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7-06-26 | 《星岛日报》

廿二世纪遗产下落



在网络时代,不单是资讯传播方式有了巨大转变,我们对何谓个人资产的概念也要与时并进。在过往,我们把回忆存放在相簿中,书信由纸张承载,唱片、影碟、书籍,都是有形的载体,金钱要存放在大型银行才感安心。但是对于今天很多人来说,这些资产都慢慢分散至各个电子装置中,乃至网络伺服器当中的一串数据。

根据安全软件公司McAfee在2011年的调查,全球发达地区消费者在不同装置上拥有的数码资产价值,平均达到37,438美元。受访者人均拥有2,777个数码档案,这些资产包括:音乐档案、照片库、通讯文件、个人财务、职涯资料以及兴趣和创意项目等。每名美国人更认为其数码资产的价值达到54,722美元。[1]如果这个六年前的调查能准确描述当时状况,在数码科技与人们生活更为融合的今天,人们拥有的数码资产,相信会更多。

你拥有的是产品,还是权限?

当然,我们分散在各个装置中的资料是否确实值数十万港币,言人人殊,毕竟上述调查似乎只是让人自行估值。[2]但无庸置疑的是,现时许多数码资产也的确是由消费者「真金白银」购买,例如在iTunes购买的音乐档案、在Amazon购买的电子书等。

管理数码资产,与管理实物大为不同。以音乐档案和电子书为例,严格来说我们购买的并不是电子档案,而是聆听和浏览这些产品的许可权。[3]换言之,供应商提供的是权限,而不是产品。

在此前提之下,供应商通常会为这个「许可权」划下诸多限制,与传统消费者购买一张唱片或是一本书籍所拥有的自由度不可同日而语。举例来说,iTunes的服务条款和协议当中就列明许可权范围,言明不可转让(non-transferable)[4],有业界人士指出,这似乎意味着即使用户身故之后,也没有权力像处理其他遗产那样,把数码资产名正言顺地传给他人。虽然用户也可以选择把登录讯息直接写给继承人,但这同时也违反了服务条款[5],理论上供应商可随时中止服务。

继承产者们就能承继「数码遗产」吗?

因此,与实物资产不同,数码资产往往不受财产法保障,而是视乎服务条款协议。[6]但现实是,很多人都习惯忽略供应商的条款就按下「同意」,未必清楚自身权益。在香港,根据《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条例》,「遗产」或「财产」是指死者去世后即转移的动产及不动产[7],但数码资产可否如传统财产般转移,恐怕不易说准。在德国,最近有一对父母为查证15岁女儿自杀死因,向法院要求登入女儿被冻结的Facebook帐户,但遭判败诉。Facebook的理由是其提供的服务,是在用户认为当中内容会被保密的前提下进行,不能违反当初期望。但在2015年,当时法官曾一度认为社交网站内容与纸张书信或日记无异,在物主死后应可由其父母自动拥有。[8]

当然,可能有人会觉得人死如灯灭、钱财身外物,并不关心死后这些数码资产何去何从。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低估这类资产与现实世界之间的连结。举例来说,如果人们不去管理自己的数码资产,而事实上不同帐号之间已经互相连结,如PayPal、Amazon或支付宝帐户与信用卡连结,而自己又搞不清楚不同帐户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就可能会为有心人提供可乘之机,趁使用者过身,将这些帐户化为「提款机」。[9]

美国立法厘清处置权

在美国,有关机构已考虑到这些新时代之下的问题,并分别在2014年和2015年通过和修订数码资产受托访问法案(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10],现时已得到该国绝大多数州份采用。[11]该法案扩大了财产管理受托人的权力,除了传统实物资产之外,也让信托人管理客户的数码资产,例如电脑档案、网域或是虚拟货币。法案同时顾及私隐,会限制信托人在没有得到客户同意的情况下,查阅其电子邮件、短讯和社交媒体帐户的权力。[12]

该法案赋予用户规划和处置其数码资产的权力,并按照下列三个层次去执行,即鼓励供应商提供机制让用户处理身后事;赋予用户以书面形式处理资码资产的权力;而最初同意的服务条款协议,则只视为最后备案。

具体来说,如供应商已提供机制让用户处理身后事,例如指定另一人取得其数码资产,或能下达指示删除资料,该法案会视这些网上指示合法。[13]例如Google的「闲置帐户管理员」功能,就让用户设定因去世或其他因素无法继续使用其帐户时,可以压缩资料寄给指定人士或是删除所有资料。[14]Facebook的「纪念帐号」功能,则允许用户选择在过世后将帐号永久删除,或是指定纪念帐号代理人。[15]

然而,如果供应商没有相关机制,或是用户拒绝使用该机制,用户亦可以遗嘱、信托、委托书或其他书面记录,处理其数码资产的指示。但如果供应商既没有相关机制,而用户又没有留下任何书面指示,则法案会承认用户最初同意的服务条款协议,并依其中规范处理其数码资产。[16]

储值支付工具流行,资产更加分散

在广泛使用数码服务的香港,是否有需要就此问题立法,确实值得社会更多的关注与讨论。另一边厢,除了我们用「真金白银」购买的数码产品服务之外,今天存放金钱的地方以至支付工具,随着金融科技发展也变得更「触不到、摸不着」。例如早前汇丰银行推出P2P社交过数工具PayMe,用户在使用有关工具时,其实等同将金钱存放在手机应用程式,成为另一种形式的数码资产。[17]现时要在香港推出这类储值支付工具,必须先为储值支付工具持牌人,而本地持牌银行则径视为储值支付工具持牌人。[18]上述PayMe就是由持牌银行推出的产品,如果用户有遗产继承问题,经智经查询,亦是「按照银行帐户相同的流程处理」。

