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8-05-31 | 《经济日报》

脐带血库也能公私营合作?



香港政府就先进疗法产品规管展开的两个月公众咨询,将于6月2日结束。[1]先进疗法产品是指以基因、细胞及组织为主的创新医疗产品,由于该类产品长远副作用及并发症资料相当有限[2],政府建议将其纳入现行药剂制品规管架构规管[3],又计划在下一阶段规管低风险的细胞及组织疗法,包括作治疗用途的脐带血(脐血)贮存。[4]

脐血可供医学移植 唯非万用灵丹

提起脐血,近年香港不少父母为求心安而考虑为新生子女储存脐血[5],网上讨论区亲子王国亦不时有帖文讨论类似话题。[6]脐血是婴儿出生后从胎盘收集的血液,含造血干细胞。造血干细胞可自我更生,并发展成各类血液细胞,包括白血球、红血球和血小板。因此,对白血病、地中海贫血病等可通过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的疾病,脐血能发挥一定作用。[7]

另一方面,脐血并不只限用于婴儿本身,过去世界各地亦有成功的近亲移植案例[8],只是婴儿脐血与兄弟姐妹以外的近亲完全吻合的机会不大,脐血细胞数量也未必足够体型较大的患者使用,因此在香港,卫生署并不鼓励以自身「保险」理由而贮存脐血。[9]目前香港亦未有特定法例规管脐血贮存。[10]

连接国际网络 公营脐带血库受惠者众

由于脐血不一定能作自身或家族治疗之用[11],医学界一般建议将脐血捐赠到免费收集脐血的公营脐血库,供异基因(即脐血拥有者以外的人)移植或作研究用途。[12]

符合国际标准的公营脐血库,会为符合治疗用途[13]的脐血进行注册,供国际网络中的有需要且吻合的病人使用,增加成功配对的机率。[14]举例而言,新加坡公营脐血库就是美国国家骨髓及脐血注册单位National Marrow Donor Programme(NMDP)的附属会员。[15]

NMDP是全球最大干细胞注册机构,与51个国家或地区的69个注册处共享数据库,让配对能跨地区进行。[16]由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管理的香港骨髓捐赠者资料库,亦是其中一个合作对象。[17]

香港公营脐血库 捐赠过程限制多

连系国际网络,可以说是双赢局面,因为愈多人能获取脐血资料,便愈能增大公营脐血库的成功配对机会,令脐血起到真正作用,为患者带来更多希望。因此从公众利益而言,公营脐血库有其存在的需要。

医院管理局辖下的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中心),正管理香港唯一的公营脐血库。[18]脐血库在1998年成立,会免费收集捐赠者的脐血,以匿名方式贮存[19],为有需要病人提供合适脐血作移植之用,亦可能用于医学研究。[20]但捐赠者不可要求中心归还他们的脐血作私人用途,亦没有优先使用的权利。[21]

另外,并不是每个孕妇在产后都可以将脐血捐出。目前中心只在伊利沙伯医院及基督教联合医院两间医院的特定时间内收集脐血[22],较以往的五间医院少[23],捐赠时间亦有限制。[24]

贮存成本高 公营脐血库钱从何来?

上述限制,无碍香港热心父母捐出脐血。在2015年1月至2018年1月期间,共有约5,800位脐血捐赠者。中心的脐血库在2017年达到成立血库时的贮存目标,贮存超过一万个单位的脐带血,多年来为109名病人提供了脐血进行移植。[25]中心现时的目标,是更替早年收集但造血干细胞数量偏低(即细胞数量不足以为现时临床病人作脐带血移植)的脐带血。[26]

目前脐血库的每年运作成本大约是1,160万元,有关资源由医院管理局提供。[27]虽然贮存目标已达成,不过,未来血库需不断更替脐血,若希望扩大血库规模,相信亦需要更多资源。

面对缺乏资源的难题,部分外国的公营脐血库需要依靠不同形式的补贴维生。其中美国的公营脐血库,资金来源包括政府补助、私人捐赠以及进行移植的费用。[28]

瑞士扩展其公营造血干细胞库时所生的额外运作成本,亦不是由政府埋单,而是靠个人捐助、各种基金会补助、奖券基金补助,以及进行配对和移植所收取的费用(主要来自瑞士病人的保险基金及外国注册处为当地病人缴付的费用)支付。[29]

开发商业贮存服务增资源?

