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8-07-25 | 《信报》

引入名牌国际学府 成败系于确保质素



大学联招放榜在即,又一届莘莘学子将迈入大学殿堂。这些年轻人中,有人留在本地升学,有人到海外留学,各自打拼。其实除了学生要为未来筹谋,不同大学也要为收生奔波,他们不但会在本地找寻目标,部分还会设置「离岸校园」──远赴他方开办分校。

另一方面,一个地方要发展高等教育产业,除了设法引入更多外地学生,招揽海外名校在本地办学,也是一种方式。有国家甚至认为,这做法有助将优质人力资源和研发活动留在本地。这种想法,似乎对香港未来发展也有启示。

非本地生人数持续增加 本地教育产业具潜力

根据教资会最新数字,近年就读本地八所资助院校学位课程的非本地学生人数持续增加,差不多每六名学生,就有一名非本地生。在2016/17学年,非本地学生人数为16,473人,较2010/11学年的10,074人增加了64%,他们占学生总数的比例亦由14%增至16.5%。[1]

香港的非本地生中,大多来自内地。根据教资会数字,2016/17学年的内地生,就占非本地生总人数超过七成。[2]不过,参考审计署的资料,各大学在2010/11至2015/16学年间,撇除内地生的非本地生人数,也大幅增加了184%。[3]

因此不只是内地生,国际生的人数近年同样大幅攀升。他们主要来自亚洲其他地区,例如八间受教资会资助院校中的六间,有逾八成国际生均来自亚洲,其余两间也超过五成。[4]

发展模式有两种 既可「输出」也能「引入」

智经早年曾撰文提及,香港在高等教育市场具发展潜力,实际上则可从两方面着手,包括为港「输入」内地及海外生,以及向内地及海外「输出」香港教育服务。[5]从上述数字来看,香港在输入外地生部分,似乎已踏出坚实一步。

至于「输出」高等教育服务部分,近年备受关注的趋势,是本地大学相继北上开办分校,例如2014年与深圳大学合办的香港中文大学(深圳)[6],以及香港大学于深圳设立的教学医院。此外,香港城市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也在今年先后公布计划,将于广东惠州和广州筹办分校。[7]

要巩固香港作为区域教育枢纽的地位,吸引国际著名学府来港办学,也是一个可行模式。[8]这不但可让本地学生有更多升学选择,也可进一步开拓非本地生市场,让香港的教育产业发展更多元而全面。

举例来说,现时香港固然已成功吸引愈来愈多来自内地的非本地生,但其他海外生源仍有所不足。早前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公布的2018年全球数码竞争力排名报告,香港排名急跌四位至第十一名,并被指在科技人才方面得分虽高,但最大弱项仍是国际学生人数少。[9]

除了资助院校 本地自资院校应否有其角色?

除了吸纳不同地区的学生,本地高等院校的发展是否需要更全面,也是值得讨论。现时政府正在进行的「检讨自资专上教育」咨询,就提及本地自资院校界别正面临多项挑战,其中一项,是许多香港市民依然认为本地高等教育的未来只系于教资会资助大学[10],并普遍认为自资专上院校存在「质素问题」,为该界别在高等教育领域的长远发展带来不确定性。[11]

这种看法或有其事实基础,却很可能局限了香港教育产业的想象空间。现时香港的自资专上院校可分为四类,公众较为熟知的,可能是通过辖下自资部门开办课程的资助院校,如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或是根据《专上学院条例》注册的认可专上学院,如香港树仁大学;和根据《教育条例》注册并提供经本地评审自资专上课程的院校,如香港专业进修学校。[12]

除了上述三种「土生土长」的自资院校,还有一种自资专上院校属于某程度上的「舶来品」,即海外院校在本地办学的自资非本地课程。如果香港要吸引更多国际著名学府来港办学,他们开办的自资院校便属于这类,其发展潜力,实不宜低估。

吸引知名学府本地设校 助挽留人才和推动本地研发

在新加坡,政府早在2002年提出的「环球校园」(Global Schoolhouse)计划,正是朝这方向尝试的高等教育产业政策,以期将新加坡发展成区域教育枢纽。该计划目标是在2015年吸引15万名全额付费的国际生,虽然最终没有达成,但新加坡在2008年的国际生人数曾一度高达9.7万名,在2014年也有7.5万名。[13]

