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8-05-07 | 《星岛日报》

低头族当道 出版业如何昂首前行?



香港去年的零售业总销货价值,较2016年上升2.2%[1],扭转三年跌势[2],却并非所有行业都能受惠,其中近年被视为「夕阳行业」的书报出版,就是一例。

本地出版业萎缩 港人阅读习惯转变

虽然有关数据显示,2017年「书报、文具及礼品」的销货价值,按年增加了1%,但在过去五年,「书籍、期刊的出版及其他出版活动」的机构单位和就业人数,皆趋向萎缩。其中机构单位由2013年第一季的1,359间,减少至2017年第一季的1,222间;同期就业人数则由19,357人跌至17,173人,两者同样录得约一成的跌幅。[3]

在本地零售业整体复苏的2017年,出版业亦未见止血。虽然「书籍、期刊的出版及其他出版活动」的机构单位数目全年微升1%,但就业人数不增反减,全年跌近3%。[4]

本地出版业荣枯,令人联想到港人阅读习惯转变。有书报业人士便慨叹「个个睇手机」导致生意难做。[5]香港出版学会早前公布「香港全民阅读调查报告」(下简称「出版报告」),也发现在2,063名受访者当中,多达63.9%表示在过去一年有用手机、平板电脑或电脑上网阅读。[6]

当然,阅读习惯「虚拟化」是一回事,但港人会否因此抛弃实体书,乃至减少购书开支,又是另一回事。出版报告指仍有近七成受访者在过去一年有阅读实体书,每周阅读时数的中位数达三小时、每月阅读书本数的中位数为两本,与再前一年相若。而且愈年轻受访者有愈高的阅读比例,当中18至40岁的受访者,阅读实体书的比例更达八成或以上。[7]

虽然出版报告显示,有买书的受访者较之前一年下跌七个百分点,但仍达77.1%。[8]另外根据香港大学教育学院在去年年底发表的「全球学生阅读能力进展研究」,亦指出与2011年比较,2016年香港家庭儿童书籍藏书量已见提升。[9]

网络直销 众筹出版 撮合作者与读者

由此可见,本地出版业萎缩,不能完全归咎于港人的阅读习惯。事实上,随着不同出版模式兴起,不少作者另辟蹊径,选择绕过传统出版社和书店销售网络,直接售卖作品予读者,也是「打撃」传统出版业的因素之一。

按照传统出版流程,一本书由生成至送到读者手中,需经出版、物流、销售三部分[10],经多重拆帐,作者利润会被摊薄。[11]曾独立出书的作家陈晓蕾过去接受传媒访问时,曾指出直销150本书的收入,相当于透过出版社卖出2,000本。[12]

传统出版模式之所以能够成立,是因为过去作品需依赖出版销售网络接触读者。而且出版社同时替一大批作者出版作品,即使当中部分销情不佳,也可以拉上补下;对作者而言,出版社亦代其承担了「血本无归」的风险。[13]

然而,一旦出现了一些替代途径,使作者也能够培养自己的读者群,并向其直销作品[14],传统出版业的生意模式就会受到挑战。

近年便有本地作者尝试以「先预购、后印刷」模式,将作品的部分章节供人网上试阅,有读者感兴趣,可直接将书费及邮费汇入作者个人帐户。[15]以自资印刷1,000本书为例,费用大概两万元,一本预购费60元的书籍,只要有200本书被认购,便可充抵大部分印刷成本[16];有作者称这种经营模式为「卖书花」[17],类比于地产商的卖楼花。

卖书花,是指作者先完成内容,再提供部分章节供读者网上试阅,待集得一定预订资金后才予付印,大大减低「血本无归」的风险。此外,也有作者在众筹网站上提供写作意念和计划,包括故事大纲、人物介绍、小说章节等,希望在集资写作之余发掘志同道合的朋友[18],同时培养潜在读者群。过去也有本地作者在众筹网站为出版计划集资,结果获得近900名网友支持,募得8.7万元,较目标高出近25%。[19]

网上阅读平台兴起 作者抛弃实体书?

作者找到其他途径向读者直销作品,自然会对出版业构成打撃。加上网上发表平台日益蓬勃,传统出版业的状况可谓雪上加霜。

早年网络小说不直接牟利,作者公开作品于网络,只希望有朝一日得到出版社垂青为其出书;但自2003年出现付费阅读模式后,主打电子版本[20],便几可自成一国。去年在港上市的网上阅读平台阅文集团,便声称网罗了640万位作者和960万部作品。[21]现时该集团旗下的「起点中文网」,会开放作品部分章节试阅,其后每千字按人民币0.05元收费,让网络作家透过创作获得稿酬。[22]去年逝世的本地著名作家黄易,其晚年创作也是与内地网上阅读平台签约发布。[23]