但根据金管局的资料,现时由非持牌银行而又推出储值支付工具的持牌人共有13家,当中包括众所周知的八达通,另外还有三三金融、快易通、易票联、财富数据、通汇投资、侨达国际、支付宝、HKT Payment、Optal Asia、PayPal、TNG和UniCard。[19]其中阿里巴巴关联公司支付宝最近为抢占香港市场,亦推出「支付宝HK」流动应用程式,受到广泛关注,据报本地超过2,000个商户已接受有关支付方式,亦即将推出P2P转帐、电话缴费及第三方保险产品购买服务。[20]观其产品定位,日后市民存放在这类新式储值支付工具的金钱,恐怕不止是八达通上下几百元的数字。

保障自身权益,先要建立数码资产意识

根据金管局在今年3月首次公布的2016年第四季储值支付工具统计数字,当时全港使用中的储值支付工具总数涉及逾4千万个帐户,所涉及的储值金额和工具按金总额近68亿元,总消费支付的交易金额则达300亿元。[21]随着储值支付工具在香港愈来愈流行,市民可拥有的电子钱包愈来愈多,如果用户不幸身故,这类新工具当中的数码遗产又会如何处置?金管局发言人回应智经的查询时指出,「《支付系统及储值支付工具条例》规定持牌人必须将储值支付工具内的储值金额与其他资金分隔并妥善保障。倘若储值支付工具的使用者不幸身故,其家属可接触储值支付工具持牌人,索取身故者在储值支付工具中的余额资料,以便根据《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条例》处理身故者在储值支付工具中的余额。」

因此,存放在持牌储值支付工具当中的资金,应已受到一定保障。但是,如果用户并未建立数码资产的管理意识,甚至连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拥有多少个帐户,有关资产同样有可能成为数码世界中的无主孤魂。

长远来说,在本地应否模仿美国立法,可待进一步讨论。在技​​术上,就资产将来可能更加分散的问题,如果能够划一各电子钱包之间的系统,提供相关金钱的流动机制,亦可方便用户管理。[22]除此之外,我们亦可「自己资产自己管」,如建立一个包含各帐户登录资讯的资料库,并把它放在安全的地方,也可以考虑使用如LastPass的密码管理器,或是如Dropbox的线上云端储存资讯,并与信任的人分享。[23]而不管采取什么方案,最根本的,还是要建立管理数码资产的意识。

1 "McAfee Reveals Average Internet User Has More Than $37,000 in Underprotected 'Digital Assets'," McAfee, https://www.mcafee.com/us/about/news/2011/q3/20110927-01.aspx, accessed May 25, 2017.
2 同1。
3 "Who will get your iTunes when you die?" Market Watch, http://www.marketwatch.com/story/who-will-get-your-itunes-when-you-die-2016-08-17, last modified August 17, 2016.
4 "Apple Media Services Terms and Conditions," Apple, https://www.apple.com/legal/internet-services/itunes/us/terms.html,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3, 2016.
5 同3。
6 "The revised uniform 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 Uniform Law Commission, http://www.uniformlaws.org/shared/docs/Fiduciary%20Access%20to%20Digital%20Assets/Revised%202015/Revised%20UFADAA%20-%20Summary%20-%20March%202016.pdf, accessed May 25, 2017.
7 「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条例」。取自律政司双语法例数据系统网站:http://www.blis.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17434273F8590EAC482575EE002E59B1/$FILE/CAP_10_c_b5.pdf,查询日期2017年6月6日,第1页。
8 「德父母求启亡女fb败诉 法官:违电讯保密法」。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602/s00014/149633944266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2日。
9 "How to include your digital assets in your estate plan," Market Watch, http://www.marketwatch.com/story/how-to-include-your-digital-assets-in-your-estate-plan-2016-08-17, last modified August 17, 2016.
10 "Legislative Fact Sheet - 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 Revised (2015)," Uniform Law Commission, http://www.uniformlaws.org/LegislativeFactSheet.aspx?title=Fiduciary%20Access%20to%20Digital%20Assets%20Act,%20Revised%20(2015) , accessed May 25, 2017.
11 "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 Revised (2015)," Uniform Law Commission, http://www.uniformlaws.org/LegislativeMap.aspx?title=Fiduciary%20Access%20to%20Digital%20Assets%20Act,%20Revised%20(2015) , accessed May 25, 2017.
12 "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 Revised (2015)," Uniform Law Commission, http://www.uniformlaws.org/Act.aspx?title=Fiduciary%20Access%20to%20Digital%20Assets%20Act,%20Revised%20(2015) , accessed May 25, 2017.
13 同6。
14 「闲置帐户管理员」。取自Google网站:https://myaccount.google.com/u/0/inactive,查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5 「纪念账号」。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help/1506822589577997,查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6 同6。
17 「PayMe」。取自PayMe网站:https://payme.hsbc.com.hk/zh-hk,查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8 「储值支付工具持牌人纪录册」。取自香港金融管理局网站:http://www.hkma.gov.hk/chi/key-functions/international-financial-centre/regulatory-regime-for-svf-and-rps/regulation-of-svf/register-of-svf-licensees.shtml,查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9 同18。
20 〈电子货币包竞争激化〉,《东方日报》,2017年5月25日,B04页。
21 「2016年第四季储值支付工具持牌人所发行的储值支付工具计划的统计资料」。取自香港金融管理局网站:http://www.hkma.gov.hk/media/chi/doc/key-information/press-release/2017/20170324c6a1.pdf,查询日期2017年5月25日。
22 「『储值支付工具牌照』是否有用?专家分析:香港『金融科技』落后因由」。取自unwire.hk网站:https://unwire.hk/2016/08/26/industry-comments-about-issue-svf-license-on-hk-economy/people-interview/,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26日。
23 同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