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8-04-02 | 《星岛日报》

自资院校前路──学士与副学士之争?



近年坊间愈来愈多自资或资助院校提供自资专上课程,供莘莘学子选读。自资专上课程由市场主导,能弹性回应社会需求。举例而言,鉴于近年香港医护人手短缺,有自资院校表示希望推出物理治疗等新的学士课程。[1]适值现届政府正在检讨自资院校角色[2],社会是时候思考,这些院校日后该如何定位。

政策推动 自资院校如雨后春笋

过去十多年,可以说是香港的自资院校创建潮。本港的自资认可专上学院,由2006年的两间,大增三倍至2016年的八间。[3]追本溯源,政府自2000年开始,推动专上教育普及化,希望将当时约33%的高等教育普及率,在十年内提升至60%,以切合知识型经济的需要。[4]

2009至2011年,政府以预留土地、提供贷款、设立基金等政策,鼓励办学团体开办自资课程。[5]随着课程数目递增,近年政府亦成立质素保证联络委员会,推动各办学机构采用良好规范,并提高一致性和透明度[6],从而完善自资课程的质素保证机制[7],又藉资助计划鼓励学生选读配合本港人力需求的自资课程。[8]

发展经年 副学位课程减少五分之一

于今回顾,当初将高等教育普及的政策目标,早在2005/06学年超额达成[9],2015/16学年专上教育参与率更首次超过七成。[10]尽管政策已达标,政府依旧支持公帑资助及自资专上教育界别相辅相成地发展。[11]在自资及资助院校并行的环境下,现届政府在首份施政报告中提到,会成立专责小组讨论自资专上院校的角色和定位。[12]

在政府政策支援下,撇除衔接学位课程,自资的全日制专上课程数目近年近乎直线上升。在2016/17学年共有452个学士学位、高级文凭及副学士学位自资课程,较2007/08学年的331个,增长达36.6%。[13]当中,副学士学位是唯一数目下跌的课程,虽然其数目一度多于学士学位及高级文凭自资课程,不过在2016/17学年已下跌至125个,较2007/08学年的158个课程少20.9%。与之相反,学士学位课程在2016/17学年的数目却增加至153个,较2007/08学年多近两倍。[14]

修读人数反增 与人力资源需求背驰?

副学位及学士学位自资课程的数目在过去多年一减一加,间接反映其灵活度。相对数目稳定的资助学额,自资课程的供应量有更大弹性。政府也一直视自资课程为可提供多元灵活及多阶进出的进修途径,认为其可因应社会需求而迅速应变,提高香港的人力资源质素。[15]根据《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2022年达文凭或副学位程度的人力会过剩29,300,相反,达学士学位程度的人力将出现50,800的短缺。[16]自资院校过去多年调节不同学位课程的供应量,可说是配合了政府对人力资源需求的预测。

课程数目有所增减,按理学生人数也会相应改变。不过实际数据反映,课程数目与学生人数却未必成正比。换句话说,学生意愿可能与社会人力需求估算有所出入。以副学士学位课程为例,2016/17学年课程数量虽然较2007/08学年下跌约两成,但学生人数却有20,743,较2007/08学年的20,558增加9%。[17]

合资格读自资学士 却选修副学士?

副学位学生人数的历年变化,受多项因素影响,不能单从整体数字的升跌断定学子们「逆风而行」。不过,当某些学科的副学士自资课程收生成绩,竟然高于同类学科的学士自资课程,情况便值得关注。

在2016/17学年,一共有61,266人就读本地的全日制自资专上课程。当中以商业及管理最为热门,包括副学士及学士学位在内,共有18,785个学生,占总数30.7%。[18]

