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8-03-14 | 《信报》

号召热血青年 恒常捐血助人



大埔致命巴士车祸发生后,不少市民响应网上的捐血呼吁,无意中打破了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输血中心)十年来的单日捐血纪录。[1]捐血者的热心教人动容,却同时令人想起近年输血中心的血液存量不时下降至警戒水平,有关方面要紧急呼吁市民立即捐血。如何鼓励市民,特别是青年恒常捐血,已成为香港持续面对的挑战。

血液需求上升 但集腋成裘具挑战

输血中心行政及医务总监李卓广医生在接受智经访问时表示,人口高龄化、慢性疾病和癌症患者增加、手术愈趋复杂、器官捐赠和移植手术增加、地中海贫血患者寿命延长等,均导致本港血液需求上升。[2]

但与此同时,输血中心在血液收集方面遇到不少困难。其目标是每天有1,100名捐血者,但去年由于天气因素,包括五度挂八号风球,令到血液收集情况不理想。此外,寒冷天气会影响市民的捐血意欲,今年初本港气温曾多次跌穿十度,令部分日子只有约500名捐血者[3],未达到目标的一半。

首次捐血人数下跌 吸纳「新血」响警号

为保持稳定和充足的血液,输血中心鼓励青年恒常捐血,原因是青年一般较中年人士健康,较少出现血压高和糖尿病等情况,亦不如后者般忙于工作。[4]中学向来是输血中心招募青年「新血」的地方,中学生「柴娃娃」捐血,容易建立捐血助人的使命感[5],有助培养恒常捐血的好习惯。

然而,输血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16至30岁捐血人数只占总数的35%,反观31至50岁则占46%。[6]此外,首次捐血者人数更持续下跌,由前年3.7万人,减至去年3.4万人;其中有7,000多人为16岁,人数与前年相若。[7]

青年捐血态度改变 且忙于应付文凭试

青年捐血人数下跌的原因之一,是青年人口及其占总人口百分比减少。参考政府统计处的数据,青年[8]数目由2006年90.9万(占总人口的13.2%)[9],下跌至2011年86.0万(占总人口的12.6%)[10]及2016年77.7万(占总人口的11.1%)。[11]

李卓广认为,青年的捐血态度改变,亦是捐血人数下跌的原因。根据他的分析,不少青年因为未能了解捐血意义,而且未见即时成效,故此对捐血却步。一些谣言,例如输血中心将血液转赠内地,亦影响青年对捐血的看法。[12]

李卓广补充,以往中学流动捐血队的成绩很好,每次出动都收集到约100人的血液,但现时每次出动只收集到约50人的血液。他估计这与政府推行「334新学制[13]」有关。中学由七年改为六年,令到适龄可捐血的学生人数减少。而为了应付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中六学生在1月左右已离校准备考试,令输血中心难以于1月后在学校物色到适龄的捐血者,不少青年因而错过在中学阶段首次捐血。[14]

至于专上院校层面,李卓广指香港大学和香港理工大学校园捐血中心的情况幷不理想。这是由于学生上课的时间和模式不同,人流较难控制。为此,输血中心进行不少招募工作,不过只有万圣夜的活动较有成效。但他强调,校园捐血中心的工作人员有限,亦不能每天在院校举办活动,否则学生会生厌。[15]

再参考一份于2011年发布的香港青年捐血行为研究,从未捐血的受访青年[16]觉得捐血不方便,例如要等候很长时间,捐血站的地点和服务时间亦不适合他们。研究亦发现,缺乏如血液用途的资讯,会减低青年的捐血意欲,而这往往是从未捐血青年的借口。研究总结,相对推行一些宣传策略,为从未捐血的青年解除以上障碍,更能鼓励他们捐血。[17]以上的分析或可为输血中心就如何吸引更多青年捐血,带来启发。

透过宣传活动和便利措施吸引青年

事实上,输血中心曾推出多项措施鼓励青年捐血,例如在每个新学年开始前,与各区中学联络,安排举行讲座和流动捐血队出访的时间表;举办不同主题的捐血计划和宣传活动[18];在两所大学设立校园捐血中心;安排流动捐血队定期到访各专上院校校园及宿舍;以及为专上院校学生设计宣传和推广项目,例如在万圣夜和情人节举办活动。[19]

