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7-08-28 | 《经济日报》

躲于室内 不代表能逃离空气污染



几乎每年夏天,香港人都要经历数段甚为翳焗、大气污染物良久不散的日子。在这些空气特别污浊的时候,政府一般会劝吁市民避免在户外逗留。[1]然而即使我们足不出户,所呼吸的空气也不一定清新。早前一项研究便显示,家居环境可能才是人们接触某些空气污染物的主要场所。

该项由思汇政策研究所联同香港城市大学进行的研究,邀请了一批志愿者随身带备微细悬浮粒子测量计,进行为期四天的贴身调查[2],结果发现他们平日接触到的微细悬浮粒子,只有18%来自户外,反而有52%「贡献」自家居;在周末,家居的「贡献」更达到79%。[3]

劏房空气不流通 蜗居活受罪

由此可见,当论及改善空气质素,探讨家居环境的布局,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以通风情况为例,空气流动是驱散空气污染物的重要条件[4],惟本地「劏房」的通风情况却令人忧虑。香港圣公会麦理浩夫人中心及环保团体世界绿色组织,在2015至2016年访问了134名居于葵涌区内不适切居所的住户,发现九成半受访者的居所,室内风速极低,更有三成半表示在单位内感到呼吸困难。[5]

明爱基层组织发展计划在2014年访问了256户深水埗区劏房单位住户,亦发现有52%受访单位,窗户玻璃的表面总面积少于房间楼面面积一成,未达《建筑物(规划)规例》的要求。[6]此外,近一成半受访者的洗手间没有设置通风口及机械通风口,显示通风设备欠奉,亦有受访者表示室内空气不流通,长期逗留会呼吸困难。[7]

除了恶劣的居住环境,个别家居布置的习惯,都可能影响空气质素。有本地研究团队曾在32个不同地区的住所抽验,发现部分家居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读数甚高,而厨房往往是重灾区。原因可能是住户习惯把清洁和消毒用品、杀虫剂等放在厨房,当容器内的压缩气体渗漏时,便有机会影响室内空气质素。[8]

致敏致癌 损思考能力

与室外空气污染一样,室内空气污染会带来健康问题,轻则致敏,重则致癌。[9]而室内通风欠佳、温差变化,以及空气中的微粒和化学污染物[10],亦有可能造成「病态楼宇综合症」,令人出现眼睛不适和痕痒、流鼻水或鼻塞、头痛、难以集中精神、烦燥等症状。虽然患者离开有关楼宇后,症状便倾向缓和,甚至消失不见[11],但这毕竟有损生活质素。

 

 

室内空气污染还会影响认知功能。一班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纽约州立上州医科大学及雪城大学的学者,曾经邀请24名包括建筑师、设计师、程式员、工程师和经理的专业人士,于办公室情境下参加一个为期六天的实验。研究人员在不同日子调整室内空气的质量,包括高浓度和低浓度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以分别模拟一般美国办公室和一座「绿色办公室」的环境,研究人员会在实验参与者于这些办公室环境经历大半天后,测试他们的认知功能。[12]

结果发现,在低浓度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环境下,参与者不论在活动集中程度、危机回应、找寻资讯、运用资讯,以及策略的得分,都显著胜于高浓度情景,尤其是运用资讯以及策略两者,平均得分较高浓度情景分别多172%及183%。[13]由此可见,办公室室内的空气好坏,除了关乎员工个人健康,也会影响其工作表现,老板和员工都不宜轻看。

针对源头对症下药 善用科技持续监察

要减少室内空气污染,其中一个方法是小心处理污染物源头,包括油漆、打印机、家具和建筑材料等。[14]例如在购买或订造新木制家俬时选用低甲醛板材,避免用脲甲醛树脂制成的木压制产品[15];以及避免在密封空间使用油漆、胶水、脱漆剂等。另外,尽快丢弃发霉的天花瓦片和地毡、用稀释漂白剂清洗曾受真菌污染的表面,以及定期清洗冷气机的隔尘网,则有助于减少空气中的细菌、真菌等生物污染物。[16]

此外,相信不少打工仔也曾因办公大楼装修而受影响。物业管理公司的一个改善方法,是将进行工程的地方,适当地与其他空间及机构的通风和空调系统隔离,以及尽可能在假日及晚间进行工程。[17]

不过以上「源头减废」的方式,总有漏网之鱼。因此可以考虑在家中以及办公室栽种能够减少空气污染物的植物,例如以金钱草去除空气中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而白鹤芋除了可吸收个别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外,亦有助减少孢霉。[18]

利用科技提升空气监测的能力,也有助找出及量化一些严重的污染源头。[19]台湾的花莲慈济医院便利用感测器,监测室内外的环境资讯,例如二氧化碳浓度、温度和湿度等,其中央系统又会储存即时监控与定期检测数据,并将冷气设备、管理系统和数据库连结,让系统随着不同的情况自动调节,尽量令室内的二氧化碳浓度指标时刻符合法定标准。[20]

