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8-06-04 | 《星岛日报》

关注幼童蛀牙 护齿的第一步



父亲节将至,相信父亲们最希望收到的「礼物」,是子女健康成长。父母当然关心子女的身心健康,却往往忽略他们的牙齿,特别是乳齿之状况。各地不少父母误以为既然子女的乳齿脱落后会被恒齿取代,乳齿蛀牙便不需要治疗。但若不理会有关情况,轻则影响子女仪容,重则会危及他们生命。[1]

本港部分地区的幼童蛀牙情况特别严重

在本港,香港大学(港大)牙医学院表示,虽然食水已加入氟化物,但幼童蛀牙情况非常普遍。[2]卫生署每十年发表一次口腔健康调查,参考最近的《2011年口腔健康调查》(2011年调查),50.7%的五岁幼童有蛀牙经验[3],而有蛀牙而未予治疗的人数比率达49.4%。[4]可见幼童蛀牙及家长忽视其治疗的问题甚为严重。

港大牙医学院于2015年公布的调查数据更显示,部分地区的幼童蛀牙情况令人关注。该调查中每名接受检查的幼稚园学童平均有1.5只蛀牙,深水埗、黄大仙及北区每名学童平均却有1.9至2只蛀牙。[5]其实之前一个由港大牙医组成的团队所做的研究已发现,来自低收入家庭、来自单亲家庭、家长的牙科知识较少、家长的教育水平较低及家中没有佣工,均与幼童较差的牙齿健康有关。[6]

乳齿蛀牙影响深远,不容忽视

有学者及牙医表示,若乳齿蛀牙不获处理,会恶化蔓延到牙髓,引起牙痛和牙疮。牙痛会影响幼童的咀嚼、胃口、睡眠及日常生活。而牙疮不但会扩散到面部或颈部的组织,更会影响牙床骨内恒齿珐琅质的生长,导致日后恒齿的珐琅质有缺陷,如变色及变形,甚至停止生长。在特殊及严重的情况下,蛀牙甚至会致命。[7]

除此之外,假如未能及早治疗乳齿蛀牙,拔牙会是唯一选择。但当乳齿过早脱落,旁边的牙齿或会向空位移动,令空位缩小以致恒齿缺乏足够位置长出,使将来牙齿排列不整齐。[8]由此看来,及早诊断和治疗幼童蛀牙十分重要。

政府透过宣传教育提供口腔护理知识

目前政府透过宣传教育为老师、家长和幼童提供口腔护理知识,包括推出「亲子口腔护理乐园」网页,为六岁以下幼童家长提供如怎样照顾宝宝口腔,以及介绍何谓换牙期和异常牙齿结构等知识。[9]该网页更提供与口腔护理有关的故事让家长和子女一起阅读[10],以及如填色和剪贴等活动供家长下载予子女作学习之用。[11]

政府亦推出「阳光笑容新一代」家校护齿活动,为学校提供口腔健康学习教材,如分发卡通视像光碟和电子故事书予全港幼稚园及幼儿园老师;向每位小朋友派发学生护齿记录手册,引导家长注意子女清洁牙齿和饮食情况;以及透过奖项鼓励小朋友积极护理口腔。[12]

而位于亚皆老街的「阳光笑容小乐园」是专为四岁幼童而设的免费设施,让他们透过有趣互动的游戏活动,学习口腔健康知识。幼稚园及幼儿园可申请参观。[13]

审计署建议检讨口腔健康目标

不过,香港审计署(审计署)于去年发表的报告批评,没有参加「阳光笑容小乐园」计划的学生由2011/12学年的13,414人,增至2015/16学年的16,332人。报告没有交代参加人数下跌原因,但指出有些幼稚园和幼儿园并无申请参与计划,因此学生不能使用服务。审计署建议卫生署探讨有何方法鼓励没有申请参与「阳光笑容小乐园」的幼稚园和幼儿园报名参加,让更多学生得益。[14]

卫生署回复智经查询时表示,辖下的口腔健康教育组于去年7月开始监察2017/18学年的预约情况,并致电没有参与的幼稚园及幼儿园暸解,积极邀请及鼓励它们报名。截至今年3月底,这个学年整体的预约及使用率已逾95%。[15]

