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3-09-12 | 《经济日报》

中产不少 仍然有梦



对于「中产」一词,香港人应该不会陌生。只是这个词语指向甚么群组,向来莫衷一是。为了解市民心目中的「中产」,智经委托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在今年七月做了一次调查,并将分析结果结集于上周发表的「市民对『中产』的观感」意见调查报告。(http://bauhinia.org/research_content.php?id=58)

报告发表后,也许会令一些人以为「中产」是香港的稀有动物。因为调查发现,逾八成受访者倾向以财富界定「中产」,当中大部份人认为中产应有400至600万物业,100至200万非物业资产,以及月入(包括人工及投资回报)达三万至少于六万元。[1]这些人究竟有多少?根据统计处2011年的人口普查数字,全港三百多万名打工仔中(不包括外佣),人工达「三万至少于六万元」的人数只占11.9%,[2]即单以收入计,香港每八个人,只有一个是市民心目中的「中产」。

「中产」未必罕有

但我们要注意的是,经济资本并非市民界定「中产」的唯一元素。如果以其他市民认为相当重要的元素为参考指标,符合「中产」资格的人口未必那么少。例如调查中有六成人认为,中产应该具备「高学历」,而所谓的「高学历」,66.6%认为最少要有大学学士学位。参考统计处资料,香港至少拥有大学学位的人数,在2011年达112万,占15岁及以上人口的18%[3],数字不算很高,但高于以收入论「中产」的比率。

若然只看职业背景,「中产」的比率可能更高。据意见调查,有超过六成人视「从事管理或专业工作」成为「中产」的重要条件。再参考统计处数字,今年第二季的「经理及行政级人员」和「专业/辅助专业人员」人数,占总就业人口36.8%。[4]单看这个数字,香港的「中产」人口比例高得惊人。

「中产」人口加或减?

当然,正如上面提到,要了解市民对「中产」的观感,不能侧重某一两项指标。这里我们尝试将时间轴拉长,综合收入、教育水平及职业等因素在2001至2010年间的变化,希望能够拼出更完整的图像。结果发现这段期间的「中产」人口比例,可能有所上升。

首先,在这十年间,人工三万至少于六万的工作人口比例,由8.4%增至11.9%。[5]教育水平方面,至少有大学学位的人口,由2001年的71万人(占15岁及以上整体人数的12.7%)增加57.7%至2011年的112万(18%)。[6]经理及行政级人员、专业/辅助专业人员占所有职业的比例,则由32.2%微升至38.2%,[7]综合以上三方面,这十年的「中产」人口不但未有减少,而且有壮大迹象。

这种现象,与美国和欧洲地区的中等收入人口萎缩的趋势似乎背道而驰。智经曾分析,科技进步会令部份低技术工种消失,间接减低对管理人员的需求,以及大学教育的普及化带来的学历贬值等问题,正令不少发达国家的中等收入人口比例下降。相反,许多发展中的亚洲国家,中等收入将会继续壮大。[8]香港一方面属已发展经济,一方面位处中等收入人口高速增长的亚太地区,从目前数据看,本港未至于步入M型社会,但能否幸免欧美地区正在面对的问题,仍然有待观察。

「中产梦」的障碍

不管香港的「中产」比例是增是减,「中产梦」仍是为人向往的。调查显示,自认并非中产的人当中,有一半人表示想成为「中产」,特别是18至29岁的年轻人(67.6%)。

不同人的「中产梦」,有不同的元素,个别元素在不同梦中,也有不同的比例。不过,「置业梦」可能是不少「中产梦」的重要一环。因为调查显示,认为「拥有自置物业」对称为「中产」非常重要的比率,是众多条件中最高的一项。

在香港,要达到「置业梦 」,先要跨过一些障碍。近年高楼价是不少港人挥不去的痛,年初,美国咨询机构Demographia的住屋负担(Housing Affordability)研究报告连续第三年将本港列为337个大城市中,最难置业的城市,楼价为家庭年收入的13.5倍。[9]智经去年做过一项调查,也发现年轻人置业面临的最大障碍在于「楼价太高,脱离实际负担能力」(58.8%)及「没有个人储蓄/首期费用」(41.2%)。[10]而根据今次调查,扣除供楼或租金等住屋开支,42%受访者每月只余下不足5,000元。

早前有报道指,住屋成本高,子女升学问题以及不断加剧的社会矛盾,成为了部分港人移民的主要原因。今年上半年3,900人选择移民,较去年同期升8.3%。[11]长策会早前的焦点小组研究指,年轻中产更愿储钱移民也不愿留港置业。[12]

假如「置业梦」是「中产梦」的重要一环,那么,有条件挤身「中产」的人情愿移居海外也不置业,他们还算有「中产梦」吗?

奔跑吧 青春

但正如之前所述,被视为「中产」的重要元素不止一项。现实中,尚有不少经济资本以外的因素,被认为是成为「中产」的重要条件。智经的调查发现,超过七成受访者认为,要称得上「中产」,「有文化修养」和「关心社会时事」是「重要」或「非常重要」,比例甚至高于以教育程度及职业区分。年纪愈大的,认为这两项条件重要的比率愈高,即使是18至29岁的年轻人,觉得「有文化修养」和「关心社会时事」「重要」或「非常重要」的比例,仍达67.2%、63.5%。

一人有一个梦想,在经济资本以外,「中产梦」有很多可能,亦非固定不变的概念。会考9A状元放弃会计师楼工作,转行做巴士司机[13];从英国回流的毕业生甘做养蜂人[14];年轻舞者在工厂大厦跳跃摇摆[15],这些故事,说不定是十年后的「中产梦」。

 

 

1 「市民对「中产」的观感意见调查」,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9月4日。
2 「2011年人口普查 主题性报告:香港的住户收入分布」,政府统计处,2012年6月。
3 「曾受专上教育或从事专业/辅助专业职级人力资源的概况」,《香港统计月刊 专题文章》,2013年7月。
4 「表E003:按行业及职业划分的就业人数」,政府统计处,2013年8月26日。
5  同2。
6  同3。
7 「各年综合住户统计调查按季统计报告」,政府统计处。
8 「消失的中产」,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2月19日。
9  Demographia, 9th Annual 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Survey (2012: 3rd Quarter), January 21, 2013. http://www.demographia.com/dhi.pdf
10「年青人房屋需求意见调查」,智经研究中心,2012年7月12日。
11「「失家的感觉」 港人移民升8%」,《香港经济日报》,2013年8月12日。
12「年轻中产宁移民 拒做房奴」,《香港经济日报》,2013年9月3日。
13「状元弃厚职 追梦揸巴士」,《苹果日报》,2013年05月20日。
14「工厦变蜂人院 创业养甲虫」,《都市日报》,2010年8月31日。
15「为了街舞,我们都「去到尽」」,辅仁网,2013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