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8-10-01 | 《星岛日报》

超越呃Like与呃嬲 自建网络平台吸纳民意



今年施政报告增设新的收集意见方式,市民可在特首Facebook专页或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留言[1],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亦是首位以Facebook Live进行公众咨询的特首。[2]高级官员走进社交平台体察民情,看来已逐渐成为常态。

问题是,官员透过社交平台上与市民沟通,最引人注目的可能是他们「呃」了多少Like和嬲,至于政府能否藉此吸纳具质素的意见,从而完善公共政策,恐怕鲜有得到关注。

倾听年轻人声音 排解不满?

既然如此,官员为何还需走进社交平台?这或许与活跃其中的年轻人有关。年轻市民近年积极投票。18至35岁的登记选民,其投票率由2000年回归后最低点38.3%,增至2016年的57.9%[3],上升了19.6个百分点。

新一代关心公共事务,值得欣喜,但他们对政府的不满,亦不容忽视。根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9月26日公布的特首民望数字,特首林郑月娥整体评分为50.8分,其以18至29岁的年龄群组评分最低,只有35.7分。他们反对林郑月娥出任特首的比率亦冠绝所有年龄群组,达72%。[4]如何吸纳这群年青市民的声音,妥善回应他们的诉求,是现届政府面临的一大挑战。

哪里有人往哪去 FB、IG成渠道

要广泛吸纳民意,包括年轻一代的声音,善用社交网络,前往聚众的平台,是合理之举。截至2017年第三季,Facebook是香港众多社交平台中的龙头,渗透率达75%,紧随其后的分别是74%的WhatsApp及73%的YouTube。[5]

但另一方面,正如WhatsApp、微信、Snapchat等即时通讯软件,从取代ICQ的MSN手上接棒,成为目前最流行的社交媒体一样[6],今日的Facebook亦可能面对急流勇退的一天。

今年初,一条访问千禧世代的短片中,有受访者明言「Facebook系老嘢先用」[7],道出了依赖个别平台收集意见的隐忧。实际上,根据2018年7月数据可见,Facebook的全球使用者,以25至34岁最多,占30%;18至24岁群组为第二多,占27%;13至17岁群组只占7%,与55至64岁群组所占的6%差距不大。[8]

虽然数据显示Facebook没我们所想那么「老」,不过可以想象,随时间推移,新世代可能已经不再惯用Facebook。由此可以预期,日后官员若想与新世代保持沟通,将要继续走进不同的网络平台。

商业平台有局限 整理意见考工夫

需要注意的是,加入更多的社交平台作渠道,虽然有助政府接触不同层面的民众,不过同时亦会增加了整合各方意见的困难。负责人员不但要追踪大量的帖文、回应及互动,亦可能需要额外的程序以保留及整理意见。[9]

再者,依赖商业社交平台,亦会限制可接触的目标受众,例如,没有Facebook或Instagram户口的人就无法留言回应;而社交媒体的演算法,亦可能影响发帖得以接触到的用户数量。[10]虽然今次政府亦有开放网站供留言之用,有助减缓此类问题,不过综上所述,利用商业社交平台吸纳民意始终有其局限。

政府事后如何因应用户的身份作进一步分析,同样充满挑战。因为基于这些社交平台的商业性质,平台创建者不会希望资料能轻松转移至其他地方[11],政府要就网民意见进行深度分析,将会相当依赖平台提供的资料,显得被动。

明确留言有压力 如何促进良性沟通?

另一个问题是,这个方法究竟能收集多少有建设性的意见?以该次公众咨询Facebook Live为例,直到2018年9月24日中午,该发帖共得到约7,800 反应,当中有「嬲嬲」5,500多个,1,700多个「赞好」以及300多个「心心」。[12]至于万多个留言中,有不少属政党及政界人物专页,亦有市民留言。[13]

反应虽看似踊跃,不过「嬲嬲」和「赞好」背后代表了什么?部分一句起两句止的口号性留言,究竟是促进还是阻碍了市民与政府之间的交流?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有一说更指出,这类交流可能令人产生错觉,以为市民及咨询者间建立了有意义关系。但实际上,这种方式的交流并不持久,也没法追踪市民对某些政策的意见转变。[14]

美国亦有研究发现,当地年轻人一提到Facebook上的政治内容,就会想起「激动愤怒」及「恶意分歧」,以至被滋事者有意挑衅的体验。研究结果说明,因分歧而生的争论,加上其他人可以看到讨论者的用户网络,都会加剧这些年轻人的自我审查。[15]这种心态,可能会令他们无法在网上说出真心话,影响政府收集意见的成效。

另一个研究则指出,妨碍青年在社交平台上表达意见及进行公民参与的其中一颗绊脚石,是私隐及社会身份。当中不少受访者声称,他们不会随便就某组织的Facebook专页按赞或留言,因为网络中的其他人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行动。此外,近年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个人交流亦变得更隐蔽小心,希望只让较少数人看到内容。[16]由此可见,要在开放的社交平台上坦诚交流,并非想象般容易。

自建平台是出路?

