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8-04-19 | 《经济日报》

数码新时代 税制不简单



随着网络普及,做生意早不限于实体商店。欧盟上月提交新税制建议,向数码公司,如社交媒体公司、协作平台和线上内容供应商等开征数码税。欧盟认为,现时数码公司所享的有效税率远低于传统公司[1],应予收窄;而且,全球流行百多年的企业税制度,本是针对实体业务,无法适应跨境网上业务,例如收集异地消费者的数据来开发价值等。[2]

因此,欧盟提出一项征税原则,即以消费者所在地征税。[3]这项原则不是全新概念,但在近年各国的税务改革上逐渐流行,香港将如何被影响,也值得留意。

向科网巨企征数码税 新经济贸易战?

欧盟共提出两项立法建议,第一项是改革企业税制度,让成员国向那些在境内赚得利润却不设分部的数码公司征税,征税门槛包括在当地年收入超过700万欧元、在一个欧盟成员国内拥有超过十万名用户,或订立超过3,000份数码业务合约等。[4]

至于第二个方案,则是针对指定的数码业务的收入征收临时税(interim tax)[5],特别是那些难以透过现行税制征税的业务,例如售卖网上广告空间、网上交易中介,和销售以用户所提供资讯所产生的数据等。征税门槛是年度全球总收入和于欧盟收入分别达7.5亿和5,000万欧元的公司。欧盟估计,如果将税率设定为3%,每年可为成员国创造50亿欧元的收入。[6]

欧盟在中美贸易战暗潮汹涌的关头提出该项建议,美国《华尔街日报》认为是贸易战的「欧美版」,因为受影响企业如亚马逊、苹果、谷歌和脸书等,全属美国公司[7];美国官方亦在与欧盟就钢铁和铝的关税问题作谈判之际,明确反对该项数码税建议。[8]

征税新逻辑:价值来自用户 须向用户所在地缴税

姑勿论数码税是否只是政客手中的谈判筹码,欧盟提出的新征税原则确实值得留意。他们指出在数码经济中,价值来自演算法、用户数据、销售功能和知识的组合,例如用户在社交平台分享个人喜好,平台再以此数据发放目标广告赚钱[9],又例如通过整合数以百万计用户互动,来改进应用程式中的语音辨识技术。有欧盟官员认为,这些数据的价值产生于用户所在地,故税制也应相应地改变。[10]

事实上,这项根据用户所在地征税的原则,并非新猷。欧盟早在2015年的增值税改革,已针对跨境电讯、广播和数码服务企业,以客户所在地取代公司注册地点进行征税。[11]换言之,即使企业并非座落于欧盟成员国,但只要在当地拥有客户,就可能有税务责任。[12]

根据税务服务公司Quaderno统计,截至今年2月,全球最少有18个国家或地区采用类似上述模式,根据购买者所在地征收数码税,例如纽西兰、日本、印度、俄罗斯、南韩和台湾;而正计划开征数码税的国家或地区也有八个,包括中国、加拿大、以色列、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等。[13]姑勿论数码税是否贸易战的谈判工具,其原则似乎反映了客观环境的转变,令愈来愈多政府不得不思考改变税制。

香港早年相关咨询 无意向跨境公司的本地销售征税

上文提及的「增值税」,在香港更为人熟知的名称是「商品及服务税」。[14]政府曾经于2006年就开征该税项进行咨询,但最后在争议中搁置。[15]商品及服务税是针对本地消费的税项,据当时的咨询文件,登记产销商在生产和分销过程的每个阶段,都会就商品及服务所增加的价值课税,故又称增值税,其总额等于消费者最终承担的税额。[16]这与「零售税」不同,零售税是商品由零售商转至最终消费者时,即在零售阶段征收的间接税。[17]零售税通常只适用于商品,而不适用于服务。[18]

传统的商品及服务税不会特别针对电子商务和数码产品作额外处置。在香港十多年前的咨询当中,政府建议方案就言明对电子商务「无特别处理方法」,只将其视为「另一种商业交易模式」。[19]具体来说,本地企业向本地顾客供应数码产品及服务时,按一般本地零售途径缴纳商品及服务税;而以现时备受关注的跨境销售议题上,当时言明若市民向非来自香港供应商购买进口服务或数码产品,也无须缴纳商品及服务税。[20]

