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8-12-10 | 《星岛日报》

深圳品牌再造系列二:一个创意园区的诞生



在香港,只要不时留意一些介绍周末好去处的网站、报刊,大概也会见过「华侨城创意文化园」的大名。这个不少港人曾经前往「打卡」的深圳南山小区,并非甚么新景点,不过著名旅游指南《Lonely Planet》将深圳选为2019年十大旅游城市的第二位时,仍将它们英文大名OCT-LOFT写进简介[1],可见这个标榜文化、创意的园区,多少也获得了外界肯定。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11月上旬,智经派员走访深圳,了解这个改革开放重镇如何从以往的世界工厂,化身为以文化、创意、艺术氛围吸引世人注目的城市。获《Lonely Planet》点名的OCT-LOFT,自然也成为这次考察的「打卡位」。

OCT-LOFT以创意、文化作招徕,但走进其中,不难察觉它作为世界工厂一员的过去。这里占地15万平方米[2],面积接近五分之四个维园。其位处的华侨城前东部工业区,于1980年代投入运作,在2004年仍有逾80家工业企业。[3]纵使今天全部工厂经已迁离,但区内建筑物仍保留着昔日的厂房形态。[4]

旧工厂变休闲地 当一天「离地中产」

将旧工厂、旧仓库化身文创艺术的栖身地,在内地和台湾均有不少例子。当中有多少成功,不得而知,但部分倒能吸引一些游人朝圣。以OCT-LOFT为例,园内有艺术展馆,有出售黑胶碟和卡式带的小书店,也有食肆、精品店等消费场所,足够让「离地中产」消磨一个下午。

此外,园方开设的live house每年有过百场演出,包括两个不同风格的音乐节[5],同样是园区的卖点。智经考察当晚,一支到该处表演的法国独立乐队,便吸引了上百名观众。音乐会过后,派对未完。十时多的园区,尚有不少人在餐厅中一面畅饮,一面听着驻场乐队的演奏;也有些余庆未了的游人,走进了小书店附设的咖啡室碰杯。

艺术元素不似预期 部分朝圣者败兴而回

如果将OCT-LOFT视作一个休闲消费点,以上配套相信已满足了大部分游人。不过,对于曾经到访某些文创园区的人而言,OCT-LOFT的体验,或许会令他们感到不对劲。

一名曾到访OCT-LOFT的香港人向智经称,在网上看深圳的旅游资料,发现许多杂志都将OCT-LOFT形容为「文青」之选,照片也拍得漂亮,加上以往在台湾到过一些让他感觉不错的园区,因此今年9月也到OCT-LOFT一游,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他认为,作为园区,OCT-LOFT的装置艺术和展览都太少,「八九成都是餐厅,只见一个展览,空空洞洞。」至于期待中的新晋设计师或艺术家作品,他同样找不到。

消费方面,预期会见到多些售卖精品的小商店,他只找到两三间,当中的商品都是千元起跳,「除了食,不知还有甚么可做。」除了台湾,他以往去过北京、珠海、广州二沙岛等地的园区,认为都较 OCT-LOFT好。他也不会将OCT-LOFT推介给朋友,「对艺术有兴趣的会觉得废;纯粹影相、饮食、打卡,深圳有大把其他选择。」问到对比其他到访过的园区,OCT-LOFT有何特色,他反问:「以餐厅为主算不算?」

成创意企业聚落 年产值逾15亿美元

抱着不同期望走进OCT-LOFT,怀着不同心情离去也不足为奇。但在进一步讨论OCT-LOFT如何在改造深圳品牌上发挥作用前,有一点也许值得注意──虽然在户外看到的园区,的确以商店为主,但如果到各旧厂房的内部走一趟,却会发现在园区占大多数的,是大大小小的办公室。

再翻查一项在2015年进行的调查,当时进驻OCT-LOFT北区的165个单位中,有74%为创意产业公司,15%是零售店;南区的56个单位,则有52%为创意产业公司,45%是零售店。[6]由此可见,OCT-LOFT的文创元素,除了见于接待周末旅客的蒲点,更多的可能是埋藏于不见天日的办公室内。

根据Jung Won Sonn等从事土地用途政策研究的学者在2017年发表的研究,OCT-LOFT在规划阶段,便以发展设计业为定位,其中南区主打设计、摄影、动画和纯艺术,北区则集中发展创意设计产业。在园区启用后一年,即2012年,租户的年度产值已达到11.7亿美元,2014年时更攀升至超过15亿美元。园内部分工作室会合作互补长短,而出自OCT-LOFT的设计,也被一些人视为内地鲜有的原创作品。[7]

Jung Won Sonn等人又曾在园区遇到两名从长沙远道而来的地产发展商代表,对方表示希望在OCT-LOFT为下一个住宅项目寻找室内设计公司,认为深圳设计公司在国内属顶尖水平。[8]

由此看来,作为旅游景点的OCT-LOFT,即使未能令所有慕名而至者满意,但作为一个有300余家机构进驻、5,000人就业的设计业聚落[9],这片从前的工业园,似乎已成功再造品牌。

主攻设计业 视之为深圳强项

要了解OCT-LOFT再造品牌的过程,不得不提其管理者华侨城集团营运园区的策略。其专攻设计业的定位,被视为OCT-LOFT的成功因素之一。[10]以往外地民工涌入深圳,他们对住房的需求,衍生了建筑、室内设计、家具及装饰艺术的商机。此外,随着深圳迎来愈来愈多初创公司和大型信息科技企业进驻,它们对广告、网页设计,以及其他设计相关服务的需求[11],也为设计行业创造了发展空间。

