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7-11-20 | 《星岛日报》

发展精英体育 香港可以点做?



香港运动员近年成绩彪炳,早前在第五届亚洲室内暨武术运动会便夺得平港队历届纪录的35面奖牌,较上届的17面超出逾倍。[1]除了屡获佳绩的「牛下车神」李慧诗、桌球好手傅家俊外,吴家锋、欧铠淳及杨文蔚等人也有优异表现。

发展精英体育有何用?

本地运动员在大型国际赛事取得成功,留意他们动态的香港市民,往往亦与有荣焉。这种心态并非港人独有,部分政府也会借此团结当地市民,让市民产生「良好感觉」(feelgood factor)及有凝聚力的身份认同。[2]在一些负责推广城市形象的人眼中,杰出运动员和举办国际赛事更是提升城市国际形象的好帮手。澳洲旅游委员会亦曾指出,世界各地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对澳洲留下深刻印象,令「澳洲品牌」的发展加速10年。[3]

由此看来,一地政府投放资源发展精英体育,就不只是精英的事,也关乎每位市民。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首份施政报告中,提及不少体育相关的新措施。除了暂时搁置清拆湾仔运动场外[4],亦会协助香港残疾人奥委会成为独立机构并提供资助、继续推展「启德体育园」计划、提升合适体育设施作竞赛场地,以及投放额外资源,开展队际运动五年发展计划等等。[5]

投放资源与获得成果成正比

适切地投放资源,固然有助进一步推动体坛发展。比利时一个大型体育政策研究计划,透过分析15个国家的精英体育发展系统,寻找它们的成功之道。[6]数据反映,若要成功,无财不行。因为投放较多资源的国家,都有着最好的表现,得到愈多奖牌。包括法国、澳洲、日本、南韩及加拿大等体育强国,每年都有超过一亿欧元拨款发展体育。[7]

香港体坛表现,或许同样与投放资源成正比。 2016年12月数据显示,香港体育学院(体院)2015年的开支达4.63亿港元,较10年前增加189%,立法会秘书处指出,随着有更多培训资源,本地精英运动员也在大型体育竞赛中取得较佳成绩。以亚洲运动会为例,香港运动员在2014年合共赢取42面奖牌,较2006年增加45%。[8]

公帑以外的其他资金来源

纯粹以奖牌数目对照政府投放的资源,英国也许是令人振奋的例子。 2012年伦敦奥运为英国带来亮丽成绩后,英国政府向精英体育投放更多资金,以迎接2016年里约奥运及2020年东京奥运。最终在里约奥运中,英国国家队得到的奖牌高达67个,打破其百年纪录之余,亦历史性地在奥运奖牌榜登上第二位。[9]

在公帑拨款外,英国政府亦尝试为当地的体育组织另觅资金,并与这些体育组织设下目标,增加私人投资占其资金来源的百分比。去年12月,英国政府已为当地体育组织寻找社会投资机会及其他资金来源发布指引,亦为建立体育相关的社会影响基金开展研究,务求为当地体育发展开源。[10]

新守则改善体育组织的管治

懂得搵钱,也要懂得使钱。为了更有效善用资源,2016年10月,为英国政府提供体育教育及运动产业经费的两大公营机构UK Sport及Sport England,拟订了一套新的「体育管治守则」(Code for Sports Governance ),说明寻求大笔资助的机构如何证明已经达到良好管治的最高标准,包括公开决定的过程及高级管理层的薪金标准等等,并规定体育组织证明他们已经、或正实施所需步骤,以遵守以上守则,才能在2017年4月或以后获得公帑资助。[11]

「体育管治守则」的原则包括,体育组织必须透明,让不同技能、经验和知识的持份者能参与决策过程,而且需要定期进行评估,确保组织能持续改进。[12]这些体育组织的管理委员会必须定时开会,并纪录重要的决策过程,确保有官方纪录在席者的投票意向;所有利益冲突问题必须由主席处理,并记录在案;管理委员会成员中必须有至少3人与其他委员无任何关系;管理委员会必须定时进行选举,而且在理想情况下,委员任期不可超过9年。[13]

论功行赏 是务实还是功利?

不过,英国政府的做法亦非毫无争议,其按照国际赛事表现为准则的拨款方针,便为部分人诟病。特别是英国体育理事会每一届奥运会前公布各项运动的财政拨款总额时,总会令某些运动员叫苦连天。

以2020东京奥运会为例,包括羽毛球、剑撃、乒乓球、举重等七个运动项目,由于不能提供任何证明有机会获得奖牌的新证据,因此将不会得到任何政府拨款。当中以羽毛球损失最大,因为在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之前,羽毛球得到570万英镑拨款。[14]有羽毛球手形容这对运动产生灾难性影响,亦有人认为这是十分可耻的事。[15]

部分运动员的激烈反应,固然或与个人利益受损有关,但这种分配资源的方法,也确实有可能令部分体育被边缘化,以至迫使在被边缘化的体育项目中表现出色的运动员,因为需要另觅资助而离开当地,变相令该体育项目在国际赛事间表现更差,造成恶性循环。

英国做法是功利还是务实?不同角度有不同看法。不过香港政府同样抱着希望运动员能持续争取世界级体育佳绩的目的,来发展体育。政府根据「精英资助」评核计划准则,每两年检视各运动项目成年及青少年运动员于海外赛事的最佳成绩,以辨认到达国际水平的项目,于亚运及奥运四年周期中以体院为支援体系提供四年稳定的支援。[16]这样看来,英国与香港的做法相似,如何在「论功行赏」之余避免上述的恶性循环,值得大家深思。

