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8-05-09 | 《信报》

拉阔想像 让天桥化身社区空间



香港马路众多,为避免人车争路,政府搭建了不少行人天桥。许多人也习以为常,将这类在半空划过的建设,视为连接不同生活空间的通道。但有否想过,这些「离地」建筑不仅是人潮输送带,也能透过设计、合适的管理,成为连接地气的社区空间?南韩首尔的「首尔路7017」(Seoullo 7017)以及美国纽约的「高架公园」(New York High Line),每日到访人数以万计,是近年两个难得的「高架社区空间」。[1]它们的经验,究竟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可以复制的方程式?

基本配套:环境美化、设施多元化、活动多样化

在空间狭小、熙来攘往的行人天桥上驻足享受人生,诚然是离地万丈的想法。不过,在一些空间较大的空中行人通道,这种构思却非天方夜谭,前提是要注入合适的元素。

元素之一,是令这些空间变得更美。「首尔路7017」在这方面可谓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条983米长、占地9,661平方米的空中行人通道[2],前身是一条在1970年落成、横跨首尔鐡路站东边及西边的行车天桥[3],现时通道沿途种了逾2.4万棵首尔常见的树和植物,种类达到228种。[4]

要吸引人驻足停留,单靠植物未必足够,还需其他配套设施。除了座位等基本设施外,「首尔路7017」还设有结合观景台功能的咖啡室[5],纽约「高架公园」则以艺术品取胜。各种设施并非遗世独立,而是要融入周遭环境,与社区连接。其中「首尔路7017」设有四个观景平台,让途人欣赏首尔的中心地带,桥面又有三处安装了小型透明玻璃窗,供人们俯视在桥下往来的火车及汽车[6];纽约「高架公园」的规划,更是将附近楼宇的外墙变成艺术壁画,供途人观赏。[7]

在设计以外,透过活动将互不相识的人联系起来,也是营造「高架空中社区」的关键。这方面,「首尔路7017」上有小型舞台及供表演儿童玩偶的场所[8],纽约「高架公园」亦有举办艺术展览的空间。[9]

与以上两个案例比较,香港的空中行人通道,虽然规模上有不及,也算是包含了部分上述提及的元素。种有植物的天桥,比比皆是;处于施工阶段、连接新蒲岗及启德发展区的十米阔高架园景行人道,两旁更各辟两米栽种植物[10];在启德,亦将会有阔度不少于11米的高架园景平台。[11]

另外,海滨事务委员会辖下的专责小组,早前曾讨论在西九龙海滨,以空中行人通道连接大角咀及油麻地,通道上也可能会有植物、让人欣赏海景的座位和观景台。[12]

 

改变须促进互动 不能徒具其形

建设硬件容易,然而蜕变要真正发生,不能仅仅把这些硬件视作点缀,而是要让它们成为吸引人们互动的桥梁。「首尔路7017」上的大量植物,作用也不止于绿化。它们具地方特色,以名称的韩国字母先后次序排列,并且附有二维条码,让游人可透过手机了解相关资讯[13],在绿化以外增添教育及宣传效果。

「高架空中社区」所办的活动,也需要与社区特色连结。例如首尔有三款以「首尔路7017」为中心、连结附近社区及名胜古迹的导赏团,让参加者了解更多首尔的故事。[14]未来启德的高架园景平台,前身是前机场跑道[15],其实也可考虑透过举办介绍旧启德机场及九龙城历史的导赏团,将社区延伸至半空。

不同使用者互相阻碍 可从设计及管理调和矛盾

「高架空中社区」能否取得成功,管理是重要的因素。因为这些空间功能众多,比起管理行人天桥有更多需要考虑的因素,例如调和不同使用者之间的矛盾、减少对原有社区的影响等。

首先,「高架空中社区」虽然可让人停驻,但其同时是通道,不同的使用者始终会互相阻碍。在香港,外佣周末「占领」行人天桥,作为聚会、倾谈以至野餐场所,可谓是把空中行人天道转化为「高架空中社区」的佼佼者。然而这些「活化天桥」的行为,未必人人欣赏,旺角就有区议员关注当区行人天桥有外佣聚集,影响行人使用。[16]

诸如此类的问题,部分可以透过空间设计处理,供目的不一的人各取所需。[17]为「高架空中社区」的使用订下规范,也是一个方法。「首尔路7017」的使用和管理条例就订明,要举办活动或公众表演,须先向首尔市长申请[18],市长审批时,会考虑相关用途会否严重阻碍行人流动。[19]纽约「高架公园」则禁止阻塞入口及行人径的行为,使用扩音器材以及超过20人的活动或聚会,亦要先得到许可。[20]

