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8-08-06 | 《星岛日报》

回收新形势 拾荒要转型



任何废物处理及回收措施的变动,都会影响普罗大众处理垃圾的习惯,亦对回收业的运作带来挑战。当中,在回收链中担当重要角色的拾荒者,其生存空间便极受相关政策影响。

拾荒者在回收体系中扮演收集及分类的角色,可以说是非正规环保工作者。他们将可变卖的东西,例如纸皮,从混杂的废物中拣出,再售予回收商。[1]本地关注拾荒者的组织「拾平台」近期发表调查报告,提及全港每天拾荒者的纸皮总回收量约为193公吨。[2]2016年本港平均每日有9,420公吨的家居及商业废物,最终会弃置于堆填区[3],按此计算,单计纸皮,拾荒者就避免了约2%的可回收资源沦为垃圾。

推动回收利环境 拾荒者却陷困境

拾荒者之所以有生存空间,是由于市民、商户未有积极回收,将有价值物件连同垃圾一并丢弃。随着香港落实各项回收措施,拾荒者们的存在状态或有转变。

以最快可于明年年底推行的都市固体废物收费为例,市民日后丢弃垃圾,需「按户按袋」或「按重量」收费。[4]换言之,丢弃量愈大,需要缴付的费用便愈高,加大了市民从垃圾中分类出可回收物的诱因。

此外,政府已招聘承办商提供玻璃容器收集及处理服务,期望每年在全港回收约五万公吨废玻璃容器[5];近期又指废塑胶生产者责任计划的研究顾问,初步建议香港设立「按樽制」,透过现金回赠鼓励市民回收饮品胶樽。[6]可以预期,若上述的各项措施落实,本地拾荒者能觅得的回收物将会大减。

政策变化导致拾荒者生存空间收窄,并非新事。香港一项拾荒者研究(本港拾荒者研究),就基于受访者经历,指各项环保政策的推出,令拾荒者工作更边缘化。[7]

例如,从前香港的商铺或行人可随意将垃圾放路旁,待清道夫于清晨时分运走,拾荒者则会在垃圾车到来前捡走可变卖的纸皮。不过,在政府推出乱抛垃圾定额罚款和设置分类回收桶等措施后,大众开始将可回收的物品放在回收箱,令拾荒者再难到处捡获纸皮,而要转为开发「根据地」,向相熟店铺收集。[8]

垃圾分类不容易 拾荒专业派上用场

换言之,在香港更有系统地改善环境卫生的同时,拾荒者的角色也可能需要转变,由大众不知情、不要求、不付费的情况下回收资源,变为由大众主动寻求拾荒者协助,以符合各种环保措施和规例的要求。

以加拿大温哥华为例,所有垃圾都要先分类,再丢弃,否则可能不获处理。[9]可回收的物资,须放入指定的废纸、容器或玻璃回收箱。[10]由于并非每个人都具备足够知识和耐性为垃圾分类[11],当地一个协助拾荒者的组织Binners' Project于是推出服务,安排拾荒者上门替商户和住宅大厦打理回收箱,以免因回收箱有不合规格的物品而需缴付额外费用。[12]

在打理回收箱的过程中,拾荒者会将箱子及大型物品压扁,并取走樽罐[13],令回收箱腾出更多空间。使用这项服务的住客或商户,需要每周缴付60加元服务费,却可因此节省拖运费用;而拾荒者除了赚取服务费,亦可从拾得的瓶子换取「按樽费」。[14]除上述服务外,Binners’ Project也可免费安排拾荒者上门取走商户及住户可退回按金的容器,让拾荒者赚得按金。[15]

香港与温哥华情况不尽相同,未必能以同样方式发挥拾荒者回收专长。不过,当香港实行都市固体废物收费,回收箱的管理会变得更重要,届时屋苑和回收公司,可能也要考虑找专人打理回收箱;此外,当更多的回收玻璃樽及胶樽措施落实,本地拾荒者或许可如Binners’ Project内的拾荒者般,从大众手上收集回收物,再送到回收商处。

改善形象关键──将拾荒工作正规化

拾荒者面对的挑战,并不限于谋生,还有旁人的目光。有人会抱怨他们阻街,甚至向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环署)投诉,要求署方执法。[16]过去五年,食环署每年接获针对拾荒长者的投诉,由75至150宗不等。[17]另外「拾平台」的调查反映,在受访的505位拾荒者中,有17.3%在受访前三个月曾受市民不礼貌对待。[18]本港拾荒者研究的作者表示,受访的拾荒长者曾多次提到遭人白眼,甚至责骂,作者亦见证过一名拾荒婆婆被指骂阻街及身体发出异味。[19]

无疑,部分拾荒者的行为,确会惹人不满,例如弄破装有废物的垃圾袋进行搜索,令电梯大堂一地垃圾[20],而「拾平台」的调查也反映有多达26.3%的受访者,在受访前三个月曾与同业争夺或被抢去纸皮。