另一方面,审计报告指出医务发展咨询委员会辖下的牙科小组委员会,在1991年建议订立一系列拟于2010年及2025年达到的口腔健康目标。当时政府同意并就推行有关建议进行规划。但2011年调查结果显示,为2010年设定的五岁幼童口腔健康目标并未能达到(见下表)。[16]

此外,现有的口腔健康目标于1991年订立,距审计报告发表之时约26年,相隔久远。审计署建议卫生署应就口腔健康目标进行检讨,并在其后考虑公布各项目标的达标程度,以加强公众问责程度及透明度。[17]

卫生署回复智经查询时表示,它们正筹组工作委员会,以便邀请相关学者、专家及其他界别代表成立专家小组,并参考2011年调查及因应本港情况,检讨及制订适切香港人的口腔健康目标。它们亦会于2021年口腔健康调查报告公布各口腔健康项目目标的达标程度。[18]

为学前幼童提供牙科保健服务,可行吗?

前文提及政府目前主要透过宣传教育为老师、家长及幼童提供口腔护理知识。为进一步提升幼童口腔健康,当局可考虑为学前幼童提供个别指导、检查和治疗牙患服务。

参考2011年调查,幼童蛀牙情况没有比2001年减少,可能是由于他们大部分从没往见牙医作口腔检查,因此并无接受适切的口腔健康教育,亦未及早接受预防牙患的建议和治疗。数据反映,只有25.1%的家长曾带其五岁子女往见牙医,当中多数是因子女有牙齿问题而求诊。此外,子女受牙科保险或福利计划保障的家长较愿意带子女往见牙医。[19]

前文引述的港大牙医团队研究亦有类似发现。团队表示有去看牙医的幼童之蛀牙问题较没有去看牙医的幼童多,反映家长待子女牙齿出现问题时才带他们看牙医,而忽略预防的重要性。为此,团队建议鼓励幼童早些及定期约见牙医,并为学前幼童展开一个「全港性的或受资助的牙齿保健计划」。[20]

其实部分邻近地区政府已为幼童提供类似计划。在新加坡,学前幼童可与学校牙科诊所的牙医会面,学习如何预防蛀牙。他们也可在儿童护理中心学习日常护理口腔的技巧和习惯,如用含氟化物的牙膏刷牙。另外,他们可在保健促进局的学校牙医中心接受基本牙齿治疗服务。收费方面,以补牙和检查牙齿两项服务为例,19岁以下国民均收取9至16新加坡元(约52.7至93.6港元[21],下同)。[22]

在台湾,医师为七岁以下儿童作健康检查时,会同时进行一般口腔筛检。如发现儿童有口腔健康问题,会由医师转介至牙科医疗院所。[23]当地七岁以下儿童至少获得五次口腔筛检及卫生教育服务。在2011年,该服务使用率达80.5%。[24]在2015年儿童节前,卫生福利部更联同中华民国牙医师公会全国联合会,号召当地牙医院所,在该年3月30日至4月6日期间,凡12岁以下儿童凭健保卡至牙科就诊,可享免挂号费的福利,以鼓励家长带子女进行口腔健康检查。[25]

至于香港,政府为小学生提供年费20元的学童牙科保健服务,鼓励他们注意口腔卫生及预防常见牙患。服务包括口腔护理指导、年度牙科检查及基本牙科治疗和预防牙患护理(如洗牙)。[26]当局或可考虑将服务受惠对象扩展至学前幼童。

根据审计报告,每名参加牙科保健服务的学生之成本为1,061元。[27]再参考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数据,三岁[28]至六岁以下[29]的人口为182,122。[30]假设该年龄组别的幼童都参加计划、当局提供予幼童的服务和小学生相若,以及在没有扣除幼童所交费用的情况下,粗略估算政府有关开支约1.9亿元,对在2017/18年度盈余高达1,380亿元的政府而言并不多。[31]但对那些收入不多、子女没有受牙科保险或福利计划保障的家长来说,却是鼓励他们带子女检查牙齿的诱因。

现时当局面对的最大困难是人手不足。卫生署回复智经查询时表示,学童牙科保健服务主要由牙科治疗师[32]在牙医指导下,于该署辖下八间学童牙科诊所提供。近年接受服务的小学生人数上升,与此同时,服务面对因牙科治疗师自然流失而出现的人手资源问题。故此,政府暂时未有计划扩展服务。[33]

当局或可考虑从两方面处理以上情况,包括继续增聘牙科治疗师;以及和非政府机构和私家牙医合作提供服务。参考食物及卫生局于去年提交立法会的文件,全港约74%的牙医在非政府机构和私营界别工作。[34]如果政府和他们合作提供服务,可望减轻公营医疗系统压力。事实上,本港在医疗方面已有不少公私营合作经验。[35]

为幼童乳齿涂氟化物,可行吗?

