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7-07-24 | 《星岛日报》

建设碳交易平台 释放环保经济



内地政府上月宣布,筹备多年的全国碳交易市场将在今年内启动。[1]在香港,中央政策组同月亦发表研究报告,认为香港应在全国性碳排放权交易体系中扮演一定角色。[2]

其实早在2009年,香港交易所已就香港发展排放权交易平台的可行性及核證减排期货的产品概念进行谘询,但大部分回应人士均不肯定其时是否发展相关平台的适当时机,特别是当年内地并未有核證减排的二级交易市场[3],有关讨论亦就此搁置。如今八年过去,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成立在望[4],时机是否成熟,香港又能否借此机会发展与之相关的环保产业,值得社会注意。

排放权配额促成市场交易

碳排放权交易可视为处置「气体垃圾」的买卖活动,机制是先由当地政府决定当地的二氧化碳的排放上限,再编配予受规管的企业。碳排放低於上限者,可将配额卖给其他企业,赚取回报,价格由市场的供求决定。[5]

具体而言,碳排放交易可分为两种模式。首先是「总量管制与配额交易」,受规管企业在一个总排放上限下获分配可排放配额,减排成功的企业,可将剩馀配额售予有需要的买家,藉以图利,同时提供继续减排的动力和资源。减排效率低的企业,则用钱换取达致减排目标的缓衝时间。欧盟的排放权交易计划,便是采用上述方式。[6]

另一种方式则称为「基线与排放权交易」,较上述模式多出一个基线的限制,参与者只有将排放量减至指定基线以下,才可获得排放权,并用以转售[7],现时中国参与的清洁发展机制,便是采用此方式。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可将境内所有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即核證减排(CER),向已开发国家出售。[8]

现时中国共有八个在运作的试点,分别位於北京、重庆、福建、广东、湖北、上海、深圳和天津,若撇除最新的福建试点[9],其馀七个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为止,已累积了11亿人民币的交易额。[10]另有指内地的碳排放权交易制度,亦会转型为欧盟模式[11],对企业排放管制可望进一步加强。

价格波幅大 期货市场可作对冲

影响碳交易价格的因素众多,包括由政府决定的配额、不同季节对於能源需求的变化等[12],都会造成碳成交价波动。深圳碳市场2017年第1季的碳价波动範围在每吨3.51美元至6.68美元之间[13],波幅不小,故此具对冲风险功能的期货在各地市场,均深受欢迎,欧盟的碳交易市场,就主要由期货构成[14],现时中国一些试点交易所亦开发了碳金融衍生产品,而湖北和上海市场分别於2016年4月和12月推出的远期合约交易,交易量亦旋即超过现货成交。[15]

中策组的研究引述本地主要持份者的意见认为,若香港参与中国内地全国性碳排放权交易系统,可发挥自身在金融服务和基础设施供应商的功能。[16]而参与形式有两种,包括为内地碳交易市场提供金融和专业服务,以及在香港设立碳交易机制。其中前者固然万事俱备,後者亦不是天方夜谭。在亚洲邻近地区,日本和南韩已经有其自身的碳交易机制,台湾、泰国、越南等地,亦在考虑当中。[17]

碳交易能扩大周边产业

在香港设立碳交易市场,除了服务境外机构,也有利本地企业参与碳交易。现时香港企业参与碳交易的方式,是由环保署将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CER申请,转交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审核後寻找外国买家。如果没有买方提供价格,项目产生的减排量则会转入国家帐户,日後若要转出则必须由环保署通报内地主管机构。[18]

这种模式的问题,是香港虽然自2003年5月起即与内地共同履行《聯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简称「公约」)非附件一缔约方的义务[19],但清洁发展机制的交易设计,本是鼓励发展中国家减排,让其享有出售CER的权利而免却购买碳配额的责任,固然符合公约区别已发展和发展中国家不同责任的精神[20],但香港作为发达城市却透过内地向发达国家出售CER,其实有违制度设计原意。

假如香港拥有自己的碳交易平台,不但方便本地企业参与交易,长远亦有助创造条件,让现时「有卖无买」的清洁发展机制模式,有能力转型至「可买可卖」机制,扩大企业的参与程度。以建築物节能为例,在香港,碳排放有七成源自发电,而全港九成电力主要为建築物所耗用[21],如果能让建築物耗电更具效率,企业自然有更大诱因减少碳排放,为企业之间的碳交易奠下基础。