人满之患,固然令人担心,慕名到「高架空中社区」的外来者,也可能衍生其他问题。因为他们的背景、喜好、消费模式等,或与原来社区格格不入,若社区因而出现大量迎合他们的店铺和设施,便可能改变社区原貌。纽约「高架公园」的成功,便被指导致豪宅涌现,迫走原有的的士车房、汽油站、画廊,形成所谓的「士绅化」现象。[21]

要避免以上情况,一方面要慎选「高架空中社区」的地点,另一方面可透过协助原有商户提升竞争力,令他们继续活跃于社区。「首尔路7017」当局选择的方法,是协助保养商业街,如改善招牌、重塑购物区,并为修缮具建筑价值的建筑物提供资助。当局又为商户安排培训,教授他们吸引外地旅客的方法,并提供业务咨询。[22]

不一定由政府管理 居民商界亦可参与

管理「高架空中社区」,需要顾及的因素甚多,「由谁管理」自然也成为一道难题。当然,由政府去管理「高架空中社区」并无不可,在香港,由政府管理的行人天桥,一般也会交由路政署负责维修及保养,并由食物环境卫生署负责清扫路面;房屋署管辖范围内的行人天桥,亦由房屋署全权或参与管理。[23]

首尔市长亦获条例指定为「首尔路7017」的管理者[24],权力包括设置及营运便利行人的设施[25],以及在该处举行各类型的推广活动。[26]不过,这类功能繁多的空间,若由政府管理,将涉及多个部门的协作,由此衍生的行政及效率问题,不易处理。

另一个思考方向,是采用民间智慧及力量。例如纽约「高架公园」的拥有权虽然属于政府,但其保养及运作,则由一个当区住户所创立的非牟利保育组织Friends of the High Line负责。[27]「首尔路7017」的相关条例,也容许市长将部分行政管理工作外判[28],将便利行人设施的营运交给商业机构、组织或个别人士[29];以及授权或资助商业机构、组织或个别人士,在「首尔路7017」进行推广活动。[30]「首尔路7017」的运作委员会,也会就场所的管理、运作和使用,向首尔市长提供意见,委员会成员包括在首尔铁路站附近的住户、商人及厂家。[31]

集合民间智慧的管理模式,除了有助为「高架空中社区」注入生气,还可能减少公帑支出。毕竟打理植物和各种设施涉及的保养费用,并不便宜。纽约「高架公园」运作、保养以及园艺方面的费用,在2015年就达到354万美元。幸而该处每年的开支,有98%由Friends of the High Line负责,其经费来源包括筹款、餐饮、出租活动场地、售卖货品等。[32]

当然,引入外界力量管理,也要小心处理公众的疑虑。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数年前拟与地产发展商合作,扩展尖沙咀的星光大道,便引来官商勾结的质疑。[33]因此,当局如有意引入民间管理,也需思考如何避免利益输送,以消除公众疑虑。

香港人多挤迫,如果能为合适的空中行人通道,赋予更丰富的功能,不失为一种开拓生活空间的方式。现时社会就土地供应展开大辩论,空中社区空间的构思,虽与住屋无关,却也值得探讨。