虽然香港最终没有实行商品及服务税,但根据会计师事务所安永统计,在2017年,全球最少有133个国家或地区实施商品及服务税、增值税或零售税。[21]而现时一些国家正在进行的商品及服务税改革,正是希望针对本地居民向非本地供应商购买进口服务或数码产品时的价值征收税款,有别于香港当年的咨询方向。例如日本在2015年针对消费税的改革,就将税网扩至外国公司向日本人销售数码产品或服务,如电子书、音乐和广告等。一旦确认交易地点是在日本,供应商就须缴交日本消费税,交易地点的定义亦由「提供服务者的办公地点」,改为「服务接受者的地址」。[22]

征税成败关键:集中火力针对大企业 辨识客户居住地

要在无远弗届的网络世界中,「隔山打牛」地向外国企业征税,首先会让人联想到可行性问题。部分国家如阿尔巴尼亚,规定任何外国企业即使只向当地消费者进行了一次销售,也须委托当地税务代理收集和登记增值税[23],而且有关法律文件也没有以世界各主要语言撰写[24],令人怀疑有多少企业会确实登记。

与其大小通吃,许多国家会设置登记门槛,取大舍小,让销售规模达到一定水平的企业才需要承担税务责任。例如早前宣布将在2020年实施海外供应商注册制度(overseas vendor registration regime)的新加坡[25],就规定只需全球营业额每年超过100万坡币,以及向新加坡零售客户提供超过价值10万坡币的数码服务,才需要注册和缴交商品及服务税。[26]

除了设置登记门槛,实施有关政策的关键,还在于准确判断「相关服务接受者的地址」。现时政府的征税方法,通常是向当地公司征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但若转为要辨认出千千万万网民的住址,就相当不易。新加坡的做法是透过网民在网购时输入的信用卡资料、银行账户详情、填写帐单地址时显示的客户所在地,或是联络电话的国家代码等[27],用以分辨消费者所在地。

新加坡国内税务局指出,在税务上会将个人居住地址视为通常居住地,即只要客户的常住地在新加坡,即视同属于新加坡,即使有关人员仅在新加坡求学或就业,未必持有新加坡国籍。[28]

若数码税成潮流 香港难独善其身

在香港,近年愈来愈多市民网上购物[29],所选网购平台亦不乏跨境企业[30],如果政府继续按兵不动,维持现有税制安排,或有助香港吸引海外数码公司发展本地业务,同时维持购物天堂美名,因为相比起其他国家或地区,在香港购物的客户,不论是实体或是网上商店,都能免于有关税务。

不过,随着这类税务安排在国际上逐渐普及,若政府不跟随大队,或变相令本地企业处于不利位置。[31]因为本地数码企业在开拓外地市场时,既需向外国政府缴税,又要为香港库房贡献;但其外国竞争对手开拓本地市场时,却不必向本地政府缴税。是次欧盟推出的数码税计划,就有观点认为这是扶植欧洲公司抗衡硅谷巨头的举措。[32]

过去,香港维持简单低税制,可同时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和企业受惠。但若然日后这种跨境业务和跨境征税安排成为「国际惯例」,香港到底要优先吸引海外数码公司拓展本地业务,同时避免加重消费者负担,还是要确保「本地姜」能与「过江龙」公平竞争,将会是两难的取舍。但无论如何,具竞争力的税务政策,从来都需要在明确性、效率与效益及低税率三个元素中作出平衡。[33]在数码新时代,这项原则也不会改变。

