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8-09-28 | 《经济日报》

最低工资水平提升 会影响公屋申请?



近日有关注团体指出,有年轻人为免收入超出申请公屋入息限额,情愿不获加薪。[1]或许会有人认为这些年轻人不思进取,但无可否认的是,近年本港住屋租金的升幅,确实让部分人吃不消。

适逢最低工资委员会(委员会)快将就新的法定最低工资水平提交建议[2],据报升幅可能达到一成以上。这不禁使人疑问,未来最低工资会否升至一个程度,令一些正在捱贵租的低收入人士,情愿每天「返少一两个钟」,确保自己符合上楼资格?

最低工资水平升 「做尽」或超公屋入息限额?

据悉,委员会中的商界代表,同意将最低工资由现时34.5元,增加至38元以上,劳方则争取增至40元。[3]两者看似相差无几,但积少成多,对雇主的负担和低收入人士的处境,也有显著差距。

以2018/19年度申请公屋的入息限额(入息限额)为例[4],就两人至四人家庭申请而言,计入法定强积金供款后的实际入息限额,分别是18,526元、23,568元以及29,389元。[5]假若新的最低工资定为38元,当一个家庭中有两人以最低工资每天工作九小时,每月工作26天,其每月总收入为17,784元,并不超过任何入息限额;而采用40元水平的话,其每月总收入将达到18,720元,刚好超过二人家庭的入息限额。

近年入息限额增幅 大致高于最低工资调整幅度

上述情况只属极端例子,而且计算方法粗略,不能作准。[6]不过,由于最低工资和入息限额的调整幅度向来不一,难免会令人产生怀疑──未来会否真的出现家庭成员只收取最低工资,收入却超出入息限额的现象?

若参考对上一次最低工资水平的调整幅度,以上的怀疑或许会被指是「想得太多」。香港政府于2011年落实最低工资,其后每两年检讨一次,最近的一次是在2017年,金额由2015年的32.5元,增加6.2%至的34.5元,同期增幅粗略上低于一人至四人家庭申请公屋的入息限额。

不过,考虑到一人至四人家庭的入息限额2017至2018年只上升了3.2%,若最低工资水平在2017至2019年间提高超过一成,有人怀疑来年的入息限额升幅能否「追上」最低工资的变化,实在不足为奇。

最低工资调整需考虑客观数据及主观意见

最低工资与入息限额调整幅度不一,归根究底与两者的调整机制有关。委员会在检讨法定最低工资水平期间,会考虑「一篮子因素」,除了参考相关的统计数据,亦会广泛咨询社会各界,包括代表雇主及雇员的组织之意见,并分析和考虑其他研究及调查的数据及资料。委员会主要循「一系列指标」、相关组织及公众人士的意见、其他相关考虑因素以及影响评估四个范畴分析及考虑。[7]

当中的「一系列指标」,包括反映本地最新经济表现的实质本地生产总值及消费物价指数等;如劳工供求、工资水平及分布、工资差距、就业特征及工作时数等劳工市场数据;与竞争力相关的生产力增长和劳工成本等;以及与社会共融相关的生活水平、提升就业意欲和劳资关系等因素。[8]

从上文可见,委员会在调整最低工资水平时,会考虑数据类项目,亦会纳入较难量化的条件,更会包括各方的主观意见。

公屋入息限额厘订只看数字

另一边厢,公屋入息限额检讨机制,却全部以实际数据为依据。根据机制,公屋入息限额以住户开支为计算基础,当中包括住屋开支和非住屋开支,再加上备用金。[9]

住屋开支是由两个数值相乘所得,两个数值分别是与公屋单位相若的私人楼宇单位每平方米租金,以及过去三年编配予公屋申请者的单位平均面积。至于非住屋开支,则参照政府统计处恒常进行的住户开支统计调查的最近一期结果厘定,再按甲类消费物价指数(剔除住屋开支)[10]或统计处的名义工资指数的变动调整,并以较高者为准。不同家庭人数住户的公屋入息限额是以上两大开支项目各自的总和,再加上备用金(住户开支的5%)。[11]

从入息限额机制可见,每个影响最终限额的因素,都是基于实际数据而订定。与参考「一篮子因素」的最低工资水平机制相比,入息限额机制较为客观,但从另一角度看,也可说其调整空间相对欠缺弹性。

机制因时制宜 房委会相信能反映实况

不过,政府亦曾因最低工资出现,而为入息限额的检讨机制进行调整。事实上,名义工资指数变动这个因素,亦是在香港房屋委员会资助房屋小组委员会(小组委员会)于2013年2月7日会议上通过后引入,以适时反映收入变动。[12]

由于名义工资指数涵盖非经理级及非专业级职业组别,而这些组别人士最有可能申请公屋,因此小组委员会认为,名义工资指数变动是衡量公屋目标群组的收入变动,以及反映法定最低工资对收入影响的合适标准。[13]

而且,小组委员会亦曾指出,法定最低工资只订定个人每小时赚取的最低工资,但个别家庭的实际收入,取决多个因素,加上公屋入息限额以住户开支这种以家庭为单位的因素为计算基础,每年的调整亦顾及过往一年的工资变动和通胀等因素,因此认为无需将公屋入息限额与按法定最低工资估计的住户收入作比较。[14]

住屋开支能完全反映实况?

