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8-06-20 | 《信报》

寻找寄养家庭:一切从数据开始



政府刚成立的儿童事务委员会在六月举行首次会议,委员会其中一个工作,是检讨政府和非政府机构与儿童相关的服务,促进跨界别合作,并识别需要整合及改善的地方。[1]

近年政府就改善儿童服务推出不同措施。其中儿童寄养家庭服务,便获社会福利署(社署)分阶段增加240个寄养服务名额,令整体名额由1,070个逐步增至1,310个[2];而为鼓励寄养家庭照顾年幼儿童,政府又调高了寄养服务津贴,并增设照顾叁岁以下幼儿的额外奖励金。[3]

过往不少组织及前线社工指出,香港的寄养家庭数目严重不足[4],现时政府增加服务名额,并提高成为寄养家庭财政诱因,是正视问题的做法。不过,要彻底地改善寄养服务,仍须从更根本的问题入手。

寄养服务能助有需要的儿童继续享受家庭生活

儿童寄养家庭与儿童之家性质相似,是儿童住宿照顾服务中的非院舍服务,为儿童提供近似家庭的照顾环境。[5]在香港,因父母患病、弱智、犯罪入狱、需要戒毒或虐待子女等原因,而得不到家人适当照顾的儿童,能透过入住寄养家庭,继续享受家庭生活,直至他们能与家人团聚,或获得其他长远的福利安排,或成年为止。[6]

截至2016年底,共有575人正在轮候寄养服务、儿童之家及儿童院舍叁种服务,当中儿童之家的轮候人数为337人,而儿童院舍的轮候人数为231人。[7]由於部分轮候住宿照顾服务的儿童,同时适合寄养服务及儿童之家的服务,因此善用寄养服务,亦可纾缓部分儿童住宿服务的压力。[8]

合资格家庭不代表能成功配对

截至2017年底,全港有876个合资格的寄养家庭,与正接受服务的寄养儿童数目相若。[9]但这些合资格的家庭中,有227个,即四分之一在当时并没获安排儿童寄养,意味每个正在提供寄养服务的家庭,平均需照顾1.3个寄养儿童。[10]

部分合资格家庭没获配对儿童,部分则要照顾多於一人,背後原因相信与配对过程有关。目前的寄养服务会因应个别需要,安排儿童入住合适寄养家庭。[11]有刚成为寄养家长的受访者忆述,为她评估个案的社工指出,负责配对的人未必是一直跟进她个案的社工,因此未必了解她的实际情况,故此,进行配对的社工,须依赖为家庭处理申请的社工所提交的报告,去判断儿童是否适合入住该寄养家庭。寄养家庭的报告写得详细当然有助配对过程,不过社工始终无法对资料库上的每一个寄养家庭瞭如指掌,加上配对亦有其他条件要吻合,种种限制,都令社工为儿童安排寄养家庭增添难度。[12]

配对不易,那些已获安排儿童寄养的家庭,由於有往绩可寻,因而有时会获「寄予厚望」。有前线社工反映,由2016年4月至2017年1月间,其所属中心曾申请过283次寄养服务,但在叁个月配对期後,最终只获派46个家庭。为了有人能照顾儿童,他们需要接触正在提供寄养服务的家庭,希望他们能照顾更多儿童。[13]

这种「有寄养家庭没有提供服务,有寄养家庭照顾多於一个孩子」的现象,说明只看合资格寄养家庭的数目,并不足以判断提供服务的家庭是否足够。过去也有机构反映,指配对过程需考虑多方面,包括寄养儿童的需要及性格、寄养家长的经验、家居环境,甚至家中成员的年龄、性别等,因此,寄养家庭的数目应远较需要服务的儿童为多。[14]

港府为招募有心人 提高财政诱因及多渠道宣传

故此不难明白,为何政府在近年寄养服务使用率都超过八成半的情况下[15],仍会提高诱因,鼓励更多家庭提供寄养服务。[16]坊间也有意见提出,即使社署增加寄养服务名额,但如果没有增加相应的寄养家庭,始终难以改善服务供求问题。[17]