随着碳排放交易发展,能源服务行业在内地近年乘势而起,专门帮助企业寻找既赚钱又节能的技术管理措施,能源服务公司会派专家到企业检查能源使用状况并提出改进方案,从设计到施工、购买设备、人员培训,全部负责到底,利润则由所节约的能源价值中分成。[22]

内地网站碳排放交易估计,能源服务行业在内地的总产值,已由2010年的836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15年的3,127亿元。[23]不难想像,若碳排放交易兴旺,本地相关的需求,亦会得到释放。由此可见,碳排放交易不止惠及交易双方,更是相关产业的重要基础建设。如何将市场结合环保,在香港还有很多想像空间。

1 "Xi Jinping Is Set for a Big Gamble With China’s Carbon Trading Market," 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17/06/23/world/asia/china-cap-trade-carbon-greenhouse.html?_ga=2.72600723.1669272852.1499736843-540408868.1496800573, last modified June 23, 2017.
2 "A Study on Emissions Trading in the Mainland: Options for Hong Kong," Central Policy Unit, June 2017, pp. 4 and 6.
3 「谘询总结:核證减排期货」,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2009年12月,第3页。
4 「报告:二级市场作为碳市场制度体系建设核心应给更多重视」。取自中国网网站:http://news.china.com.cn/txt/2016-12/09/content_39885757.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9日。
5 "Emissions Trading in Practice: A Handbook on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World Bank Group, https://icapcarbonaction.com/en/?option=com_attach&task=download&id=364, accessed June 29, 2017, p.3.
6 「谘询文件:核證减排期货」,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2009年6月,第4页;「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网站: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dxfw/jlyd/201502/20150200888593.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4日。
7 「谘询文件:核證减排期货」,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2009年6月,第4页。
8 「中国大陆碳市场发展现况介绍」。取自台湾绿色生产力基金会网站:https://www.tgpf.org.tw/upload/publish/publish_70/中國大陸碳市場發展現況介紹.pdf,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0月。
9 「福建第二阶段碳排放试点启动 新纳入约300家企业」。取自东南网网站:http://fjnews.fjsen.com/2017-06/05/content_1961940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5日。
10 "Emissions Trading Worldwide: International Carbon Action Partnership(ICAP) Status Report 2017," ICAP, https://icapcarbonaction.com/en/?option=com_attach&task=download&id=447, accessed June 29, 2017, p.11.
11 「中国与碳排交易:深入探讨2017年推出的全球最大碳排放权交易机制」。取自Latham & Watkins网站:https://www.lw.com/admin/Upload/Documents/China-Carbon-Trading_Chinese.pdf,查询日期2017年6月29日。
12 「哪些因素会影响碳排放权交易价格?」。取自碳排放交易网站:http://www.tanpaifang.com/tanjiaoyi/2014/0501/31731.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5月1日。
13 "China Carbon Market Monitor," Partnership for Market Readiness, https://www.thepmr.org/system/files/documents/PMR%20China%20Market%20Newsletter_FINAL_EN.pdf, accessed June 30, 2017, p.2.
14 「排放权交易综观:细看减排认證期货合约」。取自香港交易所网站:https://www.hkex.com.hk/chi/newsconsul/newsltr/2009/documents/2009-04-07-c.pdf,查询日期2017年6月29日。
15 同10。
16 同2,第5页。
17 "ETS MAP," ICAP, https://icapcarbonaction.com/en/ets-map, accessed June 29, 2017.
18 「香港特别行政区境内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实施安排」。取自环境保护署网站:http://www.epd.gov.hk/epd/sites/default/files/epd/tc_chi/climate_change/files/cdm_sc_chi.pdf,查询日期2017年7月12日。
19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02-03/chinese/sec/library/0203in13c.pdf,查询日期2017年7月14日。附件一缔约方包括大部分的已发展国家,以及正在转型至市场经济的东欧国家和前苏联加盟国。大部分的非附件一缔约方均属发展中国家。
20 同19。
21 同2,第6页。
22 茅于轼、岑科,《人文经济学》(臺北:雅各文创,2014年),第123页。
23 「2016年中国节能服务市场现状及趋势」。取自碳排放交易网站:http://www.tanpaifang.com/jienenfuwugongsi/2016/0929/56802.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