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8-11-12 | 《星岛日报》

「零佣」指数基金是退休金新出路?



由顾问公司美世和澳洲金融研究中心编制的全球养老金指数(The Melbourne Mercer Global Pension Index),今年首次获纳入研究的香港退休保障系统,被指有良好的管治和金融体系,积金局的监管及执行力亦获得肯定。[1]但在「充裕性」方面,香港的全球名次仅高于印度及墨西哥,在选定34个国家或地区中排第32位。[2]

高收费未必高回报 不如节省一点?

退休金是否充裕,涉及多种因素,基金的投资表现是其中之一。即使是「充裕性」得分较高的美国[3],当地智库Pew Research Center (PRC)在今年9月发表报告,回顾美国44款选定退休基金在2006年至2016年间投资绩效,亦发现全部没有达成最初预期目标,十年总投资回报率仅为3.8%至6.8%。[4]

PRC指出,为提高投资回报率,美国退休基金过去多年致力于调整投资组合,从低风险固定收益工具转向股票和「其他投资」,包括私募股权、对冲基金、房地产和商品等。[5]

不过,投资组合调整后,基金表现将更受市场波动影响,费用也更高,平均管理费十年间由0.26%升至0.33%,升幅接近三成[6],被质疑高管理费产品未必会带来理想回报,与市场上许多接近零管理费的指数基金相比,更显得高收费产品不太划算。[7]更有人主张退休基金应「指数化」,以「还富于民」。[8]

在香港,推动强积金基金减价,也是积金局近年的工作方向,例如在去年推出的预设投资计划,总开支和收费约为0.95%,远低于当时1.57%的平均基金开支比率[9],向基金施予减价压力。积金局指截至今年5月,已有两成或97个基金减费,最高减幅达50%。[10]

基金开源方式一:借货赚息

当然,作为投资者,总希望收费可以进一步下调,甚至有人愿意免费为自己投资赚钱。这种「又要回报高,又要基金管理者不吃草」的心态,固然有点那个。出乎意料的是,美国今年8月真的有基金公司推出两款「零」管理费、且不设最低投资门坎[11]的指数基金。[12]

虽然指数基金竞相削价,并非一朝一夕[13],此前不少指数基金亦已经做到接近零管理费[14],不过「零」管理费指数基金的正式推出,仍让人留意到,基金公司未必一定要透过高管理费来支付营运成本。举例来说,以上两款由美国富达投资(Fidelity)推出的指数基金,据报会将基金持有的股票借予其他投资者,来赚取利息收入。[15]

这种做法,在香港并非全无出现的可能。有关强积金的条例订明,计划资产保管人可与借入该等证券者订立协议借出证券。[16]不过细节有严格限制,包括在同一时间,不得借出超过该基金资产一成的证券,也不得超过同一种证券的五成,同时借贷方必须提供超逾借贷证券价值的抵押品,并支付借贷费用,才可协议借出证券。[17]

从法例所见,即使有香港强积金计划的资产保管人效法富达,其可借出的证券数量也相当有限。亦有业界人士质疑香港的市场深度[18]不及美国,借货收息的可持续性成疑。[19]事实上,据报截至2016年5月,都没有注册强积金计划的成分基金或核准汇集投资基金借出其持有的证券。[20]

基金节流方式二:自编指数

除了开源,节流也有助降低收费。值得注意是,富达选择作为零管理费的基金,除了是成本较低的指数追踪基金外,其追踪的指数亦是由富达自行编制,而不是透过支付许可费,使用其他指数供货商如标普、明晟(MSCI)所提供的指数产品[21],故此可以收取较低的费用。

早前智经撰文提及,近年投资风气「被动化」,愈来愈多资金选择透过追踪指数的ETF入市,造就指数产业,当中包括创造及管理指数的指数供货商,和发行追踪指数产品的资产管理者。[22]不过,从上述案例可见,在进一步追求节省交易成本的潮流底下,部分规模较大的资产管理者也会选择「自己指数自己编」,以期压低管理成本。

