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8-07-13 | 《信报》

公众街市增社会效益 社区居民档贩皆得益 



近年电视台开拍不少关于街市和烹饪的节目,观众有时会在平日晚上见到「肥妈」在街市介绍如何「食好D 食平D」,周末晚上则见到「麦包」推荐如何在街市游乐一番。如此多类似节目,不只因为街市常客是电视节目的忠实粉丝,还包括到街市购物是居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售卖粮食,让居民「食好D 食平D」之外,街市还可以让居民「生活再好D」吗?在欧洲,便有不少市集为有需要的居民提供可负担的粮食、向居民推广健康生活及饮食习惯,以改善居民福祉。

检讨公众街市的定位、管理模式及架构

在香港,市民比较常光顾的街市有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环署)辖下的74个公众街市[1],以及领展约60个鲜活街市。[2]食物及卫生局(食卫局)局长于去年10月表示,政府会就公众街市的定位、管理模式及架构等进行全面检讨。而将兴建的公众街市,亦会考虑采用新的设计和营运模式。[3]

政府曾委托顾问就公众街市制订具体的改善方案。顾问在提交的报告中指出,公众街市的定位是市民大众购买新鲜糧食的主要途径之一,政府表示认同该看法。[4]但有意见认为,政府只将公众街市视为一个纯粹交易的通道,无视其社会价值,包括作为促进社区交流的中心、妇女及低技术人士的工作场所、为基层提供价廉物美的鲜活食物市场等。[5]

其实在欧洲不少地方,市集不只向居民售卖生活用品和粮食,更推出为社区带来效益的项目,当中不乏供香港作借镜的可贵经验。

欧洲:改善居民福祉和生活条件

在「欧洲城市可持续发展项目(URBACT)」下,欧盟于2015年发布《市区的市集:城市的心灵和原动力(Urban markets: heart, soul and motor of cities)》报告(《市集报告》)。[6]当然欧洲的市集未必可与本港的公众街市直接比较,但《市集报告》所介绍的市集与本港的公众街市的相似之处,在于大家都是位于市区、为居民提供生活用品和粮食,以及部分是由政府管理的。欧洲市集的营运模式及带来的社会效益,为本港检讨公众街市提供具价值的参考作用。

《市集报告》分析,市集可为社区的社会凝聚力(social cohesion)出一分力,包括为社区带来所需的社会服务,例如收集粮食后免费派发予贫穷居民;以及宣扬健康生活和饮食习惯,例如向居民提供有关资讯。以上均是以改善居民的福祉和生活条件为前提。[7]

市集提供上述服务,受惠的不只居民,还包括市集本身。《市集报告》指出,这些服务能提升市集在社区的重要性,令从政者更愿意拨出资源去改善市集;居民则更认同市集,并更愿意支持和光顾它们,从而增加其经济效益。[8]意大利都灵(Torino)和西班牙巴塞隆拿(Barcelona)的市集,是其中的成功例子。

意大利: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粮食

根据《市集报告》,在一些社会匮乏(socially deprived)社区,市集可透过为居民提供可负担的物品和粮食,为社区的发展作贡献。[9]

在意大利的都灵,一项名为「Fa bene」、解作「这很好」的计划,推行目的是补充贫穷居民营养、提升市集营业额及减少被弃置粮食。计划收集当地两个市集的剩余物品、粮食和捐款,并给予社区的低收入家庭。居民向参与计划的档贩购买时可多买一点,然后将那多一点的物品和粮食捐予计划。档贩亦会将当天未能出售的物品和粮食捐出来。计划推出一年已得到60名零售商和15名义工支持,也获得居民捐赠分别2,000公斤和800公斤的物品及粮食。作为回报,受惠家庭获邀为计划分发粮食,以及参与社区的义务工作活动。[10]

西班牙:宣扬健康生活和饮食习惯

《市集报告》也指出,市集可透过推广健康生活和饮食习惯,例如为居民提供新鲜健康的粮食及健康饮食习惯的资讯,为社区的发展出力。[11]