为招募更多有心人提供寄养服务,社署去年12月已调高了寄养服务津贴,并增设照顾叁岁以下幼儿的额外奖励金。[18]社署回覆智经查询时补充,除了提高津贴外,社署亦与11间寄养服务机构合作,以不同传播媒体宣传和招募寄养家庭,例如於去年推出一辑有关寄养服务的电视宣传短片、电台宣传声带及海报,鼓励及招募合适人士参与成为寄养家庭。此外,署方又举办两年一度的寄养家庭服务颁奖礼,肯定及表扬寄养家长对寄养服务的长期贡献。[19]

居住环境须适合儿童成长 申请不易成功

然而,即使加强宣传能吸引更多有心人,但如果他们并不符合成为寄养家庭资格,对解决问题始终没有太大帮助。有寄养服务机构在2013至2015年间得到社署资助,在西九龙区推行寄养家庭招募计划,通过电视电台、报章杂誌、Facebook专页及港铁灯箱广告等媒介宣传,又设立街站向市民推广寄养服务。虽然一轮宣传攻势後,有近300个家庭表示有兴趣参与寄养服务,撇除半途放弃申请的人,最後成功通过评估,并登记成为寄养家庭的,却不足20个。[20]

毕竟,理想的寄养家庭需要有足够的居住面积[21],所以住所空间大小、家庭成员数量等因素,都会影响有心人能否成为寄养家庭。受访者向智经表示,寄养家庭有一定的家居环境要求,主要关注儿童安全以及能否给儿童一个家的感觉。例如寄养儿童不可睡在客厅,也不可以睡在流动床(即晚上才安装的床),另外,寄养家庭不可采用开房式厨房,也必须要有窗花等。[22]

改变定位及招募形式 加强针对性宣传

为确保儿童健康成长,寄养家庭固然须符合一定要求,然而近年香港人愈住愈细,变相令合资格家庭买少见少。另一方面,在2017年底,可提供寄养服务的家庭数目(876个),已较2014年3月底(944个),减少了12.5%。在各种挑战下,推出具针对性的宣传策略,显得更为重要。

美国一份收集了各组织在招揽寄养家庭时所用的成功宣传手法的报告(下称「寄养家庭报告」),或可供香港借镜。例如当中提及一家名为Anu Family Services(Anu)的机构,将寄养家庭定位为「具有治癒思维的家长」(Healing Parents)。[23]在这定位下,Anu有目标地在一些瑜伽中心、按摩治疗中心,以及其他综合康复中心进行招募。

Anu在聚焦小组中明白到,大部分人因恐惧而对成为寄养家长感犹豫,亦希望在整个寄养过程中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因此邀请了Healing Parents 参加所有招募活动,令有意成为寄养家长的人能得到一手资讯,减少不安。[24]Anu又设立「寄养大使」(Ambassadors),邀请现有的寄养家长做义工,一起亲身招募新成员。

在佛罗里达州,同样有组织聘用寄养家长协助招募,当地政府亦透过设立网站,分享不同的成功故事和寄养家长的感想,以助宣传。[25]此外,有组织要求接获首次查询的员工继续跟进个案,与有意成为寄养家长的人培养关係及信任,从而增加寄养家长对於该组织的信任和信心。[26]

除了招募方法,招募地点亦对寻找合适人选有帮助。美国有调查发现,从宗教组织首次接触寄养服务的人,较在大众媒体中接触的人,提供更长的寄养服务年期。[27]寄养家庭报告也提及,有信仰背景的人多数会认同及乐意帮助别人,因此在这些机构中,可更易接触到有意提供寄养服务的人。[28]

