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8-04-06 | 《经济日报》

以保障换自由──slashie的退休难题



大部分打工仔每月都会供强积金,不过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积金局)的数据显示,自2015至2017年第四季,每季都有2%至3%的就业人口「应参加强积金计划但尚未参加」[1],若根据最近一份报告估算,实际人数达八万人。[2]

仅约七成自雇人士参与强积金计划

强积金作为市民退休的支柱之一,存在数以万计的「漏网之鱼」,自然值得关注。根据积金局统计,自2016年9月至2017年12月,无论雇主还是雇员,强积金计划登记率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100%[3],但同期自雇人士登记率却仅有68%至70%。[4]按法例规定,凡年满18岁至64岁,以生产或买卖货品或提供服务赚取收入的自雇人士,除豁免者外,不论入息高低[5],均须登记强积金计划。[6]

智经今年初曾向三名按项目承接雇主或客户工作的自由职业者查询其强积金供款情况,他们均表示在从事自由职业期间,没有登记强积金计划。有受访者提及当局没有与其接触,就觉得没有必要;而且每月收入不固定,希望保留更多现金在手,以备不时之需。

斜杠青年兴起 追求工作自主权

这类自由职业者,即时兴的「斜杠族」(slashie),根据青年创研库在2016年发表的研究报告(创研库报告),是指没有从事专一职业,而是拥有多重职业和身分的青年人,他们往往以「斜杠」来区分不同的职业。[7]

一般而言,slashie属自雇人士。根据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在2016年发表的研究简报,本地弹性工作者的总数和比例[8],自1999至2015年期间由37.5万人增至52.4万人,即占工作人口比例由12.1%升至13.9%,升幅主要由兼职雇员带动,但其间自雇人士也有增多。[9]此外,随着新商业模式如共享经济的兴起,人们往往没有意识到,将家中闲置房间出租,也可算作提供服务赚取收入的自雇人士,因此社会上的自雇人士或远多于官方数字。[10]

根据创研库报告,受访青年曾从事弹性就业的最主要原因,是「可以自己控制时间」(52.4%),有案例希望透过这种就业模式发展兴趣、实践自己喜欢的工作,以及开展业务。[11]积金局在回应智经查询时解释,要区分「自雇人士」和「兼职雇员」的关键,在于公司对有关人士的工作控制权,而非着眼于「按件付费」之类的工作形式。例如若公司对雇员工作程序、时间及工作方式有较高控制权,该雇员就不能被视为自雇。

食得咸鱼抵得渴 做得slashie就要放弃退休保障?

在强积金问题上,做个「真‧slashie」虽可追求工作自由,但这种自由,某程度上是以一些相应的保障作交换。例如现时劳工法例对雇佣关系有规管,对兼职雇员亦有一定保障[12];但对于自由职业者,由于他们与机构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故也没有任何劳工保障。[13]青年创研库指不少接受他们访问的自由职业者,也抱着以保障换取自由的心态,认为劳工保障并不重要。[14]

当年青力壮,一些人会愿意承受欠缺保障的风险。但临近退休,是否仍能保持淡定?英国独立专业人士及自雇者协会(IPSE)在2016年发表报告,指英国在2015年第二季有190万名独立专业人士,即有较高知识或技能的自雇人士,当中60岁以上的人数,较2008年增加63%,是人口升幅最大的年龄群组。[15]

IPSE在研究中访问了798名独立专业人士,当中有接近八成认为,财务安全是最影响他们何时退休的三大因素之一,其余两项则分别为健康(48%)和工作享受(44%)。[16]

需为slashie设立另类资讯平台

在香港,虽然强积金长期被诟病不足以保障退休生活,但作为退休支柱之一,强迫市民在有工作能力时,按月将部分收入作为退休储蓄或投资,多少仍有积谷防饥的功能。但以智经接触到的slashie看来,他们一方面不知道强积金制度在自雇人士方面的安排;另一方面因为收入不稳定,希望多保留现金在手。

以其中一个案例看来,开设公司承接工作项目的自雇人士,会较了解强积金的有关规定,并参加供款。他指自己在银行开立公司户口时,职员已向其讲解强积金安排,而该银行同时作为强积金受托人,相关手续也透过银行完成,每年只需计算一次总收入并供款5%,程序算是简便。

不过,对于没有开设公司的普罗slashie来说,除非主动接触,否则未必会意识到自己需要了解强积金资讯。其中一名接受智经访问的自雇人士认为,由于现时许多自雇人士承接的工作项目多来自本地公司,如果当局鼓励本地公司在发放项目时,向自雇人士转达有关强积金安排,或向其转发政府有关宣传单张,应该会有帮助。