今年2月时,输血中心又公布一系列优化服务,部分有望为活跃于网上世界、「手机不离手」的青年提供更便捷的资讯,包括将本来只在荃湾、沙田及西九龙捐血站实行的网上预约捐血服务,在第二季扩展至全港捐血站,让捐血者可以预先选择捐血日期及时间[20];推出「嘟一嘟,齐捐血」短讯提示服务,提醒捐血者可再次捐血的时间,同时提供全港十八区最新捐血活动资讯[21];邀请年轻领袖作宣传呼吁;以及推出新的社交平台加强宣传。[22]

输血中心更研究让市民捐血后收到有关其血液用途的讯息,令市民得知血液可救活他人,鼓励日后再次捐血。[23]不过,有关做法还须研究如何配合医院管理局的资讯科技指引。[24]

台湾投其所好 以赠品吸引新青年

香港以外,不少地方亦面对青年捐血人数下跌情况。同是以华人为主的亚洲地方如台湾和新加坡,近年也要按当地青年的特性,推出鼓励他们捐血的措施,以扭转青年捐血率下跌的现象。

在2016年,台湾的捐血率接近7.5%,乃全球之冠。[25]但是,台湾同样面对青年捐血人次下跌情况。根据台湾血液基金会的年报,17至20岁捐血人次由2007年26万下跌至2016年17万[26];21至30岁捐血人次亦由55万下跌至40万。反观31至40岁捐血人次则有所增长,由40万增加至44万。[27]

青年捐血人次下跌,一方面是因为少子化,一方面是由于部分青年生活作息不正常、经常喝奶茶和咖啡,影响了血液健康,变得不适合捐血。[28]此外,嘉义捐血站发言人指当他们做宣传时,常招来「为甚么要捐血」的质疑,认为台湾青年似乎对捐血助人缺乏感觉。[29]

为吸引青年捐血,台湾的相关机构提供了各类奖赏。其中台北捐血中心会在17至20岁青年于4年内第5次捐血后送赠一张悠游卡(类似香港的八达通),捐血第10次更会以一支记忆棒(USB)作奬励。[30]台中捐血中心则与华威影城及广三SOGO百货合作,提供一百张电影门票给捐血者。[31]

台湾大学的捐血车更是紧贴科技潮流,与台湾最大的电子布告栏系统(Bulletin Board System,BBS)批踢踢实业坊(PTT)合作,让网友以一毫升血兑换十元台币(约2.6元港币[32])的虚拟货币,以购买站内的信箱容量或饲养电子宠物。被问及做法算不算「卖血」,PTT活动长表示,虚拟货币只能在批踢踢BBS使用,亦不能转移或兑换成实质货币,是无利可图。他更考虑将做法扩展至其他校园内的捐血车。[33]不过,当地有一名PTT版主以此诈取虚拟货币幷于网上拍卖,不法获利近百万台币(约26万港币[34])。[35]如何监管有关做法,值得关注。

新加坡善用社交媒体召集生力军

至于新加坡,当地面对人口高龄化,长者患上中风、缺血性心脏病的机会较高,市民需要更多血液以进行相关治疗。但同时,愈来愈多捐血者因年老疾病而无法捐血,导致捐血人数迅速下跌。青年的捐血人数同样减少,2012至2016年间,16至25岁的捐血人数减少13%。[36]

为此,新加坡推出多项鼓励青年捐血的活动。当地早于2013年启动「Release the Hero Within You」活动专案,当中包括推出微型网站(microsite)和智能手机应用程式,为青年提供捐血资讯,以增强他们的参与和互动。[37]该应用程式在血库告急时会即时通知捐血者,显示目前库存最欠缺的血型和需求量,并提供捐血站和捐血车的地点,从而号召他们捐血。该应用程式更利用社交媒体的力量,鼓励用家将自己捐血的举动透过Facebook和Twitter让朋友知悉。用家更能追踪幷分享他们的捐血总量和救助了多少伤病患者。[38]