有钱有资源 还需有教练

资源多少决定成败,虽属老生常谈,不过拥有资源,亦不代表一定能拥抱成功。一个地方是否拥有顶级教练培训运动员,同样会影响运动员的发挥、表现及改进空间,亦因此成为一个地方能否在国际赛事中取得成功的关键。[17]

以刚夺得2017年欧洲篮球锦标赛(EuroBasket 2017)冠军的斯洛文尼亚为例[18],这个只得200万人口的欧洲小国,一直产出不少能打进美国国家篮球协会(NBA)的出色篮球员。当地一位篮球青训教练认为原因之一,是当地球会有很多来自前南斯拉夫的教练培训球员,而当年南斯拉夫篮球队是世界顶尖的篮球劲旅。[19]

为了留住体育人才,斯洛文尼亚政府亦致力确保顶尖运动员及教练有稳定的经济收入。除了进一步推动运动员双重职业制,让他们受雇于公共机构及私营公司外,当地政府未来更希望特别为这些精英运动健儿建立一个招聘系统,令他们无后顾之忧,专心比赛,发挥潜能。[20]

欧盟的运动员双重职业制

斯洛文尼亚的运动员双重职业制(Dual Careers),在欧盟成员国中颇为常见,这种制度容许运动员接受教育或工作,并推动他们退役后发展新事业。[21]

双重职业制主要协助青年运动员在弹性安排下完成传统教学或职业教育。例如,荷兰的Johan Cruyff College为精英运动员提供度身订造的课程,为他们退役后转型成为教练、体育赛事组织者或从事体育营销的职业做好准备。[22]

至于就业方面,德国一些公司提供能配合全职运动比赛的培训和就业机会,当地的体育资助基金(Sports Aid Foundation)更为聘请运动员的公司提供盈利损失补偿。[23]

自2008年开始,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亦开始向运动员、其教练以及身边人传递双重职业制的重要性。香港目前亦有运动员就业及教育计划(HKACEP),学习方面为运动员提供教育咨询、奖学金计划及综合英语课程等支援[24],就业方面则提供就业辅导、就业讲座、工作配对、实习生计划、学习伙伴计划等,协助运动员订立自己的职业性向[25],亦有「精英教练工作体验计划」为运动员在职涯转换至教练,提供一个体验性的工作平台。[26]欧盟各成员的例子,或许可以为香港检视目前计划时作参考之用,让运动员更能安排退役后的生涯。

1 〈港亚室运奖牌总数平历届最多纪录 年轻选手具潜力大放异彩〉,《大公报》,2017年9月29日,B08页。
2 Jonathan Grix and Barrie Houlihan, "Sports Mega-Events as Part of a Nation's Soft Power Strategy: The Cases of Germany (2006) and the UK (2012),"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16 (2014): 573, 576, accessed November 7, 2017, doi:10.1111/1467-856X.12017.
3 同2,第576及578页。
4 《行政长官2017年施政报告》, 2017年10月11日,第43段。
5 《行政长官2017年施政报告施政纲领》, 2017年10月11日,第112至114页。
6 Veerle De Bosscher, Simon Shibli, Hans Westerbeek, Maarten van Bottenburg, "Successful elite sport policies. A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of the Sports Policy factors Leading to International Sporting Success (SPLISS 2.0) in 15 nations," Vrije Universiteit Brussel, 2015, p.4.
7 同6,第16页。
8 「体育发展」,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ISSH15/16-17,2016年12月15日,第2页。
9 "Sporting Future: First Annual Report," Cabinet Office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February 2017, p.21.
10 同9,第24至25页。
11 同9,第28页。
12 "A Code for sports governance," Sport England, UK Sport, October 2016, pp.10-11.
13 同12,第18至19页。
14 "Olympics & Paralympics 2020: Badminton among seven sports to lose funding appeals," BBC, http://www.bbc.com/sport/39027138,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0, 2017.
15 "Tokyo 2020: Four Olympic sports and one Paralympic sport lose funding," BBC, http://www.bbc.com/sport/olympics/38260939, last modified December 9, 2016.
16 「『A级』及『B级』支持精英体育项目」。取自香港体育学院网站:https://www.hksi.org.hk/tc/support-to-sports/tier-a-tier-b-sports,查询日期2017年11月10日。
17 同6,第19页。
18 Kristian Winfield, "6 reasons Slovenia's Eurobasket 2017 championship was so improbable," Sbnation, https://www.sbnation.com/2017/9/17/16323346/slovenia-eurobasket-2017-champions-improbable-cinderella-reasons-history,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7, 2017.
19 Brian T. McCormick,"Basketball Development in Slovenia," Brian McCormick Basketball, https://learntocoachbasketball.com/basketball-development-in-slovenia,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6, 2008.
20 "National programme of sport of the Republic of Slovenia 2014-2023," Republic of Slovenia, Ministry of Education, Science and Sport, April 2014, p.37.
21 "EU Guidelines on Dual Careers of Athletes: Recommended Policy Actions in Support of Dual Careers in High-Performance Sport." document presented at the meeting of the EU Expert Group "Education & Training in Sport", Poznań, Brussels, November 16, 2012, p.3.
22 同21,第18至19页。
23 同21,第23至24页。
24 「教育:服务内容」。取自香港运动员就业及教育计划网站:http://www.hkacep.com/?route=education,查询日期2017年11月7日。
25 「就业:服务内容」。取自香港运动员就业及教育计划网站:http://www.hkacep.com/?route=career,查询日期2017年11月7日。
26 「运动员教育及职业发展支持」。取自香港体育学院网站:https://www.hksi.org.hk/tc/support-to-athletes/elite-athletes-lifestyle-support,查询日期2017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