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7-12-11 | 《星岛日报》

长者照顾 「佣」入家中



香港面临人口高龄化,未来有大量长者需要被照顾。近期社会在探讨如何增加护理长者人手时,将眼光投到外地人才,包括香港人毫不陌生的外籍家庭佣工(外佣)。政府亦示意未来可由本地培训及资助两方面入手,以外佣作为居家护老的劳动力。

展望未来20年,银发一族在香港将愈来愈普遍。根据政府统计处今年10月发表的专题文章,不计外佣,在2026年预计会有182万名65岁及以上的长者,而2036年更多达237万名。同时间,长者占总人口亦由2016年的17%,升至2026年的25%,而到2036年更逾三成。[1]长者按不同的健康状况需要不同的服务,例如身体情况欠佳的要院舍服务;较健康及自理能力较高的,只需有人在家看顾及辅助日常起居生活。这类在家中照料长者的角色,是否可以由外佣担当?

钱从何来?外佣具备足够技能吗?

外佣在香港工作已经有接近半世纪的历史。[2]虽然现时外佣的工资最低仅为每月4,410元[3],远低于不少本地人的水平,但对于没有收入或经济拮据的长者而言,仍是一笔不少的支出。在这方面,安老事务委员会主席林正财近月表示,政府正探讨资助公屋独居长者聘请外佣,而他认为资助金额可为外佣薪金的四分之一至一半。[4]

在新加坡,当地政府也有为以外佣护老的家庭提供补助金[5];让这些家庭可缴交较低的外佣征费[6];也会提供培训补助金,资助包括外佣的合资格人士,上课学习如何当一个更好的照顾者。[7]

由政府协助外佣提升照顾水平的做法,智经过去也有作出类似建议,认为可考虑向外佣提供获认可的培训,让他们成为注册护理员以照顾长者。[8]政府亦表示社会福利署拟透过奖券基金,在2018至19年度推行为期一年半的「外佣护老培训试验计划」,教授300名外佣照顾体弱长者的基本知识和技巧,完成培训的外佣会获颁出席证书。[9]

非一般雇佣关系

家庭佣工与长者能否建立深远的关系也须社会关注,因为他们并非一般的雇佣关系,还讲求沟通、谅解及关爱。要建立良好关系,共通的语言是一大基础。智经过去的研究亦指出广东话对外佣在港工作的重要性,来港工作的印尼人中,可能有较多具备这方面的能力。[10]至于长者,政府统计处的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结果显示,65岁及以上长者中,有逾六成未完成初中教育。[11]他们当中可能很多都不懂运用英语;但另一方面,在该次人口统计中的45至64岁「未来长者」,未完成初中教育的则为三成[12],相信他们有较大机会能以英语与外佣交谈,减少彼此的沟通障碍。

要减少障碍,有时也需要一些共同兴趣。过往便有社福机构在外佣培训计划中,举办糕点制作班、香薰按摩、竞技活动和摄影游戏等联谊活动,供外佣和长者共同参与。[13]

要关注照顾者的精神与心理健康

拉近照顾者与被照顾者的关系之余,处理照顾者的不安情绪,避免悲剧发生,是另一重要课题。由今年1月至6月的300宗新呈报到「虐待长者个案中央资料系统」的个案中,有9%是由家庭佣工造成,是继配偶及儿子之后第三常见施虐者。[14]近年发生一些涉及照顾长期病患者的伦常惨案[15],更令社会渐渐关注照顾者能否得到足够支援。

外佣护老,既要承受作为照顾者的压力,还要面对离乡别井、人生路不熟等不安,需要其他人关注他们的精神及心理健康。葵涌医院曾以英语及印尼语制作指引[16],教导外佣如何照顾有认知障碍症的长者,当中的内容也包括如何应对作为照顾者的压力。[17]若香港要引入更多外佣协助护老,社福界和医学界在确保这些照顾者的精神及心理健康方面,或许需要更多的合作。

护老人才渴市 加拿大以居留权吸纳

除了提供培训和作出相应支援,吸引具备照顾长者技能的人才来香港,也是一个思考方向。在世界各地,这类人才为数不少,以菲律宾为例,当地由2010至2015年,至少有十万人离乡到他方担任护士[18],在2014年及2015年亦分别约有一万人到外地当居家个人护理员。[19]

然而,香港要招揽这些人才,并不容易,因为不少海外地方的长者都有同样想法,相关政府亦推出了大量措施配合。加拿大是其中一个向这类人才招手的地方,当地曾经推行Live-in Caregiver计划,招徕海外受过照料训练或具备相关工作经验的人才,为长者、幼儿或残疾人士提供居家看顾服务。[20]该计划在培训和工作经验,以及教育和语文能力方面均有一定要求,亦订下了一些审批准则。[21]

Live-in Caregiver的一大卖点,是容许抵达加拿大后四年内,取得两年全职居家工作经验或者3,900小时全职居家工作经验的参加者,可以申请自己及家人成为当地的永久性居民。[22]计划大受海外人士欢迎,有相当部分参与者来自菲律宾。

但计划同时衍生不少问题,例如有大量移民申请个案积压未获处理,在2013年有多达约5.8万人还待审批。[23]当局亦指很多居家照顾者一旦成为永久性居民,就脱离行业。当局更怀疑有部分人用计划来作家庭团聚,因为据相关部门对申请个案的分析,在个别地区有多达四成到加拿大的居家照顾者的「雇主」是其亲戚。[24]

