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8-01-06 | 《经济日报》

数码教养 谁教谁养?



政府计划于2018年年中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聚焦处理儿童成长中面对的问题。 [1]该委员会优先处理何种问题,尚属未知之数,但香港新一代在科技产品包围下成长,为父母和教育者带来难以回避的挑战。不论委员会内外,都值得一定的关注。

早在三年多前,卫生署的调查已显示逾半数小学生和九成以上中学生拥有智能电话。 [2]港大李嘉诚医学院儿童及青少年科学系在2016年的调查亦发现,本地儿童使用电子产品[3]的时间愈来愈多,7,585名被访的小一至小三学童当中,近四分之三每日使用电子产品多于2小时,远高于美国的20.8%及北京的47.4%。 [4]

电子产品已是不少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要求孩子们彻底远离,恐怕不切实际,但若孩子沉迷不返,或是接触不良资讯,亦非家长所愿。然而要协助子女取其中道,也考起家长。毕竟要打要骂、暗中监控、循循善诱,各有利弊。父母要取得的平衡,不会比孩子少。

强行介入子女上网 或招反抗

现时家长为确保子女善用智能手机,可谓出尽法宝。有的为子女设定密码、在他们手机安装过滤软件;有的子女订下使用时间限制;亦有家长与子女倾谈上网经验。 [5]

在外国,更有人尝试开发手机应用程式,让家长可以监察孩子花费在不同应用程式的时间、随时暂停手机的网络连接、设置睡眠时间、调整内容过滤器,以至提供协商机制,让子女通过完成家务或达到健康目标,赚取上网时间。 [6]

父母难与孩子斗法 社会可承担更多责任

不过,正如许多问题没有万应灵丹,再包罗万有的应用程式,也有失效的时候。上述程式开发者将程式安装在他14岁女儿的手机后,半小时后便被对方找到方法移除。 [7]

与身为「智能手机原住民」的孩子斗法,实在难为了爸妈。但以上例子正好说明,要让儿童学会适可宜止,单靠父母之力,未必足够。英国上议院去年提交一份名为《在互联网陪伴下成长》的政策建议文件(下简称「上议院文件」),便提出在互联网世代长大的儿童会面对哪些障碍、应享有什么权利、需掌握何种技巧,以至互联网会如何影响他们的发展、福祉及精神健康,皆需要社会各界思考。 [8]

社会介入监察 儿童未必心服

上议院文件列举了数个关于儿童使用互联网的问题,包括太容易获取不良资讯、失去私隐,以及遇上网络欺凌等[9],认为这些问题都需要社会各持分者协力解决,例如由互联网服务供应商(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 ISPs) 提供儿童友善的过滤器,并将这些过滤器预设为「开启」,而且只有成人客户可以「关闭」。 [10]

在科网企业部分,上议院文件建议相关平台和企业,都必须以儿童可读的形式和语言,解释其数据收集政策和其他条款[11];又建议企业不得借分享或转让儿童网上活动的数据来寻求商业利益,并对儿童实行最小数据收集原则。 [12]

以上建议并非全无商榷余地,例如让ISPs从源头过滤掉不良网页,儿童固然不容易感受到「绑手绑脚」──就算知道也无从顽抗。但这种强制介入的模式,毕竟难以令儿童心服。

网上新社会 是否也需要新的教养?

任何社会的维系,除了硬梆梆的规条,还需要许多约定俗成的原则。这些原则通常参照现实社会,例如上文提及的欺凌和侵犯私隐。不过,是否也有一些行为原则,只存在于网上,不容易透过现实社会找到道德标准的参照呢?

上议院文件提出,「数码教养」(digital literacy) 除了使用数码科技的技巧、理解数码世界的结构,还应包括驾驭新的社会规范[13];社会应正视,在网上新世界中,儿童除了是活跃的使用者,也是积极的内容创作者。 [14]换言之,如果管教思维仍是将孩子与互联网隔离,或是仅将互联网视为学习工具,皆显然与现实有落差。

规范建基于实际使用经验 儿童应参与制订?

