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3-10-23 | 《经济日报》

有知识,冇创新?



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十月初发表网志,谈及香港在创新科技的研究和应用成果。[1]其实自1980年代工业大举北移,香港已步入经济转型。过去十数年资讯科技高速发展,更令人关心香港知识型经济的走向。九月初,政府统计处发表《香港——知识型经济统计透视》报告 (下称「报告」),通过评估资讯及通讯科技、人力资源发展、创新系统和营商环境,量度本地知识型经济发展。[2]参考报告内容,香港有不少值得自豪的地方,也有需要正视的隐忧。

资讯及通讯科技

先看资讯及通讯科技的发展,从渗透率到对本地生产总值(GDP)的贡献,香港表现不俗。去年每百名人口中,有228个公共流动电话用户,即是每人拥有多于两部手机,渗透率甚高。拥有个人电脑并接驳互联网的住户,也达到全港住户总数的77.9%,远高于2002年的52.5%。资讯及通讯科技对GDP的贡献,近年亦甚为显著,2011年达1,154亿元,比2008年的808亿元多出42.8%。以基本价格计算,这界别在2011年的增加价值占GDP的6.1%, 同样高于2008年时的5%。

人力资源

人力资源发展方面,从专上教育的普及程度看来,表现颇佳,受过专上教育的人口比例,在2002至2012年间不断上升。15岁及以上、曾受专上教育的人口,由2002年的20.7%,升至去年的27.7%;劳动人口中受过专上教育的百分比,也从26.3%升至34.3%。曾接受「专上教育-深造」(post-graduate)的劳动人口比例,去年达5.4%,较2002年的2.8%增加接近一倍。但要注意的是,大专教育普及不等同普遍人的学识提高。过去多年,坊间就有不少人批评大学生水平每况愈下。

说到劳动人口,香港的知识型行业[3]从业员为数不少,2011年有58万人,占整体就业人数的16.2%。以职业划分,去年有37.9%从事管理或专业职级,略多于2011年(37.5%)。另外,香港亦较以往吸纳更多外地人才。与2002年相比,非本地专才获准来港就业的人数显著增加,由当年的17,475人,增至2012年的43,961人,升幅达1.5倍。

创新系统

不过,对比资讯及通讯科技和人力资源的发展,本港的创新表现可谓差强人意。本地研发开支虽然由2001年的71亿元稳步增加至2011年的139亿元,但占GDP的比例一直低于1%,2011年只有0.72%。

拿香港的数字与其他国家或地区对比,更是相形见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在2010年的研发开支,占成员国的GDP达2.33%。[4]香港当年的研发开支,仅占GDP 0.75%,低于OECD的整体数字,只高于30多个成员国中的五个国家,包括墨西哥、智利、斯洛伐克、希腊和波兰。再参考世界银行的资料,2009年香港研发支出占GDP比率为0.79%,低于中国(1.7%)、南韩(3.56%)、新加坡(2.43%)等邻近经济体。[5]

以上占GDP不足1%的研发资金,主要来自工商机构。2011年本港高等教育机构、工商机构、政府的研发开支比例,分别为44.4%、51.3%和4.3%。高等教育机构专注基础及应用研究,工商机构的研发则以市场为导向。

然而,近年工商机构从事创新活动已不如早年活跃。曾进行创新活动的工商机构比例,一度由2001年的16%大增至2005年的48.5%,但随后逐渐大幅回落,2011年只剩下21.5%。

所谓的创新活动,据报告定义,包括技术创新及非技术创新活动。技术创新活动包括产品、程序的研发以及将研发成果转化为具商业价值的产品;非技术创新则指组织架构和市场推广的创新。[6]由于本港大部份工商机构提供的业务以服务性质为主,2011年从事非技术创新活动的工商机构占21.3%,远高于技术创新机构的2.9%。而这2.9%,是2001至2011年最低的数字。

从事技术创新的机构稀少,由本港技术国际收支平衡表也能窥探一二。[7]2002至2011年,香港的技术国际收支平衡表一直录得赤字。2011年,香港在知识资本及服务的交易赤字达86亿元,相当于当年GDP的0.45%,意味香港工商机构从境外输入技术的总值,高于技术输出所得。

技术转移

要扭转技术国际收支的长期赤字,将更多高等教育机构的研发成果转移到工商业,是一个可行方法。事实上,现时广泛应用于社会的科研产品,也不乏「大学制造」。香港中文大学曾在2010年推出可加速骨折愈合及预防骨质疏松的互动负重运动仪,获得了过百所医疗及复康中心采用。八大院校中,有六所成立了技术转移部门,负责将科研成果走出实验室。注册及授权专利、合作研究、顾问项目及成立附属公司,均属于这些部门的工作范畴。

另外,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自2009年起连续三年,每年拨款5,000万元予八大院校发展「知识转移」。[8]2011-12学年其中七大院校知识转移的总收益超过10亿元,并申请了近500项专利。[9]2013-14学年开始,政府亦透过创新及科技基金向六所大学各提供上限1,200万元的支援,同样为期三年。不过有媒体报道,业界仍然认为政府的长期拨款不足。[10]

即使有足够的拨款,如何「走出香港」又是另一回事。Google即将推出的尖端科技产品「Google Glass」,其重要组件利用的微显示技术正源于香港科技大学。多年前科大研究人员成功研发打算推向市场时,找了数间公司却无一有兴趣投资,最终将技术卖予一间台湾公司。Google今年七月入股该公司6.3%的股权,打算合作开发「Google Glass」,市场估计投资额约2,000万至4,000万美元。

诚如财政司司长所言,在经济全球化下,采用单一间公司的技术、在单一个地方生产的产品,为数已经不多。[11]但「香港制造」的技术以这种方式传到Google,难免会令人觉得肥水流到别人田。

在创意转化为产品的过程,究竟本地企业能否担当更大的角色?九月中,政府就「数码21」资讯科技策略展开公众咨询,在技术转移范畴,咨询文件提到未来将举办研讨会,向业界推广各大学的研发成果,并鼓励业界将现有技术应用在新的业务解决方案。[12]希望是次咨询,能为香港的技术转移发展找到方向。

 

 

1 「港产混能小巴」,我的网志,财政司司长,2013年10月6日。
2 《香港——知识型经济统计透视》,政府统计处,2013年9月。
3  香港的知识型行业的涵盖范围是参照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的有关定义而订定,包括:高科技制造业、中高科技制造业、通讯业、金融和保险业以及商用服务业(不包括地产服务)。来源:政府统计处。
4  Expenditure on R&D, OECD Factbook 2011: Economic,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Statistics, OECD, Dec 7 2011.
5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expenditure (% of GDP), The World Bank. Retrieved 18 September 2013. http://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GB.XPD.RSDV.GD.ZS/countries/1W?display=default
6  市场推广的创新包括产品外观的改变或采用不同的营销策略等。
7  技术国际收支平衡统计数据记录国际间技术转移相关的商业交易,涉及估算使用专利权、特许证、专门技能、商标、设计、图案、技术服务以及向海外研发活动提供资金等交易的收入和支出。
8  在高等教育院校和社会之间转移知识(包括科技、技术、专业知识及技能,所用的系统和方法),从而带动经济上或民生上的效益, 与及带来创新及有经济效益的活动。来源:教资会。
9 「助科研成果商品化预算案向学界送礼」,《文汇报》,2013年3月1日。
10「城大技术授权收益增逾三倍」,《星岛日报》,2013年5月20日。
11 同1。
12「『数码21』资讯科技策略展开公众咨询」,商务及经济发展局,2013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