政府推自愿质检 逾千楼宇表现良好

当然,无论怎样预防、补救或利用科技,成效是否显著,很大程度取决于人们有多关心室内的空气质素。就此,香港政府过去曾落实一些提高公众关注的措施,其中在2003年推出的「办公室及公众场所室内空气质素检定计划」(「检定计划」),供全港相关楼宇的业主和物业管理公司自愿参与。检定计划设有两个级别的室内空气质素指标。[21]当中,「良好级」代表可保障一般公众人士,包括幼童及长者的室内空气质素;「卓越级」则较为严谨,代表一幢高级而舒适的楼宇应有的最佳室内空气质素。[22]

参考截至今年8月14日的数字,全香港有1,186个处所全幢或部分地方的室内空气达到「良好级」级别633b,另有286个处所则达到「卓越级」。这1,472个达标处所,包括市民的上班地点、消费场所和休闲去处。[23]而现行政府政策,是致力令现有政府楼宇的室内空气质素达到「良好级」,而所有设有中央空调系统的新建政府楼宇,更须达到「卓越级」水平。[24]政府预计2018年年底,会有约近九成合资格的政府处所参与检定计划。[25]

 

 

虽然现时已有逾千幢楼宇的空气品质获得官方认证,但不代表社会可以「大安旨意」。参考政府数字,当局接获有关室内空气质素的投诉统计数字,在过去五年上升了四成多。[26]究竟这是否反映香港室内环境的空气质素转差?还只是普罗大众的相关意识提高?如同室外空气,室内空气质素能否改善,有赖每个人的努力,这样才能避免日后付出更大的代价。

1 「有关空气质素健康指数 - 我应采取什么行动?」。取自空气质素健康指数网站:http://www.aqhi.gov.hk/tc/what-is-aqhi/about-aqhi2985.html?showall=&start=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10日。
2 Simon Ng et al., "Monitoring Personal Exposure to PM2.5 in Hong Kong with Next Generation Sensors," Civic Exchange and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chool of Energy and Environment, June 2017, p. 10
3 同2,第15、16页。
4 「办公室及公众场所室内空气质素管理指引」,室内空气质素管理小组,2003年9月,第10页。
5 「葵涌区不适切居所室内环境质素调查』发布会 劏房室内低风速 二氧化碳、悬浮粒子严重超标 『三差环境』严重影响生活质素」。取自世界绿色组织网站:http://thewgo.org/website/chi/news/indoor-environmental-quality-survey,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7月28日。
6 香港法律第123F章《建筑物(规划)规例》第30条,版本日期:1997年6月30日;「深水埗区劏房住户居住环境安全及生活处境调查报告书」,明爱基层组织发展计划,2014年10月,第2、20页。
7 「深水埗区劏房住户居住环境安全及生活处境调查报告书」,明爱基层组织发展计划,2014年10月,第20页。
8 「家居空气未必清新」。取自香港浸会大学网站:http://eyesonhkbu.hkbu.edu.hk/index.php/zh-TW/scholar-shares/1776-think-air-at-home-is-cleaner-think-again-2,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1日。
9 「办公室及公众场所室内空气质素管理指引」,室内空气质素管理小组,2003年9月,第10至16页;「常见的室内空气污染物」。取自室内空气质素信息中心网站:http://www.iaq.gov.hk/tc/iaq/common-iaq-pollutants.aspx,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11日。
10 "Sick building syndrome: Overview," NHS Choices, http://www.nhs.uk/conditions/Sick-building-syndrome/Pages/Introduction.aspx,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8, 2014.
11 同4,第8页。
12 Joseph G. Allen et al., "Associations of Cognitive Function Scores with Carbon Dioxide, Ventilation, and 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 Exposures in Office Workers: A Controlled Exposure Study of Green and Conventional Office Environments,"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24(6) (2016), pp. 805-807.
13 同12,第809页。
14 同9。
15 「改善家居的室内空气质素」。取自室内空气质素信息中心网站:http://www.iaq.gov.hk/media/9102/booklet_home.pdf,查询日期2017年8月10日,第5、7、9页。
16 同15,第5至7、9页。
17 「改善楼宇的室内空气质素」。取自室内空气质素信息中心网站:http://www.iaq.gov.hk/media/9099/booklet_building.pdf,查询日期2017年8月10日,第9页。
18 「种出清新空气」。取自香港浸会大学网站:http://eyesonhkbu.hkbu.edu.hk/index.php/zh-TW/in-focus/362-2015-06-21-12-22-17,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5月15日。
19 Prashant Kumar et al., "Real-time sensors for indoor air monitoring and challenges ahead in deploying them to urban buildings," 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 560-561 (2016), pp. 150, 151, 154-156.
20 「『花莲慈济医院』实例分享:便利舒适服务、系统整合应用」,慈济IAQ智能改善小组,2016年8月30日,第10至14页。
21 「办公室及公众场所室内空气质素管理指引」,室内空气质素管理小组,2003年9月,第17页;「环保署办公室及访客中心的室内空气质素」。取自环境保护署网站:http://www.epd.gov.hk/epd/tc_chi/about_epd/env_policy_mgt/indoor_office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2日。
22 同4,第19页。
23 「己检定处所名单」。取自室内空气质素信息中心网站:http://www.iaq.gov.hk/tc/iaq-certification-scheme/certified-premises-list.aspx,查询日期2017年8月14日。
24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ENB231)」。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enb-c.pdf,查询日期2017年8月10日,第540、541页。
25 同24。
26 资料来源:室内空气质量信息中心回复智经的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