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8-07-30 | 《星岛日报》

医生远离我 有利健康吗?



无病无痛时不找医生,患病时才四处求医,可能是不少市民的习惯,这无论对医疗系统还是个人健康,都不是理想选择。

逾半港人因慢性病而死 须调整医疗系统助市民改善健康习惯

虽然不少研究指港人长寿[1],但根据卫生署在今年5月发表的报告,2016年有超过55%的本地登记死亡人数,是因慢性病而死,当中包括心血管疾病(包括心脏病和中风)、癌症、糖尿病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这些疾病造成多人在70岁之前死亡,整体潜在减寿约10.5万年。[2]

病急才投医,当然不会是好的做法。在一些国家,例如英国,市民患病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家庭医生,由他们辨识出真正有需要的病人「入院」,减轻医院不必要的压力。他们平时也会负责病人的健康教育、疾病预防和诊治。[3]

早前智经主席李国栋医生出席一场由团结香港基金举办的午餐座谈会时,也主张由家庭医生减少人人去医院求诊的问题,但认为受资源问题困扰,基层医疗的发展程度仍然有限。未来香港的医疗系统,必须作出相应调整,以改善市民的健康水平。

预防性护理 是针对港人健康状况的一帖良方

新一届政府上任后,在去年年底成立「基层医疗健康发展督导委员会」[4],致力推动「基层医疗」,其目标就不只是方便市民在其就近居住和工作的地方获得医疗服务[5],更引入家庭医学的概念,强调持续护理、整全护理及预防性护理。[6]

举例来说,如市民患有轻微慢性病,部分可能不敢擅自运动。但有家庭医生称适量运动其实具治疗功效,例如高血压、膝关节炎及糖尿病等长期病患者,可透过恒常运动改善病情及体能。不过,视乎个人健康状况,不同病人的运动模式、强度、所需时间、次数及进度均要「度身订造」[7],家庭医生的角色就十分重要。

若有家庭医生,市民甚至不必等到患病才投医。家庭医生作为终身健康伙伴,定时定候为其持续提供全人及预防性的护理,以确保其生理、心理及社交健康。[8]有家庭医生在接受传媒访问时提及,他自己也需要一位家庭医生追踪自身健康状况。对家庭医生来说,即使患者无来求医,他们也有责任按时主动提醒患者做身体检查,如检验胆固醇,以及早发现健康隐患。[9]

普及家庭医学观念 从市民对自身健康的关注开始

但理想归理想,现实是现实。现时很多人有病尚且讳疾忌医,实难寄望所有人在无病无痛时也寻求医生协助,防患于未然。障碍之一,是市民的观念仍然习惯有病医病,无病则敬医生而远之。其次是求医需要成本,要市民额外花费金钱进行预防性护理,很多人想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移风易俗,从来不易。由政府推动更多公众教育及宣传,自然有助更新市民的认知。不过,要人坐而言,起而行,单纯传递健康知识未必足够,毕竟很多人都有「疾病不会选中我」的错觉;但是,一旦从自身某种健康问题出发,配搭方便可及的工具,市民关注程度可能就截然不同。

不少外国政府均致力于改善基层医疗的可及性。[10]智经早年研究也提及,包括英国NHS Direct和the NHS Direct website,澳洲Healthdirect Australia,加拿大Telehealth Ontario及纽约 Growing Up Healthy Hotline等例子,都旨在利用电子平台提供全天候互动医护服务。[11]

不过,现时市民若想向诊所医生或在「电子健康纪录互通系统」(互通系统)索取个人病历纪录,说易不易,要填写指定表格邮寄申请。[12]政府已于2017年7月展开互通系统第二阶段发展计划,包括建立「病人平台」,以便病人查阅部分资料[13],助市民建立自我护理意识。

值得一提是,有持份者在一场政府举办的交流会议提及[14],他们欢迎病人平台把现时不同来源的资讯集中在同一地方发放,例如健康纪录、医护计划资料、医疗券余额、药物纪录和过敏等,方便照顾者以至提供基层护理和支援服务的人员,长期追踪病人的身体情况。[15]另外,参考外国经验,若平台可进一步提供互动医护咨询服务,相信可让市民更易接受预防性护理的观念。