吸引优质国际学府在本地设立分校,在经济上有不少好处。例如有研究认为,本地优质教育机构增加,可留住想就读外国学府的学生,为本地企业发展提供更充沛的人力资源。[14]此外,若有国际学生涌入,也有助推动本地研发。[15]

自上述计划推行,新加坡曾一度超预期地吸引了15所分别来自美国、中国、法国、印度、德国和荷兰的世界级大学进驻[16],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芝加哥大学和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17]不过,近年也有不少坏消息传出,例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生物医学研究所因博士生招募不足而关门大吉。此外,新南威尔斯大学亚洲校区在开放之后四个月,也宣布因生源不足和忧虑财务问题而需要关闭。[18]有学者认为,连串事件反映政府和教育机构事先过分高估入学率,并低估了办学成本。[19]

内地生源有助吸引国际优质学府在港办学?

不论以上计划是否真的「虎头蛇尾」,香港确实具备一些新加坡所缺乏的优势。举例来说,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Booth)在2013年宣布,将原本设置在新加坡的高级管理人员培训课程(EMBA)转移阵地搬到香港,认为这更能够接近发展蓬勃的中国经济。[20]

换言之,对于某些海外名校来说,近年香港吸引愈来愈多内地学生升学,正是他们会看中的「商机」。教育局也曾在咨询文件提出,香港作为区内高等教育枢纽的地位,只会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而日益重要,并期许自资界别也能在这方面发挥积极作用。[21]在另一份立法会文件,教育局也透露获悉一些海外著名学府有意在港申请用地,或于空置政府物业提供课程,当中包括兼读制课程。[22]

名校=优质? 长远发展还须确保办学质素

离岸校园要得到广泛认可,办学质素自是首要条件。现时不少非本地课程质素参差不齐,教育局指该类院校虽受《非本地高等及专业教育(规管)条例》规管,但有关课程不一定经过本地评审,当局已加强执法工作,包括要求院校备存与非本地课程有关的若干文件、视察营办机构处所及加强检控。[23]

可能有人觉得,知名院校远赴他方办学,怕砸烂自己招牌,应该会有「质素保证」,其实未必。举例来说,最近国家教育部公布名单,中止多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当中就包括「西安交大-香港科大可持续发展学院」。[24]据报中央巡视组去年3月到西安交大巡查整改,要求校方健全机构与编制管理机制,校方其后公布重整多个单位,包括终止与科大合作的可持续发展学院。[25]在新加坡,曾在当地办学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也被指未能符合13项绩效指标中的8项。[26]

近年新加坡当局大力整顿私立院校,亦被认为与私校质素过分参差有关。[27]他们提高私立院校认受性的方式,包括要求所有在当地提供学位课程的海外私立教育机构,都必须先参与一个原本只属自愿性质的EduTrust认证计划[28],评分准则包括提供学生和教职员工满意度调查[29]、学费保障计划[30]、学生支援服务[31]、课程及学生学习成果评审[32],以至学校是否有机制追踪和衡量学生及毕业生的成果,包括学术表现、学习进度和就业能力等[33],再按照评分给予不同等级的认证。[34]

此外,新加坡私立教育委员会(Committee for Private Education, CPE)要求所有提供外部学位课程(External Degree Programmes)[35]的私立教育机构,都需要参加由CPE运作的年度毕业生就业调查,并会将调查结果在其网站上公布。[36]

根据CPE网页,他们在2017年10月已与香港学术及职业资历评审局续签谅解备忘录,以提高私立教育的标准。[37]新加坡从求量到求质的经验,对于香港巩固其区内教育枢纽地位,有一定警示作用。