在西班牙的巴塞隆拿,市议会与市集团体合作举办健康饮食习惯宣传活动。值得留意的是,不少活动的主要对象是儿童和年轻人这些未来顾客。其中有为6至16岁学生举办的教育活动,向他们介绍健康饮食习惯,亦带他们参观当地市集。此外,知名厨师和公众人物,如足球明星,会透过访问向居民介绍购买新鲜和时令食物的理由。当地更透过网页、手机应用程式及社交媒体,向居民提供食谱和健康饮食等资讯。在推出这些活动后,在市政府辖下市集购物的居民大幅增加。[12]

公众街市可增加社会效益元素

上述经验反映,市集可以为社区的低收入人士提供食物,让他们得到温饱和营养;也可以向居民推广健康生活和饮食习惯,鼓励他们建立良好的生活模式。至于香港,公众街市并非全无以上功能。近年有环保团体与社区团体合作举办「街市食物回收团」,让参与学生到公众街市回收卖剩的新鲜蔬菜,并进行分类及筛选,再转赠予区内低收入及有需要的家庭和长者。[13]此外,有团体设立食物援助协助平台,联系食物捐赠者(包括食肆、连锁店和批发商等)和食物援助服务机构(包括宗教团体和非牟利机构等)。[14]

但类似的行动未必能善用公众街市的剩余食材。环保团体绿领行动于2014年进行的调查发现,食环署辖下沙田街市一天丢弃181公斤可食用剩余食材,以此推算食环署辖下所有公众街市每天产生14.3公吨可食用剩余食材,足够一个成年人食用34年[15][16]

若要更多公众街市回收剩余食材,除了靠档贩更积极参与,政府亦可考虑给予更多支援。然而,有惜食香港运动督导委员会成员表示,曾多次邀请食环署推出措施鼓励公众街市档贩捐出剩余食材,但均遭拒绝。[17]有意见认为食环署可在公众街市增设相关设施及储存空间以处理剩余食材[18],以及制订食物回收及管理机制。[19]政府在检讨公众街市时,可考虑研究有关建议的可行性。[20]

在宣扬健康生活和饮食习惯方面,参考食环署网页上列出的2006年至2017年已举行的公众街市推广活动,公众街市曾举办约20个推广健康活动,例如由注册中医师讲解保健方法和介绍食疗食谱,以及由导师示范烹调有关菜式。[21]

但与儿童有关的活动,只有「2011『型』仔『型』女饮食有『营』展览及工作坊」,由注册营养师在多个公众街市讲解儿童肥胖的成因、预防方法,以及儿童营养健康的饮食习惯,并介绍多款在公众街市有售的材料所烹调的有「营」食谱。另外,导师分别在多个公众街市示范有关菜式。[22]至于针对年轻人的活动则欠奉。[23]

参考西班牙巴塞隆拿的市集,本港的公众街市或可考虑增加以儿童和年轻人为目标的宣传活动,目的除了希望向他们从小灌输健康生活和饮食习惯,亦希望吸引他们将来多点光顾公众街市。当局可考虑为在学儿童举办健康教育和参观公众街市的活动,以及透过社交媒体和受年轻人欢迎的公众人物向他们提供相关资讯。

扩大「参与式」街市管理模式?

如要增加上述具社会效益的项目,并不能单靠政府之力,相信档贩的参与会令项目的推行事半功倍。

以意大利的都灵为例,尽管当地的开放式市集由市政府直接管理,但市集的档贩可透过加入市集委员会(market commission),影响政府在管理方面的决定。当地每一个市集都设有这些咨询组织,就市集的档位续期、宣传活动、营业时间、改善工程等提出建议。[24]

香港亦有类似的「参与式」管理模式。现时每个公众街市均成立了街市管理咨询委员会(咨询委员会),每隔两至三个月举行会议,提出有关改善公众街市管理和经营潜力的措施,并设计及筹办宣传活动。咨询委员会由分区卫生总督察担任主席,成员来自有关各方的代表,包括食环署、建筑署、机电工程署、有关的保安公司和清洁承办商、不同生意的街市档位租户及区议员。[25]

