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7-07-03 | 《星岛日报》

福利加科技 有冇得谂?



智能科技日渐普及,深入平民百姓日常起居,以之完善社会福利,特别是用来替代一些本来由真人提供的照顾服务,慢慢吸引了一些政府的注意。在北欧国家,这早已不是新鲜事,当地更会以welfare technology一词概括相关讨论,尽管定义各有不同,但都离不开如何利用科技协助政府促进长者、残障人士、长期病患者等人士的生活质素。[1]

出现这种专门讨论,部分与近年智能科技应用到改善社会福利的潜能大为提高有关。在挪威,一个关于协助有认知障碍症长者独立生活的科技展示馆,便展出一个多功能智能触控电子屏幕,能够提示长者食药、关火,自动连结到长者喜爱的新闻网站或电台,并让亲友分享照片或者进行通讯。[2]以上科技看似吸引,问题是,若想套用到香港,我们是否ready?

照顾服务业人手短缺

与挪威的情况类似,香港近年面对人口高龄化的挑战,在2016年年中,已经有116万名65岁或以上的长者。[3]庞大的长者人口,对院舍宿位有莫大的需求,截至今年4月,共有3.6万多人轮候资助长者住宿照顾服务,长者要获得护理安老宿位,平均需等候两年。[4]与此同时,本地的护理人手严重短缺,有社福组织进行的人力资源调查指出,在2016年3月家务助理员以及个人照顾工作员的空缺率,分别达21.5%及17.8%。[5]

令人担忧的,是未来长者数量还会增加,劳动人口则持续下跌[6],意味在安老服务需求不断加大的同时,人手却愈益吃紧。在此情况下,透过科技协助长者居家安老,显得更有迫切需要。

事实上,港府一直鼓励长者利用资讯科技改善生活质素[7],并举办活动推广相关科技,上月就乐龄科技首次举办的大型博览及高峰会,便展示了世界各地的相关产品,又促成不同持份者交流,探讨香港推动乐龄科技的发展策略。[8]政府同时表示会研究让长者医疗券或社区照顾服务券,适用于购置协助长者居家安老的科技应用产品。[9]

资助长者购买居家安老的相关科技产品,看似容易,但要发掘、挑选切合长者居需要的产品,以至设定机制中止对缺乏效益的产品的资助,过程却殊不简单[10],或许需要在民间进行测试。

产品要测试 需考虑技术与文化因素

在挪威,政府便会在地区为居家安老科技进行相关工作。当地与香港同样要面对高龄化浪潮,70岁或以上的人口现时已近60万人,占全国人口11%;未来30年更预计倍升至近120万,到2060年,这年龄层的长者比率会升至19%。[11]挪威政府希望透过科技,让更多人居家安老,避免或延迟他们住进院舍[12],并已推出方案,推动相关科技在各城镇进行测试。[13]计划下,每个城镇一年可获得约100万克朗(约92万港元[14])资助[15],优先探讨发展进阶版「平安钟」,其功能包括自动触发警报、探测长者是否跌倒、烟雾感应、电子门开启,以及追踪用家。[16]当局会记录应用相关科技的影响和效益[17],并将成功方案推广至全国实践。[18]

要测试科技产品的功能,并不困难。香港过往也会以「试验」、「先导」之名,研究政策在全面实施前是否需要调节。但要判断一件科技产品是否值得测试,过程不但需要执掌创新科技政策部门的人员和相关的专业人才参与,也要考虑文化因素。近日智库团结香港基金发表的研究报告便指出,外地的乐龄产品未必适合本地用家。例如日本有浸浴文化,香港则以淋浴较为普遍,因此日本的辅助浸浴装置,未必切合本地长者需要。此外,若产品的语音指示被设定为外语,也难以径自引入本地。[19]

上述问题是否有办法解决?另一北欧国家丹麦推动相关科技应用时,会与海外的科技公司Panasonic合作进行测试。[20]但香港市场较细,在商言商,要求海外公司将产品香港化,未必划算。[21]自主研发,本地制造,或者可以考虑,前提是香港有足够的科研和工业基础。但与海外公司合作的情况一样,「单打独斗」始终要面对市场细小,难以吸引投资者的问题。[22]就此,与面对同样困难的邻近地区合作研发、生产,并推广相关产品,是值得考虑的方案。