有企业欢迎转变,并称许其为「自编指数革命」(Self-Indexing Revolution)。道富环球顾问公司(SSGA)去年发表报告,认为自编指数可有效节省成本,让广大投资者得益;同时资产管理人员也可以直接掌握指数成份股成员,为交易带来更大的灵活性。[23]据今年10月一篇报道,除了SSGA之外,其他ETF供货商如高盛、摩根大通、北方信托和Victory Capital都在自编指数,上述公司各自管理的自编指数ETF资产均超过30亿美元。[24]

本地有多只「紧贴指数」的强积金基金

根据积金局基金表现平台,现时香港大约有20只紧贴指数的香港股票基金,管理费为0.7%至0.99%不等[25],在某些人眼中仍然偏高。但要注意的是,退休基金涉及额外成本,不能与私人市场直接相比,这些成本,包括强积金受托人需要跟进雇主拖欠款项、向积金局汇报欠款和考虑采取执法行动等。[26]积金局认为推动制度电子化,减少纸张往来,简化及自动化行政程序,是长远降低行政成本的方式。[27]

投资于由供货商「自编指数」的ETF,虽然也有望降低眼前成本,却也有潜在风险,例如基金最终表现可能会偏离市场主流指数──有可能更好,但也有可能更差。[28]

再者,ETF供货商「自导自演」的做法,也有角色冲突之嫌。在今年6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便进行讨论,研究应否进一步限制从事自编指数业务的公司在「投资组织者」和「指数管理」两组员工之间的信息共享。此前,委员会投资管理部门主管Dalia Blass也指出该类公司角色模糊,不清楚应否视之为投资顾问,更忧虑基金的赞助商或董事影响指数的编制过程。[29]

美国指数行业协会行政总裁Rick Redding认为,第三方指数供货商的优势是编制指数时会经过广泛的咨询过程。FTSE Russell北美研究董事总经理Rolf Agather亦提及,他们编制指数的方法包括与客户和外部顾问共同协商制定。[30]

ETF供货商「自编指数」,有利有弊,海外部分资产管理公司则选择透过更换指数供货商,来减少管理费用。SSGA在今年9月推出五只ETF,追踪由德国指数公司Solactive管理的国家类指数,其中四只的费用从原先由MSCI管理时的0.3%降至0.14%。[31]

待条件成熟 开源节流有办法

透过上述介绍可知,许多海外业界可用于开源节流的做法,未必能完全适用于香港强积金,但纳入更多指数化产品以压低成本,仍是未来值得讨论的方向。[32]

此外,特首在今年施政报告提及,已经界定「积金易」中央电子平台的初步工作范围,认为平台能提升强积金的行政效率,让收费有更多下调空间。[33]虽然详情尚未可知,不过若参考海外金融机构的做法,这类平台或可打造成金融产品及服务的「超级市场」[34],透过发掘不同客户的需要,以不同产品和服务的收费来「拉上补下」。

事实上,现时《强积金条例》和《注册中介人操守要求指引》只规范强积金的销售,并没有禁止强积金中介人同时销售其他产品。[35]不过,市民会否对额外的推销反感,或愿意以此作为交换,则是另一个问题。无论如何,随着「积金易」推出和业界竞争愈趋激烈,市民对强积金减费的期望,只会有增无减。