小组委员会的说法或可释除部分人对机制计算所得的公屋入息限额偏低的疑虑[15],然而,比较各参数时,亦不难看到住屋开支上出现的另一个疑惑。

如前所述,公屋入息限额检讨机制以住户开支为计算基础,当中包括住屋开支。[16]住屋开支是由「与公屋单位相若的私人楼宇单位每平方米租金」乘以「参考单位平均面积(即编配予公屋申请者的平均面积)」后所得来。[17]先谈「私人楼宇单位每平方米租金」,以2018/19年度为例,一人住户组别、二人住户组别以及整体平均数的参数分别是357元、322元以及321元。[18]

而小组委员会文件显示,「与公屋单位相若的私人楼宇单位每平方米租金」,取用单位实用面积为69.9平方米或以下的私人楼宇单位数据计算,并调整为每平方米室内楼面面积租金。

另一边厢,「参考单位平均面积」则视乎家庭人数而有所不同,由一人单位的14.9平方米,一直递增至五人单位的38.7平方米以及六人单位的45.1平方米。[19]至于七人以上单位的平均面积,则由于该类家庭数目较少,实际编配的公屋单位大小计算会出现很大波动,因此自2016/17年度起,其参考单位面积是按人均面积乘以相关的家庭人数所得。[20]

由此可见,较多公屋住户的家庭人数在六人以下,但以平均面积而言,只有六人单位超过40平方米(约431平方呎)。在此情况下,选用69.9平方米(约752平方呎)或以下作为界线的数据计算租金,又能否反映申请者现时实际面对的租金水平,则值得参详。

中小型单位 租金及升幅差距明显

尽管不论是40平方米以下的单位(小型单位),抑或40至69.9平方米的单位(中型单位),近年都面对租金上升的情况,不过,后者的平均租金,一直少于前者,而中型单位的租金涨幅,亦较小型单位低。

以差饷物业估价署在2015年第四季及2017年第四季的租金指数为例,小型单位(40平方米以下)的增幅达18.6%,较中型单位(40至69.9平方米)13.4%的升幅,高5.2个百分点。[21]

虽然上述数据难以与公屋入息限额机制中的租金参数直接对比,不过,在中小型单位租金升幅有明显差距,而不少公屋申请者亦指其原有居所空间狭小的情况下[22],如何准确评估申请者的租金开支水平,值得社会深思。

1 劳敏仪,「【上楼悲歌】青年为保申请公屋资格拒加薪 公屋联会:青年向下流」。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227548,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26日。
2 「法定最低工资水平的检讨」。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4/13/P201804130030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13日。
3 「最低工资商界允加至$38 劳方不满要求$40」。取自东网网站: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80825/bkn-20180825010022282-0825_0082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25日。
4 「入息及资产限额」。取自香港房屋委员会网站:https://www.housingauthority.gov.hk/tc/flat-application/income-and-asset-limits/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1日。
5 「2018/19年度公共租住房屋入息和资产限额检讨」,香港房屋委员会资助房屋小组委员会,香港房屋委员会SHC 17/2018号文件,2018年2月26日,第7页。
6 根据以往程序,今年建议的最低工资,将会在翌年1月得悉是否获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接纳,并在立法会通过后,于同年5月1日起实施。 因此严格来说,最低工资委员会的建议水平,应与2019/20年度的公屋入息限额对比,但由于目前最新的公屋入息限额为2018/19年度,所以上述例子只能以此年度作准则。
7 「最低工资委员会2016年报告」,最低工资委员会,2016年10月,第68页。
8 同7,第68至72页。
9 同5,第1至2页。
10 甲类消费物价指数根据较低开支范围的住户的开支模式编制而成,约占全港住户的50%。资料来源:「消费物价指数」。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c60_tc.jsp,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16日。
11 同5,第1至3页。
12 同5,第2页。
13 「2017/18年度公共租住房屋入息和资产限额检讨–立法会房屋事务委员会委员在2017年3月6日会议上所发表的意见和建议」,香港房屋委员会资助房屋小组委员会,香港房屋委员会SHC 14/2017号文件,2017年3月13日,第2页。
14 「2018/19年度公共租住房屋入息和资产限额检讨–立法会房屋事务委员会委员在2018年3月5日会议上所发表的意见和建议」,香港房屋委员会资助房屋小组委员会,香港房屋委员会SHC 21/2018号文件,2018年3月15日,第2至3页。
15 同13,第1页。
16 同5,第1至2页。
17 同5,第2页。
18 同5,附件A第1页。
19 同5,附件A第1页。
20 同5,附件A第2页。
21 「各类单位租金指数(全港)(自1979年起)」。取自差饷物业估价署网站:https://www.rvd.gov.hk/tc/property_market_statistics/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6日。
22 「2017年公共租住房屋申请者统计调查」,香港房屋委员会资助房屋小组委员会,香港房屋委员会SHC 64/2017号文件,2017年11月27日,附录第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