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8-04-16 | 《星岛日报》

从银幕到萤幕 新世纪光影时代



过去一年,香港各区陆续有新电影院落成,位于沙田新城市广场、重建逾十年的电影院,亦预计在今年年中开业。[1]此外,政府去年公布会在两幅商业用地的土地契约中,加入电影院最少座位数目的规定,并表明会研究在启德发展区及西九文化区兴建电影院的可行性。[2]种种迹象显示,香港未来将会有更多电影院。

本地制作票房占比低 与档期欠佳成恶性循环?

问题是:香港的电影制作会否因而受惠?从近年票房数据看来,情况不宜过分乐观。相对内地和海外电影,香港制作的影片在本地只占据极小的市场份额,过去数年的票房只占总票房不足一成。

翻查资料,虽然在2012至2016年这五年间,香港全年总票房从15.6亿元,增加两成至18.6亿元,然而香港电影(包括港产片和香港与内地合拍的电影)占总票房的百分比,却从22.2%跌至16.0%。其中港产片票房更在2016年录得五年来的低位,只有3,200万元,占总票房1.7%。[3]

单看票房数据,或会得出本地制作缺乏竞争力的结论,不过有业内人士向智经表示,票房与档期亦有关系。因为戏院不足、地铺租金昂贵,令多数戏院偏向先排上能确保票房的荷里活片及大制作,导致港产片难有足够档期,亦变相减少了票房收入。[4]

票房低会打击投资意欲,而资金充裕与否又会影响成品质素,继而降低戏院排出档期的意愿。可以想象,这种恶性循环长远会窒碍香港的电影制作工业。

争取参展机会 有助扩展境外市场

戏院数目不足,也会影响电影扬威海外,从而开拓境外市场的机会。目前的国际发行渠道,主要是在洛杉矶、康城及柏林举行的三大影展。这些影展汇聚不少制片商、发行商及买家,洽谈影片发行事宜。

香港发行商在这些影展中十分活跃,2017年,天马电影就在康城电影市场中,成功预售两出电影的北美及英国发行权;韩国及新加坡亦在电影节中购买了《英雄本色4》的发行权。[5]此外,2016年贸发局在康城电影交易市场设立香港馆,展示香港最新电影作品,以助推广小型独立电影。[6]

不过,「在戏院放映」是不少影展对参选电影的要求。早前康城国际电影节便决定,由于网上点播平台Netflix的电影不会在电影院中放映,因此不能参选电影节。[7]再以今年4月15日举行的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为例[8],「曾在影院中放映」亦是自动参选比赛的条件之一。[9]因此,若香港有更多电影院落成,增加本地制作的放映及参展机会,间接也能帮助电影推广并发行至海外市场。

一带一路关电影业事?

除了这些固有市场外,有业界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具潜力的发展地域。[10]但要打进这些国家,往往涉及政府与政府之间的磋商,不能单靠业界力量成事。南韩政府为了协助当地影视娱乐业进入缅甸市场,便曾与缅甸签订协议,自2016年起向缅甸提供免费电视节目,供当地电视台播放。[11]

从香港与东盟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可见[12],港产片亦有攻进这些市场的潜质。虽然目前缅甸未如马来西亚及泰国般,放宽香港公司在当地进行电影与录像制作及发行、以及广播和电视服务等视听服务,但当地已向香港开放电影投影及电影院这两种视听服务。[13]本地业界投石问路,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大发行公司主导 不利小型制作出口?

