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3-11-21 | 《经济日报》

外来人口与香港发展



人口政策督导委员会(下称「委员会)日前发表咨询文件,就人口政策提出五项政策方针并展开为期四个月的公众咨询。文件提出,香港步入人口高龄化,有必要提高劳动人口的质和量,引入外地人才、输入劳工都摆上了讨论议程。[1]不过有评论批评,委员会承认外来人口的重要性,但未能强调其文化上的融入。[2]

人口趋势

香港是移民社会,在1976年至1981年,受「抵垒政策」[3]影响,就有大批内地人士涌港,五年间的年均增长率为3.3%。香港的15至44岁劳动人口,更是由1971年的202万人增加到1981年的251万,增幅逾两成。之后人口增速放缓,1981至2011年保持0.4%至1.8%的增幅。[4]据2011年人口普查报告,本港人口约707万,其中非香港出生的外来人口占近四成。[5]

统计处曾于去年发表报告[6],预测本港人口至2041年将达847万,自2011年起的30年间增长140万人,即新生婴儿(173万)与净迁移(144万移入)的总和,减除死亡人数(177万)。人口增长将主要来自初生婴儿及内地来港定居未够七年人士。

单非双非 占未来人口14%

究竟未来的香港人口中,有多少是所谓的外来者,这里尝试作出一些假设。首先,将本地孕妇及内地女性在香港生产的婴儿数目计算在内,2012至2041年本港将新增173万名初生婴儿。后者包括第一类婴儿[7](单非儿童)和第二类婴儿[8](双非儿童)。根据统计处于2011年的推算,2011年年中至2012年年中,2012年年中至2013年年中的单非儿童分别为5,300名和7,100名,假设其后每年的数字同为7,100名,2012至2041年单非儿童合计约有212,100名。[9]

至于双非儿童,2011年年中至2012年年中及2012年年中至2012年末的推算数字分别为32,700和15,000人。「双非儿童零配额」政策于今年年初正式实施 。假设未来双非儿童数字零。至2041年,双非儿童约有31,350名。[10]

将2012年到2041年第一类和第二类婴儿的数目相加,可得出内地女性在港产子的数目,是243,450人,即每100名初生婴儿中,有14名为非本地孕妇所生。

迁出迁入

人口迁移是人口数字变化的另一主要因素。统计处预计,2012至2041年净迁入的人数为144万,当中以单程证持有人的移入和其他非永久居民的净流动[11]为主。自1995年持单程证来港的配额增至每日150名,1997年至去年年底,共有76.2万名内地居民持单程证来港定居,当中约一半与配偶团聚,一半与父母团聚,另有少数与子女团聚。[12]

早前有议员提出鉴于单程证配额未有尽用,建议减少,以缓解本港资源的问题。但人口政策咨询文件指,考虑到现时在港注册的跨境婚姻占整体达35%,有必要保留目前的单程证计划。按此计算,2012年至2041年,持单程证移入的人数最多可达164.4万人(每年5.48万人x 30年)。另外,除单程证持有人外,因就业、求学或家庭理由来港的非永久居民,以及外籍佣工、外地劳工的净流动在未来亦将增加,预计每年的净流入维持在1.04万至1.5万,推算期内将另有39.28万人移入本港。两者相加超过203万人。

另外,本港现时有20万名双非儿童,统计处指,当中约一半日后会回流香港[13],将这10万人和单非(212,100)、双非儿童(31,350名),以及非永久居民、外佣、外劳(203万)一并计算,至2041年,预计新增外来人口约237万,占届时人口(847万人)近三成。加上现有非本地出世的人口,整体外来人口的比例可能更高。

共融问题

过去或未来,外来人口都是香港人口结构组成的一部分。他们和原住居民能否和谐共处,是必须处理的问题。虽然政府早为内地新来港人士和少数族裔订立了一系列共融政策,但因外来人口增加而衍生的社会融合问题依然存在。平等机会委员会(平机会)过去一年收到900多宗投诉,其中一成涉及种族歧视。[14]本港有45.1万名非华裔人士,约占总人口6%。[15]平机会主席周一岳九月出席公众论坛时指,本港少数族裔融合问题近年有恶化趋势,少数族裔学童入读指定学校,令他们更难融入社会。[16]香港教育学院近期一项研究发现,少数族裔青年接受专上教育的机会远低于华人。巴基斯坦和尼泊尔青年只有4%及8%能入读本地及外国学士学位课程,远不及华人的29%。辍学率方面,少数族裔青年亦较华人青年高约两至三倍。[17]平机会表示目前正作内部检讨,若政府无积极处理,将考虑就融合教育及少数族裔的教育问题成立小组,于明年展开正式调查。[18]

相比少数族裔,内地新移民更是近年争议所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一篇上月刊登的文章指,香港出生率低,社会发展需要「新香港人」,不同时期的内地移民是香港发展的重要来源。文章一出,便引来民间反弹。新任艺术发展局戏剧组委员黄秋生在港台节目中表示,香港需要的,不是人民日报所说的「香港人」,而是乐于融入香港社会的新移民,当中亦包括印度人、中东人等其他族群。

