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8-01-08 | 《星岛日报》

大学科研靠众筹 是否可行 ?



世界各地近年吹起「创科风潮」,各大专院校亦致力为科学研究寻找更多资源。香港大学候任校长张翔早前便提出,可以透过主动接触中国教育部,以及加强与内地和欧美大学的合作,为港大扩阔资金来源。[1]另一方面,外国近年亦有大学尝试以新的集资工具,为各种项目筹募经费。这些现象令人不禁思考,这些觅取资源的新模式,正为各地大学带来甚麽机遇和挑战?

政府是本地大学重要「金主」

营运大学,所费不菲。在香港,由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教资会)资助的大学,2016/17年度的整体开支便达到346.5亿元。[2]它们的收入主要来自政府,但金额并不足以支持院校营运。以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及香港浸会大学为例,在2016/17年度[3],政府拨款只占其总收入42%至52%不等。[4]

当政府拨款只占总收入一半,大学要维持收支平衡,自然要靠其他收入,例如课程收费[5]、研究合约[6]等。[7]它们亦会成立附属公司,批出知识产权牌照许可,以获取牌照许可费用[8];以工业合同、技术授权、新公司孵化等方法将科技商业化[9];以及进行科研开发及提供顾问服务。[10]

英国大学发债潮

为了筹集资金,外国亦有大学选择发债。英国的牛津大学,去年11月便宣布发行为期100年,总额达2.5亿英镑的债券,其後更将集资总额提升至7.5亿英镑,并成功吸引到接近30亿英镑认购,超额认购近叁倍。[11]牛津并不是第一间发行债券的外国大学,英国卡迪夫大学在2016年年初也发行为期50年,利率为3.1%的叁亿英镑债券;去年5月,布里斯托大学亦向一间美国投资公司以私募配售方式,借贷二亿英镑。[12]

英国院校的发债潮,多少与政府削减大学资源有关。2010年,当地大学学费翻了叁倍至每年9,000英镑,但政府却同时削减了大学拨款。[13]这也许部分地解释了,当地的大学为何在2008至2011年间仍完全没有发行债券,但到2016年,发债金额却达到18亿美元。

自建众筹平台 为个别项目集资

另一种有潜力发展的集资方法,是「群众集资」(又称众筹,Crowdfunding)。与其他集资方式不同,以众筹集资,可以引起大众对大学研究的关注,也可展示及推动大学的创新研究计划;透过众筹吸纳的资金,亦有助研究得到配对拨款。[14]现时,坊间已经有一些为不同大专院校而设的众筹平台[15],美国部分大学甚至自行创建众筹平台,供学生、学系、教职员以及研究人员集资。[16]

要在这类大学主导的众筹平台集资,申请人必须符合相关大学制订的準则。以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为例,申请单位须隶属学校,相关项目亦需要是非牟利性质。为存放捐款,计划需要一个发起的部门或学系,亦要有跟进项目的负责人。[17]

事实上,现时已经有不少透过众筹取得研究资金的个案。其中英国杜伦大学的考古学家David Petts,便以众筹集得25,000英镑,在小岛Lindisfarne上考古,并挖掘出人骨碎片及墓碑。伦敦帝国学院神经精神病学教授David Nutt,则以免费讲座、亲笔签名书籍以及晚宴等方法,在短短两天筹到53,000英镑,用以研究化学物质LSD对脑部的影响。[18]最近,一个由骨髓瘤病人发起的众筹计划,更成功集结超过50万美元资金,并透过由骨髓瘤专家以及病人团体组成的委员会,将该笔资金资助两个关於治疗骨髓瘤的研究。[19]

有利研究商品化 问题是如何监管

除了筹集研究经费外,众筹亦可用於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商品。美国犹他大学负责推动研究技术进入商业市场的Technology Commercialization Office(TCO),早在2013年就与众筹平台RocketHub合作,为大学研究成品和拥有大学背景的研究团队众筹。彭博社分析员指,传统TCO将研究成果转化成商品时,会一手包办挑选产品和将产品推出市场的过程,众筹却反其道而行,藉着众筹的反应,变相让消费者及投资者「话事」,除了让商品加快推出市场,亦能从众筹过程中收集意见,迅速改善产品。[20]

