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7-12-16 | 《经济日报》

前「舟」可鉴 引入水上的士要考虑的问题



内地已于12月1日起调整部分消费品进口关税,当中包括受「水货客」欢迎的奶粉和化妆品。[1]此措施或许会对香港零售及旅游业带来冲击,但如智经一篇关于旅游业发展的专题论文所指,本港需要吸引多元高消费客群。[2]而商务及经济发展局于10月向立法会提交的《香港旅游业发展蓝图》中提及,为加强维多利亚港(维港)及海滨长廊的旅游特色,会在今年至2019年探讨引入围绕内港主要旅游景点位置(如中环、西九、启德及尖沙咀)之水上的士服务的可行性。[3]海外不少地方已引入水上的士多年,其中或有值得参考的经验。

透过增加乘客和收入来源以应付营运开支

当局曾于2012年研究在维港引入水上的士,并指出水上的士服务在国际间并无划一定义,各地的营运模式亦不一样,主要由私人营办商以商业形式运作。[4]

水上的士,顾名思义,搭载的乘客量不会太大,但当局曾指出维港交通繁忙,引起的海浪较大,如果采用小型船只,乘客会较易晕船浪。再者,若水上的士是用作欣赏维港景色,乘客会喜欢舒适地乘坐较大的船只。[5]若营办商最终落实采用较大的船只作为水上的士,必须确保乘客量足够,以及在船票以外增加其他收入来源,否则难以填补由燃油、人手和设施需求等带来的营运开支。

以去年4月启航的观塘往返启德邮轮码头渡轮服务为例,经营仅八个月便停办。营办商解释是码头欠缺特别设施和活动,难以吸引市民和游客,渡轮平均每日不多于200人乘坐,乘客量不足以应付开支。[6]

至于水上的士可如何吸引乘客,营办商先要避免船票收费过高,否则或会影响乘客量。营办商亦可提供增值服务以吸引更多乘客,如让他们透过网页或智能手机应用程式预订服务。[7]海外方面,位于美国三藩巿的两间公司Tideline Marine Group和PROP之水上的士均提供Wi-Fi服务[8],而美国纽约之水上的士更有导游沿途介绍景点。[9]

与零售业务结合,是吸引乘客的另一方法。举例说,纽约宜家家居的顾客在平日购物满10美元,便可免费乘坐名为IKEA Express之水上的士,往返宜家家居和曼哈顿华尔街的码头。[10]

在船票以外的收入来源方面,营办商可参考有关美国波特兰,以及萨拉索塔和马纳蒂水上的士之研究,前者建议售卖船只的命名权[11],后者则建议提升广告收入及将水上的士出租予私人活动使用。[12]

服务应归入客船、游乐船只,还是增设水上的士类别?

若打算将水上的士出租予私人活动使用,便要探讨究竟水上的士是属于哪种类别的船只,从而作出规管。根据《商船(本地船只)(证明书及牌照事宜)规例》,本地船只可归入第I至IV类别。一般而言,第I类别是客船、第II类别是货船、第III类别是渔船、第IV类别是游乐船只。[13]当局在2012年指水上的士较适合以包船(charter-hired service)形式推行[14],而包船较多属于客船及游乐船只。[15]

中央政策组于2011年发表的研究指出,渔民为补生计可考虑将渔船改为水上的士,并认为应该用客船牌照处理有关改动。[16]另外,本港有一种与水上的士相近之服务,就是街渡。[17]街渡属于客船,并可用作商业用途。[18]相反游乐船只不可作商业用途,故此不可提供水上的士服务。[19]

海事处指本港并无与水上的士有关之法例法规、解释定义和牌照[20];若果要规限水上的士之运作,便有可能要特别立法。[21]从上文所见,水上的士较接近客船类别,在规管方面或可参考与客船有关的做法。海外不少地方亦设有针对水上的士之法例,如马耳他有法例规管营办商、营运模式及司机[22];美国缅因州则制订提供水上的士服务之条件和限制,例如每一艘水上的士在提供服务前要得到有关当局的批准。[23]

在提出新的规管前,当局必须考虑到现时亦有类似水上的士并同样在维港服务的客船类别船只,如维港游服务。如果水上的士服务和其他类似服务的规管准则不一,前者的规管较松会对后者造成不公平,反之前者的规管较紧便会失去竞争力。

会否增加更多和更弹性的上落客点?

如要增加水上的士之竞争力,便需要在建议的四个位置外增加更多在旅游景点附近的上落客点。举例说,规划署曾研究引入水上的士往返中环和筲箕湾海防博物馆,途中停站于沿岸景点[24];亦有南区区议会交通及运输事务委员会委员建议增设数码港至赤柱(途经香港仔、鸭脷洲、海洋公园、深水湾及浅水湾)的水上交通服务[25]

除此之外,当局或可考虑让乘客于定点以外上落船。有海滨事务委员会委员指当局不应该规定水上的士只能提供点对点服务,而是让承办商或船长自行决定。[26]事实上,维港两岸有逾130个政府或公众船只泊位可供选择。[27]

只是如果一下子开放多个泊位予水上的士使用,可能会为海上交通带来混乱。更甚者,或会导致上落客点附近地方出现交通挤塞问题。曾有区议员指不少旅游巴停泊在九龙城渡轮码头,让游客登船参加「维港夜游」活动,导致该处交通挤塞情况严重。[28]如果将来会有多个水上的士上落客点,问题会否延伸到不同地方?为纾缓类似情况,美国萨拉索塔和马纳蒂的研究建议,要针对码头作仔细的重建规划和设计,务求与陆上之交通系统有更紧密的连接,从而疏导人流。[29]

为营办商提供更多诱因?