论及扩展境外市场,不得不关注非主流及独立电影的情况。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香港主流商业片的发行,主要由几间大发行公司包办,较小规模的发行公司愈来愈少。与此同时,亦有电影公司买下戏院,令电影由拍摄制作、发行、以至上画,都能「一条龙」处理。[14]

不过非主流和独立电影的制作商,却未必有财力发展「一条龙」模式,若他们的作品没有给大发行公司看中,过去一般只能透过各大小电影节和社区放映带到观众面前。[15]

银幕处处满室光影 独立电影新出路

幸而随着科技发展,现在如美国的Netflix、中国的爱奇艺,以至香港的My TV Super等网上点播平台,亦为各小规模制作提供一条「杀出重围」的渠道。

组织European Audiovisual Observatory自1990年代起提供关于欧洲影视业统计及分析[16],其中一份报告(EAO报告)提及,网上点播平台可以帮助电影的跨国流通,令没有上画的电影亦能在平台上播放。[17]EAO报告解释,由于小型电影较难在境外觅得发行商,因此可能完全无法在某些地区放映,这个时候,网上点播平台就能扩大受众范围,在不影响票房纪录的情况下,让小型制作可以选择在某些地区作院线上画,同时在另一些地区作网上点播。[18]

以挪威为例,几年前源于美国的Netflix,在当地还是无人知晓,不过到现在,已经有超过七成家庭使用。有观点认为,这正正代表当地制片人在选择发行电影时,错误估计了一些观众对电影的需求。另一方面,Netflix至今已经在超过190个国家中,拥有超过8,000万用户。[19]Netflix在2017年7月公布的季度业绩亦显示,其海外用户的数量已经超过美国[20],突显这类平台用作推广电影的潜力。

香港也有业内人士反映,内地的网上点播平台愈趋普及,不少未能在内地上画的电影,亦会转用网路电影方式放映。如果能吸引到观众付款收看,盈利可能胜于在院线上映。[21]

原创网路电影 扼杀戏院?

不过,一众小型电影能否借助网上点播平台觅得生存空间,也要视乎这些平台有多锐意进入不同市场。因为当它们决意打入新市场时,为了与当地业界一较长短,会较有动力与小型电影的制作商合作,将业务本地化。有市场报告举例,亚马逊的网上点播平台Prime在德国的订户较Netfilx多两倍,原因正可能是前者很早就引入一些当地影片。[22]

这种本地化的经营策略,一方面可以协助网上点播平台打进不同市场,另一方面也让小型电影能够利用这些跨地域的平台,接触以往无法接触的观众。今年初就有曾在YouTube上播放的港产粤语剧集,登陆Netflix,发布地区多达195个。[23]

若这类平台走上原创之路,就更有望促进电影制作。爱奇艺在2014年起,开设子公司IQIYI Motion Pictures,自制电影进军影院,同时又开设网上电影中心,制作网上电影。[24]Netflix在去年便宣布和台湾幕后制作团队合作,制作惊悚剧作,作品会全球同步上架[25];与此同时,Netflix亦有拍摄只供自己平台放映的电影。

不过从另一角度看,这些原创电影也可能反过来破坏当地电影业的发展。有研究指出,Netflix这类公司的服务性质,令它一定会将自家制原创作品优先放映或作独家播放,或对传统电影院线的生意构成影响。[26]此外,网上点播亦可能会逐渐改变观众看电影的习惯,对传统院线造成冲击。

而在一些人眼中,不能在戏院上映的,根本称不上是电影。去年康城电影节中,两出由Netflix出资开拍,但只在Netflix平台播放的电影入围康城电影节,便惹来法国电影业不满。[27]今年康城国际电影节更决定,不在电影院中放映的Netflix电影不能参选。[28]在香港,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他所接触的新一代电影制作者,主要仍是渴望作品能在院线上播放。[29]

不管业界如何定义在网上点播平台呈现的作品,这些平台为整个电影业带来的新模式及新冲击,始终不能漠视。当每个人都能在小萤幕观看首轮放映的影视作品,对电影制作行业是福是祸,留待日后历史说明。

