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7-09-18 | 《星岛日报》

自动缴费 高速上路



月前青屿干线大塞车,凸显现时本地的道路收费设施仍然相当倚赖人手操作。纵然香港早已引入自动收费系统「快易通」,但不论是收费的隧道或道路,都只有部分通道使用[1],而且不兼容电单车。 [2]这也某程度解释了,为何现时在本港使用隧道及青屿干线的车辆中,仅有49%使用快易通缴费。[3]

这种情况或许会令一些在外地有驾驶经验的人好奇,因为在美国纽约和澳洲悉尼等城市,部分隧道和大桥已经完全采用自动收费系统。[4]其实香港以人手收费为主的模式,预计未来亦会逐渐减少。首先,预料在2021年落成的将军澳──蓝田隧道,由于设计并不包括收费广场,政府正研究在该隧道设立自动收费系统。[5]此外,政府有意在中环一带推行的电子道路收费先导计划[6],当然也不会依赖人手。 [7]从这两个例子可见,香港的道路收费系统,正朝着全自动化的方向发展。

技术有多种 各有所长

全自动化看来是大势所趋,但以什么形式、技术推行,还说不准。因为自动缴费的技术,并非仅仅限于现时「快易通」所采用的「无线射频识别技术」(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还至少包括与之相似的「短距离微波通讯」(Dedicated Short Range Communication),还有「自动车牌识别」(Automatic Number Plate Recognition)及「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简略地说,就是在无线电识别[8]、插卡[9]、影像识别[10],以及全球定位系统[11]等技术间作出取舍或配合。

要作出抉择,并不容易,因为不同的技术各有千秋。哪一种适合香港,视乎社会衡量不同技术时侧重什么标准,包括可靠度、设备、成本、私隐问题及灵活程度等。以可靠度为例,根据欧洲议会在2014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欧洲议会研究),「短距离微波通讯」的准确度,超过99.999%。[12]

与之相比,最高端的「自动车牌识别」技术的准确度,则约为99%,而个别地方将技术的准确率下限设在98%、97%,甚至只有90%。[13]以现时香港每日经隧道及青屿干线接近83万架次车辆计算[14],即使是99%的准确率,也代表有约8,300架次可能会出现问题。此外,大雨、大雾天气还有污渍斑斑的牌照,都会让「自动车牌识别」准确度下降;相反,「短距离微波通讯」在恶劣天气下仍然「稳阵」。[15]

至于设备和成本的考量,「无线射频识别技术」、「短距离微波通讯」和「全球导航卫星系统」都要求车辆安装装置,其中以「无线射频识别技术」的装置最便宜,「全球导航卫星系统」最贵[16],虽然「自动车牌识别」无需安装车内装置,成本比其余三者更低,不过由于可能要安排大量人手检查影像,其相关成本也要计算在内。[17]

没有人手仍有成本 谁来埋单?

虽说自动缴费技术可以减少人手,但毕竟需要成本,相关成本由谁负责,也可以有不同安排。 「快易通」用家现时每月要付35元行政费[18],有意见认为可以透过豁免费用,吸引更多人使用,亦有人建议由政府作出部分补贴。[19]在新加坡,政府于1998年推行电子道路收费计划时,也曾替当地车辆免费安装所需装置[20],而在2020年陆续转用「全球导航卫星系统」技术时,政府亦将免费替车辆更新装置。[21]

由政府补贴,固然有助技术普及,但以公帑资助有钱买车的人享有自动缴费系统的便利,也可能会引起部分人质疑。事实上,除了在推行初期,新加坡的车主都需要自费在车辆安装电子道路收费所需的装置。[22]

如何保障私隐?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私隐。香港在上世纪80年代讨论是否落实电子道路收费时,私隐问题引起不少人关注。[23]虽然在最近的讨论中,大部分人认为先导计划不会引起私隐问题,或相信已有办法保障司机个人私隐[24] ,但不同自动缴费技术对个人私隐所构成的潜在风险,以及如何减少这些风险,仍值得社会讨论。

例如在「短距离微波通讯」技术下,车辆只会在通过收费设施时才「暴露行踪」[25],但「全球导航卫星系统」,则有可能做到不断追踪[26],而「自动车牌识别」就有将司机及乘客样貌摄下,令他们有被辨认的风险。[27]

当然,上述的风险可透过合适的规范减低,例如对「自动车牌识别」拍摄的大小范围作限制[28]、只储存及处理有关车辆位置的必需资料等。[29]在采用「全球导航卫星系统」技术向货车收费的德国,就设有删除数据期限,并限定用户的数据只能用作处理收费。[30]

哪有地?