开拓收费服务亦是出路。尽管这予人牟利的印象,不过对于经常面对资金不足的公营脐血库而言,这无疑是一个获取财政支持的选项。[30]

例如,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ClinImmune Labs在担当了公营脐血库17年后,自2014年起亦与私营脐血公司CariCord Inc.合作,提供收费贮存服务。[31]加拿大的Alberta Cord Blood Bank,同样在公营服务外提供收费的私人脐血贮存服务以增加收入。[32]

新加坡的公营脐血库也在去年11月开始[33],开放让市民付费保存婴儿脐血,家长可存放脐血长达五年,过后可选择继续付费保存脐血,或根据孩子首五年的成长发展及健康情况,决定是否把脐血捐给血库。[34]新加坡这个做法,除了可以在某程度上纾缓相应的资源压力外,亦可鼓励更多人捐出脐血,惠及更多有需要人士。

私营脐血库亦可「为人民服务」

这边厢,公营脐血库扩展业务维持生计,另一边厢,部分私营脐血库亦可藉提供储存捐赠脐血的服务,担当起公营脐血库的角色。美国的Lifeforce Cryobanks就为父母提供了捐赠和个人贮存两种选择,让公众免费捐出脐血,由于Lifeforce Cryobanks已经加入了NMDP,这些脐血亦可供网络内其他中心的有需要人士配对。[35]英国的Virgin更将每份脐血的两成储起作未来的个人用途,余下八成则捐赠至公营脐血库,私人储存服务所生的盈利,亦会用于资助干细胞研究。[36]

此外,亦有一些地方通过立法,令私营脐血库里的脐血能供公众使用。例如,土耳其规定私营脐血库要捐赠25%的储存量到公营脐血库,西班牙则纪录所有存放在私营脐血库的脐血,一旦有患者配对到能进行移植的脐血,父母就有义务捐出脐血,政府亦会补偿相关的储存费用。[37]

分野渐模糊 须重新理解公私营脐血库角色

以往有人认为,私营脐血库只供贮存者及其家族使用,变相令其他人无法使用相关血液。[38]不过,随着公营脐血库插手付费服务,私营脐血库又提供为捐赠者贮存单位的服务时,两者的分野已显得模糊。

香港目前除了公营脐血库外,亦有数间私营脐血库,骤眼看依然是堡垒分明。然而,在帮助更多人和协助收集研究数据的前提下,两者的角色及定位仍有重新理解的空间,两者亦可研究能否透过互相合作,带来更大的社会效益。

