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7-11-06 | 《星岛日报》

取阅病历有何难?



行政长官在《施政报告》中,提及会研究为「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下称「互通系统」)开发病人平台,以便市民管理个人健康。[1]如计划成事,等同升级现时仅供医护人员参考使用的互通系统,开放予市民使用。其开放程度有多大,过程中如何避免市民私隐外泄,预期将成为不少人关心的议题。

现行的互通系统,有助病人保存完整的健康纪录,为护理服务提供适时及准确的资料,可减少重复的检查和治疗。[2]不过,因资料保安顾虑,过去一直未曾对市民开放。[3]在互通系统以外,病人想向医生取回病历,说易不易。早前屯门一间诊所结业,有市民向医生以书面索取其病历卡副本,职员却以「病历是医生的财产」为由,表示需要收费,引起涉及《个人资料(私隐)条例》(下称「私隐条例」)的争议。[4]

病历纪录不等于病历卡 医生可拒绝不合规的查阅要求

诊所的病历卡涉及个人私隐,毋庸置疑;但市民索取相关资料权限如何界定,却言人人殊。[5]根据香港医务委员会《香港注册医生专业守则》(下称「守则」),诊所病历卡属于医疗纪录的一种,是医生就病人的病歷、体格检验结果、化验、治療和臨床进展等资料而备存的正式文件,可包括手写、印制、电子,以至录音和录像等形式,医生有责任确保未获授权人士不得查阅载于记錄内的资料。守则也列明医生结业后的病历处理办法,如可选择把医療记錄或其副本直接交还予病人,或转交其认为有能力照顾病人的另一名医生;同时,病人也有权根据私隐条例查阅和改正医療记錄内的资料。[6]

然而,这并不代表市民拥有取回自己的病历正本的绝对权力。根据私隐条例第19条,资料使用者的责任只限于提供申请者个人资料复本,若正本内容涉及申请者之外的内容,资料使用者可加以删除再提供誊本。[7]换言之,病历正本属医生所有,病人可索取的仅是病历上有关个人资料内容。但即使如此,守则和私隐条例列明,医生可有条件拒绝病人行使上述权力[8],例如查阅要求不是由中文或英文的书面形式提出,以及表格不是采用私隐专员指明的查阅资料要求等。[9]

 

 

市民如要根据私隐条例充份行使权力,须于私隐专员公署网站下载「查阅资料要求表格」[10],按要求填写,并以双挂号形式寄送证明已提交表格[11],资料使用者须在收到查阅要求后的40天内回覆申请者,否则可被罚款一万元。[12]

病历电子化 查阅程序需要简化?

上述程序是否过于繁琐,见仁见智。但试想诊所结业后,市民希望索取病历副本,又无法联络医生,有关流程亦无用武之地。要让市民的病历纪录得到妥善保存之余又方便查阅,更为有效的办法,自然是将分散在各个诊所的病历纪录电子化,并上传至中央系统集中管理。

去年首阶段互通系统正式投入运作[13],截至同年11月底,已有超过33万名病人登记参加互通系统;在医护提供者方面,除了卫生署和医管局,还有11间私家医院和约1,100个诊所及其他医疗机构参加,由医护人员开立的帐户超过3.6万个,当中包括超过2,000名私家医生。[14]

从参加数字来看,成绩似乎不俗。但是,现时市民若要透过互通系统查阅所载个人病历资料,按其说明,做法与平台搭建前并无太大分别。[15]网站列明病人如要索取个人资料副本,须下载并以中文或英文填妥「查阅资料要求表格」,然后以亲身、邮寄或传真方式递交表格,有关专员根据私隐条例须在40天内回覆,并可征收「适度」费用。[16]互通系统订定的基本处理费是87元,再视乎格式材料加收费用,如每支8GB USB记忆棒是37元,每张A4纸是0.1元等。[17]

医疗用途为先 如何兼顾病人需要?

互通系统的设立原意,是方便公私营医护提供者双向互通病历资讯,所以市民暂时无法网上直接查阅病历资料。[18]此外,目前互通系统网站上强调的好处,如完整保存健康纪录供医护人员在线查阅、减少重复的检查和治疗、有助收集更全面的数据以制定公共卫生政策等[19],重点都并非让病人更方便地取得个人病历资料。

但是,平台既已搭建,进一步开放让病人网上查阅,技术上应问题不大。不过网站上亦提及,该系统自始就不单是一个资讯科技项目,除技术之外,更要考虑到法律、私隐和保安问题。[20]两年前英国卫生部长Jeremy Hunt宣布在2018年前开放病人以手机查阅其载列于国民保健署(NHS)的普通科病历资料(GP record)后,便有医生指出,当初写下的医疗纪录,部分并不预期会被病人看到,例如患者因吸烟而有罹癌风险。[21]

平衡私隐权利与医护专业 避免好心做坏事

《施政报告》提及的「病人平台」,过去政府曾顾虑病人在欠缺专业医疗意见下阅读个人病历,或会有所误解。[22]此外,坊间有建议设立家属查阅机制[23],但英国医学协会(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警告,一些遭受伴侣虐待的病人,可能会被施虐者强迫透露有否在就诊时告诉医生实情。[24]