跨地域合作研发 扩大市场规模

在北欧推动居家安老的科技应用,也不尽是单打独斗,而是会跨国合作,取长补短,并扩大相关产品的市场规模。其中北欧部长理事会(The Nordic Council of Ministers)辖下的一个组织,挑选了挪威、丹麦、芬兰、冰岛及瑞典五国中十个正推展上述科技应用的城镇,参考它们的经验,归纳出一些可供各国参考的建议,以建立一个共同应用科技框架,并便利供应商将产品跨境销售到不同北欧国家。[23]

参考北欧,中国内地尤其是大湾区一带,或许是香港发展福利科技的合适伙伴。原因是各地加起来的市场规模较大,而且彼此生活文化接近,共同研发的产品,较大机会能满足各地所需。更重要的是,内地现时也要面对人口高龄化挑战,在2014年60岁或以上长者已达2.1亿,占人口近16%。[24]此外,内地同样面对院舍宿位不足,2014年每千名长者仅拥有26张床位,远远不及发达国家的50至70张。 [25]另外,内地「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安老方针,也与香港着重居家安老的方向吻合。国务院早在2013年提出,地方政府要支持企业和机构运用互联网和物联网,提供新的居家养老服务模式,为长者提供紧急呼叫、家政预约、健康咨询、物品代购等服务。 [26]由此可见,香港和内地已具备一定的合作基础。

私隐法例要厘清 网络安全要巩固

技术和文化问题,都有办法解决,不过将智能科技应用到长者照顾服务,也得考虑相关的法例问题。例如现时有智能电子产品宣称可以运用面部识别技术,分析和检测长者情绪,以及连接大量物联网传感器和个人保健设备,向长者亲友提供长者的情绪和健康状态资料。[27]这类技术运行起来,会收集长者的大量私隐,如何运用这些资讯、其收集和运用是否要获得长者同意、如何取得失去决断能力的长者的授权,都是法例上要处理的问题。

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公署)曾指出,通过电子装置进行实体追踪及监察所收集的资料,如可用作识辨个人身份,有关资料或会被视为《个人资料(私隐)条例》下的个人资料,使用资料的人士及机构或会被视为条例下的资料使用者,又指出若追踪或监察是自愿性质,资料当事人应清楚获告知他们可选择拒绝有关安排,而若追踪或监察是必须,资料当事人应获知会他们若不接受被追踪或监察的后果。[28]参考公署的说法,如果要为长者加上追踪或监察装置,很可能需要取得他们同意,但对于因病而判断力欠佳的长者,如何在尊重其私隐和保障其安全中取舍,可能需社会多加讨论。

外地应用相关科技时,也面对同类问题。例如英国使用全球定位系统追踪认知障碍症患者,其中部分地区只会向处于病症初期、可作出知情同意的患者发配这类追踪装置。[29]而挪威政府则就病人权益法例使用通知以及辨别位置科技的部分,提出修例建议。[30]

除了私隐,网络安全是另一个需要关注的议题。早前网络勒索软件「WannaCry」肆虐全球,英国医疗服务也受其影响,令病人记录无法查阅,手术要取消等[31],正正凸显网络攻击威胁的不只是网络安全,还有人身安全。若然类似的网络攻击或勒索对象是与长者健康甚至人身安全息息相关的服务,后果可大可小。

但话说回头,即使以上的难题都能通通解决,照顾服务始终讲求人性及关怀,科技可以纾缓人手压力,甚至做到人类无法做到的事,但人与人之间的关怀,终究无法完全取代。现时登门送餐和照料独居长者的人,不只照顾长者的起居饮食,更是长者倾谈的重要对象。照顾服务是对人的工作,也需要心灵付出,在探讨利用科技改善照顾服务的同时,社会千万不要本末倒置,忽略了接受服务者的根本需要。