创作成品不限于纸张,也不限于文字,例如将小说转化为影视作品,开拓收入来源。近年多部备受关注的电视剧,故事也是源自网络小说。例如本是流潋紫同名作品的《后宫甄嬛传》、脱胎自蒋胜男的《秦宣太后》的《芈月传》,以及取材于网络作家猫腻的同名小说的《择天记》。在香港,由ViuTV制作的《玛嘉烈与大卫》系列,亦是改编南方舞厅的网络小说。[24]

因势利导 出版业仍有生机

当然,面对「虚拟化」的挑战,出版业界不会坐以待毙。当意识到敌人难以被撃败之后,有的也会选择紧贴潮流,寻找在网络世界广受欢迎的作者,为其出版实体书。[25]对作家来说,即使在网络世界已大红大紫,为作品出版实体书仍然有其吸引力。出版报告指出,若一本书同时有电子本和印刷本时,仍有54.6%受访者坚持选择印刷本。[26]

在日本,其出版业界早在廿多年前已面临类似困境。当地传统图书出版业的销售业绩在2006至2016年间萎缩15%,却同时迎来「手机小说」的崛起,即呈现在手机简讯中的电子书,广受当地年轻女性欢迎。许多出版社嗅到商机,纷纷借助手机小说在网络的人气为其出版,部分畅销小说更能卖到数十万本之多,还被改拍成电视剧与电影,成为日本流行文化的一道风景线。[27]回顾历史,往往并不新鲜;但一地产业能否把握机遇,浴火重生,还需各自修行。

1 「零售业销货额按月统计调查报告」,政府统计处,2017年12月,第2页。
2 「去年全年零售额转升2.2% 12月升5.8%」。取自苹果财经网站: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realtime/article/20180201/5778099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1日。
3 「就业及空缺按季统计报告」。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452_tc.jsp?productCode=B1050003,查询日期2018年4月24日。
4 同3。
5 「34年租书店结业老板:个个睇手机冇人睇小说」。取自苹果生活网站: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special/daily/article/20180125/20284720,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25日。
6 「香港全民阅读调查报告(2018年)」,香港出版学会,2018年4月。
7 同6。
8 同6。
9 「全球学生阅读能力进展研究 PIRLS 2016」。取自香港大学网站:https://www.hku.hk/f/upload/17207/PIRLS2016_c.pdf,查询日期2018年4月24日,第4页。
10 曾晓玲,〈香港书展一隅,听到独立出版的声音〉,《明报》,2017年7月14日,D03页。
11 伍丽微、吕阳,〈冲击沉闷书海 独立出版界如何以小博大?〉,《香港01周报》,2017年7月17日,B06、B07页。
12 「独立报导,还要自资出书 陈晓蕾:首先你要不介意穷」。取自关键评论网站: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55203,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6日。
13 「展商拒寄卖 独立作家叹出书难」。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726/s00002/1501006398227,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26日。
14 同12。
15 「《浮生志》出版计划」。取自毫末书社网站:http://tippublish.blogspot.hk/,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19日。
16 〈成立一人出版社 先预售后出版 自由撰稿人封蚀本门〉,《苹果日报》,2017年6月27日,E02页。
17 「对于写文,我系咁理解──第三次书花的深情剖白」。取自The Hong Kong Originals网站:http://www.hkoriginals.hk/对于写文,我系咁理解-第三次书花的深情剖白/,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日。
18 「《亚利伊勒──奥秘水晶河》一本征服《爱奇艺》,挑战《好莱坞》的小说」。取自flyingv网站: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14357,查询日期2018年4月24日。
19 「《香港语文──听陈蕾士的秘密》」。取自proj.hk网站:http://proj.hk/CantoneseModelEssay,查询日期2018年4月24日。
20 「内地网络作家年赚过亿!网文行业火热危与机」。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finance/20170223/56339804,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23日。
21 「阅文集团」。取自披露易网站: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17/1026/LTN20171026022_C.pdf,查询日期2018年4月24日,第1页。
22 〈政策支持网文走出去 百花齐放谨防泡沫化〉,《文汇报》,2017年3月15日,B08页。
23 「黄易为网络小说鼻祖 曾登内地作家富豪榜」。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finance/20170406/56531010,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6日;「评论:逝去的黄易时代 逝去的黄易」。取自新浪娱乐网站:http://ent.sina.com.cn/r/m/2017-04-07/doc-ifyecezv2438655.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7日;孔祥威,〈内地网络文学IP产业〉,《香港01周报》,2017年4月18日,B14-B16页。
24 「阅文集团」。取自披露易网站: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17/1026/LTN20171026022_C.pdf,查询日期2018年4月24日,第94页;〈IP遍地开花 香港何去何从?〉,《香港01周报》,2017年4月3日,B05页。
25 「阅文揭文字有价 网络作家:港人不爱付款 搞小说网港青:有得做」。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32322/,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10日。
26 同6。
27 谢奇任,《致我们的青春:台湾、日本、韩国与中国大陆的网路小说产业发展》(台北:秀威经典,2016年),第10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