简而言之,要就网上新世界制订出切合不同社群的行为准则,不能脱离儿童的实际使用经验。上议院文件指出,现时有关研究仍然不足[15];在香港,这方面的研究是否充足,也值得各界注意。

作为第一步,上议院文件认为聆听儿童的声音是必要的,政府甚至应委托儿童为自身编写行为守则[16],而非只由「大人们」决定。有关建议看似不按常理出牌,但细思不无可取之处。撰写上议院文件的委员会提及,他们在2016年11月与一批14至16岁儿童及青少年进行非正式会面时,有参与会面的儿童表示透过互联网交友,由于双方都不用面对面接触,故此倾向不为自己的言论承担后果。另外,也有与会儿童指出他们清楚意识到自己是广告商的目标对象。 [17]换言之,儿童并不如某些人想像中无知。

关于提升其数码教养的方式,上述儿童一致欢迎采用一些提醒他们「过度使用」的警示,又认为要提倡更多关于骇客和私隐的教育,并建议适用于所有年龄层的儿童。 [18]

在香港,卫生署在2014年发表的《使用互联网及电子屏幕产品对健康的影响咨询小组报告》(报告),也稍为触及这个议题。报告指出,大多数受访青少年都意识到互联网私隐和网络安全,他们近半数得悉或懂得使用不同工具或方法,确保网络安全,但只有三分之一曾经使用。同时,甚少儿童报称经常参与互联网具风险的行为,例如结交新朋友或透露家庭资料。 [19]

家长数码知识不足 数码原住民教师可作榜样

然而,报告也指出,本地家长与子女之间在使用互联网的知识差距很大,特别是教育程度在初中以下的家长。 [20]有学者认为同侪提供榜样,并成为资讯来源,可让儿童不用单靠自律培养出数码教养。 [21]上议院文件则提出,现在接受教师培训的大学毕业生,将会是第一批「数码原住民」教师,建议政府进一步提升他们的相关技能,令学校走在数码革命的前沿。 [22]

根据教育局最新在2016年草拟的资讯科技教育策略,资讯素养作为学习目标在于资讯运用、创造意念,和避免错误运用资讯的缺德行为。 [23]放眼未来,儿童的数码教养该如何完善,值得着墨更多。

1 「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公众参与」。取自劳工及福利局网站:http://www.lwb.gov.hk/childrencommission_public_engagement/index_s.html ,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5日。
2 「『使用互联网及电子屏幕产品对健康的影响咨询小组』报告」,卫生署,2014年7月,第16页。
3 包括电视、计算机、智能电话、游戏机和平板计算机。
4 「港大研究发现香港儿童过度使用电子产品及体适能逊于其他地方」。取自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网站:https://www.med.hku.hk/sc/news/press/hku-studies-reveal-hong-kong-children-overuse-digital-devices-and-have-inferior-physical-fitness,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6日。
5 「该让孩子拥有手机吗──Pokémon GO给家长的开学题」。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CN/analyses/486,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24日。
6 Wilson Rothman, "Want to Spy on Your Children? Call It Monitoring... and Get Their Blessing,"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ugust 30, 2017, https://www.wsj.com/articles/want-to-spy-on-your-children-call-it-monitoringand-get-their-blessing-1504114131.
7 同6。
8 "Growing up with the internet," House of Lords of the United Kingdom, March 2017, pp.3 and 11.
9 同8,第3页。
10 同8,第7页。
11 同8,第7页。
12 同8,第66页。
13 同8,第25页。
14 同8,第71页。
15 同8,第15页和第16页。
16 同8,第6页。
17 同8,第94页和第95页。
18 同8,第94页和第95页。
19 同2,第17页。
20 同2,第17页。
21 同8,第71页。
22 同8,第8页。
23 「香港学生信息素养2016(初稿)」。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it-in-edu/Information-Literacy/IL20161116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