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8-12-24 | 《星岛日报》

长者义工待发掘 手机程序助配对



虽说助人为快乐之本,但要鼓励人们落手落脚参与义工活动,谈何容易?举例来说,香港教育大学在今年8月发布的《提升香港退休人士参与自愿服务的介入研究》(教大研究),就提及本港只有11.4%长者参与义务工作,比率显著低于美国(24.1%)、加拿大(36.5%)等西方国家。[1]

长者不做义工,原因众多,例如没有时间、自觉年纪太大,以至身体出现毛病。[2]不过如果纯粹因为缺乏动力,有研究发现,只要有适当的鼓励与培训,不少长者其实都愿意「为人民服务」。近年透过网上平台参与助人行为的长者,亦呈增长迹象。若想进一步吸引长者群组加入义工团队,设计一个能切合各方需要的平台,看来十分重要。

愈年轻 愈热衷「网上助人」?

近年不少义工机构都推出手机应用程式,作为发放助人资讯和配对义工的平台,以期吸引更多人加入义工团队。不过香港大学香港赛马会防止自杀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在2017年,仅14%受访者表示「曾使用网上平台发起或参与助人行为」(「发起或参与助人」),比2016年的15.1%轻微下跌1.1个百分点;但曾「使用网上平台分享或转发助人资源或信息」(「分享或转发助人信息」)的受访者,则由2016年的46.2%,微升至2017年的49.7%。[3]

进一步观察不同年龄群组,可发现愈年轻的受访者,「网上助人」的比率一般也愈高。在2016年,15至34岁群组「分享或转发助人信息」的比率就高达68.6%,其他年龄群组的比率就随着年龄增加而递减,至65岁或以上群组的13.8%。在「发起或参与助人」方面,亦出现类似现象。[4]

长者义工比率不高 惟有增加迹象

不过,如果对比2016年和2017年的数字,可发现55岁以下较年轻的两个年龄群组(「15至34岁」及「35至54岁」),不论是「发起或参与助人」,还是「分享或转发助人信息」的比率,都没有太大变化,似有饱和迹象。[5]

相反,虽然较年长群组的整体参与率较低,但部分项目的增长却可圈可点。例如65岁或以上群组「分享或转发助人信息」的比率,便由2016年的13.8%,增加至2017年的31.4%,上升接近18个百分点。55至64岁的组别「发起或参与助人」的比率,也由5.9%增加至8.1%,上升了2.2个百分点。[6]

由是观之,即使现时年长人士不见得热衷参与义务工作,其潜力仍不容忽视。上述教大研究的研究团队进行的一项介入研究,为此提供了进一步佐证。

经培训后 长者更愿投身义务工作

该研究团队于2017年11月至今年5月间,将264名本港50岁以上家居长者,随机分配到介入组或者控制组[7],再分别为他们安排为期一个月,每星期一小时的工作坊培训。当中介入组会被鼓励参与义务工作,并学习相关知识,控制组则被鼓励多做运动。[8]研究发现,在介入六个月后,介入组在一个月内参与了404.07分钟义务工作,较控制组的129.15分钟多逾2.1倍。[9]

由此可见,本港长者较少参与义务工作,不一定是由于力有不逮,也可能是没有得到适当的鼓励,或是缺乏有关资讯所致。[10]

为了鼓励长者成为义工,发挥老有所为精神,社会福利署辖下的「长者支援服务队」,推展了「长者义工」计划。[11]另一方面,政府在1998年亦曾推出「老有所为活动计划」,只是教大研究指其中和义务工作相关的活动非常有限[12],而社署推广义工服务督导委员会辖下的四个推广工作小组[13],也被教大研究指没有针对长者群组。[14]这些工作是否需要扩阔涵盖范围,值得社会讨论。

应用程式有助配对 可用作吸纳长者义工

透过网上渠道鼓励长者参与义务工作,也是值得思考的方向。正如上文引述的报告显示,长者透过网上平台「分享或转发助人信息」和「发起或参与助人」的比率尽管较一般人低,但已有显著增加的迹象。