各种技术所需占用的土地,也是决定选用什么技术时需要衡量的因素。相对其他技术,「全球导航卫星系统」的优势在于不用在路面设置收费门架或柱杆[31],不过要打击那些没有在车上安装收发装置的车辆,则可能仍要预留位置,在相关道路安装摄录镜头执法。[32]「全球导航卫星系统」也可让收费机制更灵活,当局可轻易借其调整收费地区范围[33],甚至按车辆在收费区内的行驶距离和逼留时间收费。[34]

不过香港政府认为,「全球导航卫星系统」在电子道路收费的应用尚未成熟,又指本地的高楼大厦、桥梁和树木,以及信号反射,或使「全球导航卫星系统」难以准确计算收费。[35]然而参考其他地方的经验,这些困难并非无从克服,其中德国就在个别地段加设信号装置,令车辆即使处身在隧道中,仍能获得卫星讯号。[36]而正如前文提及,同样大厦林立的新加坡,已落实在2020年开始应用该项技术。[37]

科技日新月异,但要在香港大规模应用自动缴费技术,也不是一朝一夕,届时可供选择的技术,相信只会更多。例如近年正在发展的一种技术,就是让收费地点的装置能够在600米内,侦测到车主的智能电话,并从相连户口扣除费用,印度早在2013年便在一条公路上试行该种技术。[38]未知哪一种缴费技术,会成为未来香港车主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呢?

1 「电子道路收费系统:服务简介」。取自快易通网站:https://www.autotoll.com.hk/autotollclub/customerservices.php?pageid=261,查询日期2017年8月31日;「资料及数据」。取自西隧网站:http://www.westernharbourtunnel.com/b5/about23.html,查询日期2017年8月31日;「隧道小资料」。取自大老山隧道有限公司网站:http://www.tctc.com.hk/chi/tunnel/facts.html,查询日期2017年8月31日。
2 「电子道路收费系统:服务收费」。取自快易通网站:https://www.autotoll.com.hk/autotollclub/customerservices.php?pageid=183&lang=c,查询日期2017年8月31日。
3 「表3.5:快易通使用报告 (二零一七年六月)」。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www.td.gov.hk/filemanager/en/content_4857/table35.pdf,查询日期2017年8月31日。
4 "What is Cashless Tolling," 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 http://web.mta.info/bandt/cashless, accessed August 31, 2017; "Sydney Harbour Bridge and Harbour Tunnel," Roads and Maritime Services, http://www.rms.nsw.gov.au/roads/using-roads/motorways-tolling/paying-tolls/sydney-harbour-bridge-tunnel.html, last modified October 14, 2015.
5 「将军澳-蓝田隧道」。取自土木工程拓展署网站:http://www.cedd.gov.hk/tc/projects/major/nt/nte7823th.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18日;「实施透过电子付款设施缴费安排的3项规例小组委员会报告」,内务委员会,立法会CB(4)916/16-17号文件,2017年4月26日,第4页。
6 「中环及其邻近地区电子道路收费先导计划公众参与文件」。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www.td.gov.hk/mini_site/erphk/download/document/ERP_PE_Doc_whole_doc_t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12日,第8、10页。
7 同6,第10、42、43页。
8 「电子道路收费系统」。取自快易通网站:https://www.autotoll.com.hk/itsetcservice.php,查询日期2017年8月31日;Francesco Dionori et al., "Technology Options For The European Electronic Toll Service," European Parliament Policy Department Structural and Cohesion Policies, April 2014, p. 35.
9 「中环及其邻近地区电子道路收费先导计划公众参与文件」。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www.td.gov.hk/mini_site/erphk/download/document/ERP_PE_Doc_whole_doc_t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12日,第18页;Francesco Dionori et al., "Technology Options For The European Electronic Toll Service," European Parliament Policy Department Structural and Cohesion Policies, April 2014, p. 35.
10 同6,第18页。
11 同6,第17页。
12 Francesco Dionori et al., "Technology Options For The European Electronic Toll Service," European Parliament Policy Department Structural and Cohesion Policies, April 2014, pp. 22 and 27.
13 同12,第22页。
14 同3。
15 同12,第22、31页。
16 同12,第25、35、36、39页。
17 「中环及其邻近地区电子道路收费先导计划公众参与文件」。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www.td.gov.hk/mini_site/erphk/download/document/ERP_PE_Doc_whole_doc_t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12日,第42页;Francesco Dionori et al., "Technology Options For The European Electronic Toll Service," European Parliament Policy Department Structural and Cohesion Policies, April 2014, p. 23.
18 同2。
19 「交通事务委员会2013年3月15日会议纪要」,交通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1516/12-13号文件,2013年7月18日,第15、16页。
20 同6,第42页。
21 "Tender Awarded To Develop Next-Generation Electronic Road Pricing System,"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https://www.lta.gov.sg/apps/news/page.aspx?c=2&id=0bd76988-3c70-4b1f-9b68-65bb7fb47d56,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5, 2016.
22 "In-Vehicle Unit (IU),"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https://www.lta.gov.sg/content/ltaweb/en/roads-and-motoring/managing-traffic-and-congestion/in-vehicle-unit-iu.html, last modified August 10, 2017.
23 同6,第11页。
24 「中环及其邻近地区电子道路收费先导计划 - 公众参与报告」,运输及房屋局、运输署,2017年1月,第20页。
25 同12,第31页。
26 同6,第43页。
27 同12,第23页。
28 同12,第23页。
29 同12,第41页。
30 同12,第42页。
31 同12,第20、25、35、39页。
32 同12,第39页。
33 同12,第39页。
34 同6,第23、36页。
35 同6,第17、43页。
36 同12,第39、41页。
37 同21。
38 同12,第51、5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