1 「敎资会资助院校/课程的综合统计」。取自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网站:https://cdcf.ugc.edu.hk/cdcf/searchUniv.action?lang=TC,查询日期2018年7月6日;「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对大学的资助」,香港审计署,2016年10月28日,第59页。
2 「敎资会资助院校/课程的综合统计」。取自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网站:https://cdcf.ugc.edu.hk/cdcf/searchUniv.action?lang=TC,查询日期2018年7月6日。
3 注:由2010/11学年的1,350人增至2015/16学年的3,837人。资料来源:「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对大学的资助」,香港审计署,2016年10月28日,第60页。
4 同2。
5 胡定旭,「教育产业化 输入学生输出服务」。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84,最后更新日期2009年8月11日。
6 「港高校纷插旗广东 或诞『湾区联合大学』」。取自经济通网站:http://www.etnet.com.hk/www/tc/news/topic_news_detail.php?category=special&newsid=900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9日。
7 「城大拟于广东惠州设分校 专门取录研究生」。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99175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17日;「科大进军大湾区 广州高铁站旁开分校」。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07786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2日。
8 同5。
9 「香港跌出全球数码竞争力前十」。取自大公网网站:http://www.takungpao.com.hk/hongkong/text/2018/0621/17850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1日。
10 「检讨自资专上教育专责小组咨询文件」,教育局,2018年6月,第2和3页。
11 同10,第10页。
12 同10,第28至29页。
13 Jason Tan, "Singapore's 'Global Schoolhouse' Aspirations," Inter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 87 (fall 2016): 10.
14 同13,第9至10页。
15 注:香港常被诟病本地研发相对GDP比率长期停滞不前,并落后于邻近地区。智经早前撰文提及,本地有关比率异常地低,不一定代表资源投放不足,问题可能只出在研发活动并没有在本地进行,导致有关研发开支不会计算入本地研发总开支中。资料来源:「认清自我 开辟创科新路」。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98,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21日。
16 Cate Gribble and Grant McBurnie, "Problems within Singapore's Global Schoolhouse," Inter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 48 (2007): 3.
17 同13,第9至10页。
18 同13,第10页。
19 同16,第4页。
20 同13,第10页。
21 同10,第12页。
22 「立法会参考资料摘要:有关香港发展为区域教育枢纽的技术性优化措施」。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s://www.edb.gov.hk/attachment/tc/about-edb/press/legco/others/LegCo%20brief_edu%20hub%20(c)%20(10-2013).pdf,查询日期2018年7月6日,第7页。
23 「检讨自资专上教育专责小组咨询文件」,教育局,2018年6月,第30和31页;「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就于香港营办的非本地高等及专业敎育课程之监管的检讨」,教育局,立法会CB(4)383/16-17(03)号文件,2017年1月9日。
24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批准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终止的通知」。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xinwen/2018-07/05/content_530372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5日。
25 「教育部煞停合作办学 涉港4院校22项目」。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257708/,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5日。
26 同13,第10页。
27 "Is Singapore's global schoolhouse dream over?," ASEAN Today, https://www.aseantoday.com/2017/02/is-singapores-global-schoolhouse-dream-over/, accessed February 28, 2017.
28 "New Measures To Strengthen Student Protection And Increase," Committee for Private Education, https://www.cpe.gov.sg/qql/slot/u754/Newsroom/Press%20Releases/2016/Media%20release%20for%20new%20measures%20cleared%20Final%20website.pdf, last modified October 21, 2016, p.2.
29 "EduTrust Certification Scheme Guidance Document," Committee for Private Education, SkillsFuture Singapore, February 2017. p.13-14.
30 同29,第20页。
31 同29,第25页。
32 同29,第26页。
33 同29,第36页。
34 "EduTrust Certification Scheme," Committee for Private Education, SkillsFuture Singapore, https://www.cpe.gov.sg/for-peis/edutrust-certification-scheme, last modified June 23, 2017.
35 注:所谓「外部学位课程」,通常是指在得到校本部授权下,在海外教学点完成指定科目学习及通过评核后,大学对该类非校本部学生颁授学位的课程,例如伦敦大学国际课程(University of London International Programmes or University of London External Programmes)。
36 "New measures to raise standards of private education in Singapore," The Straits Times,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education/new-measures-to-raise-standards-of-private-education, last modified October 21, 2016; "New Measures To Strengthen Student Protection And Increase," Committee for Private Education, https://www.cpe.gov.sg/qql/slot/u754/Newsroom/Press%20Releases/2016/Media%20release%20for%20new%20measures%20cleared%20Final%20website.pdf, last modified October 21, 2016.
37 "Key Milestones," Committee for Private Education, https://www.cpe.gov.sg/about-us/key-milestones, last modified June 23,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