虽然在社交平台吸纳民意有诸多限制,但此渠道始终能接触大量网民,不容放弃。问题是,政府是否应该减少依赖商业社交平台,以不同方式与网民沟通?

事实上,目前已有数以百计的工具,可供政府自行建设收集意见的平台,推动网上参与。[17]例如,一个叫Citizen Space的平台,就被苏格兰政府、伯明翰市议会及澳洲的创新、工业、科技与研究部等100个组织,选作公众咨询之用[18],使用的部门可全面跟踪、协调和审批咨询,亦可利用不同的搜寻及过滤选项管理咨询及意见,系统又会自动总结报告,协助当局将收集所得意见进行分析。[19]

在美国,由德萨斯州首府柯士甸市(Austin)建立的SpeakUp Austin平台,除了让政府机构及市民在平台上提出各自的想法,更设有讨论及投票功能。[20]平台负责人会将收集所得的意见,转交至相应部门的负责人考虑。[21]有研究指出,SpeakUp Austin模式能让政府机构邀请市民就观察到的任何问题发表意见,并将意见转化为解决问题的方案,有利市民更大程度地参与决策过程。[22]

以上例子说明,政府若希望就市民在网上发表的意见作细致分析、追踪市民就议题的意见转变,以至鼓励市民进行深度而有建设性的交流,都可能需要一套独立的工具。毕竟,有广开言路的思维,也需要有与时并进的方式配合。

1 「《施政报告》咨询工作展开」。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01/P2018070100489p.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1日;「2018施政报告公众咨询」。取自林郑月娥 Carrie Lam 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carrielam.hksar/videos/292359251494539/?fb_dtsg_ag=AdxxekZEIgrkpYWR0u81z60vgBBpgQDgvt0kPw8-FI3LNg%3AAdxsOkpFy6swmnzxuTjZN1aBWV-WnbMogJ_tv4DbneyKng,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31日。
2 「2018施政报告公众咨询Facebook Live」。取自林郑月娥 Carrie Lam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carrielam.hksar/videos/205553210809292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7日;「林郑今晚开FB Live 历任特首试过未?」。取自Topick!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14045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7日。
3 「香港青年参与公共事务的情况」,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ISSF04/17-18号数据集,2017年12月18日,第3页。
4 「特首及政府民望数字、市民对施政报告期望和最佳电讯公司评分 2018年9月26日 新闻公报」。取自香港大学民意网站: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lease/release1548.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8日。
5 "Penetration of leading social networks in Hong Kong as of 3rd quarter 2017," Statista,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412500/hk-social-network-penetration/, last modified January, 2018.
6 「【Snapchat上市】当ICQ、MSN已成历史 细数那些年流行通讯软件」。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即时国际/75418,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日。
7 「00后街访震惊大人︰FB系老嘢先用」。取自19+网站:https://one.19ga.hk/201801152784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15日。
8 "Distribution of Facebook users worldwide as of July 2018, by age and gender," Statista,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376128/facebook-global-user-age-distribution/, last modified July, 2018.
9 Ben Whitnall, "Why social media is not an adequate consultation tool," Delib, https://blog.delib.net/why-social-media-is-not-an-adequate-consultation-tool/, last modified June 1, 2016.
10 同9。
11 Marcelo, "Why you shouldn’t run a public consultation on Facebook," 76Engage, https://76engage.com/public-consultation-facebook/, last modified March 6,2017.
12 「2018施政报告公众咨询Facebook Live」。取自林郑月娥 Carrie Lam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carrielam.hksar/videos/205553210809292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7日,存取日期2018年9月24日。
13 同12。
14 同11。
15 Emily K. Vraga, Kjerstin Thorson, Neta Kligler-Vilenchik and Emily Gee, "How individual sensitivities to disagreement shape youth political expression on Facebook,"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45 (2015), p. 287.
16 Petter Bae Brandtzæg, Ida Maria Haugstveit, Marika Lüders and Asbjørn Følstad, "Participation Barriers to Youth Civic Engagement in Social Media,"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ttps://pdfs.semanticscholar.org/3e72/3627fe690169c3bff799a5e4b5d18eff0fdd.pdf, accessed 6 September, 2018, pp. 580-581.
17 "Tools," ParticipateDB, http://www.participatedb.com/tools, accessed September 7, 2018.
18 "Customer Stories," Citizen Space, https://www.citizenspace.com/info/who_uses_it,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18.
19 "Take the tour," Citizen Space, https://www.citizenspace.com/info/tour,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18; Kevin C. Desouza and Akshay Bhagwatwar, "Technology-Enabled Participatory Platforms for Civic Engagement: The Case of U.S. Cities," Journal of Urban Technology 21(2014):25.
20 Kevin C. Desouza and Akshay Bhagwatwar, "Technology-Enabled Participatory Platforms for Civic Engagement: The Case of U.S. Cities," Journal of Urban Technology 21(2014):33.
21 "Share Your Ideas!," SpeakUp Austin, https://www.speakupaustin.org/idea-portal,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18.
22 同20,第4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