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8-04-30 | 《星岛日报》

奋进吧,香港人!



劳动节最初的目的,是号召全球劳工继续争取八小时工作制[1],不过,对香港打工仔而言,这天最大意义可能是有一日假期,得以休息。事实上,休息及闲暇时间的多少,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上流及发展空间。

近日财政司司长就在网志上提到,香港青年因为工资增长相对缓慢、工时长等原因,令发展有所局限。[2]社会除了继续推动多元经济,让青年有更丰富的选择外,鼓励青年终身学习,亦有助他们向上流动。

终生学习选项多 学术职训两相宜

香港的持续进修选择多,设有多种进修阶梯,符合不同教育程度的在职人士之需要。有意进修的市民,可以就读不同教育机构提供的课程;亦可就读由职业训练局及辖下其他成员机构提供的课程[3];而15岁或以上、具副学位或以下教育程度的人士,亦可选读雇员再培训局的课程。[4]

另一方面,政府亦提供持续进修基金、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以及个人进修开支免税额等措施,鼓励青年装备自己。[5]

持续进修基金申请宗数递减 打工仔进修热情不再?

不同进修阶梯及政府提供的各种财务支援措施,有助鼓励本港在职人士进修。然而,调查显示,18至64岁人士的持续进修参与率,在2005年达到峰值28.1%后反复放缓,至2013年更跌至25.4%。在2013年,参与持续进修的人口推算为131万人,较2011年的146万人低逾一成。[6]

持续进修人口下跌,持续进修基金申请宗数亦在过去十年持续下降,由2006年度的7.3万宗,跌至2016年度的不足两万宗。[7]而且,申请宗数与进修人口的差距也很大,以2013年为例,约有131万人选择进修,却只有26,007宗持续进修基金申请个案。[8]

个中落差,可能源于持续进修基金的设计。现时持续进修基金供18至65岁的香港居民,在一生中获最多一万元资助,而且申请获批起计四年内,最多提出四次申领款项。[9]

可以推断,有进修需求且合符资格的市民,在早年已率先申请。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这批有意进修人士已用尽资助额,或是过了四年的申请期。即使他们仍有进修需求,亦无法动用持续进修基金。

提高资助上限 有助推广进修

因此,智经过去发布的《激发原动力 开拓新思维 助青年 闯出一片天》,建议提高「持续进修基金」的最高资助额,以助鼓励青年持续进修,并提升香港青年职场竞争力。[10]

今年财政预算案便提出,向持续进修基金额外注资85亿元,提高资助上限至二万元,又扩展涵盖的课程范围。[11]这些变动,相信能吸引不少计划进修的在职青年申请。不过,若要鼓励没有进修计划的市民终身学习,除了加大财政诱因,也要了解他们对进修却步的其他原委。

劳力是无止境 没戴表也没有时间?

根据政府分析,劳动市场趋向及培训机构提供的课程等外在因素,会影响港人持续进修基金的申领宗数。一些个人因素,包括工时长短,继续深造的兴趣等,亦令持续进修基金的申领数目有所放缓。[12]

政府统计处于去年11月公布的《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主要结果》亦显示,全港333.3万名雇员当中,共有105.2万人每周工作50小时或以上,占全港雇员的31.6%;;工时超过70小时的亦有20.4万人,占全港雇员的6.1%。[13]这20万人,每日平均工时为至少十小时。

弹性雇佣措施有利员工身心 亦助企业稳定人手

工时过长,无法达至工作与生活平衡,员工自然难以抽空自我增值。智经发布的《工作与生活平衡:由推动弹性雇佣措施做起》研究发现,除非年轻人任职的企业有提供如进修假期等弹性雇佣措施,否则他们因进修所投放的时间和引起的压力,亦会影响工作。[14]

报告亦鼓励企业在制订弹性雇佣措施时,多与雇员沟通,在企业能稳定人手和挽留具进取心的雇员的同时,雇员亦可兼顾不同的角色和责任。例如,雇主可以实行弹性工时和设有进修假期,以减轻雇员压力,并为进修雇员提供资助。[15]

进修假期在港日渐普及 加强推广靠资助?

在香港,进修假期亦非新鲜事。《公务员事务规例》列明,公务员如须准备及参加考试,而考取的资格与其职务或所属部门职务有关,在得到所属部门或职系首长批准下,可在任何12个月内,放不超过14天全薪进修假期。[16]此外,根据一个2013年的调查,香港有近半机构给予雇员平均四天进修及考试有薪假期。[17]

在海外,以进修假期鼓励雇员进修的方法,各适其适。例如,奥地利的Weiterbildungsgeld(Further Training Allowance),容许雇员与雇主达成协议后,为进修而休假最多一年。员工可选择一次性休假一年,或四年内合共放最多一年的假期。假期期间,雇主毋须支薪,但员工可得到相当于失业救济金的补助。[18]

在设立这类补助时,除了假期时数以外,最大的考虑在于资金来源,政府资助固然是其中之一。例如,根据新加坡的就业培训计划(Workfare Training Support Scheme),当地雇主可向政府申领雇员基本时薪95%的缺勤薪金补贴。不过这个计划主要为每月收入不多于2,000坡元(约11,580港元)的35岁或以上雇员。[19]

另一边厢,亦有地方选择以保险金或基金支付相关开支。例如,奥地利进修补助的资金,为雇员及雇主供款各占一半的失业保险[20];比利时私人机构的雇员,每年获得的180小时有薪进修假,资金则由以公帑资助及雇主供款出资的基金支付。[21]

不论有薪抑或无薪,进修假无疑会增加雇主的营运成本,雇主亦不可能单纯付出。因此,若能藉这些措施在提升雇员的工作与生活满足感,改善职场环境的同时,能够挽留和吸引人才,长远而言,才是双赢局面。

