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之后 如何保护儿童


法律及监管制度 | 2018-01-29 《星岛日报》 下一篇 上一篇

早前有运动员于社交媒体公开中学时被性侵犯经历,引起社会关注本地保护儿童及少年免受性侵犯的措施是否有效。其中,不少讨论针对「性罪行定罪纪录查核机制(查核机制)」涵盖的查核对象范围,以及服务对象主要为儿童及少年的机构有否制定防止性骚扰政策。

按法改会建议 2011年设立性罪行查核机制

查核机制的设立,源于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法改会)于2010年发表的《与儿童有关工作的性罪行纪录查核:临时建议》报告书(《报告书》),建议设立一个行政机制,「令从事与儿童有关工作的人及从事与精神上无行为能力人士有关工作的人,其性罪行的刑事定罪纪錄可供查核。该查核机制中应设有恰当的措施,以顾及人权及罪犯自新问题的关注。」[1]

按法改会的建议,香港警务处于2011年推行查核机制。[2]可申请进行查核的人士包括:向机构或企业应征与儿童或精神上无行为能力人士有关工作的准雇员、合约续期雇员,以及由外判服务机构派往其他机构或企业,提供与上述工作有关的雇员。[3]

有关机制推出后,申请查核的数量由2012年的3.8万宗增至去年的5.1万宗(见图一)。[4]

机制是一个「既疏且漏慨天网」?

尽管申请查核的数量有上升趋势,其经常被批评在落实执行及涵盖范围上存在漏洞。首先,即使有查核机制,雇主未必会要求准雇员使用,亦不能自行查询准雇员的纪录。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于2012年进行的调查,便显示有80%私营教育机构未曾使用查核机制,主要原因是觉得没有需要。[5]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则认为,部分私营补习社可能由于资源不足或雇员流动率高,而未有查核。[6]

其次,查核机制只涵盖准雇员及合约续期雇员,并不包括现职雇员。[7]《报告书》当时就机制的涵盖范围进行讨论,当中极大部分发表意见人士支持查核机制应进一步适用于现职雇员,否则会产生很大漏洞,无法有效保障儿童。法改会因此建议在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扩展至现职雇员。[8]不过有关建议其后未有落实。

除此之外,查核机制不涵盖义工及家长聘请的补习导师。[9]《报告书》指出,有很多在工作时与儿童有密切接触之人士,包括补习导师、音乐教师,以及青少年中心、宗教团体的义工等,皆缺乏查核他们刑事罪行纪录的途径。[10]这问题不容忽视,在2016年,在儿童受到性侵犯的个案当中,涉及补习教师/教练的有25宗,占所有性侵犯儿童个案的8.4%。[11]由此可见,扩阔查核机制涵盖范围的意见,有一定的理据支持。

查核机制不会显示在《罪犯自新条例》中被视为已失时效的定罪纪录[12],同样为部分人诟病。该条例订明,首次被定罪但并未因此被判处监禁超过三个月或罚款超过10,000元,而且在三年内没有再被定罪的人士,其定罪便可被视为已失时效。[13]对于有关做法,护苗基金认为会对雇主造成误导,因为他们会以为申请人是没有性罪行纪录。[14]《报告书》则指出,有学校、宗教机构和专业团体认为即使案件事发已久和性质轻微,有关纪錄都应予披露。[15]但法改会认为,就建议的臨时措施而言,不应披露已丧失时效的定罪,理由是不希望这个机制违反《罪犯自新条例》的条文或精神。[16]

最后一个备受批评的地方,是由于偷拍裙底和露体等行为不属于性罪行,故此并未列入查核机制。[17]法改会性罪行检讨小组委员会在2012年初步建议,新增涵盖以上行为的性侵犯罪,但有待委员会在考虑咨询期内所收集的意见后作最后建议。[18]

多年来,社会各界就查核机制提出不少建议,如涵盖范围扩展至现职雇员和义工[19]、让家长在聘请补习导师时使用查核机制[20],以及立法规定凡从事接触儿童工作人士须被雇主查核曾否干犯性罪行。[21]去年,有法官在审讯一宗侵犯智障男童的案件时,表示希望当局改善查核机制,否则只会换来「既疏且漏慨天网」。[22]《报告书》已发表接近八年,查核机制亦已推出超过六年,或许确有检讨需要。

法改会指,性罪行检讨小组委员会正就香港的性罪行进行全面检讨,待完成后才检讨查核机制,现阶段并没有具体时间表。[23]但这是否代表当局不可以在完成性罪行检讨前,考虑调节查核机制的涵盖范围?未必。事实上,当局自2015年4月起,已将查核机制扩展至智障人士院舍、私营补习中心、私营兴趣活动机构的合约续期雇员。[24]

防止性骚扰政策不受社会重视?

