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8-06-06 | 《信报》

支援少数族裔学童 打破种族藩篱



近年多份调查报告指,有部分本地幼稚园拒绝接受少数族裔儿童申请,或是不愿意以英文进行面试,有种族歧视之嫌。不过,也有幼稚园校长澄清,不少幼稚园由于缺乏相关资源配套,才对招收少数族裔学生持保留态度。

政府现行的政策,是希望让少数族裔学生尽早适应中文环境,鼓励非华语家长送子女入读本地幼稚园。[1]要顺利达到政策目标,相信除了高举平等大旗,推动具持续性的支援措施,也是撮合少数族裔儿童与本地幼稚园的关键。

部分幼稚园拒绝少数族裔儿童入学申请 被指涉种族歧视

平等机会委员会(平机会)在2017年10至12月间,以「神秘家长」身分向179间提供本地课程的幼稚园查询少数族裔儿童的入学申请要求,发现每四间便有一间拒绝申请、劝退申请人,或对有关查询含糊其词。[2]

另外,一份在2015年的报告指,大量少数族裔学生集中在8%幼稚园,当中逾半表示校内多于半数学生属少数族裔。[3]发表报告的香港融乐会认为,这是实际上的种族隔离现象[4],或导致少数族裔学生不能从小身处有利学习中文的环境,影响其中文水平,窒碍日后融入以中文为主的社会。[5]

除了有碍少数族裔融入社会,上述做法也有机会触犯法例。平机会指缺乏理据的语言要求可能会触犯《种族歧视条例》。[6]该条例指出,若歧视者针对某人施加的条件,其所属族群能符合该项条件的人数比例,远较另一人所属的族群为小,导致该名人士权利受损,而无合适理据,即有机会构成种族歧视。[7]

部分幼稚园配套不足 也有地区疲于应付跨境学童

不过,有幼稚园校长解释指,曾因为担心非华语学生不习惯学校环境,才会引介他们至另一间有较多非华语学童的幼稚园。而学校是否有足够的资源配套,是另一考虑,例如「教师确需要多花一点时间教导非华语学童」,也是一个令部分学校却步的原因。[8]平机会调查也指,现时已录取非华语学生的受访幼稚园中,超过三成表示没有为学生学习中文提供支援。[9]

而且,在部分地区,除了非华语学童之外,同时也有大量跨境学童,幼稚园教师的人力资源就更形紧绌。有业界人士就告诉智经,某些幼稚园教师每天需要轮班跟车过海关,接送跨境学童上课和下课,未必还有心力兼顾其他类型学童的需要。

举例来说,元朗区作为本地主要的南亚裔人口聚居地[10],同时也属跨境幼稚园学生的重镇。自2012/13至2016/17学年,该区的跨境幼稚园学生均徘徊在1,653名至2,547名之间,是继北区之后,全港最多跨境幼稚园学生的地区,占当区整体学生约有一成。[11]而根据平机会调查,元朗区也是全港第二多南亚少数族裔[12]人口聚居的地区,仅次于油尖旺区。[13]

要解决人满之患,除了学校自行增聘人手,透过政策介入移风易俗,也有帮助。教育局由2017/18学年起实施的「免费优质幼稚园教育」政策,就包括让取录八名或以上非华语学生的幼稚园获得额外资助。[14]教育局的文件指出,资助额与一名幼稚园教师建议薪酬范围的中点薪金相若,可用作增聘人手或购买服务,为教师提供人力支援和专业培训,包括帮助非华语学童学习中文,又强调要提升教师的文化敏感度,更敏于体察少数族裔的文化和宗教。[15]

外部支援计划时有时无 难满足长期培训需要

近年教育局的政策,言明鼓励非华语家长送子女入读本地幼稚园,以便他们尽快适应本地课程和融入本地社群,并沉浸在中文的语言环境[16],因此政策上倾向将非华语学生「打散」,广泛分配到不同学校。[17]

不过,在配套资源未跟上之前,仍会出现目前的两难情况──即若大量少数族裔学生集中在个别幼稚园,这些幼稚园虽然较有条件和经验教育他们,但却惹来种族隔离的质疑;若要把学生「打散」,又未必所有幼稚园都做好接待少数族裔学生的准备。根据官方文件,以每所参加计划的合资格幼稚园计算,2017/18学年支援非华语学童的全年资助额为363,510元[18],虽多少有帮补作用,但毕竟师资培训需时,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收效。

在过去,虽然政府也曾提供其他支援,加强香港非华语幼稚园学生的学习成效。例如教育局就有「大学-学校支援计划」,透过委托具相关往绩的大专院校,向有关学校提供校本专业支援服务。但据教育局网页所示,在2017至2019年间的十个支援计划中,只有两个言明是为幼稚园而设,这两个当中又只有一个是关注非华语学生[19],旨在提升幼稚园教师教导非华语学生中文的能力。[20]

上述支援服务的提供者,是香港大学教育学院中文教育研究中心(下称「港大教研中心」),据称每约两星期会为「种子学校」提供一次到校支援服务,与教师共同备课、同侪观课与课堂回馈,一起发展及优化校本课程;又会为非华语学生提供社交技能和压力管理训练,帮助学生融入学校生活。[21]

不过,「大学-学校支援计划」之下的子计划并非恒常性,例如港大教研中心此前另一个「非华语小学生的中文学与教」就只持续了三个学年[22],至于上述培训幼稚园教师的「衔接与成长:高效能多元文化中文学习」子计划,从教育局网页所示,更只为期两个学年[23],而由于「大学-学校支援计划」的资金来源是「教育发展基金」,后者又将于2019年8月底完结[24],其后有待关注。