1 注:欧盟指出,平均来说,传统公司面临的有效税率为23.2%,而数码公司则仅为9.5%。资料来源:"Questions and Answers on a Fair and Efficient Tax System in the EU for the Digital Single Market,"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8-2141_en.htm,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2 "Questions and Answers on a Fair and Efficient Tax System in the EU for the Digital Single Market,"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8-2141_en.htm,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Fair taxation of the digital economy,"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taxation_customs/business/company-tax/fair-taxation-digital-economy_en,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3 "Europe’s New Idea: Taxing Where Users Ar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s://www.wsj.com/articles/europes-new-idea-taxing-user-generated-profit-1521644870?mod=searchresults&page=1&pos=6,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4 "Fair taxation of the digital economy,"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taxation_customs/business/company-tax/fair-taxation-digital-economy_en,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5 注:临时税为经常税的对称,是指在国家规定的特定时期内,以征收的持续时间为标准对税收进行的分类。临时税多半是在发生战争或其他临时事件,或者由于实行某项特定政策,产生临时特定需要而开征。
6 同4。
7 "Europe's Tax War on U.S. Tech,"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s://www.wsj.com/articles/europes-tax-war-on-u-s-tech-1521672316?mod=searchresults&page=1&pos=4,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18.
8 "World’s Largest Economies Can't Agree on How to Tax Digital Compani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s://www.wsj.com/articles/oecd-highlights-global-divides-on-how-to-tax-digital-companies-1521205201, last modified March 16, 2018.
9 同4。
10 同3。
11 "Questions & Answers: VAT changes from 2015,"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4-448_en.htm, July 1, 2014; "Telecommunications, broadcasting & electronic services,"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taxation_customs/business/vat/telecommunications-broadcasting-electronic-services_en, accessed March 15, 2018.
12 "What You Must Know About VAT If You Have Customers In Europe," Quaderno, https://quaderno.io/blog/what-you-must-know-about-vat-if-you-have-customers-in-europe/, last modified February 8, 2016.
13 "Digital Taxes Around The World: What To Know About New Tax Rules," Quaderno, https://quaderno.io/blog/digital-taxes-around-world-know-new-tax-rules/, last modified June 13, 2016.
14 「第四章:何谓商品及服务税和该税如何运作?」。取自税制改革公众咨询网站:http://www.taxreform.gov.hk/chi/pdf/Chapter_04.pdf,查询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24页。注:欧盟及南非均采用「增值税」一词。至于「商品及服务税」这个名称,则是在新西兰、加拿大、新加坡和澳洲等地区采用。
15 「香港税制有助收窄贫富差距吗?」。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34,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6月5日。
16 「第四章:何谓商品及服务税和该税如何运作?」。取自税制改革公众咨询网站:http://www.taxreform.gov.hk/chi/pdf/Chapter_04.pdf,查询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24页。注:例如一件衣服的生产销售,可拆分为原材料供应商、布料生产商、裁缝和零售商等阶段,商品及服务税在每个阶段都会加以征收。
17 注:所谓「间接税」,是指在消费者购买货品或服务时,政府从中间接地征收税款。其特点是税款可转嫁给第三者,例如当政府向生产商或供应者收取税款,他们可把货品的价格提高,将部分或全部的税务负担转嫁给消费者。
18 「第四章:何谓商品及服务税和该税如何运作?」。取自税制改革公众咨询网站:http://www.taxreform.gov.hk/chi/pdf/Chapter_04.pdf,查询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27页。
19 「第五章:建议在香港开征商品及服务税的架构」。取自税制改革公众咨询网站:http://www.taxreform.gov.hk/chi/pdf/Chapter_05.pdf,查询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30页。
20 同19,第39页。
21 "VAT, GST and sales tax rates," EY, http://www.ey.com/gl/en/services/tax/worldwide-vat--gst-and-sales-tax-guide---rates, accessed March 15, 2018.
22 "Revision of Consumption Taxation on Cross-border Supplies of Services," National Tax Agency, https://www.nta.go.jp/foreign_language/consumption_tax/cross-kokugai-en.pdf, accessed March 15, 2018, p.2.
23 同13。
24 "VAT taxation of the digital e-commerce in Albania," ebiz.tax, http://ebiz.tax/albania-vat-tax-digital-ecommerce/, accessed March 27, 2018.
25 "IRAS e-Tax Guide (Draft)," Inland Revenue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s://www.iras.gov.sg/irashome/uploadedFiles/IRASHome/e-Tax_Guides/GST%20Taxing%20imported%20services%20by%20way%20of%20an%20overseas%20vendor%20registration%20regime.pdf,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0, 2018, p.5.
26 同25,第5页。
27 同25,第21至22页。
28 同25,第21页。
29 注:根据政府统计处去年4月公布的调查报告,全港逾170万名15岁及以上人士在统计前12个月内曾经网购,较2004年的41万,增逾三倍。曾经网购的市民占全港所有15岁及以上人士的比率,同期亦由7.1%升至27.8%。资料来源: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二十号报告书:资讯科技的使用情况和普及程度」,政府统计处,2004年12月,第115页;「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62号报告书:资讯科技使用情况和普及程度」,政府统计处,2017年4月,第88页。
30 注:根据消费者委员会在2016年11月发表的网上消费研究,约八成受访网上消费者均曾在阿里巴巴旗下淘宝网购物,是最常使用的网购平台。此外,雅虎、Amazon、eBay、天猫、苹果和Google等线上商店,也常被提及。资料来源:"Online Retail: A Study on Hong Kong Consumer Attitudes, Business Practices and Legal Protection," Consumer Council, November 2016, p.16.
31 同12。
32 同7。
33 「有利营商环境的税制」。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research/36,最后更新日期2008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