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8-05-28 | 《星岛日报》

绿化环境的「必要之恶」



在香港这个石屎森林,多得各项绿化工作,市民走在街上时,仍不难看到花草树木。[1]各种植物为城市增添绿意,令人觉得生活环境有所改善,但植物也有成为废物的一天,可能对环境构成不良影响。在2016年,香港堆填区平均每天便接收了177公吨园林废物[2],即是至少需要30架可载六公吨垃圾的垃圾车[3],才能将它们送往堆填区。对于已经捉襟见肘的堆填空间而言,这负担不可谓不少。一些让环境看来更美好的事物,却讽刺地加重环境负担,究竟这是否「必要之恶」?

任何的花草树木,都会枯落、倒塌,或基于种种原因损毁[4];在种植和保养植物的过程中,也会产生各式各样的园林废物。[5]在香港,不少园林废物会被送往堆填区,政府去年所收集的14,280公吨园林废物,更几乎全数(96.9%)运往堆填。[6]这类废物不但占据堆填空间,其在缺氧的情况下产生的甲烷,更是温室气体,对暖化地球的「贡献」较二氧化碳强25倍。[7]

堆填以外有选择

将园林废物弃置在堆填区,不是唯一出路。留在原处作天然养分[8],是选择之一。由发展局绿化、园境及树木管理组出版,主要供政府部门使用和参考的《减少和处理园林废物指引》(《指引》),亦提及了这项功能。[9]在原址将园林废物转化为堆肥是另一选择。[10]现时蓝田村花圃所采用的堆肥,每月便有40公斤是来自村内的园林废物。[11]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早前开展的「堆肥桶计划」,亦在荃湾公园、荃湾海滨、城门谷公园、城门谷运动场及曹公潭苗圃等地方放置堆肥桶,并把碎草、树枝和树叶堆放在桶内,透过生物分解,化成有机物循环再用。[12]

另外,园林废物当中的废木,经切碎及适当处理后可用作覆盖物[13],而废弃的木材,还可以透过人类之手,化成各种器材。其中,渔农自然护理署会利用合适的树干,制造郊野公园内康乐设施的装置或装饰物品,例如动物木雕、路标以及长椅。[14]

但非所有园林废物皆宜循环再用

尽管园林废物有多条出路,但正如前文所指,被送往堆填区的,仍占绝大多数。这情况固然极不理想,但现实是并非所有园林废物都适合作其他用途。

首先,「化作春泥更护花」听来美好,但不是任何地方都适宜让园林废物在原处自然分解。在闹市之内放任树叶不理,它们大雨时便会被冲落水渠,造成淤塞。[15]台风过后,被吹倒的树木不仅会阻塞通道,更会威胁市民安全。

上述的园林废物,需要尽快清走,当局能否在短时间内识别出可以循环再用的物料,是一大疑问。毕竟染病树木不宜被用作护根物或堆肥,否则会传染疾病[16];有真菌或虫蛀的木材,也会因为发霉和出现小洞,而难以用作制造木艺品。[17]

处理过程或扰民 源头减废最直接

即使不受天时和地利限制,处理园林废物时也需顾及人和,例如居民可能受到的影响。以处理废木为例,碎木机在运作过程中,会发出巨大声响,并且不断喷出碎木。[18]这类设备,并不适宜在人烟稠密的地区使用。此外,任由植物在原地自然分解,亦可能会滋生蚊虫,滋扰附近市民。[19]至于堆肥,政府也表示在其他屋村推行类似蓝田村的计划时,要考虑放置堆肥桶的地方的通风情况,并确保不会骚扰邻近居民。[20]

当然,任何的处理方式,皆有其限制,若能「源头减废」,自然更为理想。例如种植一些寿命较长,而非只能短暂展示的品种。《指引》便建议,可改用花朵或叶片色彩鲜艳,又无需经常更换的灌木或多年生植物,包括龙船花、杜鹃、长春花、石斑木、朱砂根及野牡丹。[21]事实上,中西区民政事务处由2015/16年度的地区小型工程计划起,已停止选用年花及时花,改用多年生植物[22];而土木工程拓展署的基建、岩土工程及绿化总纲图下的绿化工程,亦已选择适合本地生长的多年生植物作为设计主调。[23]

公开资讯是第一步 香港仍需努力

当局在2014年发表《香港厨余及园林废物计划2014-2022》,指出香港一直没有重点处理园林废物,直至后来才有所转变,又表示部门之间会加强协调,透过跨部门工作委员会收集数据。[24]

由此看来,在处理园林废物问题方面,香港只算刚刚起步,相信仍有许多改进空间。正如一些当年未有记录园林废物收集量的政府部门,例如建筑署和土木工程拓展署,如今已有相关统计。[25]随着政府部门掌握及公开更多资讯,在循环再造园林废物方面有更多经验,社会各界又更关注园林废物的处理方式,绿化衍生的所谓的「必要之恶」,相信会得到更妥善的处理。

1 「绿化香港」。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environment/sustainable/greening.htm,查询日期2018年5月3日。
2 《香港固体废物监察报告 - 二○一六年的统计数字》,环境保护署,2017年12月,第10页。
3 柯咏敏,「【垃圾围城】在人们掩鼻而过间 一窥垃圾车司机的日与夜」。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66927,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1日。
4 「分部快讯:植物的保养」。取自渠务署网站:https://www.dsd.gov.hk/Documents/Newsletter/news43/n003.html,查询日期2018年5月3日。
5 《减少和处理园林废物指引》,发展局绿化、园境及树木管理组,2014年7月,第1至2页。
6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八至一九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ENB094)」。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fc/fc/w_q/enb-c.pdf,查询日期2018年5月3日,第216页。
7 "Back To Earth Green Waste Recycling Benefits," The Back To Earth Initiative, http://backtoearth.vic.gov.au/recycling-benefits.html, last modified April 27, 2018.
8 同5,第6页。
9 同5,第1、6至7页。
10 同5,第6至7页。
11 「蓝田村获卓越环境管理金奖(附图)」。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5/06/P201705050057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6日。
12 「第十二次(四/一七至一八)会议记錄」,荃湾地区设施管理委员会,2017年11月13日,第7页。
13 同5,第5和8页。
14 同6,第217页。
15 「渠务署:昨日雨量达全年平均1/8 树叶垃圾堵塞渠口影响排水」。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渠务署-昨日雨量达全年平均1-8-树叶垃圾堵塞渠口影响排水/,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25日。
16 「常见问题」。取自发展局 — 绿化、园境及树木管理组网站:https://www.greening.gov.hk/tc/faq/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车11月29日。
17 李心怡,「政府部门各自为政 缺统一机制处理塌树」。取自新报人网站:http://spyan.jour.hkbu.edu.hk/2017/09/27/政府部门各自为政 缺统一机制处理塌树/,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27日。
18 同12,第8页。
19 同12,第8页。
20 「立法会六题:政府部门处理园林废物」。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5/10/P201705100062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10日。
21 同5,第2页。
22 「地区小型工程计划拨款申请 — 『中西区绿化工程 (2016-2017)』」,中西区地区设施管理委员会,2016年2月,第1页。
23 同6,第217页。
24 《香港厨余及园林废物计划2014-2022》,环境局,2014年2月,第24页。
25 同6,第21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