1 Torben Tambo, "Developing Public Policies for New Welfare Technologies: A Case Study of Telemedicine and Telehomecare,” The International Public Policy Review, 7(1) (2012), p. 4.
2 Paul Watson, "Why Norway is No. 1 for seniors," Toronto Star, https://www.thestar.com/news/world/2014/10/12/why_norway_is_no_1_for_seniors.html, last modified October 12, 2014.
3 「表002: 按年龄组别及性别划分的人口」。取自政府统计处:https://www.censtatd.gov.hk/showtableexcel2.jsp?tableID=002&charsetID=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27日。
4 「有关『轮候资助长者住宿照顾服务的人数』、『轮候时间』及『最新获编配资助安老院舍宿位者的申请日期』的统计数字」。取自社会福利署网页:http://www.swd.gov.hk/doc/elderly/ercs2/LTC%20Statistics%20HP-Chi(201704).pdf,查询日期2017年6月15日。
5 「安老服务计划方案『制订建议阶段』报告」。取自安老服务计划方案网站:http://espp.socialwork.hku.hk/images/ESPPConsensusBuilding/ReportonFormulationStageChiFinal.pdf,查询日期2017年6月15日,第86页。
6 「表002: 按年龄组别及性别划分的人口」。取自政府统计处:https://www.censtatd.gov.hk/showtableexcel2.jsp?tableID=002&charsetID=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27日;「表006:劳动人口、失业及就业不足统计数字」。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showtableexcel2.jsp?tableID=006&charsetID=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20日;「表3:2015年至2064年按年龄组别及性别划分的年中人口」。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B1120015062015XXXXB02.xls&product_id=B1120015&lang=2,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9月25日;「2015年至2064年香港劳动人口推算 表2:2015年至2064年按性别及年龄组别划分的推算劳动人口」。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B71510FB2015XXXXB01.xls&product_id=FA100042&lang=2,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5日。
7 「在社会福利界别使用信息科技」,福利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774/00-01(03)号文件,2001年2月,第5页。
8 「特区政府首次举办大型长者科技博览及高峰会(附图/短片)」。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5/31/P201705310099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31日。
9 梁智康,〈应对人口老化安老缺人 政府考虑资助购长者科技〉,《明报》,2017年6月15日,A10页。
10 同1,第15页。.
11 Marianne Tønnessen, Stefan Leknes and Astri Syse, "Population projections 2016-2100: Main results," Statistics Norway, June 21, 2016, pp. 5 and 6.
12 "Meld. St. 29 (2012–2013) Report to the Storting (White Paper) Chapter 1–3: Future Care," Norwegian Ministry of Health and Care Services, September, 2013, p. 27.
13 同12,第27、28页。
14 按2017年6月15日的汇率,即1克朗等于0.92港元计算。
15 Kristine Brevik, "A National Welfare Technology Programme in Norway, why and how?" Norwegian Directorate of Health, June 4, 2014, p. 10.
16 同12,第28页。
17 同12,第28页。
18 "Parliaments and Civil Society in Technology Assessment Deliverable 6.6: National report - Scenario workshop in Norway," Parliaments and Civil Society in Technology Assessment, June 2014, p. 15.
19 「乐龄科技概况报告」,团结香港基金,2017年6月,第9、94页。
20 “OECD Reviews of Regional Innovation: Central and Southern Denmark 2012,” OECD, August 2012, p. 190.
21 同19,第94页。
22 同19,第96页。
23 "Welfare Technology: Tool Box," Nordic Welfare Centre, March 10, 2017, pp. 6, 8 and 9.
24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in China,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 of the State Council of China, China National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6: Social Innovation for Inclusive Human Development (Beijing: China Publishing Group Corporation, China Translation & Publishing House, 2016), p. 84.
25 陈彬,「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及其影响」。取自国家信息中心网站:http://www.sic.gov.cn/News/455/5900.htm,查询日期2016年1月22日。
26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zwgk/2013-09/13/content_248770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9月13日;「二零一七年施政报告施政纲领」,行政长官办公室,2017年1月18日,第8页。
27 「产品简介」。取自乐龄科技博览暨高峰会网站:http://gies2017.hkcss.org.hk/hk/exhibitors-info/product-highlights,查询日期2017年6月15日。
28 「资料单张:通过电子装置进行实体追踪及监察」,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2017年5月,第2、3页。
29 John Bingham and Alice Philipson, "Concern over GPS tracking of dementia sufferers," The Telegraph, May 1, 2013,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health/elder/10031210/Concern-over-GPS-tracking-of-dementia-sufferers.html
30 同12,第28页。
31 Damien Gayle et al., "NHS seeks to recover from global cyber-attack as security concerns resurface," The Guardian, May 13,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17/may/12/hospitals-across-england-hit-by-large-scale-cyber-att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