资助市民使用 增教学资源 可助家庭医学普及

至于医疗成本的部分,虽然在理论上,若患者拥有一名对其病史具敏锐理解力的家庭医生,可获更准确的诊断,长远有助患者节省求诊时间和金钱。不过,在市民观念未改变前,难免需要投入更多资源,包括由政府拨款资助市民使用基层医疗或预防性护理的相关服务。[16]

在一个以家庭医生作为「守门人」的基层医疗体系中,市民身体但凡有任何疑难杂症,都会先寻求所属家庭医生协助,若病情严重才转介到医院或专科[17],其需求自然不小;而且严格而言,「家庭医生」是一门医学专科,有别于普通科和其他专科医生,须接受一系列的培训与资格认证[18],也需要相当资源。

因此,若将来市民对基层医疗的需求增加,现时当局对本科家庭医学教育的支持并不足够,本地两所大学医学院的家庭医学部门,所获得的资金,亦不足以提供国际最佳教学水平,而不确定的职业前景和资源分配问题,也对家庭医学培训者构成压力。相反,若有充足教学资源,则可将更多教学、研究和服务内容融入学科,并为社区提供服务,这不但有利将预防性护理的概念传递给市民,也有助开拓家庭医生的职业架构。

协调跨专业护理 助长期病患者管理

除了一般无病强身的市民之外,对长期疾病患者来说,家庭医生的作用就更为明显。上文提及的基层医疗健康发展督导委员会,就筹划在2019年第三季启用首间社区康健中心,服务内容包括为已经发病的患者,提供慢性病的管理和康复工作。[19]患有逐渐恶化或复杂疾病的长期病患者,通常需要跨专业护理和专职医疗人员的参与,若患者拥有一名得其信任且知晓其病史的家庭医生居中协调,有助找到真正切合其需要的医疗服务,以免「病急乱投医」,不但浪费患者金钱和医疗资源,更可能引起并发症。[20]

在加拿大,他们的基层医疗服务就主要是由家庭医生和全科医生提供,该国在过去十年进行的基层医疗改革,其重点正在于建立由家庭医生、护士和其他专业人员组成的基层医疗团队,专注于促进健康和改善慢性病的管理,为患者提供全面服务。[21]食物及卫生局局长早前接受传媒访问时也提及,寄望地区康健中心会有不同类型的医护人员。[22]

以人为本的综合护理 生理与心理双管齐下

除了关注生理问题,关注患者的心理健康也属家庭医生的功能,这是因为身心会互相影响,并非「各自为政」。美国卫生研究院(NIH)指,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成年人,其患上慢性身体疾病的比率也较高,并且比一般人早死;同时受常见身体健康疾病困扰的人,其精神健康也有较高机率出现问题。[23]

然而,智经曾撰文指出,香港精神健康和情绪问题普遍,求助的人却不多,可能与患者不一定能「自我发现」有关,更有案例指恶化过程可长达数年,而其间并不为患者察觉。[24]若香港能建立一个完善的基层医疗系统,那么家庭医生平日就会为市民做好疾病预防措施,包括向其介绍血压、血糖、血脂等疾病常识;若有情绪困扰,更会给予适当的辅导和转介。[25]

举例来说,曾有一名产后抑郁症患者告诉智经,寻求咨商与心理治疗服务,排期轮候需时。好不容易等到向精神科医生求诊,却发现医生没有花太多时间与其对话,治疗方式以药物为主,令她备感挫折。在这案例当中,正可以看到家庭医生作为「守门人」和「居中协调」角色的重要性。

以人为本的医疗,无论对于患者还是医疗系统来说,都能发挥更大效益。虽然一人一家庭医生的愿景,在短期内或难以实现,但只要朝这个方向推进,长远来说仍然对香港人的健康最为有利。

