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3-10-31 | 《经济日报》

贫学生 富学生



扶贫委员会上月发表《2012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后,坊间讨论不断。据报告,全港15岁或以上的贫穷学生共有九万名,占总贫穷人口近一成。[1]身兼扶贫委员会主席的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早前表示,未来扶贫工作将优先关顾在职贫穷家庭,而且必须以鼓励就业和加强支援下一代的在学需要为前提,提供向上流动的机会。[2]

藉教育增加清贫子弟向上流动的机会,固然可取,但要面对不少挑战。以标榜提供优质教育的直资学校和国际学校为例,近年屡被质疑渐趋「贵族化」,部份收取过万元的学费,一些过去的名牌资助学校,近年又相继走上直资之路。若贫穷家庭的新一代真的可藉教育向上流动,那么他们面对的第一道障碍,就是教育本身。

清贫学生难入直资名校?

以直资学校为例,与官立和资助学校不同,前者在得到公帑补贴的同时,有些更能收取与大学教育相若的学费。2013-14学年,全港共有62间直资中学及21间直资小学,[3]其中54间直资中学的平均学费约一年1.6万元。各间学校收费也存在差异, 5所学费全免,14所全年学费低于5,000元,另有20所学费逾2万元。[4]直资小学方面,2013-14学年小一的平均学费为一年2.3万元,整体介乎7,370元至6万元不等。[5]

相比之下,今年第一季,本港三人家庭的月入中位数为2.31万元[6],以此推算,家庭年收入为27.72万元。以平均学费(中学1.6万元;小学2.3万元)粗略计算,入读直资中学及小学的费用分别占家庭年收入的5.8%和8.3%,比率不算太高。但若将视线集中在基层家庭,据政府上月底划定的「贫穷线」,三人住户家庭每月收入低于1.15万元,四人家庭低于1.43万元则被视为贫穷。要这些家庭承受过万元的学费入读直资学校,负担绝对不轻。

奖学金助圆升学梦

类以的难题,也出现在美国的大学教育。在当地,2010-11学年四年制公立学校的本科课程一年的学费及住宿费,需约1.6万美元,私立大学则平均需3.3万美元。[7]若以2011年全美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的5.11万美元[8]作参考,大学教育费用占家庭收入的三成至六成以上。部分名校的学费则更高,如哈佛大学下的哈佛学院(Harvard College),2013-14学年净学费约4万美元,加上住宿等费用,至少需6万美元[9],高于2007至2011年美国整体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的5.27万美元。别说贫穷学生,就连收入中等的家庭也负担不来。

不过,清贫学生入读名校并非无望,因为不少学校都有提供丰厚的奖助学金。例如家庭年收入为6.5万至15万美元的学生,只需缴付收入的一成便可入读哈佛;低于6.5万美元的家庭,甚至可能一分钱也不用花。[10]据哈佛网站的学费模拟计算器,以住在纽约州的三人家庭为例,假设其家庭年收入为6万美元[11],拥有30万美元资产,其子女入读哈佛一年仅需1.46万美元,余下的约4.6万美元,则由奖学金[12]支付。哈佛估计本学年会有六成本科生获得奖学金。

寒门子弟亦非不想进入名校,只是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所谓的贵族学校学费高昂,低收入家庭未必负担得起,索性放弃申请。美国一项研究发现,当地家庭收入排在最低四分之一的高中毕业生中,只有34%进入全美238间顶尖大学,很多学生甚至从未提交申请。而来自收入最高四分之一的家庭的学生,成功入读的比例却高达78%。[13]

这种现象出现,未必是因为富家子弟技高一筹,也不一定是由于奬学金不足。在美国,2011-12学年为低收入家庭的大学生提供的各类奖助学金多达1,850亿美元,73%来自联邦政府,18%来自大学,州政府和私人捐款各占5%和4%。[14]各学校提供的资助比例不尽相同。以联邦政府奖学金Pell Grants为例,有分析指,在被抽查的50所私校中,2010-11学年领取该奖学金的大学生比例介乎7%至22%。Vassar College、Amherst College和Emory University,正是有22%的本科生接受此项资助的例子,这些本科生,大部分来自收入不足3万美元的家庭。美国文理学院中排名第14位[15]的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Pell Grants的受助学生也达8%。[16]