台湾除了为幼童提供口腔筛检服务,更为他们的乳齿涂上对预防蛀牙十分有用的氟化物。当地自2007年起为五岁以下幼童的牙齿涂氟化物,并于2013年起扩大至六岁以下幼童,为他们提供每半年一次的牙齿涂氟化物服务。在2012年,接近一半的四岁幼童接受过至少一次有关服务。[36]

自2012年7月起,在牙科诊所提供服务以外,台湾安排牙医师到幼儿园及社区为幼童的牙齿涂氟化物。2012年7月至2013年6月,三至四岁幼童接受过至少一次牙齿涂氟化物服务的比率,比前一年同期上升25.5个百分点(由40.4%增至65.9%);同期接受过两次牙齿涂氟化物服务的比率则上升20.5个百分点(由22.3%增至42.8%)。[37]在2014年1至9月,三岁至六岁以下幼童接受过至少一次牙齿涂氟化物服务的比率高达79.3%。[38]

智经曾向卫生署查询会否考虑为本港幼童的牙齿涂氟化物,其回复表示市民只要每天饮用加有氟化物的开水,并于早晚用含氟化物的牙膏刷牙,就能摄取到足够的氟化物保护牙齿。[39]

家长是幼童口腔健康的守护者

卫生署所回复的前提是,幼儿需早晚使用含氟化物的牙膏刷牙,才能有效保护牙齿。但2011年调查发现,25.4%的幼童每天刷牙一次或以下。此外,36.4%的家长不清楚子女所用的牙膏是否含氟化物,以及8.2%的家长表示子女所用的牙膏不含氟化物。家长亦未能充分了解氟化物的效用,分别有49.9%及20.4%的家长误以为氟化物能预防牙周病及美白牙齿。[40]为此,政府和牙科业界可合力加强对家长的口腔健康教育,特别是使用含氟化物牙膏的重要性。