智经曾向港大教研中心查询上述计划中「种子学校」的幼稚园数目,对方回复指,有关计划因同时也是研究项目,而研究工作仍在进行中,故不便透露详情。

新政策可望改善支援措施的持续性

短期的外部支援计划,未必能解决长期的培训需要。政府自2017/18学年起实施的「免费优质幼稚园教育」政策,就是向参加计划的幼稚园提供直接资助,有关费用也由政府经常性开支承担[25],因此未来的支援措施可望更具持续性。

在新政策下,为协助幼稚园照顾非华语学童的需要,教育局称会为学校提供不同模式的校本支援,包括为幼稚园提供有关教导非华语学童的专业培训课程;翻译常用学校通告范本为六种主要少数族裔语言;并就教师如何协助非华语学童学习中文,提供具体策略建议和介绍相关资源等。[26]

上述政策能否收效,尚待时间检验。以现阶段来说,既然政府愿意投放更多恒常资源照顾非华语幼稚园学童的需要,要如何更好地设计制度,让有需要的儿童确实受惠,备受关注。举例来说,现行政策虽会为取录八名或以上非华语学生的幼稚园提供资助,但根据乐施会在今年2月一份提交立法会的意见书指出,在有收取非华语生的幼稚园中,录取八名以下非华语生的幼稚园占了54%[27],如果这些幼稚园不获资助,未必有利于将非华语学童「打散」到本地幼稚园。要真正打破种族藩篱,对于制度设计、资源运用,从来都是挑战。

1 注:本文使用「非华语」一词,是沿袭教育局的用法。与此同时,也有关注少数族裔权益的团体会选择用「中文为第二语言学习的学生」一词替代「非华语学生」的用法。资料来源:「非华语学生参与全港性系统评估(TSA)中国语文评估意义何在?」。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20151230a,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9日。
2 「平机会公布《幼稚园对非华语申请人的收生政策和态度之调查》结果」。取自平等机会委员会网站:http://www.eoc.org.hk/eoc/GraphicsFolder/ShowContent.aspx?ItemID=15520,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
3 「香港幼稚园对少数族裔学生的支援和态度研究调查报告」,香港融乐会,2015年5月,第7至8页。
4 同3,第3页。
5 同3,第16页。
6 「平等机会委员会幼稚园对非华语申请人的收生政策和态度之调查」。取自平等机会委员会网站:http://www.eoc.org.hk/eoc/upload/ResearchReport/201843151410179903.pdf,查询日期2018年4月19日,第2页。
7 香港法例第602章《种族歧视条例》第4条,版本日期:2016年5月27日。
8 「平机会:一成幼园拒收非华语生 部分劝退申请人或不予面试」。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315/s00002/1521050230442,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
9 注:其余大多数幼稚园对协助非华语学生学习中文的正规支援措施所作出的回应都欠详尽。资料来源:"Kindergarten Admission Policies And Attitudes Towards Non-Chinese Applicants," 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 March 2018, p. iv.
10 「言语不通 如何向少数族裔宣传职安健?」。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0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29日。
11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答复编号:EDB115)」。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edb-c.pdf,查询日期2018年4月19日,第420至424页。
12 注:印度、尼泊尔和巴基斯坦。
13 "Kindergarten Admission Policies And Attitudes Towards Non-Chinese Applicants," 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 March 2018, pp. 4-6.
14 「少数族裔儿童的教育」,立法会秘书处,立法会CB(2)921/17-18(01)号文件,2018年2月22日,第2页。
15 「二零一七/一八学年免费优质幼稚园教育计划按学校发放的资助」。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eprimary-kindergarten/free-quality-kg-edu/EDBCM170015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月16日,第13页。
16 「为非华语学生提供的教育支援」。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en/student-parents/ncs-students/about-ncs-students/brief%20on%20support%20measures_chinese_Oct%202016.pdf,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19日,第3页。
17 注:在中小学的部分也是如此,政府当局于2013/14学年起已取消「指定学校」支援模式,避免标签效应,改为向所有取录10名或以上非华语学生的学校,按其取录的非华语学生数目,每年提供额外拨款。资料来源:「少数族裔儿童的教育」,立法会秘书处,立法会CB(2)921/17-18(01)号文件,2018年2月22日,第1页。
18 同15。
19 「大学-学校支援计划」。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sbss/sbps/usp/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28日。
20 「衔接与成长-高效能多元文化中文学习(2017-2019)」。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sbss/sbps/usp/USP-NCS-KP(2)/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1日。
21 同19。
22 「大学-学校支援计划:非华语小学生的中文学与教」。取自香港大学教育学院中文教育研究中心网站:https://www.hkuuspp.com/mission.html,查询日期2018年5月15日。
23 同20。
24 「计划名称:衔接与成长:高效能多元文化中文学习」。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sbss/USP_NCS_KP(2)_c.pdf,查询日期2018年5月15日。
25 「教育局通告第15/2017号:免费优质幼稚园教育计划《幼稚园行政手册》」。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en/edu-system/preprimary-kindergarten/free-quality-kg-edu/EDBC17015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8日,第1页。
26 「免费优质幼稚园教育政策 为非华语儿童提供的支援」。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eprimary-kindergarten/kindergarten-k1-admission-arrangements/NCS_Support_leaflet_Chi.pdf,查询日期2018年4月19日。
27 「乐施会就少数族裔权益事宜小组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2018年2月27日)有关进一步讨论少数族裔儿童的教育提交的意见书」,少数族裔权益事宜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2)909/17-18(02)号文件,2018年2月21日,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