部分因拾荒而生的问题,例如沾上垃圾的异味,可能较难处理,需要市民包容及尊重,但也有一些问题,可以透过适当安排改善。以「阻街」为例,「拾平台」便倡议试行设立「回收空间」予拾荒者在内整理纸皮,而无须阻碍日常通道。[21]当然,要为拾荒者划出珍贵的社区空间,并不容易,不过如果能为拾荒者建立良好的形象,相信会有助争取市民支持。

要改变大众对拾荒者观感,可尝试突出他们环保先锋的角色,强调其对社区的贡献,并设法改变部分人认为他们杂乱无章、「冇王管」的感觉。外地有不少例子,都是循上述思路去改变拾荒者形象。

前文提及的Binners' Project,就每周举办一次会议,让拾荒者与组织员工订立共同目标,并商讨各项计划的进度。[22]出席三次会议的拾荒者,能成为组织「会员」,可参与组织所办的项目及宣传活动,更会获得一套包括连帽衫、恤衫、帽以及卡片的制服。[23]

Binners' Project亦为一些公开活动提供回收服务,派出穿着制服的拾荒者到场,协助参与者进行废物分类及回收。[24]出席活动人士从中可学习到更多回收资讯,同时体会拾荒者的专长及其敬业精神。[25]

要改善拾荒者形象,政府机关也可以有一定角色。以台湾的台中市环境保护局为例,为改变拾荒者形象和配合当地垃圾分类政策[26],局方推出计划让拾荒者到社区、机关、学校,成为资源回收专责人员,进行回收、分类、纪录及变卖工作。[27]参加计划的拾荒者获提供意外保险,以及反光背心、手套及夹子等设备[28],这些设备有助于塑造专业形象。

原有拾荒者愿意正规化吗?

协助拾荒者形成群体,使回收业务更有序正规,或是本地拾荒者的一条出路。话虽如此,未必每个拾荒者都愿意接受这条出路。在2016年南非举办的一个有关将拾荒者融入回收体系的会议上,有与会者提及拾荒者抗拒互相合作及「正规化」。[29]另有与会者提到,拾荒者会不断思考最易取得及处理废物的方法,因此他们必须参与整个规划及设计过程,不能在订立计划后再征求他们同意。[30]另一个在会议上提及的困难,是有些拾荒者可能习惯每天获得收入,较难习惯每周和每月才得到收入。[31]

本港拾荒者研究就认为,拾荒者是封闭性较强的群体,而因其社会地位被边缘化,他们对群体以外的陌生人戒心较高。[32]如此看来,如果有心人想将拾荒者组织起来,需要不少的心思。

同一时间,有心人也要注意拾荒正规化后的连锁反应。举例,当有组织将拾荒者结合起来,为他们安排赚取收入的机会,两者的关系将趋近雇佣合作,或需受相关的雇佣法例约束,及为拾荒者提供适当的安全保障。台中市政府帮助拾荒者的计划,就包括邀请企业为拾荒者提供或资助其购买保险,以及供应可用作简单紧急治疗的医疗包。[33]在香港,计划聘用拾荒者收集胶樽的社企V Cycle,亦会为拾荒者提供医疗方面的福利。[34]

不难预计,为正规化付出各种行政和安全保障成本的组织,对拾荒者的工作能力或有较高要求。另一方面,随着拾荒者形象及作业环境逐渐改善,说不定会吸引更多人投身这个行业。但帮助了行业,不代表对本来的从业员有利。根据「拾平台」的调查,有八成受访的拾荒者已过花甲之年[35],在上述形势下,会否出现一些较年轻的拾荒者「入行」,影响现有拾荒者的谋生空间,尤其值得有心人注意。

