chi.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附表五第6页;《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下列公司达成的管制计划协议:中华电力有限公司 青山发电有限公司》。取自环境局网页: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CLP_SCA_chi.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附表五第7页。
27 这里并没有将内地对中电电力发电系统的最高需求量计算在内。资料来源:同8。
28 同9。
29 「中电推分时段电价试验计划 繁忙时间用电贵5成」。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9813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5日。
30 「技术概要:冷冻水系统/设备」。取自香港节能网:http://ee.emsd.gov.hk/tc_chi/air/air_technology/air_tech_water.html#,查询日期2017年5月11日。
31 「香港电力供应概况:未来的供电发展•智能电网」。取自能源通识站网站:https://www.ls-energy.hk/smart-grid.html,查询日期2017年5月8日。
32 「政策简报会及会议的纪要」,经济发展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709/16-17号文件,2017年3月22日,第23页。
33 The Tesla Team,「使用Tesla Powerpack应付高峰用电需求」。取自Tesla网站:https://www.tesla.com/zh_HK/blog/addressing-peak-energy-demand-tesla-powerpack,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15日;Ivan Penn, "Edison and Tesla unveil giant energy storage system," Los Angeles Times, January 30, 2017, http://www.latimes.com/business/la-fi-tesla-energy-storage-20170131-stor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