1 「香港养老金指数亚洲排第三 美世:强积金完整性评分冠亚洲」。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财经快讯/24976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2日。
2 "The Melbourne Mercer Global Pension Index 2018," Mercer, October 2018, p.27.
3 注:香港为39.4分,美国为59.1分。数据源:"The Melbourne Mercer Global Pension Index 2018," Mercer, October 2018, p.18.
4 "State Public Pension Funds' Investment Practices and Performance: 2016 Data Update," Pew Research Center, https://www.pewtrusts.org/en/research-and-analysis/issue-briefs/2018/09/state-public-pension-funds--investment-practices-and--performance-2016-data-update,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6, 2018.
5 同5。
6 同5。
7 Nir Kaissar, "Pension Funds Should Think Twice About Alternatives," Bloomberg,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18-10-12/pension-funds-should-think-twice-about-alternatives, last modified October 12, 2018.
8 "Saving Billions By Indexing State Pension Funds,"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thebogleheadsview/2016/03/15/indexing-state-pension-funds/#5b4fa78579d6,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16.
9 「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默认投资』记者会」。取自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www.mpfa.org.hk/tch/main/speeches/files/2017-03-21-speech-chairman-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3月21日,第2页。
10 「谈强积金收费」。取自积金局网站:http://www.mpfa.org.hk/tch/information_centre/blog/180702.jsp,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2日。
11 "Fidelity Launches First Ever Zero-Cost Index Funds," Good Money Sense, https://www.goodmoneysense.com/fidelity-launches-first-ever-zero-cost-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August 16, 2018;「富达推零管理费基金 不设入场门坎」。取自明报财经网站:https://www.mpfinance.com/fin/daily2.php?node=1533233854334&issue=2018080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3日。
12 注:Fidelity ZERO Total Market Index Fund和Fidelity ZERO International Index Fund。数据源:"Fidelity Launches First Ever Zero-Cost Index Funds," Good Money Sense, https://www.goodmoneysense.com/fidelity-launches-first-ever-zero-cost-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August 16, 2018.
13 注:据报同业State Street为了阻止资金外流,同月就将旗下四只交易所买卖基金(ETF)的费用削减至0.35%和0.5%,减价幅度达三成。此前另一间ETF巨头Vanguard刚在7月宣布推出覆盖近1,800种ETF的免佣交易平台。数据源:"State Street Cuts Fees on 4 ETFs," Think Advisor, https://www.thinkadvisor.com/2018/09/06/state-street-cuts-fees-on-4-etf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6, 2018; "Vanguard Launches Largest Commission-Free ETF Platform," Think Advisor, https://www.thinkadvisor.com/2018/08/21/vanguard-launches-largest-commission-free-etf-plat/, last modified August 21, 2018.
14 同12。
15 "Fidelity Adds 2 More No-Fee Index Funds," Think Advisor, https://www.thinkadvisor.com/2018/09/13/fidelity-adds-2-more-no-fee-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3, 2018.
16 香港法例第485章,附属法例A《强制性公积金计划(一般)规例》,版本日期:2017年6月26日。
17 同17。
18 注:市场深度是指市场在承受大额交易时证券价格不出现大幅波动的能力,具有「深度」的市场或具体证券便于大笔交易顺利执行。
19 「基金零收费不健康」。取自明报财经网站:https://www.mpfinance.com/fin/instantf2.php?node=1533294700534&issue=2018080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3日。
20 「积金透视:强积金条例订明 借出计划证券限制」。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6/05/30/TZ160530000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5月30日。
21 "Fidelity Bets on Zero-Fee Index Funds," Bloomberg,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8-09/fidelity-bets-on-zero-fee-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August 9, 2018;「投资被动化 但投资者不能太被动」。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55,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8日。
22 「投资被动化 但投资者不能太被动」。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55,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8日。
23 "Self-Indexing Revolution to Target Greater Flexibility and Cost Efficiency," 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 November 2017.
24 "ETF providers going in new directions with indexes," Pensions & Investments, http://www.pionline.com/article/20181001/PRINT/181009995/etf-providers-going-in-new-directions-with-indexes, last modified October 1, 2018.
25 「基金表现平台」。取自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网站:https://fpp.mpfa.org.hk/tc_chi/mpp_list.jsp,查询日期2018年10月30日。
26 同11。
27 同11。
28 "Fidelity Bets on Zero-Fee Index Funds," Bloomberg,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8-09/fidelity-bets-on-zero-fee-index-funds, last modified August 9, 2018.
29 同25。
30 同25。
31 同25。
32 "Increase in no-fee offerings boosts appeal of ETFs," Pensions & Investments, https://www.pionline.com/article/20180917/PRINT/180919908/increase-in-no-fee-offerings-boosts-appeal-of-etf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7, 2018.
33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2018年施政报告施政纲领」。取自行政长官2018年施政报告网站:https://www.policyaddress.gov.hk/2018/chi/pdf/Agenda.pdf,查询日期2018年10月30日,第175页。
34 同29。
35 「法定的强积金中介人规管制度」。取自积金局网站:http://minisite.mpfa.org.hk/eca/tc/faq/detail-6.html,查询日期2018年10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