1 「经营模式」。取自香港环保废料再造业总会有限公司网站:http://www.hkrecycle-mrb.org.hk/page102,查询日期2018年7月10日。
2 「出住几张相先~」取自关怀贫穷学校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mnaspc/posts/193084478027364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8日;「团体指拾荒者承担全港两成回收纸皮 倡划指定存放空间」。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98567-20180528.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8日。
3 《香港固体废物监察报告 - 二○一六年的统计数字》,环境保护署,2017年12月,第3页。
4 「都市固体废物收费实施安排(附图)」。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3/20/P201703200044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0日;「环境局公布优化都市固体废物收费的落实安排」。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0/26/P201710260029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6日。
5 「环保署批出九龙区玻璃回收合约」。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4/30/P2018043000346.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30日;「『玻璃管理承办商合约』开始招标」。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2/17/P2017021700250.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2月17日。
6 「环境局局长出席『世界环境日2018‧零废FUN墟』宣传活动致辞全文(只有中文)」。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6/10/P201806100073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10日。
7 徐斯筠,〈被社会边缘化的群体—香港拾荒长者生存状态研究〉,《香港人类学》6期(2012),第15和16页。
8 同7。
9 "What goes in the garbage bin?" City of Vancouver, https://vancouver.ca/home-property-development/what-goes-in-garbage-bins.aspx, accessed July 11, 2018.
10 "Recycling Guide: City of Vancouver Multi-Family Buildings," Recycle BC, https://recyclebc.ca/wp-content/uploads/2018/04/Recycling_Guide_2018_VancouverMF_web.pdf, accessed July 11, 2018.
11 Gordon McIntyre, "Binners offer back-of-house service for waste-collecting and sorting," Vancouver Sun, July 12, 2017, https://vancouversun.com/news/local-news/binners-offer-back-of-house-service-for-waste-collecting-and-sorting.
12 "Binners' Project – Waste Sorting Program," Binners' Project, http://www.binnersproject.org/uploads/3/8/7/1/38714015/sortingcosts-binnersproject2017final.docx__6_.pdf, accessed July 11, 2018; "Binners' Project Annual Report 2017," Binners' Project, http://www.binnersproject.org/uploads/3/8/7/1/38714015/bp_annualreport2017_web_final__1_.pdf, accessed July 11, 2018, p. 8.
13 同11。
14 同12。
15 "Binners' Project Annual Report 2017," Binners' Project, http://www.binnersproject.org/uploads/3/8/7/1/38714015/bp_annualreport2017_web_final__1_.pdf, accessed July 11, 2018, p. 6.
16 林可欣,「【拾荒业.一】遭食环票控警告 纸皮婆婆每日拾荒16小时:我唔惨」。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9905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13日。
17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八至一九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FHB(FE)365)」。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询日期2018年7月11日,第841页。
18 「出住几张相先~」取自关怀贫穷学校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mnaspc/posts/193084478027364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8日。
19 同7,第17页。
20 「致: 德莹楼2x楼的拾荒者」。取自香港公营房屋讨论区网站:http://cyclub.happyhongkong.com/viewthread.php?tid=74387,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5月3日。
21 黄妍萍,「【拾荒业.三】淘汰在即?团体倡补贴设专用空间:拾荒是环保先锋」。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20172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6日。
22 "Weekly Binners Meeting," Binners' Project, http://www.binnersproject.org/binners-meetings.html, accessed July 12, 2018; "Binners' Project Annual Report 2017," Binners' Project, http://www.binnersproject.org/uploads/3/8/7/1/38714015/bp_annualreport2017_web_final__1_.pdf, accessed July 11, 2018, p. 3.
23 同15,第3页。
24 "Public Waste Education at Events," Binners' Project, http://www.binnersproject.org/public-waste-education.html, accessed July 12, 2018; "Binners' Project Annual Report 2017," Binners' Project, http://www.binnersproject.org/uploads/3/8/7/1/38714015/bp_annualreport2017_web_final__1_.pdf, accessed July 11, 2018, p. 7.
25 同15,第7页。
26 「筑巢安居计画」。取自台中市政府环境保护局资源回收形象改造网网站:http://recycle.epb.taichung.gov.tw/ImageReCreate/p5_01.asp?Id=2,查询日期2018年7月12日。
27 「筑巢安居计画」。取自台中市政府环境保护局资源回收网网站:http://recycle.epb.taichung.gov.tw/gold/gold2-1.asp,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12日;「筑巢安居计画」。取自台中市政府环境保护局资源回收形象改造网网站:http://recycle.epb.taichung.gov.tw/ImageReCreate/manasystem/files/nidify/筑巢安居计画.doc,查询日期2018年7月12日,第2页。
28 同26。
29 Workshop Report - Towards Waste Picker Integration Guidelines: SACN Workshop On Experiences Of Integrating Waste Pickers In Cities And Across The World," South African Cities Network, http://www.sacities.net/wp-content/uploads/2016/PDF/Workshop%20Report%20on%20Integration%20of%20Waste%20Pickers%20-%20Apr%202016.pdf, accessed July 12, 2018, pp. 17 and 20.
30 同29,第10页。
31 同29,第14页。
32 同7,第2页。
33 「台中市政府环境保护局之资源回收关怀列车永保安康计画」,台中市政府环境保护局,2011年5月18日,第1、2页;「100年形象永保安康计画」。取自台中市政府环境保护局资源回收形象改造网网站:http://recycle.epb.taichung.gov.tw/ImageReCreate/p6_01.asp?Id=21,查询日期2018年7月17日。
34 杨竣全、姚沛镛,〈聘拾荒者收集胶樽 社企一举两得〉,《香港经济日报》,2018年7月13日,A16页;"Homepage," V Cycle, https://www.vcycle.com.hk, accessed July 20, 2018.
35 〈执纸皮月均挣716元 最老96岁 促尊重「环保从业员」 团体倡推友善政策〉,《明报》,2018年5月29日,A0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