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8-01-25 | 《经济日报》

ESG投资心法 ── 从企业社会责任评估投资风险



投资者追求回报,理所当然。但也有人认为,钱要赚得其所,在争取回报以外,也需要秉持社会责任,拒绝投资从事酒精、赌博、烟草等业务的企业,并尽量寻找符合社会公义,以及较为环保的公司来投资。[1]

近年更有人试图透过建立一套针对企业有关环境、社会及管治(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 ESG)方面的资料披露标准,说明「讲金又讲心」不只是基于道德情怀,还会影响到公司的盈利和风险管理。在2016年,港交所亦将《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指引》的一般披露责任,由建议披露提升至「不遵守就解释」。[2]这套投资「心法」由理念到落实,对企业和投资者带来了什么转变,值得关注。

道德以外 动之以利

要说服「利」字当头的主流投资者,并不容易。虽然智经曾撰文介绍有倡议者以环保为由,呼吁大学和慈善基金撤出它们在化石燃料企业的投资,并获得不少支持。但如果被撤资的公司财雄势大,又或有其他投资者虎视眈眈想趁机「执平货」,那么小众投资者因为道德感召而撤资,实际上只是给予主流投资者一次趁低吸纳的机会。[3]

然而,近日纽约市政府就气候变化对该市已经及将会造成的破坏,状告全球五大上市石油企业[4][5] ,令有关企业可能要付出巨大的诉讼和赔偿开支,箇中的投资风险,却正好反映ESG投资概念的探讨意义。

至于如何把ESG转化为投资者认为有用的风险评估,投资管理公司ADM Capital旗下企业基金会ADM Capital Foundation[6],提供了一个案例。该基金曾与内地环保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合作,分析中国水风险将如何影响投资者和公司的问题。[7]由此成立的「中国水风险」在2016年发表报告(水风险报告),提出煤炭企业在所在地的水资源运用方式,会影响公司盈利。

水风险报告指,煤炭企业的生产过程必然会耗用水资源,而不少知名上市煤炭企业所座落的地区,每年都会被抽取超过八成的可用水量,水资源压力极高,会令相关企业面对环境和政策法规的双重风险。[8]报告推算,水风险对内地五大煤炭公司[9]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率,有-1%至-13%的不利影响。[10]

以上评估有多可信,还属其次──事实上,在受访70多位专业投资者或资产持有者当中[11],亦有超过八成认为[12]中国水风险的评估方式「需要更多详尽的补充分析」。[13]该报告更具启发性的发现在于,尽管其评估方式未能得到被访者全面肯定,但仍有45%受访者声称想将水风险因素纳入其估值模型。[14]这多少反映,由ESG衍生的风险评估概念,确实能吸引专业投资者注视。

参考数据需度身订造 不宜一概而论

纵然ESG概念有可取之处,但要借其评估投资风险,成效仍十分视乎相关公司有否全面披露其面对的环境、社会与管治风险。透过上述案例也不难察觉,有用的ESG资讯,并不等同所有公众关注的资料,例如碳排放、劳工待遇等等,而是能够对公司业务构成直接影响的资讯。举例来说,上文讨论的水风险,除了煤炭行业之外,对于电力公司、纺织行业、农业和食品饮料行业的影响都引起了「中国水风险」及一些受访投资者的注意。[15]

再以企业管治为例,如果有公司的决策主要由单一管理层作出,同样可能带来难以预测的风险。[16]就此,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 GRI)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下简称「指南」)[17]指出,企业应该说明最高治理机构的主席,是否亦为经营团队成员[18],以及最高治理机构如何避免利益冲突,例如揭露该管理层是否于其他董事会任职,以及其与供应商或其他利害关系人的交叉持股状况。[19]

数据包罗万有 反容易错失焦点

除了企业管治,指南中建议企业披露的资料范畴,可谓包罗万有,诸如经济、环境、劳工实务和尊严劳动、人权、社会和产品责任等各方面。[20]不过如上文所述,到底如何可以因应不同行业提列具风险参考意义的指标,而非让公司隐恶扬善,借ESG大做面子工程,是其挑战所在。

另一方面,要在不同的文化与社会脉络中理解ESG数据,也考验投资者智慧。例如指南提及,企业应该披露涉及反竞争行为、反垄断等法律诉讼总数及其结果。[21]然而,各地对「反竞争」的定义和处理方法均有不同,例如香港的《竞争条例》会聚焦于私营企业部分,原则上不处理政府和法定机构的经济及商业活动,也不会重组已存在垄断情况的行业市场结构。[22]不难想像,即使各地的公司都提供了相应数据,投资者实际上也不能直接比较。