不过,众筹亦有一定风险,例如不保證集资项目能够完成,甚至出现骗局。[21]此外,相关研究亦可能涉及道德争议。以幹细胞研究为例,由於幹细胞具备自我更新的能力,有潜力应用於修复各种人体组织及器官,而被医学界称为「万用细胞」。其主要可分为胚胎幹细胞和成体幹细胞,而科学家特别重视前者的潜在功能。不过,抽取胚胎幹细胞,会无可避免地摧毁胚胎,故被部分人认为是扼杀生命,相关的应用及研究,亦因而引起伦理道德及法律上的争议。[22]加拿大的医学伦理学家Jeremy Snyder就指出,美国有幹细胞诊所鼓励病人透过众筹集资,用作治疗肺病、柏金逊症、眼疾等目前禁止运用幹细胞疗法的病。[23]

对於许多「万事俱备,只欠资金」的项目,众筹确实提供了一个应对方案。不过,现时香港未有针对众筹的法例,各大专院校若想借此开源,或许需要相关的指引及守则[24],避免这种集资方法被误用、滥用,或令项目陷入争议。此外,社会亦要加强公众教育,让参与众筹人士清楚了解自己所投资的项目,减少受骗机会,这样众筹的潜力才能得以发挥,为研究创造更多可能。

1 〈美籍南京学者张翔 获荐任港大校长 倡接触中国教育部争国家资源 李国章力挺〉,《明报》,2017年12月1日,A04页;〈称非只争内地资源亦与欧美大学合作〉,《明报》,2017年12月16日,A09页。
2 「教资会资助大学整体的开支, 2009/10 至 2015/16」。取自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网站:https://cdcf.ugc.edu.hk/cdcf/searchStatSiteReport.action ,查询日期2017年12月6日。
3 截至2017年12月27日,香港大学、香港城市大学、岭南大学及香港教育大学尚未公布2016/17年年报。
4 「截至2017年6月30日止年度综合财务报表」,香港科技大学,2017年,第9页;「2016-17 财务报告」,香港浸会大学,2017年,第1页;「财务报告二零一六/二零一七年度」,香港理工大学,2017年,第20页;「香港中文大学财务报告2016-2017」,香港中文大学,2017年,第6页。
5 「截至2017年6月30日止年度综合财务报表」,香港科技大学,2017年,第9页;「2016-17 财务报告」,香港浸会大学,2017年,第1页;「财务报告二零一六/二零一七年度」,香港理工大学,2017年,第20页。
6 「截至2017年6月30日止年度综合财务报表」,香港科技大学,2017年,第18页。
7 「财务报告二零一六/二零一七年度」,香港理工大学,2017年,第60页。
8 「2016-17 财务报告」,香港浸会大学,2017年,第9及70页。
9 同7,第41页。
10 同8,第82页。
11 Thomas Hale, "Oxford university raises £750m with 100-year bond," Financial Times, https://www.ft.com/content/a827249c-d6aa-11e7-a303-9060cb1e5f44,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 2017.
12 同11。
13 同11。
14 "Crowdfunding for Universities: A special report by Crowdfunder," Crowdfunder, http://www.crowdfunder.co.uk/crowdfunding-for-universities, accessed December 8, 2017, p. 6.
15 Daniel Barnes, "Universities have started launching their own crowdfunding platforms," USA Today College, January 4, 2017, http://college.usatoday.com/2017/01/04/university-crowdfunding-platforms/.
16 "UC Berkeley's Crowdfunding platform," UC Berkeley's Crowdfunding, https://crowdfund.berkeley.edu/project/7003, accessed December 8, 2017.
17 "About / Apply," UC Berkeley's Crowdfunding, https://crowdfund.berkeley.edu/about, accessed December 8, 2017.
18 Janet Murray, "Crowdfunding: the new buzzword for academics needing research money," The Guardian, October 25, 2016, https://www.theguardian.com/education/2016/oct/25/crowdfunding-academic-research-money-brexit-bees-lsd.
19 "Cancer Patients Succeed In Crowdsourcing And Crowdfunding For A Potential Cure," Cision PR Newswire, November 29, 2017, https://www.prnewswire.com/news-releases/cancer-patients-succeed-in-crowdsourcing-and-crowdfunding-for-a-potential-cure-300563809.html.
20 Cheryl Conner, "How To Fund Commercialization of University Research? Crowdfunding, of Course!," The Forbes, February 11, 2013, https://www.forbes.com/sites/cherylsnappconner/2013/02/11/how-to-fund-commercialization-of-academic-research-crowdfunding-of-course/#4f2c2c176507.
21 「难为众筹定分界」。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CN/analyses/626,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8月2日。
22 「生死考验:成也幹细胞 败也幹细胞」。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5/01/06/ED1501060030.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月6日。
23 "Crowdfunding for stem cell treatments," CBC News, November 18, 2017, http://www.cbc.ca/news/health/second-opinion-november-18-2017-1.4408466.
24 《激发原动力开拓新思维助青年闯出一片天》,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11月,第70页,第6.33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