因应青年喜欢自拍,新加坡在2014年推出「Blood Ties」宣传活动。青年可以自拍他们感兴趣的活动,如音乐、摄影、足球等,然后上载自拍照到各个社交媒体渠道,再贴上主题标签(hashtags):#bloodties #(state your passion here)inmyblood #sgredcross #ydcsg,以及捐血活动的详细资料,以鼓励朋友和追随者(followers)参与捐血(见图一)。为吸引青年恒常捐血,该活动更招募当地知名人士参与支持,包括音乐家、艺人、喜剧演员、博客等。[39]

图一:新加坡「Blood Ties」宣传活动

资料来源:Marketing Magazine

从小灌输捐血助人意识

无论是香港、台湾还是新加坡,血液收集机构均积极吸引青年捐血。哪些措施更有效,有待相关机构详细分析。但从香港举办万圣夜活动以至台湾赠送电影门票的例子,可见一些宣传活动和赠品,能一时鼓励青年踊跃捐血,但过后未必能推动他们成为恒常捐血者。台湾嘉义捐血站发言人便指出,如果所送的是电影门票或餐厅券,青年会一早排队捐血,但当没有门券送赠,他们便对捐血不感兴趣。[40]

如李卓广所言,尽管有许多人适合捐血,但要令他们认识捐血的重要性,幷不容易。[41]输血中心固然需要继续向市民,特别是青年宣传,包括让大众明白血液幷无代替品,且受到储存期的限制。[42]另一方面,各界也可讨论是否需要从正规教育入手,让学生了解捐血的意义,例如考虑在德育及公民教育课程架构中加入捐血助人的元素,促使他们尽早成为「新血」,让有需要的人得到及时支援。