1 「香港人全球最长寿 CNN赞生活健康 咫尺之遥能享受郊野、海滩」。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65208/,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5日。
2 「迈向2025:香港非传染病防控策略及行动计划」,食物及卫生局、卫生署,2018年5月,第viii页;「非传染性疾病」。取自世界卫生组织网站:http://www.who.int/topics/noncommunicable_diseases/zh/,查询日期2018年7月12日。
3 「急症室迫爆 问题不在于人手」。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721/s00022/1500598308499,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21日;"NHS general practitioners (GPs) services," NHS, https://www.nhs.uk/NHSEngland/AboutNHSservices/doctors/Pages/NHSGPs.aspx, last modified January 13, 2016.
4 「政府成立基层医疗健康发展督导委员会」。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1/29/P201711290037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29日。
5 注:医疗系统为病人提供的医疗护理可分三个层次:即基层、第二层及第三层医疗服务。第二层及第三层医疗主要包括专科和医院服务,而基层医疗则是整个医疗系统的第一个层次,也是市民在医护过程中的首个接触点。良好的基层医疗系统,能使市民在就近其居住及工作的地方获得全面、全人和协调的医疗服务。基层医疗为每位市民提供预防性护理和优质的疾病治理,对促进人口的健康尤为重要。资料来源:「基层医疗及家庭医生的概念」。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s://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9日。
6 「基层医疗发展策略」,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729/10-11(05)号文件,2011年1月6日,第1页;「基层医疗及家庭医生的概念」。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s://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9日。
7 「医生据病人体质病情处方 做运动治疗轻微慢性病」。取自苹果新闻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080828/11528972,最后更新日期2008年8月28日;「运动有法:慢性病友运动须知」,卫生署,2016年7月。
8 「基层医疗及家庭医生的概念」。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s://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9日。
9 「家庭医生的家庭医生:有责任提醒病人覆诊」。取自msn新闻网站:https://www.msn.com/zh-hk/news/other/家庭医生的家庭医生﹕有责任提醒病人覆诊/ar-AAnWhH,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6月28日。
10 "Primary care," NHS, https://www.england.nhs.uk/five-year-forward-view/next-steps-on-the-nhs-five-year-forward-view/primary-care/, accessed July 12, 2018.
11 「智经研究中心政策建议点题」,智经研究中心,2010年9月15日,第5页。
12 「取阅病历有何难?」。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57,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6日。
13 「互通系统启用两周年:成就与前瞻」。取自医健通网站:https://www.ehealth.gov.hk/tc/publicity_promotion/ehealth_news_15/ehealth_news15.pdf,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2页。
14 注:首场交流会议于今年二月八日假政府总部举行,出席者分别来自「香港病人组织联盟有限公司」、「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及「长期病患者关注医疗改革联席」;当中亦有医院管理局及电子健康纪录统筹处的代表参与。资料来源:「互通系统启用两周年:成就与前瞻」。取自医健通网站:https://www.ehealth.gov.hk/tc/publicity_promotion/ehealth_news_15/ehealth_news15.pdf,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第4页。
15 同13,第5页。
16 「香港未来医疗发展及融资」,智经研究中心,2007年8月,第12页;「基层医疗发展策略」,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729/10-11(05)号文件,2011年1月6日,第2页。
17 「急症室迫爆 问题不在于人手」。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721/s00022/1500598308499,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21日;「医疗宽讲:家庭医学的重要角色」。取自香港医院院牧事工网站:http://www.hospitalchap.org.hk/main/-publishing-56/2008-publishing-501/081-publishing-502/1500-2010-08-03-06-41-01,查询日期2018年7月17日。
18 「医疗宽讲:家庭医学的重要角色」。取自香港医院院牧事工网站:http://www.hospitalchap.org.hk/main/-publishing-56/2008-publishing-501/081-publishing-502/1500-2010-08-03-06-41-01,查询日期2018年7月17日。
19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谈葵青区地区康健中心试点计划」。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08/P201807080078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8日。
20 「基层医疗及家庭医生的概念」。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s://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9日;「医疗宽讲:家庭医学的重要角色」。取自香港医院院牧事工网站:http://www.hospitalchap.org.hk/main/-publishing-56/2008-publishing-501/081-publishing-502/1500-2010-08-03-06-41-01,查询日期2018年7月17日。
21 "About primary health care,"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s://www.canada.ca/en/health-canada/services/primary-health-care/about-primary-health-care.html, last modified August 23, 2012.
22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谈葵青区地区康健中心试点计划」。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08/P201807080078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8日。
23 "Integrated Care," NIH, https://www.nimh.nih.gov/health/topics/integrated-care/index.shtml, accessed July 12, 2018.
24 「语音分析可了解情绪健康吗?」。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10,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0月22日。
25 同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