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9-01-11 | 《经济日报》

迎接「炒散」新时代(下):做自己老板,也需要劳工保障?



网络技术不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在重塑打工仔的工作形态。智经早前撰文,提及现时从事自由职业的人士[1],有些会为自己装备「周身刀」,建立多元客户组合,摇身一变成为「个人企业」。

不过,一样米养百样人,「百足咁多爪」的自由职业者,固然可以「做自己老板」,但与此同时,不少自由职业者其实只能倚赖单一平台寻找工作,收入不稳之余,又因被视为自雇人士而无法获得传统雇员的保障。在「炒散」新时代下,各地社会该如何应对这种状况?

高度依赖单一平台 与打工无异?

可能有人觉得,当上自由职业者属个人抉择,用保障换自由,是公平交换。不过,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ILO)在2016年发表一份报告(下称「ILO报告」),特别针对自由职业者当中较为「低端」的一群进行考察,指出许多劳工虽然透过新型科技平台,成为众包工人(crowdworkers),但他们对单一平台高度依赖,同时收入颇低。[2]

所谓「众包工作」(Crowdwork),是指工人透过网上平台执行远程工作,工人以「独立承包商」的身份完成任务并获取酬劳。他们主要从事一些电脑不能完成的任务,包括评价产品、试用测试版本软体、审核网友发言和删除色情内容等工作。[3]

一般来说,众包工作与非正式就业(如临时工或兼职工)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随时随地接取任务、工作机会视需求而定,其好处是可增加收入来源,但不会被视为正职,更遑论纳入传统的雇员保障措施当中。[4]

被视为自雇者 需要非一般保障?

在香港,劳工法例对雇佣关系有所规管,对兼职雇员亦有一定保障;但自由职业者由于与机构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因此不属该法例的保障范围。[5]在美国,会否获得合理报酬(52%)以及难以预测的收入(46%),亦是自由职业者最担心的两大问题。[6]

ILO在2015年年底,选定两个众包工作平台──Amazon Mechanical Turk(AMT)和CrowdFlower──进行调查[7],共获得1,167名众包工人的有效回应。[8]他们大部分来自美国,小部分来自印度。[9]调查显示,大部分众包工人只是将有关工作视为「外快」,但仍然有高达37%受访者视所属平台的众包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10]

在这些视众包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受访者当中,高达57%表示在从事众包工作前为失业状态。[11]在收入方面,视乎不同众包平台和地区,不同工人的收入状况均有不同,收入最高的,是AMT中的美国人,平均每小时赚5.55美元,Crowdflower受访者的平均每小时收入则只有1.77美元。[12]根据美国官方资料,截至2018年7月1日,各地有不同最低工资安排,原则上受《公平劳动标准法(The Fair Labor Standards Act)》保障的雇员,每小时最低工资须有7.25美元,个别州份更高达11.5美元。[13]

不过,要注意的是,ILO报告将寻找工作、进行资格测试,以及研究任务发布者的时间,也计算入「工时」之内。[14]然而,自雇人士作为「个人企业」,这些环节应当视为业务需要承担的成本,还是传统劳工定义下的「工时」,值得商榷。AMT和Crowdflower上的众包工作平均时薪收入是否真的低于美国各地的最低工资水平,自然也不无争议空间。

保障模式一:将部分自由职业者界定为雇员

究竟如何处理自由职业者的劳工保障问题,各地政府有不同做法。在美国,其劳工部(Department of Labor,DOL)在2015年就曾一度将部分传统上被认为是「独立承包商」的人,重新界定成为「雇员」。当时DOL认为只要该名雇员在经济上实际依赖雇主,即工作机会被雇主决定,则不论工作地点是否远离雇主,都属于广泛定义下的雇员;又指要将工人判别为独立承包商的条件,是他会因为自己的管理决定而承担损失风险,如果只是单纯自行决定工作时间,则仍然有可能被视同雇员。[15]

在这种广泛的「雇员」定义下,那些长期服务于单一业务平台的人,便可能被判定为雇员,例如全职Uber司机,虽然付款的是乘客,但Uber平台既决定收费水平,也从中抽取佣金。[16]