期望在政府、业界及家长三方配合下,幼儿可建立良好的护理口腔习惯,并及早得到牙齿指导及检查服务,相信这比治疗更具长远效益。

1 尹元晧,「健康宝鉴:乳齿的重要性」。取自号角月报网站:http://cchc-herald.org/au/?page_id=8825,2015年3月;「香港大学牙医学院调查发现幼稚园学童蛀牙情况普遍」新闻稿。取自香港大学牙医学院网站:http://facdent.hku.hk/docs/2015/Final_Chinese.pdf,2015年7月26日,第1至2页。
2 「预防及控制幼稚园学童蛀牙」。取自香港大学牙医学院网站:http://facdent.hku.hk/docs/2013/KG_Leaflet_ChineseVersion.pdf,2012年11月21日,第1页。
3 此文章引述2011年调查有关龋失补乳齿的数据。龋失补乳齿包括蛀蚀而未经治疗、因蛀蚀而被拔除及曾蛀蚀但已修补的乳齿。资料来源:《2011年口腔健康调查》,卫生署,2011年,第19页。
4 《2011年口腔健康调查》,卫生署,2011年,第28页。
5 「香港大学牙医学院调查发现幼稚园学童蛀牙情况普遍」新闻稿。取自香港大学牙医学院网站:http://facdent.hku.hk/docs/2015/Final_Chinese.pdf,2015年7月26日,第1页。
6 「香港大学牙医发现香港半数学前儿童有蛀牙」。取自香港大学网站: https://www.hku.hk/press/press-releases/detail/c_10015.html,2013年7月30日。
7 同1。
8 尹元晧,「健康宝鉴:乳齿的重要性」。取自号角月报网站:http://cchc-herald.org/au/?page_id=8825,2015年3月。
9 「亲子口腔护理乐园 - 口腔知识」分为供六岁以下儿童家长及七岁或以上儿童两部分。资料来源:「亲子口腔护理乐园 - 口腔知识」。取自卫生署口腔健康教育组网站:http://www.toothclub.gov.hk/chi/pnc/pnc_2_1_1.html,查询日期2018年4月3日。
10 「亲子口腔护理乐园 - 故事」。取自卫生署口腔健康教育组网站:http://www.toothclub.gov.hk/chi/pandc_story.html,查询日期2018年4月3日。
11 「亲子口腔护理乐园 - 活动下载」。取自卫生署口腔健康教育组网站:http://www.toothclub.gov.hk/chi/pandc_download.html,查询日期2018年4月3日。
12 「口腔健康促进计划」。取自卫生署口腔健康教育组网站:http://www.toothclub.gov.hk/chi/home_01_06.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0日;「『阳光笑容新一代』家校护齿活动」。取自卫生署口腔健康教育组网站:http://www.toothclub.gov.hk/chi/home_01_07.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14日。
13 「阳光笑容小乐园」。取自卫生署口腔健康教育组网站:http://www.toothclub.gov.hk/chi/home_01_0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9日;「卫生署口腔健康教育组位置图」。取自卫生署口腔健康教育组网站:http://www.toothclub.gov.hk/chi/home_01_01_05_map.html,查询日期2018年4月3日。
14 《审计署署长第六十八号报告书:第七章》,香港审计署,2017年4月3日,第iii、vi页。
15 智经于4月6日发出电邮向卫生署查询,其于4月13日回复。
16 同14,第54至55页。
17 同14,第56至57页。
18 同15。
19 同4,第54至56页。
20 同6。
21 按2018年5月23日的汇率,即1元新加坡币等于5.85元港币计算。
22 “Introducing your Pre-schoolers to Better Oral Care,” Ministry of Health, Singapore, https://www.healthhub.sg/live-healthy/832/introducing-your-pre-schoolers-to-better-oral-care, January 22, 2018.
23 《卫生福利部103年度施政绩效报告》,台湾卫生福利部,2015年5月15日,第16页。
24 「口腔保健」。取自台湾卫生福利部网站:https://www.mohw.gov.tw/dl-2599-d7f244a8-2740-4f4b-b8c8-0d54824dbc05.html,查询日期2018年4月6日,第9页。
25 「响应『世界口腔健康日』守护儿童牙齿健康」。取自台湾卫生福利部网站:https://www.mohw.gov.tw/cp-207-20875-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24日。
26 同14,第20和25页。
27 同14,第25至26页。
28  政府指一般三岁幼儿适宜入读幼稚园。资料来源:「选择幼稚园常见问题」。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education/preprimary/schools/choosingakindergarten/faq.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
29 本港入读小一的学生约六岁。资料来源:「立法会十四题:停办小学」。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606/21/P200606210246.htm,最后更新日期2006年6月21日。
30 「2016中期人口统计:按年及年龄划分的人口」。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bycensus2016.gov.hk/tc/bc-own_tbl.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14日。
31 陈茂波,「预算案演辞」。取自2018至19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网站:https://www.budget.gov.hk/2018/chi/budget10.html,2018年2月28日,第51段。
32 牙科治疗师是接受过三年专业培训的牙科人员,并且受聘于卫生署,主要职责是为18岁以下人士提供基本牙科治疗如洗牙和补牙等,并教导市民口腔健康知识。资料来源:「牙科专业」。取自卫生署口腔健康教育组网站:http://www.toothclub.gov.hk/chi/home_04_01_1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8月31日。
33 同15。
34 「提供公营牙科护理服务的情况」,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843/16-17(04)号文件,2017年7月17日,第3页。
35 例如医院管理局于2014年推行的「普通科门诊公私营协作计划」,让观塘、黄大仙和屯门区内需要长期在普通科门诊覆诊的病人,可接受社区内的私营基层医疗服务。资料来源:「公私营协作计划」。取自医院管理局网站:https://www3.ha.org.hk/ppp/homepage.aspx,查询日期2018年5月25日。
36 「『儿童口腔健康研讨会』以实证推动口腔保健措施」。取自台湾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网站:http://www.hpa.gov.tw/Pages/Detail.aspx?nodeid=124&pid=261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28日。
37 骆慧雯,「不麻烦!儿童免费涂氟不用到诊所。」取自ETtoday健康云网站:https://health.ettoday.net/news/132517,2012年11月27日;「『儿童口腔健康研讨会』以实证推动口腔保健措施」。取自台湾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网站:
http://www.hpa.gov.tw/Pages/Detail.aspx?nodeid=124&pid=261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28日。
39 同15。
40 同4,第35、38和4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