从上述的职能介绍,可见咨询委员会所商讨的事情,主要与提升公众街市的营运能力有关。当局在检讨公众街市的管理模式和架构时,或可考虑让咨询委员会将来能讨论和决定公众街市可推行的社会效益项目。相信咨询委员会是一个理想的平台,因为既有各政府部门的技术支援,亦有熟悉公众街市营运情况和了解社区居民需要的档贩参与。这样应该有利于公众街市推行更多可行和适切的社会效益项目,亦有助增加档贩对公众街市的参与和归属感,令他们有动力和时间积极改善街市的运作。

公众街市可为社会发展作贡献

公众街市与居民的关系,并不止于纯粹的交易买卖,还可包括收集并捐赠剩余生活用品和粮食予有需要的居民,以及推广健康生活和饮食习惯。换来的,是居民更认同公众街市,更愿意光顾它们。

要在公众街市有效地推行更多具社会效益的项目,少不了政府和档贩的参与。政府方面,可在检讨公众街市时考虑增加其社会效益元素,并扩大咨询委员会的职能。至于档贩,他们可更积极参与公众街市的管理,为公众街市的营运模式和居民的福祉发声。这样便能做到社区、居民和档贩皆得益。

1 「辖下公众街市及熟食市场/中心名单」。取自食物环境卫生署网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tidy_market/Markets_CFC_lis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9日。
2 「鲜活街市」。取自领展网站:http://www.linkreit.com/tc/properties/Pages/Market.aspx,查询日期2018年6月8日。
3 「立法会三题:改善现有公众街市和小贩管理」。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0/25/P201710250061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5日。
4 「改善公众街市营运环境的措施」,立法会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公众街市事宜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2)643/14-15(01)号文件,2015年1月20日,第1、2、5页。
5 「汇念(政策研究)网络意见书」,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特别会议,立法会CB(2)1042/10-11(07)号文件,2011年2月22日,第1页;「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 (会议议程)2011年2月22日」。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www.legco.gov.hk/yr10-11/chinese/panels/fseh/agenda/fe20110222.htm,查询日期2018年5月10日。
6 “Urban markets: heart, soul and motor of cities,” European Union, March 2015, http://urbact.eu/sites/default/files/urbact_markets_handbook_250315.pdf.
7 同6,第75和84页。
8 同6,第85页。
9 同6,第75页。
10 同6,第79和84页。
11 同6,第84页。
12 同6,第83页。
13 「学校『街市食物回收团』」。取自地球之友网站:http://foodwaste.foe.org.hk/html/chi/c_school_tour.php,查询日期2018年5月9日;同1。
14 「惜食平台FOOD-CO年收200吨食物 婴儿奶粉零食最多人捐」。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10256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6日。
15 「食环署街市日弃 14.3 公吨食材 发动网上签名促制订食物回收政策」。取自绿领行动网站:http://www.greeners-action.org/load.php?id=323347,查询日期2018年6月8日。
16 智经于5月9日向食卫局查询公众街市剩余食材及其处理方法的相关数据,截止6月27日仍未获回复。
17 〈食署街市日弃14吨剩食〉,《太阳报》,2014年12月27日,A03页。
18 「食署街市日剩食 够1人吃34年」。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506370,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2月27日。
19 「促请食环署制订街市食物回收政策」。取自撑香港网站:http://www.supporthk.org/zh-hant/petition/要求食环署制订街市食物回收政策,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2月19日。
20 智经于5月9日向食卫局查询会否考虑上述建议,截止6月27日仍未获回复。
21 「已举行的推广活动内容及花絮」。取自食物环境卫生署网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tidy_market/past_activitie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8日。
22 「『型』仔『型』女饮食有『营』展览及工作坊」。取自食物环境卫生署网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activities/diet_coolkids/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19日。
23 智经于5月9日向食卫局查询会否考虑在公众街市推出针对儿童及年轻人的健康饮食宣传活动,截止6月27日仍未获回复。
24 同6,第50页。
25 「公众街市的管理问题」,立法会食物安全及环境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852/00-01(02)号文件,2001年6月18日,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