改革前提:完善数据分析

在香港,现时已有寄养服务机构在个别地区招募寄养家庭[29],长远而言,推出更多具针对性的推广活动,是改善寄养服务的重要方向。

在此之前,当局及相关机构可以加强数据搜集和分析,以助找出潜在的寄养家庭。在美国内华达州,当地政府为招聘寄养及领养家长订下五年计划,分阶段设下目标、策略及行动。[30]计划的其中一个目标,正是收集寄养儿童的人口统计资料,来分析需要服务的儿童的特徵、需求及趋势,并与合资格照顾者的人口统计资料进行对照。当地政府亦藉着辨识愿意与政府合作的企业、组织及宗教组织,来建立多元社区夥伴关係,加强资源运用,并就妨碍市民成为照顾者的任何语言障碍进行评估,準备充足的翻译文件及培训课程,让更多人能成为照顾者。[31]

目前香港的寄养服务数据,也有不少值得丰富、梳理的空间,例如,由於寄养服务并非以地区为本,因此当局没有备存每区寄养家庭的数量[32],亦没有收集正使用住宿服务而又有特殊需要的儿童人数。[33]

儿童事务委员会的初期工作,亦包括整合儿童数据的安排。[34]希望随着委员会成立,相关数据可得到更有系统的梳理,让政策及宣传策略的制订能有更坚实的依据。藉着更全面的数据,社会亦可探讨如何透过各种支援,留住现有的寄养家庭,让更多有需要的儿童得到妥善照顾。

1 「政府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c.isd.gov.hk/Tuni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5/31/P2018053100367.htm?fontSize=1,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31日。
2「社署本年度起增加240个寄养服务名额」。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gbcode.rthk.hk/Tuni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30280-2017051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4日。
3「社署调高寄养服务津贴」。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2/01/P201712010036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日。
4 「香港家庭福利会就检讨儿童住宿照顾服务提交的意见书」,立法会儿童权利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4)601/16-17(08)号文件,2017年2月21日;「香港基督教服务处寄养服务就检讨儿童住宿照顾服务提交的意见书」,立法会儿童权利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4)601/16-17(04)号文件,2017年2月17日;「尹淑霞女士就检讨儿童住宿照顾服务提交的意见书」,立法会儿童权利小组委员会,立法会 CB(4)601/16-17(09)号文件,2017年2月21日。
5 「儿童住宿照顾服务」,立法会福利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825/16-17(09)号文件,2017年7月10日。
6 「寄养家庭令儿童重获关爱」。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c.isd.gov.hk/gb/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01/21/P20120119044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1月21日。
7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答覆编号:LWB(WW)0219)」。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lwb-ww-c.pdf,查询日期2018年2月1日,第597页。
8 「儿童住宿照顾服务(补充资料)」,立法会福利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850/16-17(01)号文件,2017年7月。
9 「寄养服务」。取自社会福利署网站:https://www.swd.gov.hk/sc/index/site_pubsvc/page_family/sub_listofserv/id_fostercare//,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月8日。
10 智经於2018年1月29日向社会福利署发送电邮查询寄养服务情况,社会福利署於2018年2月7日回覆。
11 同10。
12 资料来源:智经访问一位寄养服务提供者後得出相关资料。
13 「尹淑霞女士就检讨儿童住宿照顾服务提交的意见书」,立法会儿童权利小组委员会,立法会 CB(4)601/16-17(09)号文件,2017年2月21日。
14 「香港家庭福利会就检讨儿童住宿照顾服务提交的意见书」,儿童权利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4)601/16-17(08)号文件,2017年2月21日,第1页。
15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答覆编号:LWB(WW)0477)」。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lwb-ww-c.pdf,查询日期2018年2月1日,第1,136页。
16 同3。
17 ­同14。
18 同3。
19 同10。
20 同14。
21 同9。
22 同12。
23 "Effective Practices in Foster Parent Recruitment, Infrastructure, and retention," Casey Family Programs, December 2014, p.30.
24 同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