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8-11-19 | 《星岛日报》

如何设计适合「任何人」的游乐场?



对许多小朋友而言,妨碍他们到游乐场耍乐的原因,可以很多,例如有做不完的习作、补不完的课,或是收到父母的「禁足令」。有身心障碍的儿童,面对的困难便会更大,因为即使他们没有上述问题,其住所附近的游乐场,设计上也未必适合他们使用。

这种情况当然不是必然。在屯门公园一个即将启用的共融游乐场,便是透过提供无障碍的游乐空间,让不同能力的儿童一起玩乐。[1]其设计理念若能更广泛地落实,需求各异的儿童都会获益。问题是,香港具备相关条件,创造更多共融玩乐空间吗?

要人人玩得到 也要人人一齐玩

每个小朋友均有玩乐、交朋友、过一个愉快童年的需要,残疾儿童也不例外。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指出,残疾儿童应受确保可享有与其他儿童一样的平等机会参加游戏。[2]将这理念套用到游乐场设施,我们可以问相关设计是否「无障碍」[3],让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也能使用,以至能否吸引到不同能力的儿童,大家一同玩耍。[4]「共融游乐场地」的特色,正是既让儿童能主要用自己的方式,「无障碍」地玩乐,同时讲求让所有儿童,无论有否身心障碍,都能一同玩耍。[5]

追求共融,得益的不会只是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当不同背景、能力和兴趣的儿童及家庭一起玩乐、互动,大家便有机会了解彼此差异,设身处地,欣赏及包容对方。[6]

共融的方式不只一种

要建设共融游乐场,方式之一是提供适合不同能力儿童的设施,例如身体有障碍或一般人都可以玩乐的弹床[7],或是一些对所有儿童都具玩乐价值的游乐设施,例如鸟巢式秋千。[8]

上图:屯门公园共融游乐场内的弹床设施,不论有否身体障碍都可以在其中玩乐。数据源:发展局

另外一种方式,则是让不同能力的儿童在相同地点,可以透过使用同一种类但设计不同的设施,获得类近的玩乐体验。例如将堆沙桌设计成不同高度,让不同需要,包括需要坐轮椅的小童,也有机会与其他小朋友共享堆沙的乐趣[9];或是兴建多款相同高度,又可透过不同方式到达最高点的滑梯[10],让孩子们各取所需。在屯门公园共融游乐场的千秋区,亦不只设有传统千秋,还引入包括摇篮型、亲子型及座椅型千秋在内的特色千秋。当中摇篮式秋千鼓励小朋友跟父母或朋友一同使用,而座椅型秋千则备有安全带,适合行动不便的小朋友。[11]

上图:美国加州城市帕罗奥图(Palo Alto)的Magical Bridge Playground内的设施,包括在同一地点提供多款滑梯,小朋友可以用不同途径到达滑梯的最高点。数据源:Magical Bridge Foundation、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可能会教人意外的是,共融游乐场不仅要考虑小朋友的需要,还要考虑大人的需要。因为大部分儿童,尤其是年幼或身体有障碍的儿童,前往玩乐场地时都会有成人陪伴。[12]这些儿童在游乐场的逗留时间,往往要视乎随行的大人愿意逗留多久,而非游乐场设备能为小朋友带来多少欢乐。因此一些适合成人的座位、「有瓦遮头」的地方,以及可以让一家老小共聚天伦的野餐桌,都可以间接延长儿童在游乐场玩耍的时间。[13]

挑战一:既照顾不同需要 又要保持吸引力

让不同能力的儿童一起玩乐,愿景美好,不过要令更多人受惠,仍需克服一些挑战。例如留意游乐场会否为了追求共融而犠牲难度,令一般小朋友大失所望。

当然,难玩不代表好玩,设施如果能激发小朋友的创造力量同幻想,效果可能更「吓你一跳」。举例,一座状似城堡的构筑物,可能会令儿童幻想自己正在冒险[14];一些让儿童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自制及重新制作各式各样构筑物[15],也可以成为共融游乐场的卖点。

当然,要令游乐设施更吸引,不能单靠设计者幻想,除了参考本地及海外相关组织的建议外[16],有时也需要聆听游乐场未来用家的意见。屯门公园共融游乐场的部分设施,便是由包括特殊学校儿童在内的小朋友设计。设计团队曾到区内两间学校,与20多位「小小游乐场专员培育计划」的参加者见面[17],又因应他们的意见,在最后阶段加入设施。[18]

挑战二:数量要充足 地点要就脚

游乐设施的设计需要「激活人心」,其数量也要充足。根据2013年的本地调查,有48%受访的残障儿童家长认为小区游乐场的数目不足,另有近两成指住所附近并没有游乐场。[19]截至2018年1月,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康文署)在网站称,辖下约七成儿童游乐场设有多元化共融游乐设施,并列举了18区共39个有共融游乐设施的场地资料。[20]