美国这种做法有其社会背景。例如当地自雇人士须比一般劳工承担更多社会责任,除了要缴交入息税(income tax),还要兼付雇主和雇员的社会保障税(social security taxes),对低收入人士而言可谓雪上加霜。[17]而在2017年6月,DOL被指为配合特朗普新政,已撤回上述「独立承包商」的定义指引。[18]

保障模式二:给予部分基本的社会保障

要将自由职业者完全视同雇员,雇主未必乐意,也可能令一般「朝九晚六」的打工仔侧目,影响工作士气。在欧洲,据欧盟委员会统计,约有四成欧盟公民属非正规劳动市场的一部分,例如自雇人士或兼职打工,他们希望各国能为这些人士提供更高的就业保障。

不过,欧盟委员会在2018年3月的建议当中,只强调希望各国能为非正规工人提供最低水平的社会保障,而非完全与一般劳工等量齐观。欧洲委员会认为属最低水平的保障包括失业救济金、产假、工伤保险,以及疾病津贴等。[19]

保障模式三:另起炉灶 度身设计保障模式

美国和欧盟的相关讨论,多聚焦于要在多大程度上将自雇人士的保障,与一般劳工看齐。不过,也有一些国家另辟蹊径,不去考虑是否要将自由职业者纳入传统雇员范畴的问题,而是直接由政府出面,尝试完善自由职业者的工作模式,并为其「度身订造」一套保障方案。

例如,为处理自由职业者常被客户拖欠款项的问题,新加坡人力部(Ministry of Manpower)联同当地的全国职工总会(National Trades Union Congress)和全国雇主联合会(Singapore National Employers Federation),组成的三方工作组(The Tripartite Workgroup,TWG),去年2月提交报告,建议政府制定一套标准并鼓励企业采用。该标准要求雇主聘用自由职业者时提供书面合同,当中需包含关键条款如付款时间表、付款金额,和争议解决机制,并要求更多政府部门介入调解与支付相关的纠纷。[20]

TWG也建议协助自由职业者作医疗储蓄,规定与自由职业者签订合同的中介机构或买方,在支付报酬时即同时按一定比例将金额发送至自由职业者的医疗储蓄帐户当中。[21]

保障模式四:分享利润 齐齐做老板

当然,事事依赖政府制订游戏规则,未必是最好的做法。现时某些海外平台便尝试采用不同的游戏规则,让自由职业者更贴近「做自己老板」,而不是纯粹「炒散」。例如透过向自由职业者授予公司股票,回馈他们对平台成长作出的贡献。

其中,Airbnb据报在去年9月,已寻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修订规则,希望新增成立一个股权类别是提供给那些参与并服务「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工人,让他们同时成为自己房间和平台公司的「东道主」。[22]

在欧洲,甚至有大批外卖速递员脱离如Deliveroo等传统外卖平台,另行组建股权形式为共同拥有的外卖合作社,提供与外卖平台类似的服务。[23]在共享汽车方面,美国也有Union Taxi和Mile High Cab等合作社平台,让司机成为平台的拥有者;Green Taxi更称所有司机都是平台的老板。[24]

上述的合作社模式,由来已久,在欧洲最少可追溯至19世纪。[25]在新经济下,过去实践过程中面临的挑战,仍会继续存在──例如随着持份者愈来愈多,集体决策可能既繁琐又缺乏效率,单是统合背景五花八门、甚至知识水平参差不齐的纷纭意见,已可能令公司在激烈商业竞争中错失先机。在集资方面,由于合作社的拥有者结构复杂,也可能令传统金融机构更谨慎地提供贷款,影响融资效率。[26]

