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8-11-09 | 《经济日报》

从北上发展机遇 看内地高端医疗变迁



今年下半年是香港与内地融合一个具标志性的时期,除了高铁香港段和港珠澳大桥等跨境运输基建相继启用,内地政府在政策上亦为港人北上生活「拆墙松绑」。[1]日后港人北迁,将会更为便利。

当然,一名香港人是否选择北上、以甚么城市作为目的地,仍要考虑多种因素。当地是否有具质素的医疗服务,便是其中之一。虽然过去多年,在内地大城市身居要职的香港人,一般都能透过所属企业的医疗保险,使用较有信心保证的高端医疗服务,不过打算北上从低做起的新一代,却未必享有同等福利。因此,那些本来只有小撮人能享用的高端服务能否惠及收入较低的一群,不只对内地民众,对有意到内地发展的香港新一代,也是重要课题。

从主要服务外国人 到惠及本地高薪一族

据业内人士解释,高端医疗的高端,不仅在于价格,还包括医生的水平和专业化程度,而且服务更人性化,质量和安全更有保障,能满足高收入人士的健康需求。[2]

在早期,高端医疗的主要服务对象为到内地发展的境外人士,他们持商业医疗保险,对医疗质素有一定要求[3]──而且也有一定的负担能力。智经向两名现时分别在北京和上海工作的港人查询,他们均表示,由于有公司的医疗保险保障,他们患病时都会到私家医院或公立医院的国际部求诊。当中在北京的受访者忆述,他较早前扭伤脚部入住当地的私家医院时,也见到不少外国人求诊,「医院水平不好判断,但服务跟养和医院差不多,也有外国医生。」

但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内地付得起钱的人口渐多,如今高端医疗服务的用家,已不限于境外人士,「任何人都可以去,只要付得起钱。」事实上,在与保险服务结合之下,现时能够负担这类服务的,亦不仅极高薪一族。[4]一些中外合资经营的医疗机构,也透过设定更亲民的价格,或是与三级公立医院合作,以吸引更多群体。[5]

有业内人士指出,现时高端医疗服务的典型用户,一般为年薪20至30万元(人民币,下同)的个人,或是年收入逾30万元的家庭。[6]与之比较,今年第三季,全国37个主要城市的平均月薪为7,850元,即每年不足10万元。[7]

虽未能直接惠及大众 被寄望拉高整体质素

虽然高端医疗服务未能直接惠及普罗大众,但对提升内地的医疗水平,不无助力。其一,高端医疗服务除了带来了外国的医疗人员和技术,还间接带动了远程医疗等创新服务的发展。以上海医疗改革催生的第一家国际综合性非公立医院[8]──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为例,外国医生只需经过备案注册,就可在该院行医,更可以利用互联网开展远程会诊。[9]

由恒大健康集团与哈佛大学医学院主要教学医院之一──布莱根和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共同建设运营的博鳌恒大国际医院,也宣称会通过病历会诊、影像会诊、病理会诊、视频会诊等方式,与位于美国波士顿的布莱根医院顶级医疗团队进行国际远程会诊。[10]

其二,不少打着高端旗号的医疗机构,凭借与外地知名医疗学府合作经营的关系,增加了本地医护人员认识「国际标准」的机会,其中与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达成长期战略合作的上海嘉会国际医院,截至去年底已送了逾600人次赴美受训。[11]

其三,长远而言,当高端医疗愈受各界推崇,民间对优质医疗普及化的憧憬会愈大,也会形成医疗改革的助力。在广州,市府办公厅在《广州市促进健康及养老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7-2020年)》中,便提出要建设高端医疗产业集群,规划建设集医疗、养老、旅游等功能于一体的高端医疗产业园健康综合体,打造国际高端医疗产业集群。[12]亦有论者寄望高端医疗能进入寻常百姓生活,乃至倒过来逼使公共医院改革。[13]