要族群融合,不同地区可能采取不一样的策略,大致分为同化(assimilation)、熔炉式同化(melting pot)以及多元文化(multiculturalism)。同化融合指主流社会的文化及价值观为少数族群接受;大熔炉式的融合可令不同文化相互渗透;多元文化则是指少数族群的文化得到独立保留,且与主流文化平等共存。瑞士便是很好的多元文化例子,当地汇集了法、德、意三国文化,形成了瑞士多元文化的特点。[19]香港教育学院教授周基利指,现时香港对不同的移民有着不同的融合取向。对于内地移民,我们更期望他们在文化上被本地价值观、生活方式所同化;但对少数族裔又倾向采取多元文化策略。若同样以多元文化的角度看待内地移民,社会对他们的不满似乎不会那么严重。[20]

去标签化

移民话题惹来争议,是因为不少人认为他们对公共资源造成压力,但实际上,新移民对于一地发展并不一定是「负资产」。以来港定居未足七年人士为例,2011年有超过17万人,劳动参与率为47.8%。虽然低于全港人口的57.9%,但比较十年前(2001年)的44.2%略有上升。接受专上教育的15岁及以上的内地来港未足七年人士比例,亦由2001年的5.7%,增至2011年的16%。本港正步入高龄化社会,政府预计劳动人口将由现时的359 万降至2031年的352万。[21]人力需求方面,撇除外籍家庭佣工,2010年总人力需求是328万人,预计到2018年会增至360万人。外来人口不失为填补人力缺口的方法。

外来移民成为劳动市场生力军并不罕有。在法国,当地提供烟、酒和赌马服务的「烟草酒吧」,不少就是由亚洲人经营,当中大部份是华裔移民。这是由于酒吧的工作辛苦但利润不多,许多法国人情愿顶让出售。华人知道酒吧是少数不受工时限制和周日营业禁令规范的行业[22],而且店内事务由家人打理,又可节省人力成本[23],进而接手。这虽然刺激了当地的排华情绪,但华裔移民对法国社会的贡献,不容忽视。

除了付出劳动力,外来人口亦可在其他方面贡献社会。早前有报道指几十名菲律宾佣工周日放弃休息时间,参与深水埗一间教会的免费食品计划(free-food programme),跟其他华人教友派发免费食品予深水埗的露宿者。[24]这类活动,既能帮助露宿者,也可加深地道香港人和菲律宾佣工的互相了解。

的确,外来人口或会影响原居人口的生活,人口结构因而改变,亦会引起争议。但就算不谈日后外来人口是否大量增加,如何融合「新」、「旧」港人,避免社会分化,也是当下我们必须关注的议题。

 

 

1 《集思港益 人口政策咨询文件》,政务司司长办公室,2013年10月。
2 「忽略共融方向的人口政策」,《明报》,2013年10月31日。
3  指1974年11月至1980年10月实施的内地非法移民政策。在这段期间避过拘捕,与亲友会合或觅得适当居所者,被视为「抵迭」,不会被遗返。
4 「香港的人口及家庭住户趋势」,《香港统计月刊》,2012年4月。
5 「图4 二零零一年及二零一一年人口的出生地点」,《二零一一年人口普查-统计图解》,2012年9月。
6 《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政府统计处,2012年7月。
7  第一類婴儿是指配偶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女性在港所生的婴儿。来源:《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P26,政府统计处,2012年7月。
8  第二類婴儿是指配偶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内地女性在港所生的婴儿。来源:《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P26,政府统计处,2012年7月。
9  2012年上半年+2012年年中至2013年年中+2013年年中至2041年年中+2041年下半年=(5,300/2)+ 7,100+(7100x28)+(7,100/2)=212,100
10 2012年上半年+2012年下半年+2013年至2041年=(32,700/2)+15,000+0=31,350
11 非永久居民的净流动是指由旅客身分转为居民身分人士数目的净变动。
12《立法会二题:单程证制度》,政府新闻网,2013年3月20日。
13《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政府统计处,2012年7月。
14「平机会拟查融合教育政策」,《星岛日报》,2013年9月24日。
15「人口统计:少数族裔」,民政事务总署 种族关系组,2013年7月30日。
16「平机会拟展融合教育调查」,《信报》,2013年9月24日。
17「尼裔巴裔辍学多华人逾1.5倍」,《明报》,2013年10月30日。
18「平机会拟展融合教育调查」,《信报》,2013年9月24日。
19 Anthony Giddens et al., Essentials of Sociology, 3rd editio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W.W. Norton & Company, 2011), 277.
20「忽略共融方向的人口政策」,《明报》,2013年10月31日。
21「已更新的2013年至 2041年香港劳动人口推算」,《香港统计月刊》,2013年9月。
22 法国自1906年起,规定周日为休息日,除了鱼贩、花商和特定观光区可以营业之外,未经许可开店者最高将罚款6,000欧元。(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130930/KHACYXOEQ5NKE.shtml)
23《嫉妒陆移民变富 法检讨低工时》,联合新闻网,2013年10月21日。
24 Andrea Chen, “Domestic helpers give up day off to feed the hungry,”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October 17, 2013.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aricle/1333089/domestic-helpers-give-day-feed-hung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