1 「2017新戏院相继落成 香港电影迷必知情报」。取自Unwire.hk网站:https://unwire.hk/2017/01/20/hong-kong-cinema-2017/hottopic/,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20日;「中环娱乐行戏院再现 英皇戏院 16/10 开幕试业」。取自Unwire.hk网站:https://unwire.hk/2017/10/15/emperor-cinemas/hottopic/,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15日;「沙田新城市广场戏院明年中开业 营运商到最后磋商阶段」。取自地产站网站:http://ps.hket.com/article/195654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27日。
2 苏锦梁,〈推动影院发展新措施〉,《大公报》,2017年4月5日,A12页。
3 《香港电影资料汇编2016》,创意香港电影服务统筹科,2017年,第13至15页;《香港电影资料汇编2012》,创意香港电影服务统筹科,2013年,第10至12页。
4 智经在2018年1月17及18日就本地影视业行业实况及经验,分别查询一位剪接、一位电影监制及编剧,以及一位独立电影制作人。
5 Liz Shackleton,「康城电影节:香港发行商活跃但内地制片人却感失望」。取自香港贸发局网站:http://economists-pick-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国际市场简讯/康城电影节:香港发行商活跃但内地制片人却感失望/imn/tc/1/1X000000/1X0AAD2V.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3日。
6 「香港影视及娱乐业概况」。取自香港贸发局网站:http://hong-kong-economy-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香港行业概况/香港影视及娱乐业概况/hkip/tc/1/1X000000/1X0018PN.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16日。
7 Rhonda Richford, "Cannes Artistic Director Explains Netflix Competition Ban," The Hollywood Reporter, https://www.hollywoodreporter.com/news/cannes-artistic-director-banning-netflix-competition-why-he-allowed-streaming-movies-last-year-1096800, last modified March 23, 2018.
8 「本届颁奖典礼主题「青春常驻」 大会公布19项入围候选名单」。取自香港电影金像奖网站:http://www.hkfaa.com/news.html,查询日期2018年4月4日。
9 「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评选细则」。取自香港电影金像奖网站:http://www.hkfaa.com/rules.html,查询日期2018年4月4日。
10 马逢国,〈支持香港电影发展〉,《都市日报》,2018年1月10日,P21页。
11 毛咏琪,「【香港电视之死】政府银弹催谷影视业 打造『韩流』外交软实力」。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83033,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10日。
12 「中国香港与东南亚国家联盟的自由贸易协定」。取自工业贸易署网站:https://www.tid.gov.hk/tc_chi/ita/fta/hkasean/ti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31日。
13 "Specific Commitments1 of ASEAN Member States (AMS) on Audiovisual Services and Other Communication Services," Trade and Industry Department, https://www.tid.gov.hk/english/ita/fta/hkasean/files/tis_Sector02D.pdf, accessed April 4, 2018, pp. 5-7.
14 同4。
15 同4。
16 "The European audivisual observatory," Europe in Strasbourg, http://en.strasbourg-europe.eu/the-european-audiovisual-observatory,41342,en.html, accessed February 27, 2018.
17 Gilles Fontaine and Patrizia Simone, "VOD distribution and the role of aggregators," European Audiovisual Observatory, May 2017, p. 5.
18 同17,第25页。
19 Fran Royo and Sandra Echeverri, "In search of a European alternative to the Netflix phenomenon," in Industry Report: Distribution and Exhibition, Cineuropa, http://www.cineuropa.org/dd.aspx?t=dossier&l=en&tid=1369&did=320584#cm, last modified March 24, 2017.
20 "Q2 17 Letter to shareholders," Netflix, https://ir.netflix.com/static-files/f2e5425d-6c9f-4c96-89a0-752aeb33a084, last modified July 17, 2017.
21 同4。
22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Market Report 2017," Ofcom, December 18, 2017, p. 93.
23 「【反黑】下架三个月后登陆Netflix 导演宋本中:4K拍摄只系基本」。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55900,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1日。
24 毛咏琪,「【香港电视之死】港剧台剧去哪儿?  亚洲影视业再洗牌」。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8298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10日。
25 颜理谦,「《通灵少女》幕后团队操刀,Netflix首部自制华语戏剧终于来了!」。取自数位时代网站: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45657/netflix-first-original-drama-in-taiwan,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4日。
26 Roderik Smits, "Industry Report: Distribution and Exhibition Beyond traditional release strategies," Cineuropa, http://www.cineuropa.org/dd.aspx?t=dossier&l=en&did=314689&tid=1369, last modified August 30, 2016.
27 同5。
28 同7。
29 同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