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8-10-19 | 《经济日报》

介乎时代与旺角的街头表演共治



近日时代广场的业主入禀高等法院,民事控告某街头表演组织及相关的街头表演者,指他们表演时造成时代广场地下公共空间阻塞和发出噪音,并称有关音乐或其他形式的街头表演不属于公契所指的「静态康乐活动」,要求法庭颁布禁制令,阻止他们在该处表演,同时申请索偿。有街头艺人担心,若法庭通过禁令,可能会令更多私人管理的公共空间业主效法时代广场禁制街头表演。[1]

自今年8月旺角行人专用区试验计划正式终止[2],原先活跃于旺角的街头表演者逐渐转战各区[3],上述时代广场前的有盖公用区和尖沙咀海旁一带,都是其中例子。街头表演散落四周,其潜在问题也从旺角扩散到不同区域。有油尖旺区区议员表示,「杀街」后陆续接到商户和居民有关尖沙咀海旁的噪音滋扰投诉,从每月一两宗升至十多宗。[4]

要处理街头表演者与附近商户和居民的矛盾,向来不易。在旺角「杀街」前,曾有立法会议员联同政府部门人员「落区」派发传单,呼吁表演者减低声量,寄望以柔性方式力挽狂澜,惟成效不彰。[5]至于上述诉诸法律禁制街头表演行为,据报被告的街头艺人旋即同意暂时不会在该处表演。[6]此做法虽看似「立竿见影」,却难免惹来以大欺小的非议。在软硬之间,是否存在一种管理模式,可平衡街头表演者与公众人士的需要?

管理模式一:预演审批 发牌制度

其中一种管理模式,是对街头艺人直接进行事前规管。例如现时西九文化区就有「街头表演计划」[7],订定指引,既认同街头表演是城市文化生活的重要部分,也希望以指引为基础,让街头艺人与公众人士和其他使用者互相合作和尊重。[8]

具体来说,指引规定表演者在演出时,须展示事先向管理局申领的「街头表演许可证」。[9]申请许可证时,表演者须向管理局演示其项目至少五分钟[10],而可表演时间、场次安排,以至音量(两米内少于85分贝),也有相关规定及限制。[11]指引强调,如果街头艺人遵循规定,触犯本地法例的可能性不大。[12]

事实上,就街头表演采取预演审批的发牌规管制度,也是现时世界上许多城市流行的做法,包括伦敦[13]、东京[14]、新加坡[15]和台北。[16]当中新加坡甚至要求街头艺人在预演前必须参加工作坊[17],帮助其熟悉指引要求。[18]

事前规管虽可免却许多麻烦,但部分城市的政策制订者也顾虑到会否因此过分窒碍街头表演。例如英国的卡迪夫市(Cardiff)曾因应游客和商户的投诉,而计划在今年7月起实施许可证安排,发信要求街头艺人必须事先递交试镜片段[19],但在市议会领袖Huw Thomas质疑有关改变过火后,计划最终需要搁置再议。[20]

事前规管惹争议 质疑与街头表演精神相悖

在英国伦敦,更有街头艺人认为当局的预演审批制度,在本质上与街头表演精神格格不入。街头艺术公司The Busking Project创办人Nick Broad就认为,最好的街头艺人会采取游牧形式,将一身技艺巡回展示给世界不同城市的观众,预审制度若然普及,则等同将这批顶尖街头艺人拒诸门外。[21]

在香港,也有年轻人组织国际街头卖艺团,透过边旅行边街头卖艺的模式,体验异国的社会制度、人民生活与文化发展。[22]如果严格的审批制度成为主要的街头表演管理模式,这种「文化交流」或会成为绝唱。

此外,也有街头艺人担心审批制度会排斥初学者,亦有人质疑在官方审批机构工作的人员,认为他们往往具备表演相关学位,但不了解街头表演。[23]在澳洲墨尔本,去年曾尝试将预演审批过程开放给公众参与,却又引起一些资深街头艺人的强烈反感,有人更批评该制度彷佛视街头艺人为动物园中的动物。[24]

管理模式二:界定街头表演 与艺人团体协作事后把关

有街头艺人认为,要解决双方矛盾的关键,在于监管部门能否与街头艺人之间进行更好的协作。[25]在英国伯明翰,市议会认为街头表演能为市内街道和公共空间带来活力[26],并采取「投诉后处理」的监管原则[27],更在官方指引文件中言明在市内公共空间进行的街头表演活动,并不需要领取牌照。[28]