由此可见,「百足咁多爪」的自由职业者,固然不妨单打独斗;但如何避免部分人被时代牺牲,从个人到社会,都需要更积极行动,寻找合适的应对方案。

1 自由职业者与一般「炒散」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其工作模式更为多样化,可同时涉足多个行业,例如在白天写稿、晚上充当Uber司机,又将家中房间放在Airbnb出租──这类拥有多重职业和身分的人,往往又被称为「斜杠族」(slashie)。
2 Janine Berg, "Income security in the on-demand economy: Findings and policy lessons from a survey of crowdworkers,"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2016, p.25.
3 张文一,「众包──互联网上的剥削行为:人工的人工智慧的诞生」。取自In Perspective网站:https://inperspective.media/article/CrowdWorking-Ausbeutung-im-Netz/zh-hant,查询日期2018年10月25日。
4 同2,第1页。
5「新生代的弹性就业模式」,青年创研库,2016年12月,第50页。
6 "Freelancing in America: 2016," Freelancers Union and Upwork, https://www.slideshare.net/upwork/freelancing-in-america-2016/1, last modified October 6, 2016, p.27.
7 同2, 第iii页。
8 同2, 第4页。
9 同2, 第5页。
10 同2, 第9页。
11 同2, 第10页。
12 同2, 第11页。
13 注:例如华盛顿州。资料来源:"State Minimum Wage," 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 http://www.ncsl.org/research/labor-and-employment/state-minimum-wage-chart.aspx#Table, last modified July 1, 2018; "Wage and Hour Division (WHD),"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Labor, https://www.dol.gov/whd/regs/compliance/hrg.htm, last accessed November 29, 2018.
14 同2, 第11页。
15 "DOL Interpretation Says 'Most Workers are Employees' Under the FLSA's Broad Definitions," FordHarrison, https://www.fordharrison.com/dol-interpretation-says-most-workers-are-employees-under-the-flsas-broad-definitions, last modified July 15, 2015.
16 "Inside the gig economy: the 'vulnerable human underbelly' of UK's labour market," The Guardian, August 24,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inequality/2017/aug/24/inside-gig-economy-vulnerable-human-underbelly-of-uk-labour-market.
17 同2, 第11页。
18 Ross H. Friedman, Christopher A. Parlo, Michael J. Puma, "Department Of Labor Withdraws Independent Contractor and Joint Employer Guidance," The National Law Review, June 8, 2017, https://www.natlawreview.com/article/department-labor-withdraws-independent-contractor-and-joint-employer-guidance.
19 Mehreen Khan, "EU seeks greater protection for gig economy workers," Financial Times, March 14, 2018, https://www.ft.com/content/dff6d21a-26cc-11e8-b27e-cc62a39d57a0.
20 "Tripartite workgroup releases recommendations on self-employed persons," Singapore Ministry Of Manpower, https://www.mom.gov.sg/newsroom/press-releases/2018/0222-tripartite-workgroup-releases-recommendations-on-self-employed-persons, last modified June 13, 2018.
21 “TRIPARTITE WORKGROUP’S RECOMMENDATIONS SUPPORT FOR SELF-EMPLOYED PERSONS,” The Tripartite Workgroup, February 2018.
22 Jon Russell, "Airbnb wants to give its hosts equity in its business," Techcrunch, https://techcrunch.com/2018/09/23/airbnb-wants-to-give-its-hosts-equity-in-its-busines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3, 2018.
23 Tom Cassauwers, "In Europe, food delivery coops are fighting back against the gig economy," Equal Times, https://www.equaltimes.org/in-europe-food-delivery-coops-are?lang=en#.W9GtfVUzaM9, last modified October 17, 2018.
24 Nathan Schneider, "Denver Taxi Drivers Are Turning Uber's Disruption on Its Head," The Nation, September 7, 2016,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denver-taxi-drivers-are-turning-ubers-disruption-on-its-head; "Home," Green Taxi, http://greentaxico-op.com/, accessed November 29, 2018.
25 Tom Cassauwers, "In Europe, food delivery coops are fighting back against the gig economy," Equal Times, https://www.equaltimes.org/in-europe-food-delivery-coops-are?lang=en#.W9GtfVUzaM9, last modified October 17, 2018.
26 "Advantages & Disadvantages of a Cooperative Business," bizfluent, https://bizfluent.com/info-8183469-advantages-disadvantages-cooperative-business.html, last modified December 04, 2018.