1 "100 Days Passed Since the Opening of 'Seoullo 7017'," Seoul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http://english.seoul.go.kr/100-days-passed-since-opening-seoullo-7017, last modified August 30, 2017; Colin Marshall, "Want to join New York's High Line crowd? Don't listen to Joanna Lumley," The Guardian, August 15,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cities/2017/aug/15/new-york-high-line-crowd-london-garden-bridge-urban-design.
2 "Seoullo 7017 Skygarden," MVRDV, https://www.mvrdv.nl/projects/seoul-skygarden, accessed March 28, 2018.
3 "Project Background," Seoullo Since 7017, http://seoullo7017.seoul.go.kr/SSF/ENG/H/PRO/010/01010.do, accessed March 28, 2018.
4 "Elevated arboretum 'Seoullo 7017' breathes life into the heart of Seoul," Seoul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http://english.seoul.go.kr/elevated-arboretum-seoullo-7017-breathes-life-heart-seoul, last modified May 31, 2017.
5 "Landscaping and Amenities," Seoullo Since 7017, http://seoullo7017.seoul.go.kr/SSF/ENG/H/BUI/010/02010.do, accessed March 28, 2018; "Types of Amenities," Seoullo Since 7017, http://seoullo7017.seoul.go.kr/SSF/ENG/H/BUI/010/04010.do, accessed March 28, 2018.
6 同4。
7 Dorothy Iannone: I Lift My Lamp Beside the Golden Door," High Line Art, http://art.thehighline.org/project/dorothyiannone, accessed March 28, 2018.
8 同5。
9 Jason Farago, "New York's High Line: A public art space done right," BBC, http://www.bbc.com/culture/story/20131126-the-high-line-a-park-for-art,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6, 2013.
10 〈天桥绿化缺成效 倡效首尔路设计〉,《明报》,2017年8月20日,A08页;「启德发展计划-前北面停机坪第3B期及第5A期基础设施」。取自土木工程拓展署网站:http://www.cedd.gov.hk/tc/projects/major/kw/kln7797cl.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20日。
11 「启德发展计划-前跑道南面发展项目的基础设施工程」。取自土木工程拓展署网站:http://www.cedd.gov.hk/tc/projects/major/kw/klnkbe7711cl.html,查询日期2018年3月27日;「711CL─启德发展计划-前跑道南面发展项目的基础设施工程:就2015年6月16日会议的跟进工作」,工务小组委员会,立法会PWSC238/14-15(01)号文件,2015年7月。
12 "West Kowloon Waterfront Pedestrian Walkway Connection Between Yau Ma Tei and Tai Kok Tsui," Task Force on Harbourfront Developments in Kowloon, Tsuen Wan and Kwai Tsing, March 2018, pp. 19, 22, 24 and 26.
13 "Natural oasis opens in bustling city center : Seoullo 7017 is part of a urban regeneration effort across the capital," Korea Joongang Daily, May 18, 2017, http://koreajoongangdaily.joins.com/news/article/article.aspx?aid=3033514.
14 "All about Seoullo 7017!" Visit Seoul.Net, http://english.visitseoul.net/tours/All-about-Seoullo-7017_/21502, last modified May 16, 2017; "(Seoullo 7017) From Hanyang to Seoul," Visit Seoul.Net, http://english.visitseoul.net/walking-tour/Seoullo-7017-From-Hanyang-to-Seoul_/21471, last modified May 15, 2017.
15 「启德发展计划-前跑道南面发展项目的基础设施工程」。取自土木工程拓展署网站:http://www.cedd.gov.hk/tc/projects/major/kw/klnkbe7711cl.html,查询日期2018年3月27日。
16 「2016至2019年度油尖旺区议会交通运输及房屋事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记录」,油尖旺区议会交通运输及房屋事务委员会,2017年1月,第8页。
17 Timothy Joseph Jachna, "Programme for the Green Deck (Final Report),"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January 2016, p. 16.
18 "Seoul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Ordinance On Use And Management Of The Seoullo 7017 Area," Seoul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July 13, 2017, Article 8.
19 同18,第9条。
20 "The High Line,"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 Recreation, https://www.nycgovparks.org/parks/the-high-line, accessed March 28, 2018.
21 Colin Marshall, "Want to join New York's High Line crowd? Don't listen to Joanna Lumley," The Guardian, August 15,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cities/2017/aug/15/new-york-high-line-crowd-london-garden-bridge-urban-design.
22 "Expected Effects of Seoul Station 7017 Project: Vision and Strategy," Seoullo Since 7017, http://seoullo7017.seoul.go.kr/SSF/ENG/H/PRO/010/04020.do, accessed March 29, 2018.
23 「何厚祥先生的提问」,沙田区议会卫生及环境委员会,2014年9月。
24 同18,第3条。
25 同18,第6条。
26 同18,第7条。
27 同20。
28 同18,第5条。
29 同18,第6条。
30 同18,第7条。
31 同18,第16、17条。
32 "About the High Line," Friends of the High Line, http://www.thehighline.org/about, accessed March 28, 2018; "Friends of the High Line Summarized Statement of Activities Years Ended December 31, 2014 and 2015," Friends of the High Line, http://files.thehighline.org.s3.amazonaws.com/pdf/FHL_Summarized_Statement_of_Activities.pdf, accessed March 28, 2018.
33 简淑明,〈星光大道旁 六星级酒店被隐形 活化计划中只字不提〉,《am730》,2016年1月29日,A02页;纪晓风,〈免遭质疑官商勾结 区会尊重民意〉,《信报》,2016年2月18日,A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