积金局在回应智经查询时指出,过去曾联络与自雇人士相关的团体,为他们安排讲座及合作推广,例如向的士及小巴司机进行外展宣传;于的士车身卖广告;印制及派发宣传单张及海报;及在不同刊物撰文。在社交媒体方面,积金局又曾邀请全职运动员和电竞选手拍片宣传强积金。

建立自雇者协会 多方位竖立退休支柱

除了冀望官方宣传,slashie之间互通消息,也相当重要。创研库报告也提及,本地弹性就业者缺乏资讯平台,难以互相交流,也缺乏处理税务、会计、法律等问题的咨询指导,以上都是从业者普遍遇到的问题。[17]

在退休问题上就更是如此。上述IPSE就曾与保险公司Aegon合作,为英国的自雇人士组织IPSE退休金计划,管理及行政费用仅为0.43%。[18]值得注意是,IPSE在一份报告当中提及,为自雇人士而设的退休金计划,有必要设计得更为灵活,例如允许他们提取过去两年的供款。这是因为自雇人士的收入不稳定,如果计划容许他们在面对经济困难时,提取一定现金,可让他们在供款过程中更为安心。[19]

在香港,截至2017年年底,总共有4,394个职业退休计划,其中有3,406个计划获强积金豁免[20],是否可就自雇人士设计更灵活的安排,需要更多讨论。[21]不过除了强积金之外,要有妥善的退休安排,单凭一根支柱并不足够。上文提及一名有开设公司的自雇人士告诉智经,他除了每年供5%收入在强积金基金之外,还自行建立投资组合,包括购买股票、保险和退休年金等产品,以准备日后退休生活。由此看来,要获得自由不一定要牺牲保障;相反,再无后顾之忧,也是放胆追逐自由的本钱。

1 「强积金计划统计摘要」。取自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statistics/mpf_schemes_statistical_digest/index.jsp,查询日期2018年1月25日。注:自2015年第一季至2017年第二季,本港就业人口保持平稳,在379万至382万之间,包含雇主、雇员、自雇人士和无酬家庭从业员。此外,应参加强积金计划但尚未参加者的数字,已撇除受其他退休计划保障者、家务雇员,和65岁以上或18岁以下等没有法律责任参加任何本地退休计划的雇员。
2 「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统计摘要」,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2017年12月,第1页。
3 注:只有2016年9月30日时段,雇主的登记率是99%。
4 「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统计摘要」,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2017年9月,第3页;「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统计摘要」,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2017年12月,第3页。
5 「自雇人士」。取自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faq/self_employed_person/index.jsp,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20日。
6 「强积金雇员精明贴士」。取自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publications/booklets_publications/mpf_system/files/EE_leaflet_chi.pdf,查询日期2018年1月25日。注:虽然必须登记,但若每月入息低于低于7,100元,或每年低于85,200元,则无须供款。资料来源:「自雇人士」。取自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faq/self_employed_person/index.jsp,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20日。
7 「新生代的弹性就业模式」,青年创研库,2016年12月,第15页。
8 注:所谓「弹性工作者」,包括自雇人士、兼职雇员和临时雇员。
9 「人力调整为香港带来的挑战」,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2016年6月,第5页。
10 「零工经济 全民捞散?」。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97,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5日。
11 同7,第ii页。
12 举例来说,积金局指出,若雇佣关系达60日或以上,即使雇员实际工作日数及时数不多,雇主也必须为兼职雇员参加强积金计划。资料来源:「强积金法规知多D」。取自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mpfa.org.hk/tch/member_protection/mpf_regulations/files/Learn_more_about_MPF_regulations_C.pdf,查询日期2018年1月25日。
13 同7,第24和50页。
14 同7,第50页。
15 "Independent Professionals: Pensions and Retirement Savings - Attitudes, Motivations and Methods," The Association of Independent Professionals and the Self Employed, November 2016, p.1.
16 同15,第4页。
17 同7,第iii页。
18 "Pension," The Association of Independent Professionals and the Self Employed, https://www.ipse.co.uk/what-ipse-does-for-you/growth-and-support/pension.html, accessed January 25, 2018.
19 同15,第16页。
20 「职业退休计划统计数字」。取自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mpfa.org.hk/eng/information_centre/statistics/orso_schemes_statistics/files/Quarterly_Stat_20171231.pdf,查询日期2018年1月25日,第1页。
21 注:积金局回应智经的查询时指出,根据现行《职业退休计划条例》注册成立的全新职业退休计划,除非是因为重组或真正业务交易(例如公司合并、重组及联营)而注册设立,否则豁免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的申请于2000年5月3日后已经不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