面对设计业发展机遇,OCT-LOFT先以低于市价的租金,招揽一批著名设计师进场,藉此向市民、媒体、政治人物展示公司对于园区的投入,并示范公司想发展怎样的文化地点。[12]

待OCT-LOFT的名声确立,管理者开始公开招租,唯其选择原则亦非价高者得,而是会着重申请者的愿景和商业计划,多于他们未来的规模和利润。一间设计书店店主表示,他申请进驻园区时面对不少竞争对手,不过管理方认为其书店有独特主题,合符OCT-LOFT的意念,故选择与其合作。[13]

租户进驻园区后,管理方会持续监察租户,对于表现欠佳,或是产品或服务偏离OCT-LOFT愿景的公司,管理方会透过租金安排作出惩罚。[14]

这种有目的性的邀请租户进驻、严选租户、持续监察经营策略,被Jung Won Sonn等学者视为OCT-LOFT能成功维持大量高质租户的原因。虽然他们也提出疑问,指这种做法可能有违大家认为创作需要「自由」土壤才可成长的想法。[15]

园区营运哲学:创作人是需要管的

不过OCT-LOFT的管理方有另一套哲学。其中一名管理层表示,他不相信创作人能自我管束,认为这类企业缺乏管理技巧和长远策略。另一名管理层则指设计师总是觉得自己最好,需要被一些能把他们赶走的人约束。不过他们承认,严格管理可能对园区的气氛带来不良影响。[16]

另一方面,亦有租户抱怨要为华侨城集团无偿工作,例如协助他们接待中央要员,即使相关到访与OCT-LOFT无关;也有租户未搬进园区便要替华侨城集团筹备展览、为园区出版的杂志设计。[17]

OCT-LOFT的营运哲学,未必所有人认同。但Jung Won Sonn等人指出,这些都是一般企业孵化器、高科技聚落、文化工业聚落的常见做法,并非由OCT-LOFT原创。他们认为关键的问题是,为甚么OCT-LOFT能成功执行这套由上而下的管理哲学,而其他地方不能?[18]

不求一时回报 文化、地产互惠互利

Jung Won Sonn等人提出的解释之一,是OCT-LOFT没有急于寻求实时回报。他们引述管理方的访问,指OCT-LOFT举办的跳蚤市场、爵士乐等活动,虽然带来成本,但园方仍愿意付出,以吸引具创意的专业人士到园区,同时为OCT-LOFT增添味道。现时园区在每年收到6,000万元人民币租金之外,仍需要来自母公司深圳华侨城房地产有限公司(华侨城房地产)补贴。[19]

让管理方对园区回报率保持耐性的,是爱?还是责任?Jung Won Sonn等人认为,这与其有利集团整体地产业务有关,因为建立良好品牌形象,将有助他们在其他内地主要城市,例如上海、北京、成都等,推展同类项目。[20]

Justin O’Connor和 Lie Liu于2014年发表的研究则提出,支持文化及创意产业,是华侨城的「旅游地产」发展策略之一,即透过文化景点提高邻近物业价值。[21]早在OCT-LOFT计划启动前的2003年,邻近便已建成一个由华侨城地产发展的高尚住宅区。[22]在其进一步发展园区的计划中,OCT-LOFT的管理方亦向市政府要求提高附近一带的发展密度。[23]

好景可会每日常在?

以地产业务补贴园区,再藉园区的文创氛围提高邻近物业价值的经营模式,不失为推动文创产业发展的出路。但在香港受过加租之苦的人,或许都会疑惑,业主和租客真的能同甘共苦吗?

这种疑问,也存在于一些OCT-LOFT的租户心中。毕竟自园区成立后,附近的租金在十年内已增加一倍;园区的租约期也由最初的五年,逐步减至一年。租金优惠亦只限于较著名的公司。[24]智经到OCT-LOFT考察时,曾到访园区内的青年旅舍。有在该旅舍工作多年的职员亦表示,担心业主明年将租金大幅调升,令旅舍无法生存。

在上世纪改革开放如火如荼的时候,华侨城工业区的过客,不会想象到这片土地日后会变成文创企业聚落、「文青」打卡位。同样地,今天在园内呷着咖啡的游人,也无法遥想OCT-LOFT的未来。只知当发展步伐继续向前,城市和身处其中的人也要跟随时代寻找新定位。城市品牌再造,向来都是现在进行式。

1 “Best Travel 2019 Top Cities,” Lonely Planet, https://www.lonelyplanet.com/best-in-travel/cities,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8.
2 「OCT-LOFT 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取自华侨城创意文化园网站:http://www.octloft.cn/about/about_oct_loft/,查询日期2018年11月23日。
3 Justin O’Connor and Lie Liu, “Shenzhen’s OCT-LOFT: Creative space in the City of Design,” City, Culture and Society 5 (2014), pp.131–138.
4 同2。
5  「介绍」,取自深场B10现场网站:http://b10live.cn/about/,查询日期2018年11月23日。
6 Jung Won Sonn, Kelly Wanjing Chen, He Wang and Xiao Liu, “A top-down creation of a cultural cluster for urban regeneration: The case of OCT Loft, Shenzhen,” Land Use Policy 69 (2017), pp. 307–316.
7 同6。
8 同6。
9 同2。
10 同6 。
11 同6。
12 同6。
13 同6。
14 同6。
15 同6。
16 同6。
17 同6。
18 同6。
19 同6。
20 同6。
21 同3。
22 「燕晗山居」,最自中原地产网站:https://sz.centanet.com/xiaoqu/xq-prrdjjhfie/,查询日期2018年11月24日。
23 同3。
24 同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