不过,无论查核机制是否修订,社会也不宜视之为唯一防范措施。毕竟,虽然查核机制能让机构在聘请雇员前知悉其曾否犯性罪行,但并不是所有性侵犯者皆有前科。故此,在查核机制以外,还要有相关的预防政策。

以性骚扰为例,有律师指出,性侵犯可以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身体上的接触,另一种是俗称的性骚扰。[25]平等机会委员会(平机会)认为,书面政策是防止性骚扰的关键因素。[26]防止性骚扰政策包括表明机构不会容忍性骚扰的原则、机构的目标和责任、机构全体成员的义务和责任、性骚扰的定义和例子、受害人的权利及可采取的行动、处理性骚扰投诉的原则和机制、投诉的时限、处分、防止性骚扰的措施等。[27]

参考平机会就学界、体育界和社福界等与儿童及少年有密切接触的界别进行之调查,这些界别的防止性骚扰政策制定情况,或许会令部分人失望(见表一)。

按照平机会的标准,三个界别之中,以体育界的情况最为恶劣,接近九成的体育总会没有制定相关政策,当中不足两成在接受调查时表示会在一年内制定。[28]

学界方面,虽然只有约一成学校没有制定相关政策,但当中仅约一半在接受调查时表示会在一年内制定。值得留意的是,受访的小学中,有14%没有制定相关政策,比例高于中学(10%)和大专院校(0%)。[29]

至于社福界,接近五成的社福机构没有制定相关政策,而服务对象主要为儿童及青少年的社福机构,更有55%没有制定。[30]

在三个界别中没有制定防止性骚扰政策的受访者,皆指出主因是员工没有受过相关训练,以及觉得没有迫切性。[31]平机会补充,由于社会普遍缺乏防止性骚扰的意识,有关人士亦可能恐惧揭露事件的后果及感到羞耻,而不愿举报。[32]这再次说明,处理投诉程序、处理投诉人士的联络资料,以及纪律处分,是制定防止性骚扰政策时值得认真讨论的方向。

家长需教导儿童保护自己

当然,正如查核机制,防止性骚扰政策也未必能百分百保护儿童及少年免受伤害。家长仍然需要教导子女保护自己,例如认识自己的身体、表达自己的感觉,以及学习遇事时的处理手法[33],包括尽快告知可靠和信任的人。

此外,父母要留意子女有否经常发脾气和情绪不稳定等异常的言行,亦应多了解性侵犯者的特征,例如会用甚么手段和在甚么地方犯案。[34]总的来说,社会需要多管齐下,向同类事件说不。

1《与儿童有关工作的性罪行纪录查核:临时建议》,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2010年2月,第89页。
2「『性罪行定罪纪录查核』机制将于十一月二十八日起接受预约申请」。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11/27/P201111270169.htm,2011年11月27日。
3「性罪行定罪纪录查核常见问题」。取自香港警务处网站:http://www.police.gov.hk/ppp_tc/11_useful_info/scrc_faq.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
4 智经于2017年12月1日发出电邮向性罪行定罪纪录查核办事处查询,其于2018年1月2日回复。
5「『性罪行定罪纪录查核机制』意见调查」,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2013年1月15日,第11至12页。
6「性侵女生教师获法庭保密身份 如何平衡公众知情权与保障受害人?」。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55638/,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31日。
7 同3。
8 同1,第71、89、90页。
9 同3。
10 同1,第6、7页。
11「立法会十一题:虐待儿童个案」。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1/17/P2018011700687.htm,2018年1月17日。
12「性罪行定罪纪录查核12月推行」。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law_order/html/2011/11/20111115_140833.shtml,2011年11月15日。
13「立法会十题:根据《罪犯自新条例》可免予披露的定罪纪录」。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6/21/P2017062100711.htm,2017年6月21日。
14 赖铭杰,〈性罪行查册连年升 去年4.3万宗 6年7人查出定罪纪录 团体称具阻吓〉,《明报》,2017年9月21日,A04页。
15 同1,第86页。
16 同1,第87页。
17 现时就偷拍裙底所提出的控罪,通常是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游荡,或有违公众道德这项普通法罪行。如果以上三项控罪均不适用,则在摄影涉及使用电脑时,控方可能会提出不诚实地使用电脑的控罪。至于露体,则按《刑事罪行条例》第148条,某人如无合法权限或辩解,在公众地方或公众可见的情况下,猥亵暴露其身体任何部分,即犯猥亵露体罪。资料来源:「『强奸及其他未经同意下进行的性罪行』咨询文件摘要」,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性罪行检讨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4)225/12-13(03)号文件,2012年12月,第22、23页。
18 智经于2017年12月1日发出电邮向法改会查询,其于2017年12月6日回复。
19〈性罪行名册查核增 11个月逾四万宗 智障者家长指 机制未涵盖私舍〉,《星岛日报》,2017年1月8日,A06页。
20「补习老师非礼案 叶建源:政府应检视性罪行纪录查核机制」。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549409/,2016年12月1日。
21 蔡少玲,〈法官促设性罪犯名册〉,《苹果日报》,2015年10月6日,A09页。
22 杨家乐,〈狎三童 教学助理囚37月 官促改善性罪行查核「否则只是疏漏天网」〉,《苹果日报》,2017年1月18日,A12页。
23 同18。
24 同19。
25 皓骞,「习惯性直译英国法律出事       麦明诗性侵被指夸大」。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entertainment.appledaily.com/entertainment/daily/article/20171205/20234624,2017年12月5日。
26「社福界防止性骚扰政策问卷调查报告」,平等机会委员会,2017年,第2页。
27「参考资料:制定社福机构防止性骚扰政策」,平等机会委员会,2017年,第2至8页。
28「性骚扰—体育界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摘要」,平等机会委员会,2015年,第7、9页。
29「性骚扰—学界问卷调查2014调查结果概要」,平等机会委员会,2015年,第4、7、9页。
30 同26,附件2第1、8页。
31 同28,第9页;同29,第6页;同26,附件2第4页。
32 同28,第5页。
33「预防及处理校园性侵犯参考手册(小学篇)」,护苗基金,查询日期2017年12月20日,第6、10页。
34 同33,第3、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