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7-09-07 | 《经济日报》

「外佣荒」杀到?还是庸人自扰?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最近透过网志指,随着人口高龄化,香港需考虑加快研究扩大家庭佣工的来源和数量,以及加强外佣的家居护理培训。[1]

其实除了有照顾需要的长者,本港不少家庭都会聘请工人姐姐,帮手打点家头细务。只是要找到合心意的外佣,并不容易。有报道指,今年10月,首批柬埔寨佣工将抵港,但由于招募工作未如理想,人数将由原本预计的1,000名,大减至200至300名。[2]

另据菲律宾传媒早前报道,内地政府计划引入当地家庭佣工,月薪可高达1.5万港元,是本港外佣最低工资(4,310港元[3])的三倍。[4]虽然消息未经官方证实,但上海、广州等城市去年已陆续放宽外佣签证,外佣人工亦超出香港一倍有多。[5]有人担心本地外佣薪酬或被抢高,甚至影响外佣来港的意愿。[6]将家头细务交给外佣处理的日子,会否一去不返?

聘请外佣家庭数目 廿年增1.7倍

自上世纪70年代起,本港开始引入外佣处理家居杂务及照顾工作。过去20年,聘请外佣的家庭数目上升了1.7倍,至去年的27.6万户,占本港住户数目约一成。[7]外佣人数也由1995年的15.7万人,大增逾倍至去年的35.2万人。其中,来自菲律宾及印尼的外佣人数占98%,其他则来自印度、泰国、斯里兰卡及孟加拉等地。[8]

外佣为本港「双职父母」、年迈长者及其他有需要的人士,分担重要的家庭照顾责任。当中育有子女的家庭,对外佣的需求特别大,这些住户聘用外佣的比例由1995年的13%,增至去年的30%。[9]另外,今年4月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月入五万元或以上的高收入家庭中,外佣甚至取代外祖父母或祖父母,成为幼儿主要照顾者,仅次于母亲。[10]

外佣肩负照顾幼儿的工作,让更多港妈安心投入职场。数字显示,在2013 年, 25至54岁已婚并育有子女的本地女性中,聘有外佣的一群,其劳动人口参与率为78%,远高于家中没有外佣的49%。[11]

小家庭 银发户 新需求

外佣在本港家庭中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然而,香港家庭结构出现变化,双亲及未婚子女组成的核心家庭[12],呈现小家庭化的趋势[13],或影响对外佣的需求。政府统计处数字显示,本港家庭住户平均人数早由1984年的3.7人,降至2016年的2.8人。[14]而近年小家庭数目上升,一人家庭所占比例由2001年的15.7%,增至2011年的17.1%。另据推算,2014至2024年间,一人和二人住户将会成为家庭住户数目增长的主要来源,香港的平均住户人数亦将由2014年的2.9人,缓慢下降至2049年的2.7人。[15]

另据政府推算,香港的生育率将由2014年每千名女性相对1,234个活产婴儿,逐渐下降至2064年的1,182个[16];由于育有子女的家庭有较大机会聘用外佣[17],若「少子化」趋势持续,长远会否令外佣需求有所减低?未必,因为除了照顾小朋友,不少外佣还会帮手照顾家中长者。

近年,家中有60岁或以上长者的住户,对外佣的需求增加,2010至2016年,这些住户聘用外佣的比例由8%,轻微上升至9%。[18]而65岁及以上独居长者人数,亦由2006年的98,829人,大增五成至去年的152,536人。[19]面对人口高龄化的趋势,社会对于外佣照顾长者的需求将更为殷切。

输入柬佣 帮助有限

小家庭和银发户趋势对于外佣的整体需求,究竟哪个影响较大,现时难有定论;但若要鼓励更多本来要照顾家庭的女性投身职场,社会对外佣的需求,相信只会有增无减。为确保有充足的外佣,当局近年尝试开拓外佣来源,如陆续引入孟加拉、缅甸佣工。不过,2014年发生印佣Erwiana被虐事件后,缅甸政府煞停输出缅佣计划[20],印尼政府亦于早前先后停止向劳工状况恶劣的马来西亚及中东输出佣工,去年又威胁不再批准外佣前往强制与雇主同住的地区──在外佣与雇主的同住的香港,当然可能受到影响。[21]

最近,港府将目标投向新的外佣输出国。数月前,柬埔寨政府表示有意于今年9月输出约1,000名佣工来港,但当地人反应似乎不算热烈。据传媒报道,由于柬埔寨缺乏熟悉香港情况和富有经验的训练导师,部分中介直至8月中,仍在到处招聘人手,申请来港的柬佣数目,也停留至约二三百人,抵港时间亦推迟至今年10月。[22]

就算招募情况理想,对于柬佣纾缓外佣短缺压力的期望,也不宜过高。柬埔寨全国只有约1,576万人口,远低于区内主要外佣输出国菲律宾(1亿人)及印尼(2.6亿人)[23],愿意出国打工的人口相对甚少。而已输出的柬佣中,部分已被新加坡引入。据新加坡传媒报道,当地一间外佣中介去年10月开始引入柬佣,初时约250人,计划今年再引入1,000至1,200人。[24]

内地高薪抢「洋保姆」 香港陷外佣荒?