1 〈捐血人数创10年新高 餐厅东主为捐血不开铺〉,《am730》,2018年2月13日,A04页。
2 智经于2018年1月18日访问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行政及医务总监李卓广医生。
3 〈天气差捐血量5年新低 去年五挂8号波尝全日零血液〉,《明报》,2018年2月9日,A06页;「《给血联盟》年度新闻发布会2018」。取自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5.ha.org.hk/rcbts/hkarticlelistview.asp?nid=281&bid=8&sid=0&MenuID=2#.Wo5nXVpubGg,2018年2月8日;「二零一八年一月天气回顾」。取自香港天文台网站:http://www.hko.gov.hk/wxinfo/pastwx/mws2018/mws201801c_uc.htm,2018年2月2日。
4 同2。
5 潘仲男,〈年轻捐血者减 连续5年下跌〉,《香港商报》,2018年2月9日,A09页。
6 〈捐血者锐减 库存仅剩3天〉,《东方日报》,2018年2月9日,A17页。
7 「《给血联盟》年度新闻发布会2018」。取自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5.ha.org.hk/rcbts/hkarticlelistview.asp?nid=281&bid=8&sid=0&MenuID=2#.Wo5nXVpubGg,2018年2月8日。
8 政府统计处的青年定义是15至24岁人士(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而香港的捐血者须年满16岁。资料来源:〈香港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主题性报告:青年〉,政府统计处,2018年2月12日,第2页;「基本捐血条件」。取自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5.ha.org.hk/rcbts/hkarticlelistview.asp?nid=41&bid=49&sid=0&MenuID=3#.Wo5halpubGg,查询日期2018年2月22日。
9 〈香港二零零六年中期人口统计主题性报告:青年〉,政府统计处,2008年1月25日,第5页。
10 〈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主题性报告:青年〉,政府统计处,2013年1月21日,第5页。
11 〈香港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主题性报告:青年〉,政府统计处,2018年2月12日,第5页。
12 蔡俊杰,〈年轻人捐血登记减 红会血存仅够三四日 市民铁质不足「暂缓」人数增〉,《星岛日报》,2018年2月9日,A07页。
13 政府于2009年开始推行新高中学制,即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及四年大学学士学位课程的学制。资料来源:「新学制简介」。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334.edb.hkedcity.net/new/tc/introduction.php,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7日;「高中及高等教育新学制」,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130/08-09(05)号文件,2009年3月23日,第2页。
14 同2。
15 同2。
16 该研究的青年定义为18至25岁人士。
17 Juliana Hong and Alice Yuen Loke, “Hong Kong young people’s blood donation behavior,” Asian Journal of Transfusion Science 5(1) (2011), doi: 10.4103/0973-6247.76000, pp. 49 - 52.
18 包括「新月新血招募大行动」、「要型就要捐血」、「校园捐血大使计划」、「学生定期捐血嘉许计划」和「千禧捐血新型人」等。
19 「立法会十七题:血液供应和应用」。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2/08/P2017020800530.htm?fontSize=1,2017年2月8日。
20 「天气冻每日仅500人捐血 血库存量只剩3天」。取自东网网站: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80208/bkn-20180208154524299-0208_00822_001.html,2018年2月8日。
21 〈发奖章鼓励捐输拓「血源」〉,《星岛日报》,2018年2月9日,A07页。
22 〈网上预约 短讯提示 换捐血车 存量仅四日 红会出招解血荒〉,《大公报》,2018年2月9日,A04页;「《给血联盟》年度新闻发布会2018」。取自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5.ha.org.hk/rcbts/hkarticlelistview.asp?nid=281&bid=8&sid=0&MenuID=2#.Wo5nXVpubGg,2018年2月8日。
23 同21。
24 〈追踪「血包」涉私隐细节待研〉,《大公报》,2018年2月9日,A04页。
25 黄天如,「台湾捐血率全球第一!蓝领阶层最『热血』 年轻人减少『国血国用』无以为继」。取自风传媒网站:http://www.storm.mg/article/391032,2018年1月27日。
26 〈105年年报〉,台湾血液基金会,查询日期2018年2月22日,第20页。
27 同26,第86页。
28 洪巧蓝,「热血女大生4年捐血250袋!被退货经验让她更注意健康」。取自健康云网站:https://health.ettoday.net/news/1023145,2017年10月2日。
29 「年轻捐血族大减 供血恐断层」。取自中时电子报网站: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926000425-260114,2017年9月26日。
30 「『我年轻!我捐血!』热血青年招募活动办法」。取自台北捐血中心网站:http://www.blood.org.tw/Internet/taipei/docDetail.aspx?uid=7760&pid=6475&docid=37276,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26日。
31 陈惠玲,「鼓励年轻人捐血企业赠电影票吸引排队人群」。取自中央网路报网站:http://www.cdnews.com.tw/cdnews_site/docDetail.jsp?coluid=112&docid=103540641,2016年1月23日。
32 按2018年2月22日的汇率,即1元台币等于0.26元港币计算。
33 「捐血换批币 BBS号召够力」。取自德光中学综合高中网站:http://w3.tkgsh.tn.edu.tw/misnews/26.htm,查询日期2018年2月22日。
34 同32。
35 张芳荣,「女诈P币3亿 跃PTT大富翁 网拍捞百万 网友察觉愤报警」。取自台湾苹果日报网站: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10130/33151332,2011年1月30日。
36 「新加坡青年捐血人数下跌」。取自每日头条网站:https://kknews.cc/finance/p5kxpz8.html, 2017年6月10日。
37 “Impact Report 2013,” Singapore Red Cross, accessed February 23, 2018, p.4; “Singapore Red Cross Ramps Up Youth Engagement Efforts With App Launch And Design Contest,” Singapore Red Cross, https://www.redcross.sg/media-centre/press-releases/251-singapore-red-cross-ramps-up-youth-engagement-efforts-with-app-launch-and-design-contest.html, December 16, 2013.
38 “Singapore Red Cross Ramps Up Youth Engagement Efforts With App Launch And Design Contest,” Singapore Red Cross, https://www.redcross.sg/media-centre/press-releases/251-singapore-red-cross-ramps-up-youth-engagement-efforts-with-app-launch-and-design-contest.html, December 16, 2013; 吕欣憓,「缺血不慌 星手机App解血荒」。取自中央社网站:https://tw.mobi.yahoo.com/news/缺血不慌-星手机app解血荒-033845137.html,2013年12月18日;“Red Cross app aims to encourage more youth donors to give blood,” The Straits Times, November 25, 2015, http://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health/red-cross-app-aims-to-encourage-more-youth-donors-to-give-blood.
39 Rezwana Manjur, “Singapore Red Cross targets youths,” Marketing Magazine, July 14, 2014, http://www.marketing-interactive.com/singapore-red-cross-lures-youth/.
40 「年轻捐血族大减 供血恐断层」。取自中时电子报网站: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926000425-260114,2017年9月26日。
41 同2。
42 同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