不过,值得留意是,上述伯明翰市的指引对何谓「街头表演」(Busking)作出了定义。表演形式包括在公共空间进行的即场音乐、舞蹈、戏剧和展演艺术表演;演出目的则包括娱乐、与公众互动,以及收取自愿捐献。[29]

这个定义虽非天衣无缝,但对某些仅属自娱自乐的「街头表演」行为,仍作出了区分。在香港,西九文化区则将「街头表演」定义为「任何人士在公众地方进行现场演出以娱乐他人」,亦有说明演出方式包括是演奏乐器、演戏、舞蹈或展演艺术品等[30],但没有特别强调与公众互动和收取捐献。

根据香港中文大学在2015年年底发布的「街头表演者人口普查」,估计当时香港活跃的街头艺人有300人左右,在成功访问的188位街头艺人当中,近35%受访者表示「从不」或「甚少」主动提供捐献的途径;接近九成表演音乐,只有7%表演舞蹈,2%表演杂技及1%表演戏剧。[31]

港情不同,现时市民走在街头,见到某些自弹自唱者,未必一定等同伯明翰市议会对街头艺人的理解。而事实上,上述伯明翰市议会的街头表演指引,是由议会与街头艺人团体Equity、Keep Streets Live,以及the Musicians’ Union共同制定,经咨询后在2016年底正式通过。[32]

这些团体在业界有一定代表性。以Keep Streets Live为例,它成立于2013年,宗旨包括促进、支持和宣传街头艺术活动;帮助街头艺人与社区其他持份者建立良性关系;以及就与街头表演相关的法例及政策提出修订建议。[33]至于the Musicians’ Union则是英国法定工会[34],代表该国超过三万名音乐人的权益[35],为会员关注的事项发声。[36]

投诉后处理 与艺人共治

就香港公众关心的噪音问题,伯明翰市的指引没有硬性规定分贝水平[37],认为大部分问题可经对话解决。[38]不过,若纠纷仍然无法解决,公众人士可循市议会提供的「四步走」机制,投诉相关的街头艺人。[39]

「四步走」的第一步,是到市议会网站填写投诉表格,向市议会报告,填写内容包括投诉人姓名及联络资料,纠纷发生的地点、街头艺人的身体样貌特征、问题何时出现,以及如何影响到他人等等。[40]其后,市议会会派员视察被投诉的艺人是否有错,如果市议会认为该名街头艺人并无不妥,就不会有下一步行动。但若认为确实存在问题,市议会会以书面向有关街头艺人建议改正方法。与此同时,街头艺人也可向当局的争议解决小组(dispute resolution panel)申请建议、调解和仲裁。[41]

值得留意是,上文提及的部分街头艺人团体,有权要求派驻正式代表参与小组的调解过程,以确保各持份者的声音得以平衡。[42]不过,如果当局仍然认为该名街头艺人存在问题且没有改善,就会向其发出正式警告信。若再没有改善,就会考虑采取法律行动,包括处以罚款、起诉和没收器材设备。[43]

自组团体 参与管理

当然,该机制的不足之处也很明显。虽然它致力于仲裁调解街头艺人与公众人士之间的争端,但较少着墨艺人与艺人之间可能争夺场地的问题,只在指引呼吁街头艺人之间宜加强合作,如自行建立按时交换场地的机制等。[44]此外,即使香港有意引入该套机制,但如果欠缺具广泛代表性的业界团体,最终亦难成事。