东南亚佣工其实是不少亚洲家庭的首选。除本港外,新加坡、台湾、马来西亚均是主要的外佣输入地。近年,内地亦开始以银弹攻势招揽外佣。早前有菲律宾传媒引述当地劳动就业部的消息指,内地政府有意聘请菲佣前往北京、上海、厦门等内地五个主要城市,月薪或高达10万披索(1.5万港元)。

虽然消息有待证实,但上海、广东近年已先后开放政策,容许聘用外佣。其中广东自去年8月起,允许省内合资格的外籍及港澳台「高层次人才」聘请外籍家政人员(外佣)。[25]上海亦于去年年底推出类似计划[26],月前更成功受理一宗菲佣居留许可。[27]从当地外佣中介网站可见,聘请外佣的雇主大多为外籍人士,提出的工资待遇约为7,000至8,500元人民币。[28]不过,由于内地外佣市场仍未大范围开放,一般家庭难以申请,催生出「黑工」菲佣。据报道,部分菲佣以商务签证或旅游签证违法工作,月薪亦可达8,000元人民币。[29]

外籍人士聘请外佣,出于语言交流上的考虑,而向菲佣招手的内地家庭,除了看中这些菲佣处理家务的专业能力,也包括他们的一口流利英语,认为菲佣能够在做家务同时,训练孩子英语能力。[30]

目前看来,内地有菲佣需求的家庭,多为外企管理层、商人等中产家庭,若逐步开放外佣市场,并发起银弹攻势,难免影响在港外佣去留。虽然本地家庭佣工可分担部分照顾工作,但每年在雇员再培训局接受家居服务培训的本地妇女只有一万人,未必足够应付本港未来需求。[31]

前文提及,外佣输出大国印尼表示将逐步停止输出印佣,而当地政府指原因之一,是有佣工在外地受到剥削。[32]香港曾于2014年发生印佣被虐事件,甚至引起国际关注。 「人望高处」人性使然,但金钱以外,能否建立外佣友善环境,同样是重要考虑。

1「集思广益 规划未来」。取自政务司司长-我的网志网志:http://www.cso.gov.hk/chi/blog/blog2017082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20日。
2 〈200柬佣延至10月来港 罗致光撰文赞柬菜易入口〉,《苹果日报》,2017年8月14日,A09页。
3 「外佣最低工资增至4310」。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school_work/html/2016/09/20160930_171027.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4 〈京沪等5市拟输入菲佣 月薪或高达1.5万〉,《文汇报》,2017年8月1日,A18页。
5 〈内地严管输入外佣 粤沪准外地人才申聘〉,《大公报》,2017年8月1日,A07页。
6「传中国月薪 $15,000 请菲佣!网民:抢完奶粉抢工人?」。取自ezone网站:https://ezone.ulifestyle.com.hk/article/1869893/传中国月薪 $15,000 请菲佣!网民:抢完奶粉抢工人?,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31日。
7 「研究简报2016–2017年度 第4期 香港的外籍家庭佣工及家庭照顾责任的演变」,立法会秘书处,2017年7月,第2至4页。
8 同7。
9 同7,第4页。
10 「『幼儿教育与家庭照顾』中期调查报告(修订版)」,香港亚太研究所,2017年4月9日,第4页。
11 「香港女性劳工供应:照顾子女的责任与投身工作的决定」,《二零一四年半年经济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 财政司司长办公室 经济分析及方便营商处 经济分析部,2014年8月,第73页。
12 《2016 年中期人口统计 – 统计图解》,政府统计处,2017年6月,第55至56页。
13 近年,香港的不婚率有所上升。在2011年,女性及男性的粗结婚率分别为每千名女性15.5宗及每千名男性17.6宗。2016年的比率则为每千名女性12.6宗及每千名男性14.8宗。有关比率趋向下降。数据源:《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统计数字 2017年版》,政府统计处,2017年7月,第31页。
14 「表005:家庭住户统计数字」。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50_tc.jsp?tableID=005&ID=0&productType=8,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18日。
15 「至2049年的香港家庭住户推算」,香港统计月刊》,政府统计处,2015年10月,第FC11、FC12页。
16  《香港人口推算2015-2064》,政府统计处,2015年9月,第41页。
17 同9。
18 同9,第4页。
19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统计数字 2017年版》,政府统计处,2017年7月,第52页。
20 〈探射灯:雇佣组织促重启输入缅佣〉,《东方日报》,2015年5月8日,A06页。
Edouard Morton, ”Why Hong Kong’s Plan for Cambodian maids may be hard work all round,”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April 29, 2017, http://www.scmp.com/week-asia/society/article/2091467/why-hong-kongs-plan-cambodian-maids-may-be-hard-work-all-round.
21 〈印佣明年起 逐步停止输出 个别国家地区 弹性处理〉,《星岛日报》,2016年5月19日,A10页;沈帅青,〈不与雇主同宿 外佣「真」放工?〉,《香港经济日报》,2017年7月20日,A28页。
22 同2。
23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The World Bank, http://databank.worldbank.org/data/reports.aspx?source=2&series=SP.POP.TOTL&country=#, accessed August 17, 2017.
24 Rachel Au-Yong, “More maids from Cambodia next year,” The Straits Times, December 23, 2016, http://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manpower/more-maids-from-cambodia-next-year.
25 「广东下月起实施16项出入境新政,外国人在粤拿“绿卡”更容易」。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xinwen/2016-07/22/content_509363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7月22日。
26 「政策解读:公安部支持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出入境政策『新十条』」。取自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网站:http://www.stcsm.gov.cn/jdbd/jl/zcjd/34768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9日。
27 同4。
28 「网上招聘」。取自上海家庭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shanghaifeiyong.net/sort-3015773-1.html,查询日期2017年8月17日。
29 纪晓风,〈黑市工月八千人币〉,《信报》,2017年8月1日,A14页。
30 同5。
31 同7,第8页。
32 「印度尼西亚2017年逐步停止输出帮佣 台湾和东亚国家不在此名单」。取自ETNEWS新闻云网站: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522/702927.htm?t=印度尼西亚2017年逐步停止输出帮佣 台湾和东亚国家不在此名单,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