保持讯息开放

若奖金足够,那么贫穷学生的入读名校的比率偏低,又是甚么原因?美国史丹福大学教授Caroline Hoxby和维珍尼亚大学教授Sarah Turner曾做过一项研究,将成绩优异、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分为两组,一组在报读大学前收到一份长达75页的文件,清楚写明各间大学的入学标准、毕业率、奖助学金政策。他们当中,有54%最终被一流大学录取。另一组未收到该份文件的学生,后来只有30%入读名校。

从以上研究可见,只要让贫穷学生接触这些简单资讯,就能大大增加他们入读名校的比例。回说本港,政府一直有为清贫学生提供资助,也会规定直资学校将学费总收入的最少10%拨作学费减免之用。但有不少直资学校未能符合要求。审计署于2010年底发表的报告指,在审查了67间直资学校的经审核账目后,发现有22间拨出款额低于规定的金额。另外,超过两成学校的奖学金运用率[17]为50%或以下。

而当时全港72间直资学校中,只有47间在学校网页提及设有学费减免或奖学金计划。在这47间学校中,提供有关计划的详情仅有23间。教育局要求所有直资学校在今年11月底前将学费减免、奖学金计划,上载至学校网页。目前各学校相关计划的申请要求、资格评估方法可在教育局网站查阅。[18]部分学校,如东区的汉华中学更提供了模拟计算器,令申请人只需输入家庭收入及成员人数,便可简单计算出是否合符资格申请资助及资助幅度。不过,一些学费更高的国际学校,如英基、耀中,虽然也有学费支援或奖学金计划,但这些学校网页并未提供津贴金额等细节。

当然,接受优质教育,还有直资、国际学校以外的选择,基层家庭学生可入读高质素的官立或津贴学校,省下一笔学费。但近年多间免费名校渐转直资,直资、私校学费又不断加价,留给基层家长的选择愈见减少。政府在投放更多教育资源扶助贫穷学生之余,不妨从搭建开放的资讯平台着手,让学生明白他们未必需要付出高昂学费,也能接受优质教育。名校大门,不只为富学生而开。

 

1 《2012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3年9月。
2 「制定官方贫穷线的作用和价值」,香港政府新闻网,2013年09月30日。
3 「二零一三/一四学年直接资助学校资料」,教育局,2013年10月4日。
4  全港直资中学学费,学习有「方」网页,2013年10月9日。
5  同3。
6 「家庭住户普查──二零一三年第一季」,政府统计处。
7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 (2012). Digest of Education Statistics, 2011 (NCES 2012-001), Chapter 3 .
8  DeNavas-Walt, Carmen, Bernadette D. Proctor, and Jessica C. Smith, U.S. Census Bureau, Current Population Reports, P60-245, Income, Poverty, and Health Insurance Coverage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2,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ashington, DC, 2013.
9  Cost of Attendance for 2013 – 2014. Harvard College. Retrieved October 11, 2013.
10 David Leonhardt, “Better Colleges Failing to Lure Talented Poor”,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16, 2013. http://www.nytimes.com/2013/03/17/education/scholarly-poor-often-overlook-better-colleges.html?pagewanted=all
11 2007至2011年纽约市家庭收入中位数为5.6万美元。
12 http://npc.fas.harvard.edu/.
13 David Leonhardt, “Better Colleges Failing to Lure Talented Poor”,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16, 2013. http://www.nytimes.com/2013/03/17/education/scholarly-poor-often-overlook-better-colleges.html?pagewanted=all
14 Debunking Myths About Financial Aid, CollegeData, retrieved October 11, 2013, http://www.collegedata.com/cs/content/content_payarticle_tmpl.jhtml?articleId=10092.
15 U.S. News Best Colleges Rankings, US News Education, retrieved October 11, 2013, http://colleges.usnews.rankingsandreviews.com/best-colleges/washington-and-lee-university-234207/overall-rankings.
16 Richard Perez-Pena, “Efforts to Recruit Poor Students Lag at Some Elite Colleges,” The New York Times, July 30,2013, http://www.nytimes.com/2013/07/31/education/elite-colleges-differ-on-how-they-aid-poor.html
17 运用率是以学校年内审批的学费减免/奖学金款项,与该校拨出的学费收入作为该计划经费作比较计算所得。
18 同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