因此,本地的街头艺人们不妨考虑效法外国团体,建立具代表性的自治组织,这不但有助持续提升整体质素,对日后决定规管措施的走向,都有一定作用。

1 「法庭:时代广场入禀禁制街头表演者」,《东方日报》,2018年9月27日,A10页;「时代广场控歌手非法占公用区域 团体忧成先例、公共空间愈管愈严」。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40638/,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7日。
2 「杀街后首周末 行人大赞耳根清静」。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21891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0日。
3 「时代广场控歌手非法占公用区域 团体忧成先例、公共空间愈管愈严」。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40638/,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7日。
4 「黄洛丝:西洋菜南街不再 街头艺人何去何从?」。取自思考HK网站:http://www.thinkhk.com/article/2018-08/10/2866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0日。
5 「邵家辉联部门劝降表演噪音 遇市民『挑机』掀骂战」。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政情/19048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0日。
6 「时代广场欲禁街头艺人 官暂未扮禁令 李冠杰答允暂不在该处表演」。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24093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8日。
7 所谓「街头表演」,是指任何人士在公众地方进行现场演出以娱乐他人,演出方式可以是演奏乐器、演戏、朗诵、唱歌、小丑表演、杂耍、魔术、吹气球、喜剧、杂技、舞蹈或展演艺术品(例如现场人像素描、工艺品)或其他技艺表演。资料来源:「西九文化区(公众休憩用地)街头表演指引」。取自西九文化区网站:https://webmedia.westkowloon.hk/media/_file/Access_to_Information/20180419-guidelines-for-street-performance-chi.pdf,查询日期2018年9月20日。
8 「西九文化区(公众休憩用地)街头表演指引」。取自西九文化区网站:https://webmedia.westkowloon.hk/media/_file/Access_to_Information/20180419-guidelines-for-street-performance-chi.pdf,查询日期2018年9月20日,第1页。
9 同8,第4页。
10 同8,第5页。
11 同8,第4页。
12 同8,第3页。
13 「『杀街』不治本 规管方良策」。取自公民党网站:https://www.civicparty.hk/?q=node/804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2日。
14 「文化振兴」。取自东京都生活文化局网站:http://www.seikatubunka.metro.tokyo.jp/bunka/heavenartist/,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28日;「规管街头艺人 又关《基本法》事?」。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121817/,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9月29日。
15 「街头表演变质 多重规管重回健康生态」。取自东观点网站:https://eastweek.my-magazine.me/main/80029,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31日。
16 「台北市街头艺人从事艺文活动许可办法」。取自植根法律网网站:http://www.rootlaw.com.tw/LawArticle.aspx?LawID=B010310040000300-0940427,查询日期2018年9月20日。
17 "Want to Busk in Singapore? Here's How to Get Your Busking Licence," Singapore Legal Advice, https://singaporelegaladvice.com/law-articles/busking-licence-singapore, last modified June 29, 2018.
18 "Busking Scheme," National Arts Council, https://www.nac.gov.sg/dam/jcr:9f7d013f-8fe9-4d11-8f54-b96279cbe2c6,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1, 2018.
19 "Cardiff buskers will need permits to perform," BBC, June 21, 2018, https://www.bbc.com/news/uk-wales-south-east-wales-44560781.
20 "Cardiff buskers reprieved after council U-turn," BBC, June 21, 2018, https://www.bbc.com/news/uk-wales-south-east-wales-44584487; "Buskers in Cardiff now won't have to audition or get a licence as council pulls strict new rules," Wales Online, https://www.walesonline.co.uk/news/wales-news/buskers-cardiff-now-wont-audition-14820359, last modified June 23, 2018.
21 "Buskers shout against the audition system," The Busking Project, https://busk.co/blog/busking-beat/buskers-shout-against-the-audition-system/, last modified August 6, 2014.
22 「一打人去卖艺:用毅力换食宿之旅」。取自基道网站:http://www.logos.com.hk/bf/acms/content.asp?site=logosbf&op=show&type=product&code=9789881533944,查询日期2018年9月20日。
23 同21。
24 "Busker crackdown: Melbourne street performers to face public auditions under new plan," ABC News, http://www.abc.net.au/news/2017-09-15/melbourne-buskers-to-face-public-auditions-under-new-plan/8950680,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5, 2017.
25 同21。
26 "Busking and Street Entertainment in Birmingham: Guide 1 of the Birmingham Public Space Plan," Birmingham City Council, April 2018, p.2.
27 同26,第3页。
28 同26,第2页。
29 同26,第2页。
30 同8,第1页。
31 「全港首个街头表演者人口普查:现行制度并未保障全职街头艺人 或致部分地区表演者过度集中」。取自香港中文大学网站:https://www.cpr.cuhk.edu.hk/tc/press_detail.php?id=2153&t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7日。
32 "Partners agree new busking guide," Birmingham City Council, https://www.birmingham.gov.uk/news/article/48/partners_agree_new_busking_guide,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8, 2016.
33 "Company Mission," Keep Streets Live, http://keepstreetslive.com/company-mission, accessed September 20, 2018.
34 "The MU Rules," Musicians' Union, https://www.musiciansunion.org.uk/Home/About-Us/How-the-Union-Works/MU-Rules, last modified March 1, 2018.
35 "Getting to know your union," Musicians' Union, https://www.musiciansunion.org.uk/Home/About-Us/How-the-Union-Works, accessed September 20, 2018.
36 "Campaign," Musicians' Union, https://www.musiciansunion.org.uk/Campaign, accessed September 20, 2018.
37 同26,第5页。
38 同26,第6页。
39 同26,第6页。
40 "Busking complaint form," Birmingham City Council, https://www.birmingham.gov.uk/forms/form/277/en/busking_complaint_form, accessed September 20, 2018.
41 同26,第6页。
42 同26,第7页。
43 同26,第6页。
44 同26,第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