为弹性工作人口提供诱因进修

引入有薪进修假,亦未必可让全部打工仔享用,因为全职雇员的福利,与临时雇员、兼职雇员和自雇人士未必相同。事实上,过去20年,香港有不少长期职位转换成合约职位,弹性工作人口愈来愈多。政府在推行措施鼓励持续进修时,亦应将此趋势纳入考虑。

粗略估计,香港于2015年共有52.4万名弹性工作人员,当中9.6万人为临时雇员,21.4万人为兼职雇员,21.4万人为自雇人士。[22]相较1999年,整体弹性工作人口累积增加40%,弹性工作人员在整体工作人口中的比例,亦由 12% 递增至14%。[23]

面对日益庞大的弹性工作人口,外国有政府制定新的政策,处理这类人口的培训开支。[24]法国自2004年开始为雇员提供一年最多20小时,六年最多120小时的有薪进修假,资金来源是拥有20名或以上雇员的机构,每年缴交0.2%的工资税。[25]但为了针对弹性工作人口的需要,当地政府在2015年引入个人进修户口(Compte Personnel de Formation),并将有薪进修时数由120小时扩展至150小时。[26]2017年起,更多企业需要缴交工资税。总括而言,10名雇员或以上的机构,工资税税率为1%;少于10名雇员的机构则为0.55%。[27]

无论是弹性工作人口,还是全职员工,个人进修户口内的时数都会按比例以任职时间计算,以积分形式累积,而雇主、户口持有人或政府都可按需要追加时数积分。而且,自2018年1月开始,计划扩展至所有劳动人口,包括自雇人士。[28]户口持有人则可根据个人情况,自行决定如何及何时运用。[29]这种「钱跟人走」的方法,与持续进修基金相似。

不过,要留意的是,法国此措施资金来自工资税。扩大进修时数,除了提高了税率外,亦令本不需缴税的小型机构需要缴交相关税项。在香港,现时有98%机构为中小企[30],若要改变税制,必须小心盘算对中小企的影响,避免打击香港的长远竞争力。

钱能否买到进修的心?

缺钱缺时间,或许是进修的最大阻力,不过,若打工仔欠缺动力,即使有钱有时间,政府和企业又使尽千方百计,也未会踏出进修的一步。事实上,统计处在2015年的调查结果就显示,全港604万名15岁及以上人士,有兴趣进修的只占14%。[31]

是否进修,乃个人选择,需要尊重。要精益求精,也不只报读课程一途。然而,「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近年人工智能「抢人类饭碗」的说法不绝于耳。无论选择什么方法,打工仔都需要不断增值,才可维持竞争力,迎接这波日新月异、汰旧换新的科技巨浪。

1 「新闻资料: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由来」。取自BBC中文网网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2013/05/130501_backgrounder_laboursday.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5月1日。
2 「让青年人各展其才」。取自财政司司长网站:https://www.fso.gov.hk/chi/blog/blog11031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
3 「成年人的持续进修选择」。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education/continuinged/training/options/adult.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
4 「简介」。取自雇员再培训局网站:http://www.erb.org/erb/about_us/overview/zh/,查询日期2018年3月15日。
5 「成年人的持续进修选择」。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education/continuinged/training/options/adult.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个人进修开支扣除」。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taxes/salaries/allowances/deductions/selfeducation.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
6 「硏究简报2017-2018年度第1期:香港的持续进修情况」,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硏究组,2017年11月,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718rb01-continuing-education-in-hong-kong-20171117-c.pdf,第4至5页。
7 同6,第6页。
8 同6,第4、5及7页。
9 「常见问题」。取自持续进修基金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cef/tc/faq.htm#faq_topic_5,查询日期2018年4月17日。
10 《激发原动力 开拓新思维 助青年 闯出一片天》,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11月25日,第98页。           
11 《2018-19年度财政预算案》,2018年2月28日,第31页,第128段。
12 「立法会十八题:鼓励港人持续进修的措施」。取自政府新闻公报: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1/24/P201801240042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24日。
13 《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主要结果》,政府统计处,2017年11月,第164页。
14 《工作与生活平衡:由推动弹性雇佣措施做起》,智经研究中心,2017年1月,第61至62页。
15 同14,第65页。
16 「修订《公务员事务规例》 - 培训」,公务员事务局,公务员事务局通函第2/2018号,2018年1月31日。
17 「公司讲心讲金 支持进修」。取自Yahoo!教育学习网站:https://yahoo-education.myguide.hk/d/2013072512332/,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7月25日。
18 "Lifelong Learning: Ladder and Lifeline," University Alliance, February 2017, p. 9.
19 同6,第11页。
20 "National actions to implement Lifelong Learning in Europe," Directorate-General for Education and Culture, European Commission, May 2001, p. 63.
21 同20,第61页。
22 「硏究简报2015-2016年度第4期:人力调整为香港带来的挑战」,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硏究组,2016年6月,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516rb04-challenges-of-manpower-adjustment-in-hong-kong-20160607-c.pdf,第4页。
23 同22,第4页。
24 "The Future of Work: Skills and Resilience for a World of Change," European Political Strategy Centre, June 10, 2016, p. 9.
25 同18,第8至9页。
26 同18,第9至10页。
27 "France: Employers obligation to provide skill development plans or training," Eurofound, https://www.eurofound.europa.eu/observatories/emcc/erm/legislation/france-employers-obligation-to-provide-skill-development-plans-or-training, last modified October 27, 2017.
28 同27。
29 同24,第10页。
30 「香港的中小企业」。取自工业贸易署中小企业支援与咨询中心网站:https://www.success.tid.gov.hk/tc_chi/aboutus/sme/service_detail_6863.html,查询日期2018年4月17日。
31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56 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5年7月,第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