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3-09-04 | 《经济日报》

上海「自贸区」实验



近日,国家商务部批准在内地设立首个自由贸易区——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下称「上海自贸区」),面积逾28平方公里,具体方案预计于九月底公布。消息传出后,触发上海自贸区概念股接连两日急升,多只相关行业股票涨至停板。[1]另一方面,有人担心自贸区的实验,最终会威胁香港的自由港和金融中心地位。究竟这次实验,为何会令人狂喜,又令人担忧?

贸易开放 低税率

其实自贸区概念并不新鲜。2010年,全球已有约3,000个自贸区,各种贸易协定亦纷至沓来。[2]今年七月,美国与欧盟开启自由贸易谈判,拟签订「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定」协议,一旦成事,将影响世界贸易量的三成及全球GDP四成。日本也在今年加入了亚太区一项重要经济合作协议——「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3]

各国争相设立自贸区,首先看中的是区内实行的低税率。以上海自贸区为例,区内与境外的货物将实行零关税进出。简单来说,内地妈妈又多了一处购买平价进口奶粉的选择。企业所得税方面,区内正争取对符合条件的企业征收15%的税率,与深圳前海发展区相若,低于内地企业所得税的基本税率(25%)及本港利得税税率(16.5%)。为吸引投资,不少国家均选择下调企业所得税税率。深陷欧债危机的葡萄牙,就希望将企业所得税由目前的31.5%降至2018年的19%,以刺激经济增长。[4]

制度改革

以调整税率为武器扩大贸易,任何国家、城市都可以做,却不一定能在国际贸易战中突围。自贸区的真正意义在于跳出低税率,进行制度上的改革。此次上海自贸区的选址,为沿海四个保税区(洋山保税港区、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及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保税区与自贸区的分别在于,原本的保税区只限于加工制造业,而自贸区则多了金融、物流等服务型行业。另外,国外货物可长期储存在保税区内,虽受海关监管,但不必缴纳进口关税。自贸区则将现有海关监管制度升级,简化程序。

至于如何简化,有待政策细节公布。但有消息指,区内将首次尝试「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公开列明投资领域「什么不能做」。外资企业可对照清单「自我审查」一次,改善不符合要求的部份,同时简化甚至免除政府的审批手续,更有利于吸引外资。但新模式下,部份法律规章与现行条文存在抵触,需要修改,到时区内豁免和区外照旧的两套制度如何有效并行,有待留意。

一山还有一山高

在各领域中,上海自贸区的核心突破,在于金融创新,包括利率和汇率市场化、开放人民币资本账目及离岸金融。尤其是区内人民币资本账目的完全开放,意味着未来人民币与外币可进行自由兑换。国际金融资本进入国内资本市场也将更加开放。在此之前,境外个人和企业投资均设有限额,而且人民币外商直接投资部份不得涉及投资证券、衍生品及房地产。[5]若这一系列政策全部落实,将与香港形成直接竞争。

有分析指,本港的外向型经济模式带动中国华南经济,上海自贸区则依托东部长三角经济群,功能角色有所不同。此外,若要担心,香港要担心的也不应只是上海。上海虽为内地经济发展龙头,经济增速却在近年放缓。今年上半年上海经济增长7.7%,略高与全国7.6%,但居于各省市下游。[6]而且此次自贸区的设立以「练兵」为主,成败与否关系到中央会否于其它省市复制这种模式。简单而言,就算没有上海,其它地方也可以成为自贸区。事实上,广州南沙、珠海横琴、厦门、天津等地区,已相继加入申请自贸区的队伍。

再者,不只中国大陆,任何国家、城市,都可通过改革制度,提升他们的竞争力。若真的有所谓竞争对手,上海只是其中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因此,香港需要在意的,不是个别城市是否成为自由贸易区。而是反思自身的制度建设,例如能否维持开放、自由、公平的社会,让投资者放心投资,市民安居乐业。

香港反思

港人曾引以为傲的法制透明、简单低税制、人才讯息,资金货物自由流通,令本港连续19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近年本港最低工资、新修订商品说明条例的立法一方面造就了公平的竞争环境,但对于商家则多了一份掣肘,某些工种也有职位流失的危机。不久前本港首富李嘉诚宣布出售集团旗下大型连锁超市,加上其近年逐渐将投资重心转移至海外,引起外界议论,本港的营商环境是否不及以往。

从数字上看,过去十年本港经济经历了2003至2007年的大起和2008至2009年金融海啸后的回落,平均实质增长4.5%。在吸纳直接外来投资方面,香港排名全球第三,也是亚洲第三大直接外资来源地。[7]不过本港经济也有结构单一,后继乏力之嫌,境内外投资,也有十分依赖国内市场。据香港贸易发展局数字,内地占香港货物总出口一半以上;3,883家在本港设立地区总部或办事处的跨国公司中,八成负责中国内地的业务。自2003年《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签署以来,中港经贸合作更趋频繁。2011年,两地双边贸易总值达2835.2亿美元,是回归时的5.6倍。[8]但近年中国经济放缓迹象明显,其经济重心亦逐渐转为扩大内需。香港在捉紧「中国机遇」之余,也需避免恋栈过往的成功,错过其他发展经济的可能性。

以金融业为例,本港有一定的发展基础,「国际金融中心」的称号挂足几十年,但近年发展速度却不见突出。2006至2011年金融服务业平均每年增长4.5%,低于GDP的年均增长(5.2%)。上届政府提出发展伊斯兰金融业务,但时隔六年,发展制度、人才培训等配套仍在起步阶段。[9]当然,开拓新市场需要按步就班,不能急于求成。优势产业如金融,尚且如此,香港要发展多元产业,更加需要落力。

有人认为,「顶层设计」的上海自贸区,是中央继20多年前深圳特区建立后的最大手笔,将分薄本港金融业务。但我们不必过分着眼于上海以至其它自贸区的设立。毕竟在金融体制、法制监管方面,本港尚有国际认可的成熟条件。但长远来看,本港仍须加强自身武功,找到新的发展动力。

 

 

1「上海自贸区概念股连续两日暴涨 东方航空涨停」,人民网,2013年8月27日。
2 Money Laundering Vulnerabilities of Free Trade Zones, 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March 2010.
3「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是由新加坡、纽西兰、智利和汶莱四国于2005年发起的自由贸易协定,目前成员国及加入谈判的国家达12个,包括美国、澳洲、日本等。
4 Patricia Kowsmann, ‘Portugal PM Vows to Push Ahead With Budget Cuts, State Reform,” Wall Street Journal, July 30, 2013, http://online.wsj.com/article/BT-CO-20130730-710049.html.
5「多领域改革形成制度突破 上海自贸区打造人民币国际化试验田」,《新华社经济资讯社》,2013年8月23日。
6「港媒:上海自贸区建设提速 香港要知危知机」,中国新闻网,2013年08月14日。
7「香港经贸概况」,香港贸易发展局,2013年8月29日。
8《香港与内地经贸合作十五年报告》,人民日报香港分社、新华社香港分社、国家信息中心、中国文化院共同出版,2012年11月5日。
9「金融中心不易为:由商交所说起」,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5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