个人病历纪录是否需要开放给家属,自然有商榷余地。但担心病人误解病历内容的风险,并非无从控制。现时香港的电子健康纪录可互通资料,本来就非一览无遗[25];一些容易造成误解的部分,也可以透过电子平台加入注释,不但能促进沟通,亦能让病人增进必要的医护知识。在英国,推广病人阅览病历的权利,也是循序渐进,非一蹴而就,目前也只限于读取摘要,但其目标是在2018年所有公民都能在网上一键获得完整的病历纪录。[26]

 

 

让市民更方便地在网上查阅病历,并非只关乎私隐和知情权。英国国民保健署就认为这有助病人更有效地保健,特别是那些需要定期监察和频繁处方的长期病患者[27],可随时根据病史和用药纪录检讨医疗计划。此外,待病人和医护提供者可以平等地使用有关系统,许多有助医疗的互动功能亦有潜力开发,例如随着现时可穿戴设备普及,若互通系统可供病人上传每天的步行数据、睡眠纪录,对医生更了解病人的身体状况,相信会有一定帮助。

到底香港的互通系统需要一个怎样的病人平台,市民又希望在其中看到哪些关乎私隐的资料,趁《施政报告》抛出大计,社会正好来一次全面讨论。

1 《行政长官2017年施政报告施政纲领》,政府新闻处,2017年10月,第150页。
2 「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的好处」。取自医健通网站:http://www.ehealth.gov.hk/tc/about_ehrss/electronic_health_record/benefits_of_ehrss.html,查询日期2017年10月20日。
3 「电子健康纪录计划的发展」,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386/16-17(09)号文件,2016年12月19日,第5页。
4 「西医退休拒发还病历 病人嬲爆」。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breaking/20170619/5684529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9日。
5 「市民意见分歧 病人撑仁医 街坊认为有权免费取回病历」。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breaking/20170619/56845358,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9日。
6 「香港注册医生专业守则」,香港医务委员会,2016年1月,第10页和第11页。
7 香港法例第486章《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第19条,版本日期:2013年4月25日;「如何行使个人资料(私隐)条例赋予你的查阅个人资料权利(常问问题及答案)」。取自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网站:https://www.pcpd.org.hk/tc_chi/resources_centre/publications/leaflet/flipbook/DAR_faq_TChi/files/assets/basic-html/page-2.html#,查询日期2017年10月24日,第3页。
8 「香港注册医生专业守则」,香港医务委员会,2016年1月,第11页;香港法例第486章《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第20条,版本日期:2013年4月25日。
9 香港法例第486章《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第20条,版本日期:2013年4月25日。
10 「个人资料(私隐)条例查阅数据要求表格」。取自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网站:https://www.pcpd.org.hk/tc_chi/publications/files/Dformc.pdf,查询日期2017年10月24日。
11 「话你知:诊所若快结业,市民怎样索回自己的病历?」。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breaking/20170619/56845389,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9日。
12 同10。
13 同3,第2页。
14 「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第二阶段的发展」,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386/16-17(08)号文件,2016年12月19日,第5页;「已注册的医护机构名单」。取自医健通网站:http://apps11.ehealth.gov.hk/tc/hcp_search/index.html,查询日期2017年10月20日。
15 「索取我的个人资料的副本」。取自医健通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网站:http://www.ehealth.gov.hk/tc/healthcare_recipient/access_to_information/index.html,查询日期2017年10月24日。
16 香港法例第486章《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第28条,版本日期:2013年4月25日。
17 「致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查阅数据要求者的重要通告」。取自医健通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网站:http://www.ehealth.gov.hk/filemanager/content/pdf/en/hcr/form/dar.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
18 「电子健康纪录计划的发展」,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386/16-17(09)号文件,2016年12月19日,第1页;「何谓电子健康纪录?」。取自医健通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网站:http://www.ehealth.gov.hk/tc/about_ehrss/electronic_health_record/what_is_ehr.html,查询日期2017年10月24日。
19 同2。
20 「何谓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取自医健通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网站:http://www.ehealth.gov.hk/tc/about_ehrss/electronic_health_record/what_is_ehrss.html,查询日期2017年10月24日。
21 "Doctors voice concerns over plan for greater patient access to medical records,"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15/sep/02/doctors-doubts-plan-patient-access-medical-record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 2015.
22 「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第二阶段的发展」,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386/16-17(08)号文件,2016年12月19日,第8页。
23 黎明芝,〈医患平台在家安老 共享护理信息〉,《香港经济日报》,2017年4月12日,A10页。
24 同21。
25 「电子健康纪录可互通数据(第一阶段)」。取自医健通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网站:http://www.ehealth.gov.hk/tc/about_ehrss/electronic_health_record/scope_of_ehr_sharable_data/index.html,查询日期2017年8月10日。
26 "Your health and care records," NHS, http://www.nhs.uk/NHSEngland/thenhs/records/healthrecords/Pages/what_to_do.aspx, last modified April 7, 2015.
27 同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