在2014年,当地就业和社会发展部部长指计划「失控」,变成一个家庭团聚计划,故此进行改革[25],改由两个新计划代替[26],其中一个与照顾长者相关。该计划虽然仍容许照顾者在加拿大全职工作两年后申请成为永久性居民,但要通过语文要求,亦至少要拥有加拿大高等教育一年或同等海外学历[27],而且当局每年只会处理2,750宗永久性居民的申请。[28]

除了加拿大,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在去年9月曾提出建议,认为当地可以按负责家居打理或照顾长者两类职责,给予外佣不同签证,而负责照顾长者的外佣可以得到更好的待遇和工资,甚至可以考虑免除他们要住在雇主家中的要求。[29]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吸引护理人才的措施,例如不用居于雇主家中以及有移民性质,都正正与现行香港要求外佣要在雇主家中留宿[30],以及不会享有居留权的情况截然不同。[31]香港当然不必因此改弦易辙,但当以技巧较强的外佣看护长者的情况愈来愈普遍,如何吸引和留住他们,相信是继加强培训之后,下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1 《香港统计月刊专题文章:2017年至2066年香港人口推算》,政府统计处,2017年10月,第FA6页。
2 「基本政策」。取自劳工处外籍家庭佣工网站:http://www.fdh.labour.gov.hk/tc/general_policy.html,查询日期2017年11月22日。
3 同2。
4 〈政府研资助公屋独老聘外佣 有医疗需要者 资助额外佣1/4至1/2薪金〉,《明报》,2017年11月9日,A02页。
5 "Foreign Domestic Worker Grant," Ministry of Social and Family Development, https://www.msf.gov.sg/assistance/Pages/Foreign-Domestic-Worker-Grant.aspx,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3, 2017.
6 "Paying levy for a foreign domestic worker," Ministry of Manpower, http://www.mom.gov.sg/passes-and-permits/work-permit-for-foreign-domestic-worker/foreign-domestic-worker-levy/paying-levy,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9, 2017.
7 "Introduction To Caregivers Training Grant (CTG)," Singapore Silver Pages, https://www.silverpages.sg/CTG,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8 "Hong Kong's Future Population and Manpower Needs to 2030," Bauhinia Foundation Research Centre, February 2014, p. 89.
9 「对护老者及残疾人士照顾者的支持」,福利事务委员会、卫生事务委员会及长期护理政策联合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2)340/17-18(01)号文件,2017年11月,第8页。
10 同12,第89、90页。
11 「按性别、年龄、年及教育程度(最高完成程度)划分的15岁及以上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政府统计处,2017年4月10日。
12 同16。
13 「香港明爱安老服务通讯第二十三期:促进服务使用者参与」,香港明爱安老服务,2014年1月,第5页。
14 「预防及处理虐待长者服务」。取自社会福利署网站:http://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family/sub_listofserv/id_serabuseelder,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15日。
15 〈斩死自闭儿父刎颈获救 留遗书「对家庭最好的事」〉,《成报》,2014年6月29日,A02页;〈涉杀病妻案 疑凶弟:兄心力交瘁〉,《香港经济日报》,2017年6月8日,A26页。
16 "Mental Health Education Materials," Kwai Chung Hospital, http://kch.ha.org.hk/EN/subpage?pid=16,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17 "Caring for Elderly with Dementia Guide to Foreign Domestic Helper," Kwai Chung Hospital, June 2016, pp. 14, 21-27, 43-47.
18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Overseas Employment Statistics Deployed 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 2014-2015,"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http://www.poea.gov.ph/ofwstat/compendium/2015.pdf,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p. 3; "2010-2014 Overseas Employment Statistics,"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http://www.poea.gov.ph/ofwstat/compendium/2014.pdf,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p. 5.
19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Overseas Employment Statistics Deployed 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 2014-2015,"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http://www.poea.gov.ph/ofwstat/compendium/2015.pdf,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p. 3.
20 "OP 14 Processing Applicants for the Live-In Caregiver Program," 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 February 2, 2014, pp. 4-6.
21 同25,第5至7、14至16页。
22 "Become a permanent resident – Live-in caregivers,"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work/caregiver/permanent_resident.asp, last modified May 19, 2017; "OP 14 Processing Applicants for the Live-In Caregiver Program," 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 February 2, 2014, p. 4.
23 "Family Reunification: Report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n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House of Commons Canada, March 2017, p. 47.
24 "ARCHIVED – Backgrounder — Stakeholder Consultations on Immigration Levels and Mix,"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department/media/backgrounders/2011/2011-07-11.asp, last modified July 11, 2011.
25 "Canada's live-in caregiver program 'ran out of control' and will be reformed: Jason Kenney," National Post, June 24, 2014, http://nationalpost.com/news/politics/canadas-live-in-caregiver-program-ran-out-of-control-and-will-be-reformed-jason-kenney.
26 "Family Reunification: Report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n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House of Commons Canada, March 2017, p. 47; "Live-in Caregiver Program,"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work/caregiver/index.asp, last modified May 19, 2017.
27 "How do I apply as a health-care provider for the Caring for People with High Medical Needs Pathway?"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helpcentre/answer.asp?qnum=914&top=28, last modified April 18, 2017.
28 "Application for Permanent Residence - Caring for People with High Medical Needs Class (IMM 5798),"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information/applications/caring-medical.asp, last modified October 24, 2017.
29 "Policy Briefing No. 5: 'The current system is no good': The challenges of Singapore's domestic work industry,"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Asia Research Institute, September 2016, pp. 3 and 4.
30「雇用外籍家庭佣工实用指南 – 外籍家庭佣工及其雇主须知」,劳工处,2017年9月,第6页。
31 梁康然,〈终审法院一锤定音 30万外佣 不享居港权〉,《大公报》,2013年3月26日,A0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