从这个热门范畴的2016/17学年收生成绩中可见,不少合资格入读某些院校学士学位课程的学生,最终却选择到资助院校辖下的自资院校,就读同类学科的副学士学位课程。举例而言,明爱专上学院的工商管理荣誉学士课程,入读学生的香港中学文凭试(DSE)的平均成绩为13分,而由东华学院开设的工商管理学士(荣誉)课程,平均收生成绩则为14分。两个课程的平均分数,都低于香港大学附属学院(HKU SPACE)及香港理工大学辖下的香港专上学院(HKCC)所有相同范畴的副学士学位课程--最大的差距为3.46分。[19]

这种现象也许不难理解,毕竟挟着香港大学等资助院校的品牌,关联自资院校开设的副学位课程,对学生自然有一定的吸引力。一项在2016年发表的本地研究也提到,由于品牌形象和声誉等因素,本地学生往往更信任附属于资助院校的自资院校,因而影响了他们挑选自资课程时的意愿。[20]

毕业生收入影响选读意向?

除了品牌形象外,毕业后的前景,亦是影响学生选读意向的因素。从2015/16学年的数据可见,自资院校学位课程毕业生的平均年薪,固然多数不及八大资助院校学士学位毕业生,部分亦不见得胜过副学位课程的毕业生很多。[21]

举例而言,只提供学位课程的明德学院,其毕业生平均年薪为135,818港元,只较HKU SPACE及HKCC的副学位课程的毕业生多3.7%(多4,887元)及2.7%(多3,577元)。香港城巿大学辖下的香港城巿大学专上学院(CCCU)的副学位课程毕业生的平均年薪(163,045元),更是高于香港科技专上书院、明爱专上学院以及珠海学院学位课程毕业生(分别为155,731元、143,112元及156,433元)。[22]

在下表用作比较的院校中,不论是副学位抑或学位课程的毕业生中,只有东华学院学士学位毕业生的平均年薪(234,712元),是高于八大资助院校学士学位毕业生(228,000元)。[23]

综合生活经验、学院研究和收入数据,不难明白为何在副学位人力预计过剩的同时,一些学生仍然情愿修读副学士课程,也不选择自己合资格读的自资学位课程。毕竟副学位课程毕业生初时的平均月薪,与自资学士学位课程的毕业生未必相差太远,而且还有搏取升读资助学士学位课程的机会。学生「进可攻,退可守」的心态,令副学士课程保持了一定的吸引力。在政府检讨自资课程的角色时,亦可留意学生的主观意愿。

提升资历认受性 开拓更多出路 方为长远计

但长远而言,若政府的人力需求推算成真,那些抱着「进可攻,退可守」心态的学生,最终只会进退维谷。要避免这种情况出现,当局必须进一步提升副学位资历的认受性,并为一众毕业生开拓更多出路。

《2013年度学士及副学位课程毕业生的工作表现雇主意见调查》中,雇主对副学位毕业生的整体表现评分较2006年轻微下跌,只有约六成雇主对毕业生的整体表现表示满意。调查亦显示,雇主除了重视工作所需的专业技术,还包括雇员的工作态度、人际技巧、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24]

智经认为,了解雇主的期望,有助院校及副学位学生改善不足之处,以提升副学位的就业认受性。政府在尊重市场自由竞争及院校自主的同时,亦应定期监察自资院校的课程能否培育切合本港社会及经济未来对人才的需求。此外,智经认为除了鼓励学生争取职场上的表现外,专上教育界的持份者亦须加强宣传,向商界及雇主推广副学位资历,从而增加社会人士对该资历的认识。

另外,自资界别能灵活开办课程,为学生增加出路,令院校课程更多元,更可配合本港的人才需求,协助解决人手荒问题。现时便有院校加紧筹办物理治疗新课程,以回应政府推算物理治疗师在中短期出现人手短缺的问题。[25]

同样的策略及目标,亦可套用在副学位课程上。根据《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本港对资讯科技从业员人力需求的按年升幅,较同期整体人力需求的按年增长高逾一倍,预计在2022年,资讯科技、资讯服务、创新及科技产业需要9,100名拥有副学位学历的人才。[26]若自资界别开办相关课程,增加培训学额,不但可以纾缓行业在未来人手失衡的问题,亦可为副学位毕业生创造多一条出路。