若提供基建设施及资助,是否能够鼓励营办商投资于水上的士服务?海滨事务委员会主席指出,如果当局希望尽早落实有关概念,或要考虑在财务上作出支援。他估计最终当局有需要购买船只,再外判予公司营办。[30]

根据美国萨拉索塔和马纳蒂的研究,当地引入水上的士之资本成本约50万美元(以2005年价格计算,下同),其后每年的营运开支同样为50万美元。为吸引营办商投资项目,政府可提供资助(包括联邦和州的资助)以帮补资本成本和营运开支。[31]此外,政府的角色更可包括兴建船坞和行人道、发展附近的土地,从而维持最基本的运作。

配套设施配合得宜,有助旅游业长远发展

旅游业可带动其他行业的发展,创造就业,是香港经济动力及竞争优势之一。 [32]前文引述的智经专题论文指出,在促进旅游业长远发展方面,相关的旅游配套设施,包括打造新兴旅游热点和妥善规划交通网络必须配合得宜,才能达致较完善的发展。[33]除上文提出的问题外,其他如靠岸设施及规管、安全、法例、实际需要等,亦要深入探讨。智经期望当局在研究引入水上的士之可行性时,与民共议,才能水到渠成。

1〈国务院准187消费品降关税 内地进口尿片免税药房业料受挫〉,《明报》,2017年11月25日,A02页。
2「吸引多元高消费客群 增加本港旅游业收益」,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12月29日。
3「香港旅游业发展蓝图」,商务及经济发展局、旅游事务署,2017年10月。
4「维多利亚港的水上客运事宜」,水域与陆地连接专责小组,TFWL/02/2012号文件,2012年2月21日,第4页。
5 同4。
6「开办仅半年 观塘往启德渡轮停航 尾班船今傍晚开出」。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56584/,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31日。
7 Nikki Sun, “‘Water taxi’ idea floated to boost Hong Kong tourism,”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October 14, 2017,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economy/article/2115319/water-taxi-idea-floated-boost-hong-kong-tourism.
8「旧金山水上的士重新上路 乘客:贵少少好过逼车」。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realtime/article/20161014/55774361/,2016年10月14日。
9 “New York Water Taxi Tours Information,” NYC Tourist, https://www.nyctourist.com/new-york-water-taxi-tours, accessed November 22, 2017.
10 “IKEA Express,” New York Water Taxi, https://www.nywatertaxi.com/ikea?locale=en, accessed November 22, 2017.
11 “Willamette River Ferry Feasibility Study,” Portland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June 2006, pp. ES-3.
12 “Water Taxi Feasibility Study,” Renaissance Planning Group and Art Anderson Associates, April 2005, p. 4.
13「《商船(本地船只)条例》(第548章)、《2016年商船(本地船只)(一般)(修订)规例》、《2016年商船(本地船只)(安全及检验)(修订)规例》」,运输及房屋局、海事处,立法会THB(T)PML8/10/70/16号文件,2016年12月,第2页。
14「维多利亚港的水上客运事宜」,水域与陆地连接专责小组,TFWL/02/2012号文件,2012年2月21日,第5页。
15 智经于11月17日致电向海事处查询。
16 “Feasibility Study of Fishing Tourism in Hong Kong,” Central Policy Unit, January 2011.
17 街渡的服务规模一般较小,主要在假日为较偏远的沿海小村落提供旅游服务,大多没有固定航班。资料来源:「大屿山对外渡轮服务」,大屿山发展委员会交通及运输小组,08/2014号文件,2014年11月10日,第2页。
18 同17。
19 智经于11月15日发出电邮向海事处查询,其于11月17日回复。
20 同19。
21 同17。
22 Water Taxi Services Regulations (Malta), Version 2009, http://www.transport.gov.mt/admin/uploads/media-library/files/55.pdf, p.2.
23 Chapter 520: Tour, Charter and Water Taxi Services and Unscheduled Freight Services in Casco Bay (Maine, U.S.), Version 2000, http://www.maine.gov/mpuc/legislative/rules/part5-transportation.shtml.
24 〈维港研引入水上的士〉,《大公报》,2012年2月21日,A4页。
25「要求增设『数码港』至赤柱水上交通服务」,南区区议会属下交通及运输事务委员会,2016年6月30日,附件一。
26 「水上的士不应只是旅游项目,推行得宜可比陆上交通更便利」。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28285/,2017年10月25日。
27 「维多利亚港的水上客运事宜」,水域与陆地连接专责小组,TFWL/02/2012号文件,2012年2月21日,附件D。
28 「第十六次会议记录」,九龙城区议会辖下交通及运输事务委员会,2014年6月5日。
29 “Water Taxi Feasibility Study,” Renaissance Planning Group and Art Anderson Associates, April 2005, p. 1.
30 〈倡引入水上的士穿梭维港〉,《星岛日报》,2016年7月4日,A03页。
31 “Water Taxi Feasibility Study,” Renaissance Planning Group and Art Anderson Associates, April 2005, pp. 1-2 and 4.
32「香港经济的四个主要行业及其他选定行业」。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80_tc.jsp?productCode=FA100099,2017年5月。
33「吸引多元高消费客群 增加本港旅游业收益」,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