1 「先进疗法产品规管公众咨询 2018年4月3日至6月2日」。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www.advancedtherapyinfo.gov.hk/cbb/tc/popup_atp_consultation_tc.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
2 「先进疗法产品规管咨询文件」,卫生署,2018年4月3日,第6页。
3 「政府展开先进疗法产品规管的公众咨询」。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4/03/P201804030030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3日。
4 同2,第19页。
5 「应唔应该储脐带血?」。取自亲子王国讨论区网站:http://www.baby-kingdo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900524,查询日期2018年3月1日。
6「脐带血」。取自亲子王国讨论区网站:http://www.baby-kingdo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066025,查询日期2018年3月1日;「留唔留脐带血好?」。取自亲子王国讨论区网站:http://www.baby-kingdo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391533,查询日期2018年3月1日;「应唔应该储脐带血?」。取自亲子王国讨论区网站:http://www.baby-kingdo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900524,查询日期2018年3月1日。
7 「关于脐带血贮存的常见问题」。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www.advancedtherapyinfo.gov.hk/cbb/tc/consumer/cbb_faq.html,查询日期2018年3月1日;「脐带血捐赠」。取自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5.ha.org.hk/rcbts/hkarticle.asp?bid=45&MenuID=7#.WpdoJ2puaM8,查询日期2018年3月1日。
8 「全港最多脐带血成功移植案例」。取自生宝脐带血库网站:http://www.healthbaby.hk/zh-hk/advantages/why-healthbaby/most-successful-transplants,查询日期2018年5月2日。
9 同7。
10 同7。
11 同7。
12 Carlo Petrini, "Umbilical cord blood banking: from personal donation to international public registries to global bioeconomy," Journal of Blood Medicine 5 (2014), doi: 10.2147/JBM.S64090.
13 注:有研究指出,接近九成贮存的脐血不符合临床用途的严格准则。资料来源:Carlo Petrini, "Umbilical cord blood banking: from personal donation to international public registries to global bioeconomy," Journal of Blood Medicine 5 (2014), doi: 10.2147/JBM.S64090.
14 同12。
15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Singapore Cord Blood Bank, https://www.scbb.com.sg/Pages/cord-blood/faq.aspx, accessed May 2, 2017.
16 "Marrow and Stem Cell Donor Programs," MarrowDrives.org, http://marrowdrives.org/bone_marrow_donor_programs.html#, accessed May 2, 2018.
17 "Marrow and Stem Cell Donor Programs," MarrowDrives.org, http://marrowdrives.org/bone_marrow_donor_programs.html#, accessed May 2, 2018; "Introduction," Hong Kong Red Cross Blood Transfusion Service, http://www5.ha.org.hk/rcbts/enarticle.asp?bid=56&MenuID=6#.WulrtaSFOM8, accessed May 2, 2018.
18 同7。
19 同7。
20 「脐带血捐赠」。取自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5.ha.org.hk/rcbts/hkarticle.asp?bid=45&MenuID=7#.WpdoJ2puaM8,查询日期2018年3月1日;「关于脐带血贮存的常见问题」。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www.advancedtherapyinfo.gov.hk/cbb/tc/consumer/cbb_faq.html,查询日期2018年3月1日。
21 「脐带血捐赠」。取自香港红十字会输血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5.ha.org.hk/rcbts/hkarticle.asp?bid=45&MenuID=7#.WpdoJ2puaM8,查询日期2018年3月1日。
22 同21。
23「中央脐血库」。取自Wayback Machine网站:http://web.archive.org/web/20140710140750/http://www5.ha.org.hk/rcbts/hkarticle.asp?bid=45&MenuID=7#.Wpez9mpuaM8,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7月10日。
24 同21。
25 智经在2018年2月7日以电邮查询食物及卫生局,食物及卫生局于2018年3月28日回复。
26 同25。
27 同25。
28 同12。
29 "Annual Report 2016," Swiss Transfusion SRC, http://en.blutspende.ch/_pdf/annual_report_2016.pdf, accessed May 3, 2018, pp.28 - 30.
30 同12。
31 Joshua Lindenstein, "CU’s ClinImmune Labs enters private cord-blood banking arena," BizWest, https://bizwest.com/cord-blood-bank-enters-private-arena/,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0, 2015.
32 Christine Hauskeller and Lorenzo Beltrame, "The hybrid bioeconomy of umbilical cord blood banking: Re-examining the narrative of opposition between public and private services," BioSocieties 11(4) (2016), pp. 4-5.
33 "About Us," Singapore Cord Blookd Bank, https://www.scbb.com.sg/Pages/about-us/index.aspx, accessed March 1, 2018.
34 吴俪欣,「新加坡脐带血库:开放让国人付费储存宝宝脐带血给家人」。取自Channel8news网站: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221-sg-cordblood/396423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21日;"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Singapore Cord Blood Bank, https://www.scbb.com.sg/Pages/cord-blood/faq.aspx, accessed May 3, 2018.
35 Michelle AC O’Connor, Gabrielle Samuel, Christopher FC Jordens and Ian H Kerridge, "Umbilical cord blood banking: Beyond the public-private divide," Journal of Law and Medicine, 19(3) (2012), pp. 514-516; "Cord For Life® Cord Blood Donation Information," Cord For Life®, http://cordforlife.com/wp-content/uploads/2018/04/CordForLifeScan_20180423_093843.pdf, accessed May 3, 2018, pp. 10-11.
36 Michelle AC O’Connor, Gabrielle Samuel, Christopher FC Jordens and Ian H Kerridge, "Umbilical cord blood banking: Beyond the public-private divide," Journal of Law and Medicine, 19(3) (2012), pp. 514-515.
37 同36,第514页。
38 同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