展望将来,香港或可透过翻新游乐场,建设更多的共融游乐设施。当局今年7月称,康文署在策划大型公园的儿童游乐场和翻新主要公园的儿童游乐场设施时,会尽量采用更多共融的游乐设施,以响应儿童需求。[21]

挑战三:身教言传共融之道

不过,共融游乐场要真正取得成功,硬件只是其中一个条件,最重要的还是用家是否有一颗共融的心?在2008年,一项有关特殊需要儿童游戏情况的本地研究中,有受访家长提及其有特殊需要的子女在公众游乐场遇到的困难时,指出有一般小朋友不愿跟特殊儿童玩耍,甚至欺负他们。[22]这类障碍能否消除,需要社会各界努力,父母如何言教身传,让子女明白与不同需要儿童的共融之道,也至关重要。

1 「屯门公园共融游乐场即将启用」。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3.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16日;「立法会二题:公共儿童游乐场」。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11/P201807110044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11日。
2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and Optional Protocol," United Nations, December 13, 2006, Article 30.
3 即场地设计成不会在环境或硬件方面妨碍他人使用,可让人无碍的出入或移动,以及能够轻易使用到场地设施。数据源:"Inclusive Play Space Guide: Championing better and more inclusive play spaces in Hong Kong," 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December 2016, pp. 10 and 11.
4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Inclusive and Accessible Play Areas?" adventure+, https://www.adventureplus.net.au/whats-difference-inclusive-accessible-play-areas, accessed November 6, 2018.
5 "Inclusive Play Space Guide: Championing better and more inclusive play spaces in Hong Kong," 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December 2016, pp. 10 and 11.
6 同5,第22页。
7 「屯门公园共融游乐场即将启用」。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3.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16日;〈屯门共融游乐场将开放 伤健人士齐玩弹床〉,《明报》,2018年9月21日,A16页。
8 同5,第94页。
9 "Inclusive Play Space Guide: Championing better and more inclusive play spaces in Hong Kong," 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December 2016, p. 95;〈共融游乐场首降屯门公园〉,《太阳报》,2014年5月10日,A18页。
10 同5,第94页。
11 「屯门公园共融游乐场即将启用」。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3.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16日。
12 同5,第55页。
13 同5,第89页。
14 Mimi Kirk, "Playgrounds Designed for Everyone," CityLab, February 27, 2017, https://www.citylab.com/life/2017/02/designing-playgrounds-for-all/517692.
15 "£1 million Adventure Playground in Cambridgeshire," Sutcliffe Play, http://www.sutcliffeplay.co.uk/case-study/wisbech-adventure-playground, accessed October 18, 2018.
16 "Introduction," InclusivePlaygrounds.org, http://www.inclusiveplaygrounds.org/me2/overview, accessed October 18, 2018; "Inclusive Play Space Guide: Championing better and more inclusive play spaces in Hong Kong," 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 December 2016, pp. 42-50, 92-104.
17 相关计划相关计划招募8至15岁、经常到游乐场玩的学生,由他们负责部分游乐设施设计。数据源:「小小游乐场专员培育计划@屯门二零一六年十月至二零一七年十月:报名须知及报名表格」。取自智乐儿童游乐协会网站:http://www.playright.org.hk/upload/playright_common/sept_2016_link/Playright_Junior_Playground_Commissioner_Application.pdf,查询日期2018年10月18日。
18 Hello Bonnie,「【沈夫人国际亲子台】对小孩子而言,千秋是游乐场很重要的部分」。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01博评-亲子丼/132078,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1月9日;「屯门公园共融游乐场即将启用」。取自发展局网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303.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16日
19 黄森萍,〈港游乐场不足 残障童冇得玩〉,《苹果日报》,2013年10月7日,A06页;「UNICEF HK及智乐促请改善本港共融游乐空间水平 促进残障儿童全面发展」。取自联合国儿童基金香港委员会网站:https://www.unicef.org.hk/unicef-hk-and-playright-urge-for-more-inclusive-playground-for-the-all-round-development-of-children-with-disabilities,查询日期2018年10月16日。
20 「共融游乐设施」。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站:https://www.lcsd.gov.hk/tc/facilities/facilitieslist/children/playequipmen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1日。
21 「立法会二题:公共儿童游乐场」。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7/11/P201807110044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11日;「3.4 户外装置及配件」。取自建筑署网站:https://www.archsd.gov.hk/archsd/html/ua2-chinese/pdf/ASD_UA2_3.4.pdf,查询日期2018年10月16日,第81和83页。
22 「特殊需要儿童之游乐机会 - 家长意见调查研究 2009:简报版本」。取自智乐儿童游乐协会网站:http://www.playright.org.hk/doc/ResearchPaperPDF/12.pdf,查询日期2018年10月16日,第1和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