1 邝晓斌,「公大护理大楼2020年落成 冀推脊医博士、物理治疗学士课程」。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6175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21日;姜嘉轩,「东华筹办物理治疗课程育『新血』」。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3/20/ED180320000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20日。
2 「自资专上教育小组冀明年底交报告」。取自明报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114/s00002/151059581633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14日。
3 「按院校类别及资助类别划分的教育及培训机构数目」,《香港统计年刊2017年版》,政府统计处,2017年10月20日,第342页。
4 「本港自资专上教育的相关事宜背景资料简介」,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279/12-13(02)号文件,2013年1月4日。
5《二零零九至一零年施政报告》,2009年10月14日,第28段;《二零一零至一一年施政报告》,2010年10月13日,第135至136段;《二零一一至一二年施政报告》,2011年10月12日,第157段。
6 「自资专上教育界别的管治及规管的相关事宜 最新背景资料简介」,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1090/15-16(02)号文件,第5页。
7《二零一三年施政报告》,2013年1月16日,第155段。
8《二零一四年施政报告》,2014年1月15日,第96段;《行政长官2017年施政报告》,2017年1月18日,第213至214段。
9 「统计」。取自自资专上教育委员会网站:https://www.cspe.edu.hk/tc/Statistic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6日。
10 同9。
11 「政府政策」。取自自资专上教育委员会网站:https://www.cspe.edu.hk/tc/Overview-GovPolicy.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6日。
12 《二零一七年施政报告》,2017年10月11日,第124段。
13 同9。
14 同9。
15 同6,第1页。
16 《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劳工及福利局,2015年4月,第x页。
17 同9。
18 「全日制经本地评审自资专上课程 2016/17 学年按学习及培训范畴划分的学生人数」。取自自资专上教育委员会网站:https://www.cspe.edu.hk/resources/pdf/tc/Number%20of%20Full-time%20Locally-accredited%20Self-financing%20Post-secondary%20Programmes%20by%20Academic%20Programme%20Category%20and%20Relevant%20Student%20Enrolment%20for%20the%202016-17%20Academic%20Year.pdf,查询日期2018年1月10日。
19 「收生成绩」。取自自资专上教育委员会网站:https://www.cspe.edu.hk/tc/admission-scores.page,查询日期2018年1月11日。
20 Phoebe Wong, Peggy M. L. Ng, Connie K. Y. Mak and Jason K. Y. Chan, "Students' choice of sub-degree programmes in selffinancing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 in Hong Kong," Higher Education 71 (2016), doi: 10.1007/s10734-015-9915-5, p. 469.
21 「进阶数据搜寻」。取自自资专上教育委员会网站: https://www.cspe.edu.hk/tc/customised-data-retrieval.page,查询日期2018年1月11日;「按修课程度及主要学科类别划分的已全职工作的教资会资助的全日制课程毕业生的平均年薪, 2009/10 至 2015/16」。取自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网站:https://cdcf.ugc.edu.hk/cdcf/searchStatSiteReport.action,查询日期2018年1月11日。
22 「进阶数据搜寻」。取自自资专上教育委员会网站: https://www.cspe.edu.hk/tc/customised-data-retrieval.page,查询日期2018年1月11日。
23 同22。
24 《关于2013年度副学位课程毕业生的工作表现雇主意见调查-报告摘要》,取自自资专上教育资讯平台网站:https://www.cspe.edu.hk/resources/pdf/tc/Survey%20on%20Opinions%20of%20Employers%20on%20Major%20Aspects%20of%20Performance%20of%20Sub-degree%20Graduates%20in%20Year%202013%20-%20Executive%20Summary.pdf,查询日期2018年3月15日。
25 姜嘉轩,「东华筹办物理治疗课程育『新血』」。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3/20/ED180320000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20日。
26 同16,第A7-5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