事实上,近年有不少义助机构都透过手机应用程式,方便有心人参与义工服务。非牟利机构「社职」在去年就推出同名手机应用程式,让用家预先设定「偏好」,例如义工岗位种类、服务对象、主题以及服务区域等条件,从而配对有关的义工活动。[15]至于由周大福慈善基金资助开发的「好心地」应用程式,用户除了可在当中选择参与的义工活动外,更能提交需要义助的项目,以寻求配对。[16]

智经试用上述平台后,发现对于有意参与义工服务,而又不知门路的年轻人而言,这类平台确实颇为方便。但是在试用期间,不少活动的招募对象均以年轻人为主,例如在「社职」程式中,即使以「长者」为服务对象的一些家访活动,通常也会设定年龄条件为55岁或以下。[17]这不禁令人疑问,究竟是相关活动真的不适合长者参与,还是长者义工的潜力未获充份重视?

未来工作方向:协助长者义工建立「朋友圈」

其实,长者义工有不少「独门功夫」,令他们提供个别服务时特别得心应手。一名拥有18年义工经验的退休人士在2017年获邀请分享时就表示,由年长的人向长者提供义工服务更为见效,在关心对方时较年青人更容易打开话题、更投契,因此鼓励退休人士加入义工行列。[18]

长者参与义工服务助人,同时也能助己。根据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早年一份调查,有参与义务工作的长者,普遍心理健康状况较为良好,例如做事较能集中精神、觉得自己能担当有用角色,和感到日常生活有趣味等。他们参加义务工作的性质,主要为协助社区中心举办活动及探访服务区内长者等,研究发现长者义工参与义工后比以往快乐,认识到更多关心自己的朋友,并学习到更多与人相处、沟通的技巧。[19]

其实即使没有上述研究,如果身边有从事义工服务的长者朋友,稍作询问,也不难知道他们在退休后之所以从事义工服务,不少也同时抱有经营社区关系、拓宽生活圈子的目的。但对于新世代的应用程式设计者而言,要如何兼顾这些长者的需要,协助他们在配对义工服务同时,维系义工之间的关系,例如可提供类似通讯群组的功能,组成特定的义工团队,甚至与地区组织合作设计「团报」形式的义工活动,相信都是下一步可以考虑的方向。

1 「提升香港退休人士参与自愿服务的程度」,香港教育大学,2018年8月,第5页。
2 同1。
3 「2017香港助人指数研究报告」,香港大学香港赛马会防止自杀研究中心,2018年6月,第7页。
4 同3,第8页。
5 注:除了35至54岁的群组在「分享或转发助人信息」的比率有所上升(由52.7%增加至55.9%),其余均录得轻微跌幅。资料来源:「2017香港助人指数研究报告」,香港大学香港赛马会防止自杀研究中心,2018年6月,第8页。
6 同3,第8页。
7 「提升香港退休人仕参与自愿服务的介入研究」,香港教育大学,2018年8月。
8 「提升香港退休人士参与自愿服务的程度」,香港教育大学,2018年8月,第11及20页。
9 同7。
10 同8,第33至34页。
11 「长者支援服务队」。取自社会福利署网站:https://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elderly/sub_csselderly/id_supporttea/,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7日。
12 同7。
13 注:包括「学生及青年」、「工商机构」、「义工服务推广及宣传」和「社团」。资料来源:「推广义工服务督导委员会(2018-2020)」。取自义工运动网站:https://www.volunteering-hk.org/tc/aboutvs/vs_scovm,查询日期2018年9月27日。
14 同7。
15 「社职」。取自itunes网站:https://itunes.apple.com/hk/app/社职/id1155776090?mt=8,查询日期2018年9月27日。
16 「好心地」。取自itunes网站:https://itunes.apple.com/hk/app/好心地/id1118293945?mt=8,查询日期2018年9月27日。
17 同15。
18 「2016香港助人指数发布 暨『好心地』手机应用程式启动礼」。取自香港大学香港赛马会防止自杀研究中心网站:https://csrp.hku.hk/wp-content/uploads/2017/05/A-Index-Press-Conference-Press-Release_CN.pdf,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25日。
19 「『长者义工服务与心理健康』调查结果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取自香港中文大学网站:http://www.cuhk.edu.hk/cpr/pressrelease/030224(2).htm,查询日期2018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