水能覆舟 须提防贫者愈贫

以上愿景,固然美好,但现实中优质服务能否普及,始终难以说准。首先,在高端医疗引进外国人才和技术的同时,其实也将国内的求诊者送出去。他们部分会经国内医院转介到海外[14],部分则透过医疗旅游到国外求诊。有报道指,有在北京、上海、广州均建立据点、能为内地人安排到日本超过100家医院的医疗旅行服务公司,服务人数曾在一年间上升20%。[15]

求诊者有更多选择,虽然是好事,但如果较具负担能力的阶层都情愿到外国求医,他们花在医疗上的「消费力」,也会转到外地。上述透过高端医疗引进顶尖人才和技术的故事,便不宜过分乐观。

即使到海外求诊的人只属少数,不足以影响大局,但高端医疗的发展到底会令雨露均沾还是资源倾斜,仍然使不少人关注。乐观地看,高端医疗带来的「高端」人才、技术、服务,可逐步推动整体医疗质素改善;但悲观地看,假若优质医疗的前提是高消费力,那么收入较低的一群,便可能成为高端医疗发展下的牺牲品。据内地传媒报道,由于珠三角地区的医疗事业发展迅速,邻近地区即使有意发展高端医疗,但所引入的医生在当地工作数年后,都会转往珠三角地区发展,令这些邻近地区的高端医疗人才不增反减。以汕头大学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为例,自建院以来该院共引进至少15名高端医疗人才,但包括院长在内,他们在2016年只剩下5人。[16]

以上讨论并非要否定高端医疗对医疗改革的作用,毕竟要提升整体医疗质素,在任何地方都不是一时三刻的工作,过程需要不同界别人士参与。改革路仍漫漫,若香港能在过程中作出贡献,不只对内地民众,对有意北上发展的香港人,都有深远意义。

1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办法》的通知」。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8-08/19/content_531486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9日;「港澳台人员不再需要办理就业证」,取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网站:http://www.mohrss.gov.cn/SYrlzyhshbzb/jiuye/gzdt/201808/t20180828_300016.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28日。
2 「中国高端医疗距离爆发期还有多远?」。取自新浪财经网站: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18-04-13/doc-ifyzeyqc4928797.shtml?source=cj&dv=1,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13日。
3 「涉外医疗全景扫描」。取自中国医院院长网网站:http://www.h-ceo.com/dzzz/20170715/fmbd/2017-08-31/1299.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31日。
4 顾泳、黄杨子,「中外合资高端医疗“越来越接地气"」,《解放日报》,2017年11月5日,01和04页。
5 同4。
6 同2。
7 「智联招聘发布《2018年秋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取自36氪网站:https://36kr.com/newsflashes/13858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8日。
8 「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今开业 每名医生每天限看"30号"」。取自新民网网站:http://shanghai.xinmin.cn/msrx/2014/05/28/24419532.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5月28日。
9 「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差异化发展"获突破 业务量年增长六七成」。取自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站:http://www.shio.gov.cn/sh/xwb/n782/n783/u1ai16253.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6日。
10 王松才,「恒大携手哈佛系医院布局高端医疗产业」,《中国经济时报》,第6页,2018年3月2日。
11 同4。
12 杜娟,「建设高端医疗产业集群 鼓励成立医生集团 广州拟放宽养老市场准入」,《广州日报》,2018年3月10日,06页。
13 赵东眉,「钟南山寄望恒大健康:让高端医疗普惠普通百姓」,《深圳晚报》,2016年11月29日,23页;胥会云,「民营高端医疗:倒逼医改更多突破」,《第一财经日报》,2013年5月24日,A03页。
14 「嘉会医疗与美国麻省总医院签约合作,肿瘤诊治将成亮点」。取自上观新闻网站:https://www.jfdaily.com/wx/detail.do?id=49738,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4月10日。
15 「日本瞄准中国富裕阶层 吸引赴日高端医疗旅行」,中国新闻社,2016年8月31日。
16 「汕头高端医疗人才为啥不增反减?」,《宝安日报》,2016年10月14日,C0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