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7-11-13 | 《星岛日报》

建设智慧城市 必需高新科技?



说起智慧城市,会联想到什么?也许是将城市与科技结合,自动驾驶汽车在马路上奔驰;也可能是政府、企业整合各类数据,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减轻道路挤塞问题。政府在新一份《施政报告》所提及的智慧城市基础建设项目,则包括数码个人身分、多功能智能灯柱和大数据分析平台。[1]不过,究竟怎样的城市才叫「有智慧」?传统民间智慧又有它的角色吗?

智慧城市的核心概念 将数据集中、上网、同步

最先提出「智慧城市」一词的美国IBM公司[2],近年致力在世界各地建立各类数据控制中心,如马德里和纽约的犯罪控制中心,斯德哥尔摩的塞车收费系统,和里约热内卢的洪水预报系统。现时一般对智慧城市的理解,也是来自IBM的定义,即充分利用新科技及其带来的启发,让城市系统、运作和服务得以改造和提升。[3]

要数着力发展智慧城市的政府,南韩松岛市(Songdo)是其中一个例子。该市早在2005年已于部分地区全天候收集数据,当路上有人发生意外,工作人员可在中央控制系统即时将画面放大36倍,并撷取意外画面及影片传送给医疗系统。系统亦能通过监测入市必经的五道大桥,掌握所有车辆情况,以便在发现可疑车辆时马上通知警方。[4]

政府善用科技,固然有助推动智慧城市发展。但也有人提出,智慧城市并不一定要由高科技公司或政府主导,而是可由任何现代技术驱动,例如由一般市民开发的应用程式。[5]在这概念下,智慧城市与互联网相类,是一个讯息采集的传递系统[6],其核心精神是将零散的数据集中、上网、同步,并透过平台予以展示应用,科技只是推波助澜。简单如伦敦地铁的火车指示板,同样会被部分学者视为符合智慧城市概念。[7]

日常所听所闻 可结集成解难方案

这里谈的「数据」,不仅仅是一串数字。澳洲生产力委员会今年3月发表《数据可用性和使用》报告,指数据可包括字符、文本、单词、数字、图片、声音或影片[8],民间用自己的方式将数据集中、上网、同步,也能另辟蹊径,缔造「由下而上」的智慧城市。

在埃及开罗,由于缺乏官方资讯,于是有市民研发出一款名为Bey2ollak的应用程式,意思是「我在告诉你」。其用意是在严重挤塞的交通环境中让司机了解路况,实际运作是让每名使用应用程式的司机自行上传他所处的路况,并选择如「美妙的」、「缓步走」或「绝望」的词汇形容路况。[9]在众人协作下,每一双眼睛就是散布在城市每一个角落的传感器,肉眼所见即是数据,将数据整合并在平台发布,让驾驶变得更有效率,与智慧城市的精神不谋而合。

交通问题,香港市民也深感其苦。以等巴士为例,虽然九巴自2014年起提供到站时间预报,但预计到站时间亦有迟有早,甚至有班次突然消失。[10]参考开罗模式,只要研发出一款应用程式供巴士乘客同步所在位置,人跟巴士走,其他人就可以透过应用程式知晓附近是否有巴士即将「埋站」。

早前因「抄袭」风波而与港铁起纠纷的Pokeguide[11],亦是透过将日常生活体验整合为市民带来方便的好例子。Pokeguide协助港铁乘客快捷地从月台走到指定出口的服务,其资料数据的来源──车卡车门位置──既非专利、亦非新颖科技,只不过是结合多年来市民已经习以为常的「民间智慧」,将身边总有一两个家人朋友传授的「出站心法」实践出来。[12]

在交通之外,适当地整合资讯,有时也可方便救灾。以印尼首都雅加达为例,当地每年都会受季候风带来水浸侵扰,于是自2014年12月起,由当地多间机构协力推动的PetaJakarta.org项目,开始透过社交媒体邀请市民确认各处水灾情况,从而制作出覆盖市内1,000个地点的即时水灾地图。市民可借此安排收工时间、查询开放的撤离避难所,以及了解亲友所在之处,紧急救援队也能借此缩短救灾时间。[13]

动员全民贡献知识 集腋成裘让城市更有智慧

更极端的例子,则不得不提日本东松岛市。2011年,当地受311东日本大震灾冲击,整个城市65%被毁,曾经长达五天没有电力供应,医院因此只能依赖药物治疗,导致大批市民失救。其后东松岛市重建时,当地市民希望智慧城市方案能增加城市抗灾弹性,例如在灾害降临时持续供应能源。当地的解决方案,是为此设立一个「生态城」(Eco-Town),城内自行利用太阳能发电,有属于自己的微电网,社区居民自建能源管理系统,自行管理监察社区用电、供电、能源的生产和使用变化,以至能源储备状况等,确保遇上突发状况时,能避免重蹈长时间断电的覆辙。[14]

上述例子都在在说明,智慧城市的「智慧」不单指应用技术,也要设法让市民智慧发挥出来[15],集腋成裘,也可让城市更有智慧。难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学学者Saskia Sassen提出,智慧城市要想办法动员在城市生活的所有人,包括老妪、无家者和孩童,贡献他们掌握的城市知识。[16]放眼香港,有待发掘的民间「智慧」,或许只是冰山一角。要成为智慧城市,仍有漫漫长路。

1 《行政长官2017年施政报告施政纲领》,政府新闻处,2017年10月,第30页。
2 「智慧城市研究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中央政策组,2015年9月,第1页。
3 同2。
4 "Smart Cities 2.0 - EP1: Songdo, South Korea," Toggle, https://video.toggle.sg/en/video/series/smart-cities-2-0/ep1/480520, accessed September 28, 2017.
5 "The Evolution of the Smart City: Top-down to Bottom-up," Memoori, https://www.memoori.com/evolution-smart-city-top-bottom/,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5, 2015.
6 同5。
7 "The truth about smart cities: 'In the end, they will destroy democracy',"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cities/2014/dec/17/truth-smart-city-destroy-democracy-urban-thinkers-buzzphrase,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7, 2014.
8 "Data Availability and Use," Australian Government Productivity Commission, March 2017, p.53.
9 同5。
10 「又话搞智慧城市?点解香港人等巴士惨过越南」。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7765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17日。
11 「MTR App新功能 Pokeguide指抄袭 港铁:2013年已留意纽约案例」。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1902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14日。
12 「POKEGUIDE正式响应 - 地铁App推出嘅两个新功能」。取自Pokeguide Facebook专页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PokeguideHK/photos/a.1589683267962788.1073741828.1582709865326795/1912503319014113/?type=3&theater,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13日。
13 Tomas Holderness & Etienne Turpin, "White Paper ‑ PetaJakarta.org: Assessing the Role of Social Media for Civic Co‑Management During Monsoon Flooding in Jakarta, Indonesia," Peta Jakarta, https://petajakarta.org/banjir/en/research/index.html, accessed October 27, 2017; "How tweeting about floods became a civic duty in Jakarta,"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public-leaders-network/2016/jan/25/floods-jakarta-indonesia-twitter-petajakarta-org, last modified January 25, 2016.
14 "Smart Cities 2.0 - EP2: Higashimatsushima, Japan," Toggle, https://video.toggle.sg/en/series/smart-cities-2-0/ep2/481630, accessed September 28, 2017.
15 里斯本,〈智慧中国 梦醒时分〉,《香港01》,2017年9月25日,B07页。
16 "Smart Cities 2.0 - EP3: Bandung, Indonesia," Toggle, https://video.toggle.sg/en/series/smart-cities-2-0/ep3/482016, accessed September 28,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