企业或用以粉饰橱窗 有悖ESG投资原意

ESG概念,在香港其实不算新鲜。港交所在2016年年初,已将《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指引》中的一般披露责任,由建议披露提升至「不遵守就解释」。[23]根据《主板上市规则》,不遵守就解释是指守则条文及建议最佳常规,均非强制性规定,倘发行人认为有更合适的方法遵守这些原则,亦可偏离守则条文。同时,港交所不拟设立适合所有公司的划一方法,也认为发行人在披露项目时须考虑本身的情况、经营规模和复杂程度,以及所面对风险和挑战的性质。[24]

港交所对于ESG数据的理解,有其见地。不过在现行规定下,要让上市企业自愿在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当中发表关键数据,甚至自暴其短,并非易事。早前乐施会根据GRI指南,评核本港食品相关上市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61间食品相关上市公司全部表现不合格,主因是企业不重视透明度。[25]

当然,如前所述,要企业全盘根据上述要求披露资料,意义未必太大。而如果企业只视ESG为公关工程,未有披露真正与行业风险相关的资料,ESG报告的参考价值,亦相当有限。 ESG报告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与财务报告比量齐观,最终还是要投资者自行判断。

1 "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 - SRI," Investopedia, 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s/sri.asp, accessed December 29, 2017.
2 「港交所:现行『不遵守就解释』适合港发展」。取自信报财经新闻网站: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stock/article/1319687/,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6日。
注:根据《主板上市规则》,不遵守就解释是指守则条文及建议最佳常规均非强制性规定,倘发行人认为有更合适的方法遵守这些原则,亦可偏离守则条文。
3 「退股保平安 撤资救地球?」。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43,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7月6日。
4 BP、Chevron、Conoco-Phillips、ExxonMobil及Royal Dutch Shell
5 "New York City sues Shell, ExxonMobil and other oil companies over climate change," The Washington Pos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energy-environment/wp/2018/01/10/new-york-city-sues-shell-exxonmobil-and-other-oil-majors-over-climate-change/?utm_term=.7fe98a6d2d50, last modified January 10, 2018.
6 "ADM Capital," ADM Capital, http://www.admcapital.com/, accessed December 29, 2017.
7 「历史」。取自中国水风险网站:http://chinawaterrisk.org/zs_about/zs_history-rationale/?lang=zh-hans,查询日期2017年12月29日;「关于我们」。取自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ipe.org.cn/about/about.aspx,查询日期2017年12月29日。
8 「走向水风险评估:受访投资者对应用在十大能源公司上的各种评估方法的反馈」,中国水风险,2016年9月,第4页、第34页至第36页。
9 五大煤炭公司指:中国神华、中煤能源、兖州煤业、伊泰煤碳、大同煤业。
10 同8,第24页。
11 同8,第4页。
12 所谓「认为」,指的是在「非常同意或同意」、「中立」和「不同意或非常不同意」三个分类当中,选择「非常同意或同意」的部分。
13 同8,第23页。
14 同8,第8页。
15 同8,第12页。
16 「投资博客——ESG投资热潮」。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288/20170718/585368/,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18日。
17 " G4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Guidelines," GRI, https://www.globalreporting.org/information/g4/Pages/default.aspx, accessed November 9, 2017.
18 "G4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Guidelines: Reporting Principles and Standard Disclosures," GRI, October 2016, p. 37.
19 同18,第38页。
20 同18,第9页。
21 同18,第78页。
22 罗祥国、‎黄觉岸,《香港竞争条例的解读与实践》(香港:中华书局,2017年),第43页。
23 「港交所:现行『不遵守就解释』适合港发展」。取自信报财经新闻网站: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stock/article/1319687/,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6月6日。
24 「主板上市规则」。取自香港交易所网站:http://www.hkex.com.hk/-/media/HKEX-Market/Listing/Rules-and-Guidance/Listing-Rules-Contingency/Main-Board-Listing-Rules/Main-Board-Listing-Rules-ENG-title-tbd/consol_mb_tc.pdf?la=zh-HK,查询日期2017年11月9日,第A14-2页。
25 「食品企业股价跑赢大市 但环境社会责任表现全体不合格」。取自乐施会网站:http://www.oxfam.org.hk/tc/news_5362.aspx,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